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精锐密码>二十 侦察兵偷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 侦察兵偷菜

小说:精锐密码 作者:逍遥 更新时间:2019/3/7 13:45:48

  季老爷子:后来才知道,这是师侦连对每一名新加入士兵设下的一门成长必修课,主要目的,麻痹士兵,促使其大意被捉落网,然后,经历一番被俘后的灵魂羞辱的升华洗礼,算是正式迈入师侦连这支部队的门槛了。

阴差阳错,多年的科目训练传统到了士兵季然这里,没想到让他给捅翻了个马蜂窝。

……

师侦连驻地。

要吃晚饭的时候,南苑遇见连队武器库轮值警卫,随意问句,

“今天派去的季然,领了什么家伙事儿?”

警卫员脱口而出,默背如流:

“作战迷彩服一套、夜视仪一件,多功能刺刀一把,野战背囊一副,还有……还有9号麻醉物。”

“一个小任务拿这么多装备,要么是害怕,要么是细密周到。”

“听说,他去的时候是驾着越野摩托过去的……”警卫员补充到。

连长不屑,

“目前为止,师侦连还没有谁能顺利完成这项任务不让人失望。”

随行的班排长互相望望,面露难为情的样子,很显然,他们作为新人也没完成这项任务。

连长倒是坦然,

“也包括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没做到就是没做到,丢人丢一次就够了,我倒希望这小子今晚能给我带点惊喜。”

嘴上这么说,然后又不抱任何希望地阔步走入餐厅……

……

傍晚,火烧云烧透了半边天,霞光映衬下的地面略显黑暗,满飘蔬菜瓜果香的部队农场一片寂静。

道路,河沟,防御用途铁丝网,更危险的监控摄像头,伴随轻风摇曳的野草,还有那开始亮灯的营房……

一切看似正常,季然放下望远镜,悄悄转移到下一个观察阵地。

即便是轻描淡写的偷,他饶有兴趣又十分谨慎地观察着蛛丝马迹。

使用完毕几个预设观察阵地,默默制定潜入路线和撤退方案的季然暂时松了口气,隐蔽起来。

他需要按计划等待时机,也趁机休息下养精蓄锐。

……

师侦连这边,连长和农场那边通话,

南苑:“快八点了,今天进展怎么样?”

农场:“捉住一只,另一只还没出现,南苑连长,你确定是放出来两只?可别给我挖坑。”

南苑:“这个你放心,咱俩的交情!我等你好消息!”

农场:“好,我再等等。”

……

看守农场的一队士兵又一次巡逻反复搜索了番,虽然不像是战地排查般严谨仔细,却志在必得胸有成竹一般,那似乎表达着一种意思:小样,偷菜?!这里还从没出现过漏网之鱼。

“这小子不会是害怕不敢来了吧?”

“不敢来?师侦连的人,就是明知刀山火海也只有勇往直前的,还没见过遇事退缩的怂货。”

……

听不清他们讲话但能够看到又一队巡逻士兵离去,陷入局中却并不知情的季然开始了预计的行动。

根据预先勘察设计的渗透路线,巧妙借助各种掩护绕走监控死角,穿小沟,越防护网,小心翼翼费劲心机不留下渗透痕迹,总算有惊无险悄没声地爬了进来。

先选取好一处可以隐藏、保证自己安全的地块后,抹一把额头的汗珠,保持卧姿的季然,为防晃动植株暴露踪迹,持锋利刀刃轻轻划下梗,割落第一根黄瓜,塞进背包……

然后轻轻下一根……

时间分分秒秒流逝,数着黄瓜数目终于得手后的季然,大气不敢喘,缓缓长吁出一口气,危地不可久留,清楚身处险境的季然仍旧谨慎地往四周观察了下形式,没有轻举妄动……

又一波士兵在垄间持手电扫荡一番,季然躲过了又一次田地里的耙犁式“搜索”……

于是悄悄撤离。

正按照原定路线悄悄撤离的季然,遇到一处岔路口。

一条,是既定勘察的撤离路线,安全,可保到手完成一半的任务最终顺利交差。

另一条,是通向农场营房方向,穿过去,可以同样到达安全的边界,却要面临无尽黑暗又未知的风险。

黑暗的未知引起了季然的渴望,望着漆漆黑的远方,此时他心中竟按捺不住一股挑衅的好奇与冲动:任务现在这么轻松完成,索性贴过去,瞧瞧负责看守的一方在干什么……

到底是年轻人,不惧风险,好奇大于了理性。

……

大胆却不敢大意的季然避开监控角落和危险区域,游蛇一般曲线渗透潜进农场的中心地带。

营房后院有片开阔地,季然在远处停了下来,警惕的确认周边安全,然后举起望远镜,打开夜视模式。

一群人聚在后院,围着一个被“俘获”的人。

“小子,不用通报你的姓名了。刚刚说的,知道这里的规矩了吧,被抓了,就按规矩办,要配合,要能挨打,要能受辱,要能体会,更要明白,真遇上敌人不会对你这么客气的,明白没有?”一个带头人嚷嚷着宣布规矩。

那是率领抽调士兵轮值看守农场的司务排长。

渗透与反渗透对抗科目,是农场与师侦连心照不宣达成的额外训练项目,这种猫抓老鼠的游戏,为看似单调的农场看守日常里带来了乐趣,保持着这些来自一线战斗单位官兵的旺盛战斗力。

俘虏点点头,一副甘拜下风愿意接受惩罚的样子。

“把他吊起来!”带头排长发号施令。

俘虏被倒垂悬挂。

于是围观的农场士兵轻车熟路扮起了“坏人”,各种嘲讽、羞辱、鞭笞,一波作罢一波又起……

鞭笞肉刑的时候,每一“鞭子”下去,不至于真来但也绝对不算挠痒痒,最重要的是,俘虏还要声情并茂如临其境般配合哇哇惨叫,如果不够投入,下一鞭子必然抽顿狠的。

这种灵魂屈辱与驯化。也是51师师侦连士兵的成长礼。

体验了被俘与羞辱,才能想办法去避免被俘与羞辱。

演技升级的“坏人们”喧嚣了一番后满意离去,返回营房,那里有人继续在跟师侦连连长南苑反馈那条“漏网之鱼”的情况。

此时此刻,互通情报的电话里的“漏网之鱼”正从黑暗中悄悄摸过来……

季然试图靠近“俘虏”,以验明身份。

……

一块东西远远掷了过来,落在虎视眈眈看护“俘虏”的军犬旁边,警惕的军犬本能贴近嗅一嗅,旋即开始腿脚打软,还没来及叫,才一会儿就晃晃悠悠瘫倒在地……

被倒挂的“俘虏”看出了异样,屏住呼吸,搜寻周围目标。

季然已经悄悄抵近,在双方互相可见处停下,打出手语:

“侧风向,不会伤害到你。哪个部队的,报出番号……”

俘虏手语回应。

原来也是师侦连派出执行“任务”的新兵,本次对抗科目两名中的另一名。

解下俘虏,季然决定利用农场这些人疏忽大意的空档,“救”他回去。

这样很危险,因为农场司务排官兵随时可能发现情况发起追踪。

好在倒挂吊打不是伤筋动骨,双脚落地的被俘士兵和季然随即隐入漫漫黑夜,从再次临时制定的撤退路线紧急撤离。

心里明白用不了多久就会暴露的两人,索性边撤离边“大开杀戒”:

季然:茄子,摘!装包里!

季然:西红柿!!快快快!

季然:还有瓜,装!

士兵手忙脚乱乱拔一通,两人一路顺手牵羊,席卷了农场的蔬菜瓜果……

……

师侦连驻地,食堂,二楼。

连长南苑和两名士兵的班排长们在静坐等待,对抗科目行动收尾要有仪式感,要么信任士兵吃上夜宵,要么等来那边电话通知,乖乖去农场提人。

连长拿笔敲着空盘子,百无聊赖+颓丧,念念有词带点戏腔,

“年年复年年,一关又一关,兵呐,兵呐!臭小子们还真没让我失望过,多少年了,楞是连根黄花菜都没带回来,待会儿去拿人,又免不了赔笑脸做戏给人看了……”

“那可不,这可是您的本事,幸亏现在部队收着您,要是回到社会上去,年年影帝花落你家啊!”班长插话打趣。

“切——”连长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他……

……

突然,一声急刹轮胎与地面激烈摩擦的尖锐声响,一辆携风裹浪的越野摩托横停在院子里,低沉的发动机轰鸣声缓缓熄火。

看样子,摩托车是逃出生天一路疾驶,基地门岗放行后冲进来的。

季然和被他带回来的士兵两人下车。

季然把塞得鼓鼓囊囊的野战背包扔在跟前,一副完成任务终于如释重负的样子。

他已明白南苑和班长沙朗的安排,纵是满满套路和布局,他还是如履薄冰闯了过来。

一群官兵早已拢过来,新兵们好奇,老兵们惊讶。

连长他们站在楼上窗边,面如静水望着楼下,季然目不转睛望着楼上,一副看你怎么解释背后出卖情报的事情……

南苑才不会管怎么解释!

楼上的班长排长有些欣慰地看着季然,心里高兴表面淡定如常的连长却在思量着如何给农场司务排那边一个解释,动静闹这么大,看来这个派去偷菜再半道上出卖行动计划的多年“坑新”传统是掖不住了。

正在这时,通话机响起。

“那小子是不是已经回去了?”刚刚接通,那头就问。

“现在就站在院子里。”南苑简单回道。

“干!这小子迷晕了我的军犬,救走了我们已经抓住的人,顺带着糟蹋了一路的瓜果,搅和了渗透对抗计划,实话说,我的警戒布置和搜索力度是不够实战标准,却也不至于抓不出一个自投罗网的新兵蛋子,真他娘的一个好兵苗子!可我得跟我的兵们一个交代,怎么办吧?!”

“按约定,B计划。”南苑下决心。

“好,我们这些慢半拍的追兵马上到你们基地,接招儿吧!”

……

没多久,农场司务排分路追击的三辆军车汇合在师侦连院子里。

领头的排长气势汹汹走下来,啪一声狠狠关上车门。

看了眼被解救回来的师侦连士兵和满装瓜果蔬菜的野战背包,排长围着季然转了一圈,在前面站定,刻意目光恶狠狠看着,颇有要胖揍他一顿解恨的架势。

季然迎接住这狠狠的眼光,依旧纹丝不动,波澜不起。

排长目光从季然身上移开,环视着师侦连官兵,大声喊道,“司务排的兄弟们!”

“在!”这些从一线战斗部队抽调人员轮值守卫农场的士兵们毫不含糊。

“以后,但凡抓住这师侦连执行渗透的人,不管是谁,打,照死里打!”

“是!”士兵们吼。

司务排长转身瞧向楼上的南苑一行人,比出“放马过来”的手势。

南苑不为所动。

挑衅完毕,适可而止,上车,启动,司务排张带领士兵们掉头,扬长离去。

……

明白过来的新兵们一时人头攒动,群情激昂,现场嘈杂起来,侦察兵不安分的挑战天性,让所有人不免躁动着跃跃欲试。

连长南苑适时地走了下来。

“胜者先胜而后求战,败者先战而后求胜。我要提醒所有人谨记,胜利可以连续争取,失败只那么一次就够了。”

南苑大声继续说,

“得胜归来算是完成正常训练,被警戒人员抓住,有他们处置你们,我去认错提人。”

接着转向季然和他带出来的师侦连战友,

“你们两个!今晚就把整个行动内容陈述出来,两份全程报告,我明天要看到关于这次行动的所有细节内容。”

“散了!休息!”南苑最后发出解散命令。

……

连长遣散了围拢的官兵。

季然初出茅庐的成功,让他眼前一亮,暗喜发现了一个侦察兵宝贝,

“逻辑缜密,思路清晰,不守陈规,敢于冒险,胆大心细,能够临机决断,在关键时候做出正确的选择。”这是南苑看了季然书面行动陈述后给予的点评。

班长说,连长还从没对一个新兵给出过这么高的评价。

班长又说,也是,你完成了一件我们这些所有人从来没完成过的、看似又很简单的事情。

……

逃出布设的天罗地网,不止完成了偷瓜任务,还顺手牵羊席卷农场予以“报复”,更有勇闯敌营“救”回师侦连战友神来之笔,原本一件属于隐秘的只对新加入士兵的成长礼一下子公开化,在师侦连官兵之间相互传颂成为一段八卦小传奇。

季然不经意间捅的娄子,顺势“激怒”师部农场轮值司务官兵,也打破了两支军事单位之间默认的游戏规则,升级了渗透与反渗透实战对抗,预料之外更是点燃师侦连官兵主动请求挑战渗透农场偷菜的激情,阴差阳错开启了师侦连和师部农场轮值司务连队的轮番、持续、逐步升级对抗。

来自51师师侦连的野小子们用尽渗透招数屡屡出奇制胜占尽上风,搞得农场警戒部队焦头烂额疲于应对、连连陷于被动,渗透对抗到激烈时期,农场司务官兵已不得不几近实战状态全副武装、不断添加兵力,以至于最后牵连进了师精锐部队警卫连……

而这一切,师部指挥官在背后饶有兴趣地观摩、默默静观……

……

0

二十 侦察兵偷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