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精锐密码>二十三 烈焰交织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三 烈焰交织

小说:精锐密码 作者:逍遥 更新时间:2019/4/4 9:37:08

  “当你早已明白了军人的意义,是没必要再去想通敢不敢上战场的问题。”

  季老爷子说,

  “真正考验我们的,是接下来要不要打、怎么打的问题。打肯定是要打,难不成还直接给蓝军投降么?!51师可没有这种传承,丢不起这人。但是在当时那种困难情况下,确实急需制定一套奏效的团队作战方案。不然,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这样的游击战正中蓝军下怀,迟早要被全部吃掉……”

  “大浪淘沙,顺风顺水的仗很多部队都能打好,逆境才能检验一支精锐部队的成色。咱们很多优秀王牌部队就是这么用历史检验出来的,51师就这点,越逆境越坚韧,要么说其他部队都不愿和这支部队交手,就算难得天时地利人和占据局面优势了,费了大劲就是拿不下来,还要费煞心思防备局面逆转……”

  ……

  “重型装备、远射程武器在外围隐藏,切记注意防范蓝军搜索;信息中枢设在被围区域内部,我带一支部队进去,协调多方作战资源;各部队单元,听从指令行动!”

  53团1营长临危不乱,经过和参谋小组紧急商议,迅速对支援汇合方案做了优化,随后通报“负隅顽抗”的剩余红军51团1、2营,并获得全力支持。

  ……

  炽烈的战场只会有更多预想不到的困难。

  天空已经基本属于蓝军,要命的是,整个A569区域,都被蓝军给遮断了卫星通讯系统,只有残存的战地装备储备与零散的小量补给,内线作战的红军已经失去了强大的后勤支撑……

  本次对抗,蓝军设计的作战模式是“以我为主,抢先攻击,一击致命。”,打法霸道而自信,上来就突袭抢夺制空权,继而给对手施以持续高压。而且蓝军部队攻击梯次搭配有序,实现无缝隙火力接力打击,不给红军留下丝毫喘息整顿之机。

  蓝军得势不饶人的持续高压战法检验了红军战地生存战能力,遭遇挫败后经过短暂混乱的交火,红军用巨大牺牲艰难抵御住蓝军的一波又一波攻击,一边保护隐藏远程攻击力量,一边在有限的纵深组织起防御阵线,延缓着蓝军的侵入速度……

  被动之下,红军也曾放手一搏,他们根据蓝军信息密集发射方位,实施重点渗透打击与直升机空中突袭,结果成功迈进蓝军早已设好的诱伏圈,沉沙折戟……

  红军摇头叹气:“和蓝军打,太压抑……”

  蓝军回复:“对换角色,我们也会压抑……”

  ……

  几小股支援部队陆续突入包围圈,与被围红军汇合,这让望穿秋水、苦战支撑战局的51团1、2营官兵精神顿然振奋,如久旱终盼甘霖至。

  53团1营长几乎是带着浑身烟尘走进红军指挥部,51团2营长上去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1营长已经‘牺牲’,我递补前线作战负责人。先前通报的反击方案我们看过了,非常棒!必须全力支持,现在,你来接管红军作战指挥,咱们一起并肩作战!”51团2营长兴奋地说到。

  如此战局重压之下,已经蓬头垢面的2营长不忘骂骂咧咧泄愤,

  “蓝军真够刁,手段太缺德了。我们还没侦察清楚局势,上来一开始就玩电子欺骗、信号干扰,我方雷达显示一群飞机打过来,经过防扰信号处理筛选,我们没上当,结果紧接着就真来了一群飞机搞突袭,防空火力全开,导弹发发命中,一枚也没浪费,最后一看,打的全是高仿廉价无人机,他蓝军10架这样的飞机也比不上我一枚导弹贵啊,就这么一招以小博大废了我的防空力量,最后那点导弹不到关键时候是不敢用了,现在轮到我们的直升机不敢上天,防空体系成了预警装备,预警不费钱嘛……”

  泄愤完,该干活还要干活,按照预定计划,不甘失败的红军开始了绝地反击。

  ……

  夜幕降临,空无居民的A城一片狼藉破败,处处残垣断壁。

  间歇响起的枪响与炮击爆破声,来自于蓝军对红军的持续疲劳袭扰。

  嗵!嗵!嗵……

  红军终于开始行动,他们通过各种火炮向蓝军阵地上抛洒出大量无规律跨频谱信号发射装置与中继通信装置,那是用于干扰蓝军侦测,同时借以瞒天过海,掩护红军战场通讯。

  ……

  静悄悄的河水在月夜下平静流淌,波光粼粼。

  如果这里不是进行着“战事”,也算一番良辰美景。

  一个黑黑的影从水里慢慢浮起,无声无息。

  黑影缓缓露出浸没水中的面罩,环视一周,确认安全后,再次缓缓起身,水下的枪支和慢慢整个蛙人终于浮现出轮廓。

  季然选择了一处有利的登录地点,决定上岸。

  然后两个黑影相继跟随浮出水面,掩护他的侧后方位。

  ……

  红军的策略,是通过建立战场通讯系统,以障眼法设立诸多信号发射源,包括炮射侦察通信装置,掩护主通讯系统,在通讯静默期间,师侦连两个排的各侦察小组渗透蓝军后方,并单向讯号汇报打击目标坐标信息,根据蓝军目标发现数量累积的节点,作战指挥部在判断适时发起反击的时候,红军将以饱和攻击的方式,打出所有远程弹药,发起最后的反攻,至少予蓝军以致命重创。

  红军执行渗透侦查,肯定伺机制造混乱。

  蓝军也没有闲着,在强有力的空中精确射击和通讯优势下,他们的夜晚侦查极具毁灭性。

  偶尔升起的一颗照明弹,似节日的礼花,高空绽放,明亮,耀眼。

  照明弹下的夜幕,红军被围固守的一方,黑漆漆吞噬了万物,蓝军占领的一方,各节点灯火通明有序,也给红军的渗透增加了更多困难。

  一小队红军步兵在夜色间行动,他们失去了步战车,携带单兵导弹和火箭筒在向蓝军内部渗透,士兵们夜战装备先进,而且训练有素,团队之间默契配合着侦查、突击、交替掩护、穿插、迂回……

  蓝军不屑这么费工夫,一架附近担任巡逻警戒的直升机在高空盘旋,强大的机载夜视装备可以保证在这队红军单兵装备夜间探测距离之外首先探测到对方,直升机到底发现了地面移动的红军步兵,然后毫不犹豫发起打击,超视距外发射了一波火箭弹,然后是一阵密集的重机枪扫射。

  突然而至的火箭弹打懵了这支红军的小队士兵,即便他们后知后觉辨别了空中来袭方位,但已经来不及规避,更来不及反击,数十枚火箭弹依次爆炸覆盖了这支部队所有人,侥幸残存的士兵也被随后的机枪补射消灭殆尽。

  战争对抗到这一步,强中自有强中手的装备代差无疑让不惧付出巨大牺牲的军人们颇显无奈。

  于是红军小队瞬间宣告全部报废。

  不幸中的万幸,紧急情况下,这个小队已经将战况发送出来,这支小队的渗透教训马上传播至所有红军节点,于是红军的渗透行动更加小心翼翼,但带来的是战场行动效率也被大大压缩。

  但红军他们还要继续战斗下去。

  ……

  蓝军,F6地点。

  车来车往,警戒森严。

  夜视装备下,远处的季然全神贯注盯着蓝军营地,手上不断调试、切换着观测模式。

  “还真能沉的住气。”沙朗心中默默道。

  班长沙朗在他后面,角色,通讯员,旁边是精确射手老兵,一个基本的三人协同小组。

  这次对抗演习,沙朗提议让季然担任小组行动指挥员,看他如何处理个人、团体、任务之间的关系,年轻人么,给机会历练才能更强。

  季然终于开口,

  “确认,F6地点发现敌军大型油料、弹药物资补给点一处,可以上报指挥部重点打击。”

  然后汇报具体目标信息,位置、规模、防护情况、打击优先级建议……传递指令的班长沙朗于是在通讯设备上一阵麻利操作,目标参数信息通过定向讯号发送出去。

  在众多真真假假一时难以清除、辨别的频谱世界里,这道看似普通并无规律而且携带激活指令的加密内容绕过了蓝军侦听的天罗地网。

  远方,指挥部收到讯号,迅速确认信息,在作战地图标记出打击数据。

  与此同时,一个蓝军侦测小组也悄悄标定了红军目标的参数坐标发回己方,蓝军毫不迟疑发动精准攻击,红军于是在作战态势图上在己方目标处坐上颜色标记,代表消亡。

  汇报完毕,片刻等待、沉寂。

  担任精确射手的老兵决定“怂恿”季然做点暴烈的事情,

  “就这么个补给点,装的都是油料、弹药,咱们直接干掉它得了!我这杆家伙还弱了点。”他漫不经心拍拍手里的轻狙击枪,

  “但我们有大杀器啊!”

  老兵指指自己和季然背来的火箭筒。

  季然看向老兵,老兵满脸真诚无邪、严肃认真、可信可靠的样子。

  可他刚刚还是谨小慎微十足地警惕。

  他再看看班长,沙朗面无表情,一副“你自己决定,或者说服他收回去。”的架势,低头鼓捣起他爱不释手的设备来。

  季然心里也有这股冲动,两发云爆弹,简单粗暴直接,运气好的话能炸他个人仰马翻,顺便立个功,就算不能端掉目标,也能带来很大的混乱,反正这么大目标短期内转移不走,也不会影响红军今晚的反击。

  他终究按捺住了心里的冲动,眼中的火苗渐渐恢复平静。

  “我也想这么干,可有太多不确定的条件了,说不出具体的原因,可能我们刚出手蓝军就会发现并消灭我们,可能打草惊蛇效果不大,更糟的是刺激蓝军保护物资而且在地下仓库已经做好了防护隔离。偷袭破坏狙杀固然爽,我们的首要职责应该是在对抗里生存下来,寻找更多有价值目标,予敌最大创伤,我觉得我们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不要因小失大。”

  “啧啧啧,还是组长想的周全,惭愧惭愧。”老兵眼里是欣赏动作上自我戏谑地摇摇头。

  “那你想怎么办?”沙朗接过话。

  季然决定不再看守这处补给点,

  “他们一时半会也转移不了,就我们三个人,耗在这里也拖不住他们。我们小组负责的侦查片区还很大,应该继续搜寻是否有更大价值目标,别被小甜头绊住了腿脚。”

  两个老兵对望一眼,略微考虑,同意季然接下来的方案。

  于是季然打开电子地图,锁定目标区域,放大。

  看来,他已经暗里筹措良久了,

  “我们可以试试去这里,D7高地,北坡面向红军的一方地势开阔,居高临下,利于地面搜索装备部署,我们去碰碰运气,怎么样,两位老兵哥?”

  这一去,距离遥远,渗透路线有些困难,而且如此深入敌后,蓝军必定防守严密,三人小组看来要艰险重重了。

  “我粗算过了,有一大段距离可以走水路,蛙人潜水,顺势下游,再上岸步行,至少可以节约一半的时间。”季然接着说,

  “虽然困难,但是摆在红军面前的形式更严峻,生死存亡的时候,部队也许能熬得过今晚,如果今夜的反击不奏效,红军就很难撑过明天。今晚将是决胜负定命运的时候,我们要把胜负掌握在自己手里才行。”

  季然心中已经推演了好多遍地图,这么信心满满又是激情慷慨,他说这么多,看来是想说服两人同意他的方案。

  他们两个老兵已经不好意思再故意“引导”什么。

  三人一致决定去试试。

  “你们是前辈,是老兵,经验比我丰富,有好的想法说出来,不见得我的提议都是对的。”季然坦诚地说,眼睛透着比精确射手老兵还坦诚的样子,人畜无害。

  “得嘞你,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你说得对,我们必须这么做!”班长沙朗看穿季然坦诚背后的得意,弹了他一下。

  季然终于咧嘴一笑,三个人开心起来。

  于是收拾下出发。

  这边,沙朗捅了下精确射手老兵,悄悄挖苦到,

  “看吧,给年轻人挖坑,把自个儿搭进去卖命了吧?!”

  “哎!我愿意,这小子,有那么点意思。你别不服,比我那时候可强多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长江后浪推前浪……”老兵念念叨叨,似乎沉浸在狙击枪中的时候,这个世界亏欠了他很多说话的机会……

  “走吧你!”沙朗虽高兴却又不愿听他叨下去……

  ……

  事往往不遂人愿。

  三人小组沿河往下才游了半程,发现老辣的蓝军竟设置了水下拦阻障碍与监控系统,不得已被逼回岸上来。

  计划开始被打乱,季然有些懊恼。

  精确射手的老兵不以为意,出主意,

  “多大点事儿?!走不了水路,咱们走地面,地面不行就天上飞,堂堂51师师侦连,咱们侦察兵干的就是绝境求生的活儿!”

  然后就和班长沙朗消失在夜里。

  没多久,这两人就搞回一辆车来,蓝军的后勤运货车刚刚往前方卸完生鲜食材,就被这两人劫了道儿,还顺下来几套蓝军作战服。

  换上蓝军服,隐藏起设备,然后一行人大摇大摆出发。

  确实够大摇大摆的,甚至有点大张旗鼓、招摇过市的架势。

  老兵说敌后情况复杂,季然还驾驭不了,让他观摩,于是自己开着货车一个油门就往蓝军后方扎进去……

  老兵的招摇过市反而成了另外一种形式上的一种伪装,或者他本身早就知道这车应该怎么开才是蓝军的样子。

  一路鸣笛风尘仆仆,毫不客气的大嚷大吼指挥着路途地面车辆给蓝军开往前线的的装甲车辆紧急避让,甚至在蓝军哨卡远处又保证在清晰视野范围内明目张胆地停下车来小溺,嚣张的足以让蓝军以为这是自家人。

  随着深入蓝军后方越来越远,老兵越发有些收敛,季然看得出来,老兵是顶着压力,不想在关键的时候功亏一篑。

  或者,久经的战阵让他有某种直觉。

  又到了一处关卡,蓝军布置了路障。

  看来,已经接近让蓝军严阵以待的核心区域了。

  蓝军警戒人员打出灯光示意减速停车,接受检查。

  季然紧张地盯着老兵,老兵缓缓减速,内心翻腾似海:蓝军或许已经发觉被“击毙”的人员与车辆被劫,眼前的关卡人员很可能已经收到通报,自投罗网的事情不能做,不然一个有多种不确定后果的擦边尝试,会导致连翻盘余地都没有的被动境地……

  “来吧!坐稳了!”老兵坚定喊道。

  那是一种信号,季然和车厢里的沙朗赶紧牢牢抓住车身。

  老兵循序提速,然后猛踩油门,启动车辆助跃装置,一段距离猛冲……

  蓝军士兵反应迅速,警告一次后举枪就射。

  然而已经太晚。

  老兵加速到最大马力的车辆已经飞了起来,越过布设的路障,然后稳稳落地,一溜烟没了踪影……

  蓝军呼啸而出的重型机枪子弹追射而去。

  却也望尘莫及。

  实时模拟计算数据演示,蓝军射出的子弹虽难得的大部分命中车辆,但穿透效果并没有对红军士兵人身带来伤害……

  等到蓝军空中追踪并直升机分队围捕到车辆时,发现被丢弃的车辆已经人去成空,三个士兵早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

0

二十三 烈焰交织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