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8)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8)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4/17 9:46:34

第8辑 路遇风沙 搬进新家

火车头吼叫着,喷着白色的烟雾,吭吭哧哧地拽着列车在戈壁滩艰难地行进,晴朗的天空突然刮起了狂风,风卷着黄沙漫天飞舞,乘客们纷纷关闭了车窗,但车厢内是尘土飞扬。

列车在荒凉的戈壁滩停下了,列车员抱来了好多铁锹,潘大海、罗恩泽和车上所有的军人们如同接到了无声的命令似的向列车员走了过去,他们纷纷扛起铁锹走下火车,一个五六岁男孩儿的父亲跟孩子简单地交待了几句,就跟着大家下车去了。

狂风怒吼,天地混沌,下车的旅客们顶着风沙艰难地来到火车头的前方,火车头的前方的两条铁轨全部被风沙掩埋,旅客们立刻开始了挖掘铁轨的战斗,抛出去的黄沙在狂风中卷着浊浪在天地间飞舞,他们屏着呼息,闭着眼睛,使劲儿地挖、挖……

列车上只剩下了少数的女人和孩子,金小妹抱着潘戈惊恐地看着夏荣芳,夏荣芳对她说,嫂子,别怕,这条铁路经常这样,等会儿他们把铁轨挖出来了,就可以继续开车了。

那个五六岁的男孩儿开始哭喊着找爸爸,夏荣芳把他抱在怀里,给他了一块玉米面发糕,孩子止住了哭声,开始吃糕。

又有孩子在哭闹,金小妹把装着窝窝头和发糕的一个小包交给小兵,让小兵和小军给孩子们分发,罗梦月把家里能吃的也全都拿了出来,一个孩子拿到吃的后仍然在哭泣,小军生气地训他,都给你吃的了,你咋还哭呀?真烦人!这个孩子哭得更厉害了。

夏荣芳把所有的孩子们都召集在一起,对他们说,孩子们,阿姨给你们讲故事好不好?孩子们停止了哭泣,夏荣芳给孩子们讲故事……

铁路终于挖通了,乘客们灰头土脸地上了火车,列车慢吞吞地继续爬行。

戴眼镜的那个人倒在一个空座位上睡着了,小兵把小军商量了一下,从书包里找出画笔,在那个人的脸颊上一边画了一个叉,一边画了个“人”字。

罗恩泽走过来看到他脸上的字,忍俊不禁地问,这是谁画的?小兵说,是我和小军画的,他是特务,我们在监视他。

罗恩泽对他们说,好,继续监视,如果发现他有不轨的行为,你们就立即实施抓捕行动。小兵和小军庄严的点头。

那个人醒了,小兵扑上去按住他高喊,抓特务,抓特务啊!小军和罗梦月也冲过去扯胳膊拽腿地帮忙,那个人也不反抗,任由孩子们折腾。列车上的乘客们对他们抓特务的行为不不闻不问,仿佛都没看见似的。

列车长走过来对孩子们说,孩子们,把这个特务交给我吧。那个人乖乖地跟着列车长走了,孩子们高兴地大喊大叫,我们抓住特务了,我们胜利了!

终点站到了,火车喘着粗气停了下来,乘客们开始下车,让孩子们没想到的是,潘大海从车窗往外递东西时,那个戴眼镜的特务竟然站在车下帮他接东西。他帮潘大海接完东西后来到一位接站的解放军少尉军官面前敬军礼,少尉军官接过他手里的提包,回头对孩子们笑着挥手说,再见了,孩子们,眼镜特务叔叔会想念你们的。少尉指着他脸上的字大笑,他掏出手帕边擦边和少尉说笑着走了。

这一幕让孩子们目瞪口呆。罗梦月说,我说眼镜叔叔是好人吧,你们还不信。小军说,不对呀!列车长叔叔为啥也叫他特务呢?

罗恩泽对他们说,快走吧,别瞎嘀咕了,别人逗你们玩,你们还真当真了。潘大海说,孩子们,抓特务过瘾吗?小兵问他,爸,你早就知道他不是特务?潘大海说,他也是解放军,告诉你们吧,这趟车是军列,特务根本就上不来。

小军说,你咋不早点告诉我们。潘大海说,给你们一个练兵的机会不好吗?你们是军人的孩子,应该有警惕性,有胆量,有智慧,抓抓特务,很好啊。

火车站很小,车站的牌子上写着“东风”两个大字,站台中间有一个小小的花坛,花坛里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潘、罗两家人提着大包小包路径花坛向站外走去。

小军说,哥,刚才那个眼镜叔叔说他会想念咱们的。梦月说,眼镜叔叔一定是恨上咱们了。小兵说,没事儿,反正他又管不着咱们。梦月说,眼镜叔叔他肯定不会恨咱们的,他一直在对咱们笑呢。小军说,说他恨咱们的是你,说不恨咱们的还是你,你到底会不会说话呀?

有两个战士跑过来给潘大海和罗恩泽敬礼,帮他们把东西放在一辆解放牌的大卡车上。金小妹抱着潘戈和夏荣芳坐进卡车的驾驶室,孩子们被大人全都抱上了卡车的大厢。

汽车载着二家人朝着市区开去,孩子们站在车上向远处条条眺望,不大的市区有几幢整齐的二层楼和三层楼房,有高高的大烟囱,有整齐的水泥马路,马路边儿上有整齐的白杨树。

小军问爸爸,为啥咱们管这儿叫‘前边儿’,梦月却管这儿叫‘里边儿’呢?潘大海说,这都是为了保密,这个地方的名字不能对外人说,怎么办呢?大家就给这个地方起了代号,有叫‘前边儿’的,也有叫‘里边儿’的。

小兵问,这个前边儿是哪个省哪个县?是农村还是城市呀?潘大海说,这里是严格保密的军事基地,她不是农村也不是城市。你们要记住,对外人决不能提起这个地方,谁要是泄密了,国家就会受到非常大的损失,还会有很多人的人掉脑袋,爸爸的脑袋也会保不住的,这是铁的纪律,你们都记住了?孩子们说,记住了。

小兵问,爸,你和罗叔叔刚来的时候就这么荒凉吗?罗恩泽笑了,那时要有这么‘荒凉’我们可就享福啰。潘大海说,那个时候这儿啥都没有,没有房屋,没有道路。只有野兔和黄羊到处乱窜。梦月说,野兔和黄羊它们现在去哪儿了,搬家了吗?它们会搬到哪里去呀?小军说,它们都搬到月亮上找傻梦月去了。

下班的军号响了,孩子们欢呼起来,军号!这儿有军号,太好了,冲啊!潘大海对孩子们说,这儿每天都有军号,起床号叫我们起床,出操号喊我们出早操,还有吃饭号、上班号、下班号和熄灯号,在这儿生活不用看表,军号就是唱歌的钟表。

小军高兴极了,嗷!嗷!太棒了,我们天天都能听到军号了!孩子们高兴的唱起歌来,军号哒哒哒吹,来了少先队,革命红旗迎风舞呀,军号显神威,嘀嘀嘀哒,嘀嘀嘀哒,军号显神威!军号哒哒哒吹,车轮快如飞,革命到底永向前呀,坚决不后退!

汽车在一幢二层楼的楼门口停下,战士说,潘中队长,你家住在二楼,罗工,你和潘中队长住一个单元。

二楼左边的二居室里有个小走廊,走廊有南北两个房间,旁边是小卫生间和厨房。南北房间的门上都贴有纸条,南屋的纸条写的是潘大海;北屋写的是罗恩泽。

潘家的屋子里放有二张大木板床和一张有着三个抽屉的桌子。潘大海和小兵、小军往家里搬东西,刚搬完,两个孩子都倒在光木板床上睡着了。金小妹打开行李给他们盖好被子。潘大海要喊孩子们去食堂吃饭,金小妹拦住他说,俩孩子都折腾好些天了,这会儿给他们吃啥都没睡觉香,你把饭给我们带回来吧。

潘大海和罗恩泽拎着饭盆去食堂打饭,潘大海说,这以后咱两家就住同一套房子了。罗恩泽说,就是一家人了。

我可不愿意和你是一家人。

我更不愿意和你是一家人,我从认识你的那天起就烦你。

我要是能把你给烦死了,我就胜利了。

哼,谁烦死谁还不一定呢。

灯光下,徐徐拉开了一个蓝地白花的土布布幔,布幔这边的大床上睡着小兵和小军,布幔这边儿的大床上睡着金小妹、小潘戈和潘大海。

潘大海说,以前孩子们和我生分,现在好多了。金小妹说,你几年才回家一趟,每次都住不了几天没跑影儿了,别说孩子们跟你生分,就连我都觉的跟你生分。

我说我每次回家……嘿嘿,你都跟那新媳妇似的扭扭捏捏的。

别瞎说,再让孩子们听着。

我平时工作很忙,还要经常去点号。

点号在哪儿?我们也可以搬到点号和你一块儿住,我们千辛万苦地跟你过来,不就是为了每天都能看到你吗?

点号是保密的小军事基地,你们不能去。以后不该问的就不要问,这是纪律。你们犯错误就等于是我在犯错误,组织上不会把你怎么样,但会严肃地处理我。

嗯。

以前你总跟我说家里不用我操心,有你呢,要没有你的支持,我的军装也不可能穿到现在。

以前我对你哪敢有旁的奢求呀,你只要能给我好好地活着,我就谢天谢地了。

现在你还得继续支持我。等我老了,干不动了,我就我哪儿都不去了,我天天跟在你的身边儿,你走哪我跟到那儿。

你想当我的跟屁虫啊?家里有我呢,你安心去忙你的保密工作去吧。

小军喊妈,我的鼻子流血了。小兵也说,我的鼻子也流血了。把金小妹给吓坏了,大海,这俩孩子的鼻子咋还一块流血了呢?潘大海说,这个地方太干燥,你平时让他们多喝点水,睡觉时用湿毛巾捂住鼻子,时间长了习惯了就好了,我们刚来的时候都这样。

金小妹长叹一声,这儿到底是个啥地方啊,一路上让我心惊肉跳,好不容易到了,孩子们又流开鼻血了,哎呀,我的鼻子了也流血了……

第二天早晨,起床号响彻云霄,潘大海和罗恩泽一身戎装跑步下楼。

穿着军装的夏荣芳在叫女儿起床,她去食堂打早饭。罗梦月起床后拉开卫生间的门,看到潘志军正蹲在那里,吓的她赶紧把门关上。小军在卫生间里嚷道,男生上厕所你也敢瞎闯,真是个流氓!

小军出来,小兵又挤了进去,哗哗的撒尿声从卫生间里传出来。站在门口的罗梦月憋不住尿了裤子,她哭着来到南屋找金小妹告状,金小妹帮她换裤子,严厉地批评了小兵和小军。

从窗外传来阵阵的口令声,还有队伍跑步的声音,孩子们跑出去观看战士们出早操。金小妹招呼孩子们吃饭,夏荣芳提着饭盒从外面进来说她把早饭打回来了。金小妹让她以后把空暖瓶放在厨房里,她用做完饭的火给他们家烧开水。夏荣芳表示感谢。

中午下班后,潘家正准备吃饭,夏荣芳进来找罗梦月,金小妹让她们一块吃,她说,各家的粮食都是有定量的,天长日久的,咋能总刮啦你们呀,中队长,嫂子,我们走了啊。夏荣芳带着梦月去食堂打饭去了。潘大海让金小妹妹往后多帮帮她。金小妹说,她压根儿就没瞧得起我,她看我的时候连眼皮都懒得抬,她对咱们家人表面上客客气气的,心里不定咋嫌弃呢。

夏荣芳和梦月提着饭盒顶着太阳在路上走,夏荣芳一阵眩晕,梦月赶忙扶住了妈妈,她把一个窝窝头送到妈妈的嘴边,夏荣芳接过来咬了一大口问,哪儿来的?梦月说,刚才出门时小军塞给我的。夏荣芳说,以后你少去他们家,也少吃他们家的东西,我不想欠别人的人情。

第二天早晨,梦月和小军站在卫生间门外等候,金小妹从厕所里出来,小军让梦月进去,自己进厨房站在水池子边儿上撒尿。

梦月出来,看到小军提着裤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她惊恐地大喊,金阿姨,不好了!金小妹跑出来问怎么了,梦月说,小军把厨房当厕所了。小军指着梦月说,你个大傻子,我这还不都是为了你吗?梦月说,你去厨房撒尿就不对,你不讲卫生。金小妹让小军向梦月学着点,别尽干些丢人现眼的事儿。

潘大海进来接着金小妹的话茬问,谁丢人现眼了?梦月抢着说,潘伯伯,小军在厨房撒尿。潘大海说,小军,记着尿完了用水冲一下。

金小妹把潘大海拽进南屋对他说,你刚才说啥呢?你没看见梦月刚才那眼珠子瞪多大啊?对门那家人本来就瞧不起咱们,你可倒好,教你的孩子到厨房去撒尿,你就不怕人家笑话你呀?

潘大海笑着说,这有啥呀,你们老娘们就是事儿多,厨房里有洗拖把的池子,我就往那里尿过。

站门外的罗梦月听见潘大海说的话后,惊愕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1

大漠航天人(8)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