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15)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15)上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5/25 17:15:01

金秋时节,天高云淡,胡杨林金光灿烂,在一棵大沙枣树下,孩子们在摘沙枣。

苏林神秘地对大家说,据我侦察啊,咱们前边儿正东方向有两个神秘的大白筒子,就像两个大喇叭似的冲着天立在那儿,可威风了!我从没有见过这么粗这么大这么棒的大炮筒子,对,它一定是大炮筒子!说不定它就是咱们前边儿新研制的重型武器,你们想啊,这大炮筒得配上多大个儿的炮弹呀,这一炮要是轰出去,还不把美帝**和日本鬼子都统统给炸到天上去呀!

罗梦月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哇!真的呀!

潘志兵抿着嘴乐,潘志军哈哈大笑。苏林问,你们笑啥?有啥可笑的?潘志军笑的更欢了,他竟然笑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苏林对大家使眼色说,上。

苏林、罗梦月、韩梅、童玉冰四人把潘志军团团围住,抓腿拽胳膊把他抬起来再墩到地下。苏林逼问他,说,你傻笑个啥?潘志军大声求饶,哎哟,救命呀,我说,我说,我全说。罗梦月轻蔑地说,真恶心,**就是你这副嘴脸。

潘志军笑着说,我来告诉你们吧,那两个大喇叭口、有三十多米高的大家伙不是什么大炮筒,它们就是电厂的冷却塔,我爸说,建筑队的工人叔叔们修建它们只用了四十八个小时,它们的主要材料就是大砖头,你们想啊,大炮筒咋可能会是大砖头砌的呀?用大砖头砌的东西咋可能会把美帝**和日本鬼子都炸上天呢?

孩子们恍然大悟,潘志军继续捂住肚子大笑。突然,童玉冰坐在地上捂着脸哭了起来。大家围在她的身旁关切地寻问,童玉冰只是放声大哭,没完没了的哭。

罗梦月和韩梅要搀扶童玉冰起来,童玉冰扭着身子不让,潘志兵蹲在童玉冰面前说,来,大哥背你。童玉冰乖乖地趴在潘志兵的背上,潘志兵背着她往家走,她的哭声渐小,大家默默地跟着他们的身后。

他们把童玉冰送到家,童玉冰推开房门,进去后把门关上并在里面锁上了,她靠在门上放声大哭,罗梦月敲她家的门,说,玉冰,你让我们进去呀?你到底是怎么了呀?童玉冰跑进屋里,趴在床上痛哭。

回到家里,潘志军问哥哥童玉冰为啥哭,潘志兵说他也不知道,潘大海告诉他们,童家就要离开基地了,可能是她舍不得你们吧。潘志军奇怪地说,她们家可算是离开这个破前边儿了,要是我呀,高兴还高兴不过来,哭啥呀?潘志兵也感到很奇怪,就算是她要离开基地了,也不至于哭成那样啊。潘大海说,童医生不是正常的转业,是遣退。外调的人回来说,他有个哥哥在台湾,所以他必须马上离开基地。金小妹撇了撇嘴说,为啥呀?童医生当年也是经过政审才来的,他只是个医生,还能因为哥哥在台湾就给别人开错药了不成?潘大海说,这是基地的规定,童医生为这事儿也很难过。小军,你可别小看了这个,这儿可不是谁想来就能来得了的。

潘大海说,这儿是国家保密级别最高的地方,当年童医生符合政审的要求,所以让他来了,现在他家里有人就违背政审的要求了,所以他必须得离开。

潘志军说,爸,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如果组织上查出来在这个地方有潜伏的国民党特务,那会咋样?

潘大海说,他家人会被全体遣返回原藉,他本人也要接受组织的严格审查,严重的会判刑甚至枪毙。

潘志军傻愣在那儿了。

秋季的晚霞很美,半边天都被染红了,马路边的树木半绿半黄,被晚霞染的异常艳丽。潘志军、罗梦月和苏林在晚霞中走着,仿佛是走在仙境中一般。

他们仨人的心情却没有晚霞那么美好。童玉冰一家就要离开基地了,他们想对童玉冰说点告别的话,按照苏林的说法,有啥话赶紧对她说吧,以后想说恐怕都没有机会了。

童家阴沉着天,童妈妈在抽泣,童爸爸对她说,我不是故意对组织隐瞒,我也不知道我哥哥他还活着,更不知道他还跑了,我都跟组织上说清楚了。童妈妈哭着说,你说清楚了有啥用啊?童爸爸说,我现在的社会关系已经不符合要求了,让咱们走是合情合理的。唉,走就走吧,去哪儿都是为党工作。

童玉冰说,爸爸,那个伯伯,跟我们有啥关系呀?童爸爸说,他是爸爸的亲哥哥,咋能说没关系呢。童玉冰的弟弟说,咱家啥时候冒出来个伯伯呀!真讨厌!这是保密性质所决定的,咱们要理解。

我理解,但我不愿意走的这么狼狈。

门外有人敲门,童妈妈说,这个时候还有谁敢到咱们家来呀?门外传来罗梦月的声音,玉冰,我们来看你来了。

童玉冰对爸爸妈妈说,你们千万别说我在家。她跑进卫生间把门关上。童妈妈擦干了眼泪,童爸爸把门打开。

童爸爸说,梦月来了,哦,还有小军和苏林呀,你们都快进来吧。

孩子们进来没有看到童玉冰,问,童叔叔,玉冰不在家?

你们找她有事儿吗?

我们来看看她,她今天没去上学。

潘志军说,叔叔、阿姨,童玉冰是我们的班长,她为我们班操了很多的心,我这个人吧,不太懂事儿,有时还故意气她,这都是我不对,我来就是想跟她说声对不起,叔叔,阿姨,她去哪儿了?

苏林说,童玉冰是我们的班长,以前我总说她娇气,可她一点都不记恨我,真的,她的心眼特好,有些事儿是我不对,我想当面跟她说声对不起。

罗梦月哭着说,我和童玉冰是好朋友,我们几乎天天都黏在一起。我和她虽然也闹过小别扭,可第二天就没事儿了,玉冰她可能干了,她啥都会,她人也特好,我特喜欢她,听说她就要走了,我很难过。

童玉冰在厕所里忍不住放声大哭,罗梦月他们跑到卫生间去找她,卫生间的门被她从里面插上了。罗梦月边敲门边哭着说,玉冰,你出来呀,我们来看你来了。

童玉冰在厕所里跺着脚哭喊,讨厌!你们讨厌死了!你们为啥要来看我?你们为啥要对我这么好?我倒霉了你们应该高兴才对!我恨你们对我好,我恨这个破地方,我恨这里的一切!求求你们别再理我了,你们走哇!你们走!我不想再见到你们!永远都不想!你们走哇!

童爸爸对他们说,你们就先回去吧,让她冷静一下,好不好?他们泪流满面地走了,童玉冰的哭声在夜空中久久的回荡。

又是一个美丽的黄昏,潘志军、苏林、罗梦月他们来到东风火车站送童玉冰,罗梦月扑上前抱住童玉冰,潘志军、苏林站在她们的身旁

童玉冰说,谢谢你们来送我,这二天我也想明白了。唉,这么荒凉的破前边儿有啥好留恋的,走就走吧,哪儿都比这儿强。小军说,你能这样想就对了。苏林说,就是,北京多好哇,有机会我们去北京找你去。童玉冰哭了,你们千万别走,只要还有你们在这儿,我就会有机会再回来。我爱前边儿,也恨前边儿,不管咋说我也是前边儿的孩子?

————————————

五一三医院附近有个人工挖出来的小湖,人们为之取名为东风湖。夏季的一天,在东风湖畔,有一群人在围着一个刚刚溺死的孩子在摇头叹气,潘志军和苏林光着身子穿着小裤衩水淋淋地站在一旁,潘大海闻声跑过来冲进人群里,当也看到溺死的孩子时,难过的闭了一下眼睛。

孩子的父母在哭嚎,我的孩子呀,你咋就这么不听话呀,不让你到东风湖来游泳,你咋就不听啊……

潘大海说,送医院,赶快把孩子送医院啊。

有人说,战士们在湖里拉网式地找这个孩子,找了快俩儿钟头了才找到,这孩子早就不行了。

基地不是三番五次地说过不许孩子到东风湖来玩儿水吗?

谁家大人能整天盯着自己的孩子呀?这孩子呀就架不住有坏孩子撺掇。

潘大海看到站在一旁的水淋淋的潘志军,瞪着眼睛向他扑过来,潘志军一看形势不妙拔腿就跑,潘大海在后边猛追。

潘志军被潘大海抓住,潘大海把潘志军按在地上就打。

潘志军高喊,没我啥事儿,你为啥打我?啊!哎哟。

潘大海咬牙切齿地说,是不是你撺掇这孩子玩儿水的,你把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都给害死了,你就是杀人犯!

苏林跑过来拽住潘大海说,潘叔叔,我们真的没有。

潘大海把苏林推倒在地上说,你也不是啥好东西,老苏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浑蛋玩意儿,你和小军就是一对大害虫,好事儿找不到你们,坏事儿少不了你们!

潘大海继续打潘志军,苏林从地上爬起来对他说,你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潘志军高喊,潘大海,你打死我吧,你要是今天不打死我,明天我就跟你断绝父子关系!苏林说,潘叔叔,你就别打了,我和小军是来救人的,我们是来救人的啊!

潘大海停下手惊愕地问,你们到东风湖来是为了救那个孩子?

是的,我们路过这儿,听到有孩子在喊救命,就跑了过来,小军让岸上的孩子去喊大人,我们俩下水去救那个溺水的孩子。

小猴崽子,苏林说的是真的?

潘志军怒吼,不是真的!是假的!我就是杀人犯,那个孩子就是我给推下水淹死的,我就是隐藏在革命队伍里的国民党反动派,你快点用机关枪把我给突突了吧!

潘大海气笑了,苏林把潘志军的衣服抱过来,潘志军穿好衣服抹着眼泪气哼哼地往家走,潘大海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说,你瞅着点路,别摔着。潘志军不理他。

回到家的潘志军气呼呼的翻箱倒柜找东西,金小妹说,你乱翻啥呢?你要找啥,我给你找。瞧你给我翻的这个乱啊。

找罪证,就是那些特务的照片,我要揭发他!

你疯了吧你?

他不是我爸,我没他这个爸!

你们爷俩又咋的了?你别在哪儿给我瞎翻腾了,告诉你吧,那些照片早就让我给烧了。

妈,你真的给烧了?

我不烧了留着它干啥?

妈,你看他把我给打的。

你不惹祸他能打你呀?他是吃饱了撑的呀?

我真没惹祸。我和苏林路过东风湖,听说有个孩子掉水里了,我们就下水去救孩子了。

那个孩子呢?救活了没有哇?

早就淹死了,他跑到东风湖,啥都没问就打我,我发誓,我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从今以后,我和秋涛一样,没爸了。

潘大海推门进来笑呵呵地问,是谁要跟我断绝父子关系啊?金小妹说,你说是谁呀,你也不问问是咋回事就打人家,人家现在生气了,不认你了,你看咋办吧!

潘大海说,我那不是给急的吗?有人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有一帮孩子在东风湖玩儿水,一个孩子给淹死了,吓得我使劲地往东风湖跑,我怕我的小猴崽子出事儿。

潘志军说,妈你听见没有?我在这个家里就是一只小猴崽子,我连人都不是!

潘大海笑着说,还真生气了,小军呀,你看我给你买啥了?

潘大海把一包饼干举在潘志军的面前,潘志军一巴掌把饼干打的满地都是,他高喊着,我不要破饼干,我要做人的尊严!

潘志军走进到他和潘志兵同住的房间里,把门咣的一声给关上了,潘大海和金小妹站在满是碎饼干的地上目瞪口呆。

潘大海问金小妹,他说他要啥?

金小妹瞪了他一眼,进厨房去了,潘大海使劲踢踩着地上的饼干喊叫,尊严?儿子管老子要尊严?那老子的尊严呢?啊?我让你要尊严!让你要尊严!!

2

大漠航天人(15)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