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16)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16)上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6/4 21:41:55

金小妹说:“小兵当兵这事儿你多操点心,方便的时候你跟首长说说,把他分配到条件好点儿的连队,最好离家近一点儿,我也好照顾他。”

“向组织伸手要照顾的话我说不出口。”

“他是烈士的后代,组织上应该照顾他。”

“你让我告诉首长,小兵不是咱们亲生的儿子?”

“那可不行,这个秘密对谁都不能说。他就是咱们的亲儿子,就是!”

“这孩子早就长在我心里了,他当然是我的亲儿子了。”

“那,要照顾的话就没法跟首长说了?”

“没法说,可我又不能不管他,要是小军,我肯定不管,可这是小兵啊,唉,我该咋管呢?”

“是呀,咋管呢?”

捂着嘴巴的潘志兵听到父母的对话泪流满面。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抱着他的衣服悄悄离开了家。他在楼门口穿好衣服,在寂静的大街上走着、哭着;哭着、走着……

第二天早上,潘家人看不到潘志兵,以为他出去找同学了,金小妹用手帕包了一个馒头交给去上学的小军,让他到学校后交给哥哥。

潘志军拿着馒头来到初中班,韩梅告诉他潘志兵没来上学。

中午放学回家,潘志军对爸妈说哥哥没去上学。志兵也没回家,家里人很是着急。潘志军说:“我哥的理想是盖摩天大楼,他说过,将来他要让我们都住进他盖的大楼里去,他还说那楼高的一伸手就能够着星星和月亮。”潘戈说:“对,我大哥就是这样说的。”

潘志军对潘大海说:“哎,你也不问问我哥他愿意不愿意当兵你就给他报名?我哥去当兵你脸上特有光是吧?”潘大海说:“你不是也很想当兵吗?”

“我想当兵,并不代表我哥也想当兵。要不是你非逼着我哥去当兵,他能离家出走吗?我哥要是出事儿,你就是杀人犯!”

潘志军说完拿了一个馒头咬在嘴里就往外走。潘大海问:“你干啥去?”潘志军没理他。潘戈说:“二哥去找大哥了。”

潘大海连饭都没吃饱出去找志兵,他在弱水河畔焦急地瞭望、呼喊、奔跑、寻找……

天都快黑了,潘志兵还没回来,金小妹急的一个劲儿地哭,潘大海满头大汗地在家里转磨磨。罗恩泽和罗梦月闻声进来,金小妹说:“小兵要是有个好歹,我也不活了。”

潘大海嗓音沙哑地说:“这都一天了,哪儿哪儿都找不着小兵,问谁谁都不知道,这不是要急死个人吗?”

罗梦月说:“潘伯伯,你就别让小兵哥哥去当兵了,小兵哥哥的理想不是当兵,他的理想是盖大楼。”

罗恩泽说:“对,以前他问过我,罗叔叔,你上过的最高的大楼是几层?他还说,他要考我们大学的建筑系,他的理想是要盖世界上最高的大楼。”

潘志军突然想起了什么,他飞快地跑出了家门。

潘志兵伫立在五一三医院的天台上,放眼望去,小城的灯火一家接着一家点亮了。潘志军走过来对他说:“哥,咱们回家吧。”潘志兵看着天上的繁星和小城里的灯光:“小军,你喜欢登高望远吗?”潘志军说:“哥,我知道你喜欢,所以我才到这儿来找你,快回家吧,咱妈为你在家急得直哭。”

小哥俩在寂静的马路上往家走,潘志军说:“哥,我知道,你不愿意当兵就是为了将来盖高楼。”潘志兵说:“我愿意当兵!”潘志军吃惊地问:“你不要你的理想了?”潘志兵说:“你可以有理想,我不行。以后你别再跟咱爸赌气了,有些事儿我现在不能告诉你。我特羡慕你。”

“哥,有些事儿我现在也不能跟你说,唉,特羡慕你的那个人是我。你能当兵,我不能。”

“等你长大了,咱爸会让你去当兵的。”

他们回到家,潘大海一把抓住潘志兵的手:“说,小兵,你饿了吧?”他转身对流泪的金小妹说:“你快给孩子弄点吃的去呀。”

金小妹去厨房弄饭了,潘大海说:“小兵啊,你有啥心事儿跟爸说,以后别再离家出走了好不好?”小兵说:“爸,我没离家出走,我就是出去转了转,对不起,让你们为我担心了。”

“小兵,你不愿意去当兵,爸不逼你。”

“爸,我愿意当兵。”

“这是你的真心话?”

“是我的真心话。爸,妈,我长大了,你们的任务完成了。”

金小妹端着饭菜过来说:“你是我们的亲儿子,抚养你长大是我们分内的事儿,怎么就成了我们的任务了呢?”

潘志兵说:“爸,我参军以后,你就别再操我的心了,我不想让我成长的过程参有您的功劳。”

潘大海惊喜交加:“好,好!”

潘志兵给潘大海和金小妹鞠躬:“谢谢爸妈的养育之恩!”

金小妹惊讶极了:“这孩子,出去了一天,回来咋跟换了个人似的?快点吃饭吧。”

小兵吃饭,潘大海盯着他看,潘戈把杯子端到他面前:“大哥,给你水。”小兵说:“谢谢小兵器。”

潘大海问:“小潘戈啥时候变成小兵器了?”

潘戈说:“我大哥叫我小兵器,我二哥叫我小戈壁。”

潘志军说:“潘戈的戈字不就是戈壁滩的戈吗?我们班有好几同学的名字里都有这个戈字,比如戈军、戈平、风戈,他们的名字都跟戈壁滩有关。可是我哥说,戈不只是戈壁滩的意思,还是兵器的意思。在古代,有一种兵器装着长柄,头上用铁或青铜做刃,能当棍棒使也能当刀用,这种兵器就叫戈。”

潘大海说:“戈还有‘金戈铁马’的意思。我是军人,我希望我的孩子以后都是军人,我闺女当然也不能例外了。”

潘戈说:“小兵器,小戈壁,军戈铁马,这些名字我都喜欢,我长大了也要和大哥一样,去当兵。”

晚饭后,潘志兵和潘志军在房间写作业,潘大海进来说:“小兵啊,爸能跟你谈谈吗?”潘志军要走,潘大海对他说:“你可以旁听。小兵,你昨天还不愿意当兵,今天却又愿意了,说说你是怎么想通的。”

潘志兵说:“我是军人的儿子,我的灵魂和肉体早就被父辈给打上了军人的烙印,我的出身注定我必须得当兵。”

“小兵啊,我让你当兵没事先跟你商量,你怪我吗?”

“爸,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怪您呢?”

“哦,这就好,小猴崽子,好好跟你哥学着点啊。”

潘大海和罗恩泽走在上班的路上,罗恩泽问他:“小兵的理想不是盖大楼吗,他怎么转变得这么快呀?这里面会不会有别的问题呀?”

“不会,他说了,他的灵魂和肉体早就被父辈打上了军人的烙印,他说他的出身注定他必须是军人。我的儿子懂事!”

“嗯,懂事,太懂事了。”

东风大礼堂的广场前锣鼓喧天,潘志兵、韩梅和同学们都穿上了新军装,戴上了大红花,各家的大人都在嘱咐自家的孩子。郑义匆匆跑过来为他们送行。

潘志兵说:“郑老师,我们都走了,咱们的临时中学是不是也就关门了呀?”

“那当然了,没学生了还要老师干吗呀,我又回到我原来的工作单位去了。”

“郑老师,我们的课程还没学完呢。”

“以后可以自学,学习可是一辈子的事儿。”

韩梅说:“郑老师,我们会想您的。”郑义说:“我也会想你们的。”

金小妹嘱咐儿子:“小兵啊,你一穿上军装可就是大人了,妈不在你身边,你要照顾好自己。”潘大海说:“小兵啊,爸相信你一定是个好兵。”潘志兵说:“爸,请你不要去新兵团看我,也请你不要过问我的事儿。”潘大海说:“好,我尊重你的意见,不过你要是有啥难处,还是要跟我说,我可以帮你出主意,这总行吧?”

大卡车载着这批新兵们向戈壁深处走去,渐行渐远。

潘戈问爸爸:“爸,汽车把大哥拉到哪儿去呀?我们能去看大哥吗?”潘大海说:“他们去点号的新兵团接受军训,你们不能去看他。”

金小妹问夏荣芳:“妹子,你们家也疏散吗?”夏荣芳说:“对,我们准备把这俩孩子都送到我表姐家去。”

罗卫国问潘戈:“姐姐,你们家撤退吗?”潘戈说:“部长伯伯说了,我们家可以不撤退。”罗卫国拽着夏荣芳的衣襟说:“妈妈,金妈妈家不撤退,我也不撤退。”金小妹说:“卫国呀,爸爸妈妈送你们走是暂时的。”罗卫国撅着嘴说:“金妈妈不暂时,我也不暂时。”

夏荣芳拉着罗卫国走了,罗卫国边走边叨唠:“我就不撤退嘛,我就不撤退嘛。”

回到家的罗卫国哭闹着不撤退,金小妹推门进来,罗梦月欢呼:“金妈妈来了!”罗卫国扑到金小妹的怀里大哭:“金妈妈呀,我爸爸妈妈不要我和姐姐了,你快救救我们吧。”罗梦月也哭着说:“金妈妈,我不想撤退。”

金小妹对他们说:“好孩子,不哭啊,你们的爸爸妈妈哪舍得不要你们啊?这不是基地要疏散吗,这疏散就是把你们送到安全的地方去,这是为了你们好,知道吗?”罗卫国说:“潘戈姐姐说你们家不疏散,那我也不要疏散。”夏荣芳说:“姐,这两个孩子听说你们家不走,说啥都不想走了。”金小妹对两个孩子说:“我听说你们的老家可漂亮了,到处都是鲜花和绿树,多好呀。”罗卫国说:“我不要鲜花绿树,我要金妈妈,我要跟金妈妈在一起。”

金小妹对夏荣芳说:“要不你就把孩子们都搁我这儿吧,我帮你照顾着。”夏荣芳说:“姐,大疏散是基地在特殊时期下的特殊命令,我们不能违抗命令。”金小妹说:“我就不信谁的胆子这么大,敢动前边儿的一根毫毛。我就不走,就像小军说的,我誓与前边儿共,共,共啥了?”罗梦月补充:“誓与前边儿共存亡。”罗卫国说:“我也要与前边儿共存亡。”

夏荣芳批评俩孩子:“你们是军人的后代,必须学会服从命令听指挥。现在前边儿需要你们撤离,你们就必须迅速地撤离,不能讲任何条件。”

夏荣芳的话让金小妹顿感羞愧,她说:“卫国,金妈妈是军属,我也要服从命令听指挥,我们家也要不讲任何条件的撤离。”罗卫国说:“金妈妈,连你也不要我了吗?”金小妹说:“乖孩子,咱们走是为了前边儿好,毛主席说过,撤退是为了前进,咱们一准儿还能再回来的。”

罗卫国说:“我听金妈妈的话,听毛主席的话。”

金小妹回家就招呼潘志军、潘戈收拾东西,把家里弄的乱七八糟,潘大海进来问:“你们这是在干吗呢?”潘戈说:“爸,我们要撤退了。”潘大海说:“你们还真的要走哇?既然部长都同意你们留下了,那就留下呗,说实话,我也不想让你们走。”金小妹坚决地说:“不行!疏散就是命令,我们不能违抗命令!”

潘大海上下打量着金小妹:“你这觉悟啥时候提高得这么快呀?前两天你还发誓要与前边儿共存亡,今天就知道疏散也是命令了。”

“你甭在这儿羞臊我,你以为我们军属都是落后分子呀?你忘了你以前上前线我是咋支持你的了?你说,那时候我拦过你没有?我一个人带着孩子难成那样,我拽过你的后腿没有?”

“没有,那时候确实没有。可这次,哦,我的意思是这次你不想走也没人说你落后,你有特殊情况嘛,就连部长都特批你可以不用撤退了,你可以不用服从命令。”

“我以为解放了,就不会再跟你分开了,谁知道还有疏散这一说呀。这些日子,你是不是特小看我呀?”

“哪能呢?以前我每次上前线你总是背着我偷偷地抹眼泪,当面却乐呵呵地祝我打胜仗,你都不知道当时我有多感动。这次疏散我知道你为难,我不理解你谁理解你啊?”

“尽拣好听的说,行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回去后遇到啥事儿我忍着、让着就是了,不会给你丢脸的。”

潘志军说:“妈,你不用忍,要是谁敢欺负你,我吹着冲锋号对他们一通拳打脚踢,保管把他们全都给打趴下。”潘大海问:“冲锋号?你动我的军号了?”

潘志军吹起冲锋号的口哨,潘大海听笑了:“还真挺像那么回事儿。都说咱家小猴崽子能吹,还真是能吹啊。”

潘志军问潘大海:“哎,你有军号?你会吹军号吗?”

金小妹训斥潘志军:“你艾艾的这是在叫谁呢?你爸当过个小号兵,当然会吹军号了。他还从朝鲜带回来了一把军号呢,老潘哇,这军号是给你留下还是我们带回去替你保管呀?”潘大海说:“大胡子对我说过,你要保管好这把军号,因为军号里有我们20兵团的光荣。你们把军号带回去吧,这本来就是留给孩子们的。”

金小妹说:“你赶紧给大河兄弟写封信,告诉他我跟孩子们马上就要搬回去了,让他把咱娘的老屋给拾掇一下。”潘大海说:“信我早就写好了,邮票都贴上了,听你说不走了,就扔进抽屉里了,我这就把它找出来送邮局去。”潘戈说:“爸,我去送吧。”潘大海把信交给潘戈,潘戈拿着信跑了出去。

潘大海嘱咐潘志军:“回到老家后,你就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了,在农村顶门过日子,没个男人可不行,所以你的责任很重大,农村的人际关系复杂,你要是惹毛了一个人,就是得罪了一个家族,所以,你千万别打架,你妈还有你妹妹可就全指着你了。”

潘志军说:“老百姓是水,我潘志军就是鱼,军民鱼水情,誓看天下谁能敌。”金小妹对他说:“你呀,先跟你妈这个老百姓搞好关系,帮我端饭去,准备吃饭。”

吃饭时,潘志军和往常一样,坐在远离饭桌的小板凳上,潘大海叫他过来,他不理睬。金小妹说:“别理他,我看他能拗到啥时候。”

火车上坐满了疏散离开基地的家属和孩子,他们和站台上的亲人话别,车上车下哭声一片。

金小妹带着孩子们坐在火车上对站台上的潘大海说:“我们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她哽咽地说不下去了。潘戈放声大哭:“爸,我要你跟我们一起走,爸,我要我爸!”

火车开动了,站台上的潘大海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小,金小妹的泪水喷涌而出,潘戈边哭边给妈妈擦眼泪。

潘志军说:“妈,你别哭,回到老家后我一定听你的话,不惹事儿,不打架,多干活,咱家的大门,有我给你顶着。”

金小妹淌着眼泪点头,潘戈说:“妈,我也听话。”

1

大漠航天人(16)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