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22)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22)上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7/21 17:51:51

第22辑 光宗出走 孔父要饭(上)

孩子们放寒假了,潘光宗和罗卫国跑到连队的蔬菜大棚里去玩儿,戈壁滩的冬季,万物萧疏,大棚里却生长着的碧绿的蔬菜。他们好奇地在菜地里这摸摸那看看,看到西红柿就摘来吃。

他们正吃着高兴,进来了三个战士,战士们看到被他们踩坏的几根秧苗,心痛的大吼一声,:“谁让你们进来的?快点出去!”

潘光宗小声嘟囔:“不就是块破菜地嘛,有啥了不起的呀?”罗卫国拉着他走,他说:“就不走,他们不敢动咱们,不信你看。”他故意踢折了一棵西红柿秧儿。战士们挥舞着手里的竹竿向他们冲过去大喊大叫:“小土匪,看打!”潘光宗吓的抱头鼠窜,罗卫国边打边撤逃出了菜地。战士们在大棚门口跺着脚高喊:“冲啊,逮住前面那两个坏孩子,站住,别跑,我们马上就追上你们了。”

吓得潘光宗和罗卫国跑的比兔子都快。

晚上,灯光球场准备放电影,战士们排着队扛着枪背着背包喊着口令进场,他们坐好后唱歌拉歌,潘光宗、罗卫国和他们的同学就坐在部队的前面,铁排长和他的兵正好坐在这群孩子的后面,潘光宗跟同学们说:“这大冬天的,菜地里还真有点西红柿啥的,我们俩儿本打算多整点回来给你们尝尝,没想到遇见了仨新兵蛋子,那几个家伙手里举着棍子,对我们发起了猛烈进攻,把我们生生给打败了,唉!我们败的那叫一个惨列。”

有个同学说:“主要是你们在战略上轻敌了,又没啥战术策略,太莽撞,不败下阵来才怪呢。”潘光宗说:“咱们应该杀他个回马枪,这回在战略战术上都部署好了,不打无准备之仗,哼,不把那块破菜地踏平了决不收兵,要去咱们现在就去,这会儿是他们警惕性最薄弱的时候,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罗卫国说:“咱们多去几个人,打不赢他们才怪呢。”潘光宗说:“等电影开演了再去,这样胜算的把握更大一些。”

铁排长听到孩子们的对话,不动声色地地对身后的两排战士打了个手势,他们后队变前队,悄悄撤了出去。

潘光宗他们还在热烈地讨论战略战术,他说:“我和卫国熟悉地形,我们打头阵,你们几个跟在我们的后面,你们几个留在外面站岗放哨,要是有人来了,就通知我们一声。”

“咋通知?”

“你就装成是卖红薯的,来几个人就卖几个红薯,比如,来了两个人,你就喊,红薯,卖红薯了,一毛钱两个。”

“得了吧,黑灯瞎火的卖红薯,一听就是假的。”

“学癞蛤蟆叫,来几个人就叫几声?”

“癞蛤蟆早就冬眠了。”

“要不就学乌鸦叫吧。”

“我看行。”

银幕上出现了大放光芒的五角星和军歌音乐。这群孩子陆续离开了放影场。

在蔬菜大棚门前,铁排长在给战士们布置任务:“一班、二班在这儿都给我埋伏好了,等他们钻进了咱们的包围圈,三班立即封口,咱们三个抓他们一个,哼,我就不信我治服不了这几个坏小子。”战士们议论纷纷:“他们太可恨了,我真想揍他们一顿。”铁排长说:“谁都不能动手,就是他们动手了我们也不能还手,这是纪律。”有战士说:“他们还没当俘虏呢,咱们就开始对他们优待了。”铁排长说:“这次行动咱们要速战速决,趁他们还没立住脚,就来个一举歼灭,都听明白了吗?”

有人吃惊地问:“歼灭?”

“歼灭就是全体活捉,杀杀这帮坏小子的嚣张气焰。都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战士喊道。

潘光宗、罗卫国和几个男同学东张西望地向大棚走来,待他们快走到门口的时候,铁排长高喊:“冲啊!”

战士们冲上去把孩子们全体捉住。

铁排长哈哈大笑地说:“你们的战略战术还是没起到作用,还敌疲我打,敌退我追,请你们睁开眼睛给我好好看看,谁是敌人,谁是好人,哪有好人不干好事儿,尽想着去踏平连队菜地啊?”

潘光宗狡辩:“我们也没干啥呀?”

铁排长说:“等你们干啥了那就晚了!因为你们的目的是不把这块破菜地踏平了决不收兵。坏小子们,我们种这块菜地容易吗?这菜地招你们了还是惹你们了?你们咋能这么狠心呐,你们把它踏平了我们吃啥呀?”

潘卫国说:“叔叔,我们错了。”

铁排长说:“现在才认错?晚了。同志们,把这帮坏小子们全都给我押送到机关大楼去。”

战士们一左一右抓着他们的胳膊,在他们身后端着枪大声吆喝:“走吧,坏小子们,你们现在已经是我们的俘虏了,都老实点。”

某部办公楼一楼的大厅内,战士们端着枪把孩子们团团围住,吴政委闻讯赶了过来。铁连长向政委做了汇报。政委说:“好哇,让我看看,这都有谁家的孩子,哦,有老罗家的臭小子,还有王参谋家的老三,这个是曲副政委家的老四,我说的都没错吧?”

孩子们都低着头不吱声。

吴政委说:“坦白交待吧,你们的指挥官是谁呀?”

有孩子偷眼去看潘光宗,吴政委指着潘光宗问罗卫国:“他是谁家的孩子”罗卫国说:“他是我潘伯伯家的三哥。”吴政委说:“原来是潘大海的儿子呀?这可真是虎门无犬子啊!铁排长,你立刻打电话通知孩子们的爹跑步到我这儿来领人。”

铁排长执行命令去了。

吴政委对孩子们说:“臭小子们,你们都是有爹的孩子,子不教,父之过,如果你们的爹没能力教育你们,那我就请基地首长好好教育你们的爹!如果你们愿意看着你们的爹挨批评受处分,那你们明天就继续来踏平我们连队的菜地,我就是要看看是你们的战略战术厉害,还是我的战略战术厉害。”

孩子们吓的面面相觑。

潘大海在家里接完电话就往外走,金小妹问他出啥事儿了,他说:“那个小祖宗又给我惹祸了,他和几个孩子祸害连队的菜地让战士们给抓住了,老吴通知我跑步去领人呢。”金小妹嘱咐他这孩子打不得。潘大海哼了一声,匆匆走了。

孩子的家长们陆续来到办公楼来领自己的孩子,潘大海和罗恩泽一前一后跑步进来。

潘大海对吴政委说:“听说这帮散兵游勇让你们正规军不费吹灰之力就给一网打尽了,祝贺你们马到成功,旗开得胜。”

吴政委没搭理他,对大家说:“请大家把孩子带回去好好说服教育。”

潘大海一把拽住了潘光宗,吴政委明知故问:“老潘,这个孩子是你家的呀?”潘大海说:“是,让你见笑了。”潘光宗大叫:“我才不是他家的孩子呢。”吴政委问潘光宗:“那你是谁家的孩子呀?”潘大海讪讪地说:“他是我兄弟的孩子。”吴政委说:“老潘啊,这孩子让你教育的不错啊,他可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官啊,啥时候你给我们介绍介绍你教育孩子的经验呗?”

潘大海不好意思地说:“老吴呀,你就别在这儿挖苦我了,没教育好他是我的错,我把他带回去好好管教,一定好好管教。”

潘大海气呼呼地拽着潘光宗的手往家走,潘光宗对潘大海说:“我们的准备工作做的挺充分的,没想到他们都事先埋伏好了,他们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才出奇制胜的,他们三个人抓我们一个,还端着枪,我们可是手无寸铁的小老百姓呀,唉,他们就算是胜了也不光彩。不是我们无能,是共军太狡猾,他们真的是太狡猾了。我们的内部一定是出了叛徒,一定是有人事先走露了风声,不然共军咋可能知道我们的行动计划呢?”

潘大海瞪了他一眼,潘光宗没看见,继续说:“兵书上说,胜败乃兵家常识,我们要认真总结这次失败的教训,这次是解放军玩儿阴的,偷了我们的情报,他们不仁,就别怪我们不义,我们要瞅准机会,再组织一次大反攻,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们要趁他们不防备的时候,再去踏平他们的破菜地,我们一定会所向披靡,旗开得胜。”

忍无可忍的潘大海打了潘光宗一记耳光,踢了他一脚,他边打边说:“我打你个所向披靡,我踢你个旗开得胜!”

潘大海拽着哇哇大哭的潘光宗回到家,潘光宗哭喊道:“大娘,大爷他打我的脸,还踢我的屁股,他是想把我给活活打死啊。我不在你们家呆了,我要回我自己家去,娘啊,你快来救救我吧,我快要被他们给活活地打死了呀! ”

金小妹问潘大海:“你打他了?”潘大海说:“他带着一群孩子去踏平连队的菜地,老吴那个老东西对我是连讽刺带挖苦,他竟然让我介绍教育孩子的经验,我真丢人啊!”

金小妹对潘光宗说:“光宗哇,这也就是你呀,要是你二哥惹出这么大的祸来,你大爷的武装带早就上去了。你为啥要去祸害连队的菜地呀?老潘哇,你出门前我不是告诉过你要冷静吗?你咋就记不住呢?”

潘大海说:“我是告诫自己要冷静,可这小子他不但不认错,还跟我在这儿总结起失败的教训来了,他说共军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才出奇制胜的,还说要瞅准机会,再来一次大反攻,还要所向披靡、旗开得胜,他一口一个共军,他都不知道他是谁了!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哇?”

潘戈出来说:“这都是他看电影看的,把自己都给看进去了。”金小妹说:“光宗,你给你大爷认个错。”

潘大海说:“我不要他认错,我要关他禁闭,让他写检查,检查不深刻,我就关着他,一直关着他!”

潘光宗哼了一声。

第二天早上,潘大海出门前对潘光宗说:“你,在家里给我老实待着写检查,等我回来看!”

潘大海走了,潘戈到同学家写作业也走了。金小妹收拾完桌子,对潘光宗说:“你在家写检查,我上班去了。”

潘光宗说他不想写检查。金小妹吓唬他说:“不想写也得写,等你大爷回来看不到你写的检查,他要是打你,我可不拦着!”

金小妹走了,潘光宗在家里翻箱倒柜地找东西,他在抽屉里找到一个信封,里面有钱,他把信封装进口袋,把书包里的书全都倒出来,装了几件自己的衣服,想了想,写了一张纸条放在他的枕头下面,背着书包出了门。

1

大漠航天人(22)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