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23)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23)下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8/1 10:44:41

第23 辑 志军参军 父亲相送(下)

东风小学的同学们去东风水库拉练,五年级的潘戈站在路边打快板给同学们加油:“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东风的孩子不怕苦,心系长征二万五,拉练学习解放军,长大为祖国立功勋,大水库,好风光,清澈的水面鸟飞翔,解放军叔叔在等咱,咱加快步伐都跟上,都跟上!”

老师问:“潘戈的快板说的好不好呀?”

“好!”

“同学们累不累呀?”

“不累!”

潘光宗撅着嘴说:“累!”

潘光宗坐在地上不走了,潘戈吓唬他说:“戈壁滩上有狼,你不怕狼就自己在这儿待着。”罗卫国对他说:“走不动也要走,坚持到底就是胜利。”潘戈把潘光宗的水壶和书包都背到自己的身上。罗卫国和潘戈拉着潘光宗的手拽着他走,同学们边走边唱,潘光宗边走边哭,一个男老师把潘光宗给背了起来。

东风水库到了,驻守在水库的战士们敲锣打鼓地欢迎孩子们的到来。战士们呼喊口号:“热烈欢迎东风小学的同学们! 向同学们学习!向同学们致敬! ”

潘戈高呼:“向解放军叔叔学习! ”

同学们跟着她高呼:“向解放军叔叔学习! ”

罗卫国高呼,向解放军叔叔致敬!

同学们高呼:“向解放军叔叔致敬! ”

战士们抱起罗卫国和潘光宗向他们的营地走去。

孩子们在部队的食堂吃过晚饭后,和战士们在水库岸边围成一个大圆圈开篝火联欢晚会。潘戈走到圈内报幕:“下一个节目,女声表演唱,老房东查铺。”

战士们使劲地鼓掌,几个装扮成小老太太的女孩子上场,她们一边做着老太太的动作,一边演唱《老房东查铺》。把战士们逗的开怀大笑。潘光宗倒在一位解放军叔叔的身上睡着了,那个叔叔用他的皮大衣把他裹好抱在自己的怀里。

一个战士跟潘戈悄悄说着什么,潘戈点头,她笑着上场说:“下面有解放军叔叔给大家表演‘小喇叭开始广播了’”。

同学们拍手叫好。

那个战士走到圈儿内,他捏着嗓子说:“鸡蛋皮的小帽白光光,橘子皮做我的红衣裳,绿辣椒做我的灯笼裤,蚕豆皮鞋,卡卡响,你要问我是哪一个,我是小木偶。名字就叫小叮当。我是小叮当,工作特别忙,小朋友来信我全管,我给小喇叭开信箱,叮叮当,叮叮当,自行车也会把歌唱,我是东风的邮递员,今个给小喇叭来送信,走得忙!”

同学们拼命叫好鼓掌。

战士说:“同学们,让我们的指导员给你们讲个好听的故事好不好哇?”

同学们高呼:“好!”

指导员走进圈内说:“同学们都知道东方红卫星,你们知道这颗卫星烧的燃料是什么吗?对了,是液氧。有一天下午,几辆加注液氧这种特殊燃料的汽车,拖着槽罐里剩余的液氧驶向了戈壁深处,他们要把这些剩下的燃料倾倒在戈壁滩上。王来叔叔把阀门拧开,那种特殊燃料迅速汽化,在加注车旁升腾起一片白雾。前3台车顺利排空,第4台车剩余液氧即将排完,加注手王来叔叔招呼战友们整理装备准备返回时。意外发生了! 4号车的液氧洒进了一簇骆驼刺,骆驼刺迅速燃起大火,有位叔叔赶紧跑去灭火。可是,由于刚刚完成排氧任务,液氧在他的工作服上形成了一层汽化分子膜,沾到火星,火苗瞬间顺着他的衣服蹿了上来。”

同学们惊呼:“啊!后来呢?”

潘光宗被惊醒了,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严肃地坐了起来。

指导员继续说:“王来叔叔拼着性命把战友的衣服给扒了下来,可是身上同样沾满汽化分子的王来叔叔顿时就成了一支燃烧的“火炬”!他的身后就是战友和加注车,王来叔叔为了战友和加注车的安全,他对冲过来救他的战友们高喊了一声,小心,不要靠近我!说完,他转身向远离战友和车辆的方向艰难地跑去。10米,20米,30米,烈火在他的身上无情地燃烧,他跑哇跑哇,他像一只人体火炬一样在不停地奔跑,一步,二步,三步,王来叔叔终于倒下了,他再也没有爬起来。班长,班长,战友们哭喊着上前扑灭他身上的大火,王来叔叔浑身上下已经烧成了焦黑色,他再也听不到战友们亲切的呼唤了。在王来叔叔的身后,留下了38个焦黑的脚印,那是火焰将他的肉体烧化后滴淌下来的足迹,是他的人生中最闪光的足迹,战友和加注车安全了,可是我们的王来叔叔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潘戈振臂高呼:“向王来叔叔学习!向王来叔叔致敬!”

同学们高呼:“向王来叔叔学习!”

潘光宗跟着同学们一起高呼:“向王来叔叔致敬!”

指导员问:“同学们,你们说,王来叔叔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想的是什么?”

同学们回答:“想的是战友和加注车的安全。”

“你们说的很对,同学们,王来叔叔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别人,把死留给了自己。他是我们大家学习的榜样,他是咱们东风人心中永远的火炬,王来叔叔还是咱们东风烈士陵园方阵里的排头兵,在他的坟墓前,长出了一株小树,去看望王来叔叔的人们经常给小树浇水,同学们,王来叔叔由火炬变成了一株小树,他把根深深扎在戈壁滩,他关注着这里的一切,他在发射卫星导弹的火光里永生,在发射卫星、导弹的轰鸣声中复活!”

潘光宗和同学们热烈鼓掌。

月光如水,星光闪烁,战士们把同学们一个一个抱上了卡车,汽车在戈壁滩颠簸前进,孩子们站在车上高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歌声的夜空回荡。潘光宗唱的很卖力,他从来没这么激动过。

在2号发射阵地地下控制室内,各位首长、发射指挥员、卫星指挥员、工作人员严阵以待。发射指挥员发布命令:“两小时准备!”卫星指挥员汇报:“卫星报告,星上计算机出现故障,解码器不正常!”

几位首长呼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地下室的所有工作人员一阵紧张和骚动。

卫星指挥员向首长汇报:“我们打算首先复现故障,再确定如何处理。”潘大海对首长们说:“各位首长,是否考虑直接更换计算机?”几位首长快速商榷后,同意更换计算机。潘大海和两位操作手带着备份计算机,拿着工具跑步出去了。

有位首长紧张地说:“都到这个紧要关头了,还会有故障出现。”另一位首长说:“这颗返回式科学探测卫星就是去年这个月爆炸失败的。”基地首长说:“发射场的老规矩,有故障就要排除掉,一定要把问题搞清楚,绝不允许让卫星带着问题上天。”

潘大海他们跑步回来向首长们汇报:“报告,星上计算机更换完毕! ”

首长发布命令:“按原计划进行。”发射指挥员发出口令:“1小时准备!”地下室传来塔上操作手的报告声:“报告,气管连接器没有脱落。”

地下室的气氛再度紧张起来,潘大海在电话上向塔上操作手下达口令:“按预想的第三方案执行,准备好直流电池,我立即上去处置。”

潘大海飞也似的跑出地下室,地下室的各位首长紧张地站起来坐下,坐下又站起来。

不久,从调度电话里传来潘大海的声音:“气管连接器脱落,固定完毕。”首长命令撤收。

潘大海他们撤了回来,他在潜望镜中看到,耸立在发射架上的运载火箭和卫星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口令声此起彼伏,“5分钟准备!”“一分钟准备!”“10、9、8、7、6、5、4、3、2、1,点火,起飞”

长征2号运载火箭喷射出巨大的橘红色火焰,在惊天动地的呼啸声中拔地而起,各种口令声再次响起,“卫星分离”“卫星入轨”!

1975年11月26日11时30分,第一颗返回式科学探测卫星和长征2号运载火箭发射成功! 本月29日卫星回收成功!

潘大海兴冲冲地回到家,潘光宗背着书包从外面冲进来撞在了他的身上,把他脱的军衣给撞掉了,潘光宗吓的跑到金小妹的身后躲了起来。潘大海捡起军衣挂好,笑嘻嘻地走过去把潘光宗猛的给抱了起来,潘光宗吓的大喊大叫:“我不是故意的,大娘快来救我啊! ”

潘大海狠狠地亲了潘光宗一口,放他下来,潘光宗摸着自己的脸蛋奇怪地看着潘大海。潘大海冲潘光宗呵呵地笑。金小妹嗔怪地说:“你都多大岁数了还没个正形,生起气来像个疯子,高兴起来也像个疯子。”

基地大礼堂的庆祝大会结束后,潘大海和潘志兵一块儿回家。

金小妹见儿子回来了,立刻进厨房做好吃的去了。门外有人敲门,潘志兵把门打开,韩梅笑嘻嘻地走了进来。

韩梅向潘大海问好,潘志兵问她:“我听说你大学毕业了是吗?”韩梅说:“是,我听说你又回到原来的点号去了?”

“对,我这个人只配呆在点号,你呢?在哪儿高就呢现在?”

“我也只配高就在原来的点号。”

“你学的啥专业?”

“临床医学,我现在是点号的实习医生。”

韩梅和潘志兵聊了一会儿,金小妹从厨房出来,她让韩梅留下来吃饭,韩梅说她妈妈在家里等着她,她和潘大海、金小妹告别,潘志兵送她走出家门。

金小妹对潘大海说:“梅子越长越漂亮了,我看到她笑盈盈的小模样,心里可敞亮了,老潘啊,你感觉咋样啊?”潘大海心不在焉地说:“挺好,挺好。”金小妹说:“小兵啊,我同意,你爸也同意,我看出来梅子喜欢你。”潘志兵说:“我和她没那种感觉,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儿。”

门外有人敲门。

金小妹把门打开,罗梦月在门外抱住了她:“金妈妈,我想死你了!”

罗梦月进来问候完潘大海对潘志兵说:“小兵哥,你啥时候回来的?我好久都没见你了。”潘志兵说:“梦月,你越长越漂亮了,大学快毕业了吧?”罗梦月说:“还有两年呢,小兵哥,要是没有你的帮助,我哪能考上大学呀?你是我哥,就不谢你了啊。小兵哥,小军他好吗?我都给他写了好几封信了,他都没回。”潘志兵说:“小军他们换地儿了,我给你找他现在的地址去。”潘大海说:“梦月呀,你们家搬走后,你来的少了,有空就过来看看你金妈妈,她总念叨你和卫国。”

金小妹看到罗梦月,想起了潘志军:“梦月都快大学毕业了,多好啊!小军要是也能上大学就好了,他呀,总说别人傻,其实就属他最傻。”潘大海说:“傻点好,傻点好。”

潘志兵拿着信封从屋里出来:“梦月,这是小军现在的地址。罗梦月高兴地接过信封说,我这就回去给他写信去。金妈妈再见,潘伯伯再见,小兵哥哥再见。”

罗梦月走了,金小妹进厨房去端菜。潘大海问潘志兵:“小兵啊,你对韩梅的印象咋样啊?”潘志兵说:“我们是好哥们。”

金小妹端着红烧带鱼进来,潘戈和潘光宗背着书包回来了,潘戈看到潘志兵很高兴,潘光宗看到鱼很高兴。

潘志兵把金小妹按坐在椅子上:“妈,你坐着,我去拿饭。”金小妹见潘大海皱着眉头,就问他怎么了,潘大海说:“你说这男女之间能成为好哥们吗?”金小妹说:“这怎么可能!”

北京某处的高级会议厅里,坐满了来自各部门的首长和专家,还有东风靶场的领导和技术人员,此时,大家正在聆听潘志兵的发言。

他口齿清楚,语气诚恳:“……根据发射阵地的实际,我个人认为这批设备还存在着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潘志兵有理有据、有条不紊地一一列举问题,会场里有人在交头接耳:“这个年青的小伙子是啥级别?什么文化程度?”

“不知道。现在的军装就这点不好,显示不出来军衔。不过看他这么年青,超不过营级吧?”

“这小伙子胆识过人,蛮自信的嘛,讲的头头是道,有条有理……”

潘志兵最后说:“各位首长,各位专家,我是东风基地的一名助理工程师,我只有大学文化程度。在座的都是著名的专家和学者,按理说我没有资格在你们面前对这么重要的设备评头论足,但我在靶场工作,我与设备朝夕相处,设备就是我们的战友。大家都深知设备对试验任务有多么的重要。所以,我就斗胆地说出了我对这批设备的个人想法,仅供在座的各位专家和教授们参考,说得不对的地方请各位首长谅解。敬礼!”

潘志兵向各位专家和首长们敬军礼,基地的总师赞赏地对他频频点头。

总部的首长问:“东风基地的总师,请说说你的意见吧。”

总师说:“我完全同意潘志兵助理工程师的意见。各位专家,各位首长,很抱歉,我不能在这批设备进场的合同书上签字。”

首长又问:“各位专家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大家摇头。

首长说:“经过大家的充分商议,我命令,推迟设备进场的时间,将设备退回到厂家,立刻按照潘志兵助理工程师提出来的各项问题全面进行改进,什么时候改好了,什么时候再进场。时间要快,质量要好,发射场在等着用呢。我希望下次再开会时能顺利地通过此项设备的质量验收。潘志兵同志,谢谢你!”

风和日丽的星期天,潘志兵坐在绿岛点号的沙丘上吹口琴,几个战友围坐在他的身旁小声哼唱,一个战友往远处一指:“你们看,来了一个背药箱的,还是个女的。”

潘志兵迎了上去:“韩梅,你咋来了?”韩梅说:“我来巡诊不行啊。”潘志兵笑了:“得了吧,就算是巡诊也轮不到你这个点号的小实习医生。”韩梅也笑了:“我来看看你不行啊?”

战友们傻呼呼地看着他俩,韩梅对他们说:“你们几个去采些沙葱回来,一会儿我给你们包饺子吃。”

战友们欢呼着离开了。

潘志兵指着茫茫的戈壁滩问韩梅:“你烦它吗?”

灿烂的阳光照耀在苍茫的戈壁滩上,荒凉,辽阔、遥远。蜿蜒起伏的沙丘上,点缀着一簇簇的骆驼刺草,远处沙海蜃楼中的小河好似在潺潺欢歌。溟濛的气浪缥缥渺渺,似有似无。

韩梅说:“烦,戈壁滩的荒凉谁都烦,但是如果换个角度去看它,戈壁滩浩瀚、苍凉、大气,不管这漠风是温柔的吹还是惨烈地刮,戈壁滩都能泰然处之,风来了,它不怕,风走了,它该干吗还干吗,有点雨,它就能长草,有点草,它就能慷慨地收容各种小动物。”

潘志兵说:“其实它也很无奈呀!”韩梅指着远处金色的胡杨林说:“你看,那片金碧辉煌像不像咱们小时候梦中的天堂?”

潘志兵说,:“这个地方有着天堂般的美丽,同时也有着地狱般的孤寂。”韩梅说:“有什么办法呢?倒霉的父母把我们这群倒霉的孩子带到了这个倒霉的地方。”

潘志兵问:“这儿真的是个倒霉的地方吗?”他们相视一笑,韩梅说:“回去包饺子吧。”

潘志兵、韩梅和战友们一起包饺子。

有个战友对韩梅说:“韩医生,你是第一个到我们点号来的女生,我们想给你起个外号纪念一下,你同意吗?”

潘志兵说:“刚一见面就想给人家起外号?说说,起的啥外号?要是难听我可是第一个不答应。”

“韩医生,我想让你当我们所有人的姐姐,我想叫你绿岛姐姐。”

“我赞成,从此我们点号就有姐姐了。”

潘志兵说:“我不能叫她姐姐,我比她还大好几个月呢。”

战友说:“姐姐就是个尊称,跟大小没关系。”

战友们催着潘志兵叫韩梅姐姐:“快叫,不叫不让你吃饺子。”

潘志兵说:“叫就叫,韩梅,你听好了,接住了,别掉在地下摔碎了。绿,岛,姐,姐!”

韩梅大声、夸张地应着。

大家哈哈大笑,韩梅笑着去煮饺子。战士们围在韩梅身边看,韩梅点着他们的额头说:“都给我坐到那边儿等着去,一群馋兵! ”

他们听话地坐在餐桌前等着开饭,相互指着对方重复韩梅的话:“一群馋兵,你这个馋兵!”潘志兵用筷子敲着碗喊叫:“饿死了,馋死了,韩梅你倒是快点呀。”战士们说:“你这个馋兵,不能叫韩梅,叫绿岛姐姐。”潘志兵喊道:“绿岛姐姐,你快点啊!韩梅笑嘻嘻地把饺子端上了餐桌。”

潘志兵从点号调回了东风某站机关,潘大海特意从军人服务处买了一瓶红葡萄酒,回家给儿子摆庆功宴。

潘大海端起酒杯对潘志兵说:“小兵,你工作踏实,技术全面,基地总师对你的评价很高哇。这次你们站把你给调回机关,是因为你自己干的好,儿子,爸祝贺你!”

金小妹哽咽地说:“小兵终于调到家门口了,你在点号快十年了,我没有一天不惦记你啊,以后你就在家吃饭,妈天天给你做好吃的。”潘光宗说:“还庆功宴呢,连红烧肉都没有。”金小妹抹着眼泪说:“我们光宗馋红烧肉了,好,明天大娘就给你做红烧肉。唉,小军要是在家就好了,他最喜欢吃红烧肉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2

大漠航天人(23)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