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谁动了他的故事>第0480章 “伊犁条约”汉译本及其他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480章 “伊犁条约”汉译本及其他

小说:谁动了他的故事 作者:杨昌牛 更新时间:2020/5/3 15:26:22

一八五一年八月六日,咸丰元年七月初十日,俄历一八五一年七月二十五日,伊犁。

大清国**伊犁等处将军、参赞大臣:爱新觉罗·奕山(签字)、颜扎·布彦泰(签字);

俄罗斯国使臣:科瓦列夫斯基(签字);

各遵旨在伊犁地方,公同会议伊犁、塔尔巴哈台两处通商各章程,开列于后:

一、两国议定,通商之后,各谕属下人等,安静交易,以敦和好。

二、两国商人互相交易,虽系自定价值,不能不为之设官照管,中国由伊犁营务处派员,俄罗斯国专派管贸易之匡苏勒官照管。遇有两边商人之事,各自秉公办理。

三、通商原为两国和好,彼此两不抽税。

四、俄罗斯国商人前来贸易,由该头人带领到中国伊犁博罗霍吉尔卡伦、塔尔巴哈台乌占卡伦,必须有俄罗斯国执照呈坐卡官照验,由坐卡官将人数及货物数目声明转报,派拨官兵沿卡照料护送。彼此不得互相刁难。

五、俄商往来,均由预定卡伦,按站行走,以便沿卡官兵照护。

六、俄罗斯商人在中国伊犁博罗霍吉尔卡伦外、塔尔巴哈台乌占卡伦外行走,倘有夷匪抢夺等事,中国概不经管。自入卡伦及在贸易亭居住,所有带来货物系在该商人房内收存,各自小心经管;其驼马、牲畜在滩牧放,尤宜各自留心看守。倘有丢失,立即报知中国官员。两边官员公同查看来去踪迹,如有在中国所属民人庄院,或将行窃之人立即拿获,尽数搜出实在原窃赃物给还外,并将行窃之人严行惩办。

七、两边商人遇有争斗小事,即著两边管贸易官员究办。倘遇人命重案,即照恰克图现办之例办理。

八、俄罗斯商人每年前来贸易,定于清明后入卡,冬至即停止。倘于定限之内其货物尚未卖完,听该商人在此居住,售卖完竣时,由俄罗斯管贸易官饬令旋回。其往来货物、驼驮,如不敷二十匹头,不准其往来行走。至匡苏勒官员或商人遇有事故,专派人出卡,每月只准两次,以免沿卡官兵照护之累。

九、俄罗斯商人前来贸易亭居住,自有俄罗斯管贸易官管束;两国商人交易之事自行往来贸易。如俄罗斯商人前往街市,必由俄罗斯管贸易官给与执照,方准前往,不得任意出外。如无执照者,即送俄罗斯管贸易官究办。

十、两边为匪逃逸人犯,彼此均不准容留,务须严行查拿,互相送交,各自究办。

十一、俄罗斯商人前来,必有骑驼、牲畜,即在指定伊犁河沿一带自行看牧。其塔尔巴哈台,亦在指定有草地方牧放,不得践踏田苗、坟墓。倘有违犯者,即交俄罗斯管贸易官究办。

十二、两国商人交易,不准互相赊欠。倘有不遵定议致有拖欠者,虽经告官,不为准理。

十三、俄罗斯商人前来贸易,存货、住人必需房屋,即在伊犁塔尔巴哈台贸易亭,就近由中国指定一区,令俄罗斯商人自行盖造,以便住人、存货。

十四、俄罗斯商人依俄罗斯馆之教,在自住房内礼拜天主,听其自便。至俄罗斯商人有在伊犁塔尔巴哈台病故者,即在伊犁塔尔巴哈台城外指给旷地一区,令其埋葬。

十五、俄罗斯商人带来羊只,每十只内官买二只,每羊一只给布一匹;其余一切货物,均在贸易亭听两国商人自行定价,概不由官经管。

十六、两国彼此遇有往来寻常事件行文时,中国用伊犁将军所属营务处图记,俄罗斯国用管两边大臣所属营务处图记。

十七、此次议定一切章程互相给与凭文。中国缮写清字四张,钤用伊犁将军印信,俄罗斯国缮写俄罗斯字四张,用使臣图记。中国伊犁将军衙门,俄罗斯使臣各收存一分,永远遵行外,其余各二份,咨送理藩院、萨那特衙门,互相钤用印信,彼此咨换,各收存一份。

以上中国伊犁将军、参赞大臣,俄罗斯使臣议定章程,各钤印画押收存。

后世学者附注二:

本章程见《咸丰条约》,卷1,页19-21。俄文本及法文译本见《俄外交部:俄华条约集》,页96-102;满文本见同书,页103- 109。

本章程有满、俄文本,原无汉文本,《咸丰条约》所载汉文本系译本,交换批准的日期,未查明。

奕山签订的中俄伊犁条约,性质等同于中英南京条约,程度上要轻得多,因为没有战争及其赔款,但是从陆上打开了中国西北的大门。

贸易亭实为租界等特权,通商含官买部分多为物物交换,不像英美诸国必以银两结算国际贸易。

依然是不平等条约,但要说是中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则失之偏颇,因为此前中俄之间已有不少条约,至少伊犁条约算不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

1还在鸦片战争时,冕大爷凭什么信任北京俄教堂翻译的帕外相国书?

2尽管英国赢了鸦片战争,却没有得到相应的传教特权,而俄国却有北京教堂,且每三年可使北京教堂一次,人数不大于200人。

3从俄方一再请求伊犁通商这事看,这200人包括东正教神职人员、商人和保卫人员,性质已具大使馆,什么人才都有。

冕大爷拒绝伊犁通商请求,说是与向例不符,这向例就是此前的中俄系列条约。

无疑,中俄关系走在了中英关系前面,这就是中俄布连斯奇条约1727及其恰克图条约1728,都是雍正帝批准的。

历史的事情,最好不要简明,但这不得不简明一下——

这俩条约,划定了中俄中段边界,乌第河及该处其他河流中立,保持现状,确定了广大蒙古地区属于大清,还有恰克图通商,俄商每3年到北京1次,人数不超过200人,包括俄国传教士3人。

鉴于这俩条约签订的复杂过程,以及当地部落的作用,大清实际丧失了10万多平方公里的蒙古领土,应该说,至少恰克图条约,在伊犁通商条约之前123年,才是第一个不平等的中俄条约,尽管说,相对平等。

但也平等不到:北京出现了俄国教堂。

相对而言,伊犁条约才是相对平等的纯贸易条约,从查不到咸大爷的批准字据来看,大清预测和默认了**俩新通商口岸——伊犁和塔城。

假如奕山把喀什也签了,可能咸大爷就不会不吭气,至少要逮他吧?

0

第0480章 “伊犁条约”汉译本及其他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