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谁动了他的故事>第0569章 大爷真爱圆明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569章 大爷真爱圆明园

小说:谁动了他的故事 作者:杨昌牛 更新时间:2020/9/8 11:35:23

除了这四春俩寡妇外,就是“天地一家春”的伪汉女:兰贵人了。

当然,她是唯一的大脚板春,也只是长期给大爷改卷子而已,还不能让人看到,更不能张扬,大爷得另眼相看,额外犒赏。

要不,大爷哪有那么多时间泡妞,宿醉,夜不归宿呀?

这便是,大爷的心肝宝贝“五春之宠”,说来大爷的泡妞经,还真另有一套。

还有一则野史骇人听闻,称圆明园大爷办公室内,都放着春药。

说这是,晚清名臣丁宝桢,也就是名菜宫宝鸡丁的发明家,字稚璜,贵州平远今织金牛场镇人。

咸三年1853,33岁的丁宝桢考才中进士,历任翰林院庶吉士、编修,后外放岳州知府、长沙知府,官至山东巡抚、四川总督。

任职翰林院时上奏言军事,得到军事家大爷的青睐,在圆明园召见他面谈。

丁宝桢到得早,就坐在大爷堂上等,大爷磨叽半天不出来。

丁宝桢当时刚三十几岁,差不多还是小伙子,嫌枯坐无聊,就自找节目,抓起茶几上果盘里的果子,啃了一个。

真是不吃不知道,味道美极了,从舌尖到舌根再到肠胃,无不舒坦,顿时开了小周天。

大爷的水果会有差的么?

欲罢不能,于是又吃了一个,吃完后顿时开了大周天,奇迹出现在浑身上下——

丹田发热,**顶起,还感到一节节在加长!

这丁宝桢也是冰雪聪明的人,方觉拐火上当,这还怎么见大爷?见大奶还差不多!

不妙的是,大爷此时恰好出现在大堂上,正要接见小丁,领教他的雄才大略呢!

颜面不再,身家不保,如何是好?这小丁急中生智,顺起立下跪之势往地板上一翻——

兀自抱着肚子打滚,嘴里一个劲的颤念:小的,该死,不好,意思,发痧,痧发了。

大爷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早不发,晚不发,非得这时发么?

这痧也是有时候的,咸大爷觉得他贪嘴,要不怎么会发痧呢?

大爷这儿太阳就那么大么?

其实,大爷忍俊不禁,差点笑喷。

小丁倒是赶紧告退,弯腰驼背捂着下半截出了园子,上轿直奔老军医去了!

老军医包治百病,见这症候便知壮阳药过量,哪儿有解药?只得先收了银子诓骗他回家去,说躺个三两天自然会消退下去!

没想到,小丁回家后躺了三天三夜还没消退,把个床板都杵弯了也没用,只好再出重金延医上门治疗。

老中医还是有两下子的,阴济阳,阳调阴,看在银子份上,反反复复上了七八种调料,一直调到第七天晚上,功夫终于变软了!

见好就收,老中医告退,留小丁在家里自生自灭,没想到一直躺到半月后方才消停,利索如初了。

只是告了重大病假,被连扣带罚少了大半个月工资,喝了几天稀粥。

大爷还不忘关心他,时常问起,今天小丁来上班了没有?还想听他白话军事科学呢!

所以,只要丁宝桢上奏谈军事,大爷就开心极了,笑个不止,哈哈哈的要岔气。

丁宝桢后来的人生很成功,官场战场都得意,做到了总督,也许真要感谢这次圆明园的尴尬经历,中进士虽晚,但成名却早,在大爷面前更是就一路绿灯,真的大器晚成。

这则野史,挂名丁宝桢,朝野流传很广,是不是这样的哦?

高人会劝您,不可全信,不可不信,宁信其有,不信其无。

就在下而言,根本不信,好恶一人,聊斋是大可以编的,怕流传不广就继续编,坚持发,总有人相信,就跟这网文一样,希望在明天额。

但在下却无法否认,大爷差不多只在皇城内过大年,其他时间基本都窝在圆明园,根本不回养心殿。

这点不像他爹冕大爷,反倒像他爷嘉庆老爷子,离了圆明园便魂不守舍,日月无光。

咸大爷为长驻圆明园一事,在1855~1856连续2年间,重罚过敢于上奏谏阻的2位大臣——

兵部左侍郎王茂荫,

掌福建道御史薛鸣皋,

全被褫夺发言权,降级控制使用。

此外,大爷还煞有介事,引征据典,搬出榜样嘉庆帝也长住圆明园,为自己荒淫无度辩护。

大凡谏诤这事的人,都是存心与大爷作对,没有好下场的。

当时1855年初,天国北伐军还在黄河边上苦苦挣扎,身为兵部左侍郎的王茂荫,觉得自己责无旁贷,温柔敦厚,说说应不至有啥麻烦。

第二年,掌福建道御史薛鸣皋,也觉得自己超级牛逼,又劝谏止住圆明园,要大爷重回皇城,住养心殿。

还都号称“逆氛未靖”,大爷当精进军政,提升锐气,不要“临幸御园,萌怠荒之念”,贻误天机。

一人说也就算了,只当没有,又来一个,大爷不禁怒不可遏,将这俩帖一并交由内阁,明发上渝,严加驳斥——

“圆明园办事,本系列圣成宪,原应遵循,勿得谏阻。

“敬思我皇祖,当莅政之初,适值川陕楚教匪滋事,彼时幸圆明园,秋弥木兰,一如常时。

“圣心敬畏,朕岂能仰测高深。

“设使当时有一无知者妄行阻谏,亦必从重惩处。”

说实话,不是僧王爷前线捉了老巴,联军十有八九不会到帝都来,来了也不过几个仪仗队,大爷可不就真过关了。

从1853年以后,循环往复,能有啥事?不一样遇难能祥么?

要是谁说,是僧王爷坏了大爷好事,估计大爷根本不信!

要是说,高参怡亲王载恒出了馊主意,八成得脑袋搬家。

大爷雄才,无敌于天下,岂肯听信王薛这俩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的言官,仅凭道听途说就瞎级别起哄,乱吼乱叫,能不该死?

还好,大爷没要这俩贼大胆的命,只是要六部合议训诫法,别把人弄死就行了。

大爷在京都不肯回皇城内,何况在承德要回銮帝京?

圆明园要是还在,可能还好办。现在圆明园没有了,还回来干么?真的要住养心殿吗?

说来,额尔金伯爵仿佛会算,烧哪儿不成呀?偏就看中了圆明园来报复!

这报复,可就太稳准狠毒了!

要是依葛罗男爵意见,不烧园子,去抢皇城,点养心殿,恐怕大爷都没有这么伤心欲绝。

依在下看,咸大爷在兵燹过后仍不回銮,既不是畏惧洋人来见不下跪,也不是怕洋兵回头捉自己,而是——

怕见到心爱的圆明园,已经完全面目全非了,以前有多可爱,现在就有多绝望。

好吧,就当这章内容全没发生过!

只要不回銮,就是英法联军也未曾来过,好吧!

0

第0569章 大爷真爱圆明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