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襄阳儿女>第003章 斗邪恶豪情壮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03章 斗邪恶豪情壮志

小说:烽火襄阳儿女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8/4/10 14:45:06

拎着半筐子豌豆荚快步往回走,进了庄子绕过两块菜圆子拐上一条又窄又长的小路,瞅着两边一人多高密密麻麻的狗橙树,又看看那刺树上一根挨着一根足有一寸长的刺头,心想要是把这种树移栽到房前屋后不是可以当院墙用吗?一棵挨着一棵围着门前的场地载上要不到三年一道刺树院墙就会自然形成,别看鬼子兵跟红毛野人似的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要是遇上这种刺树保证他们连躲直躲地让升,因为这家伙实在是太坚硬太锋利了。

行走在阴暗小路上郭小宝不由得有些紧张,因为在这片刺树丛中立着几个新坟头,里面究竟埋的是谁啥时候埋的他不知道。正所谓远怕水近怕鬼……走到小路的中间他忽然听到附近有人说话,顺着声音望去他看见前边走过来几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家伙,他们背着枪边走还不住地朝四处张望,看上去好像在找啥东西?"呸!狗仗人势的家伙。"他狠劲地吐了口吐沬,因为他已经认出来人是谁,他想是避开他们还是继续往前走?若是退回去肯定会招来尹武的笑话,他们会以为姓郭的害怕他们,走过去不能后退半步惹人笑,我倒要看看这些家伙们在找啥子,想到这他硬着头皮迎了上去,他看见尹武正朝这边瞅着。

其实,尹武已经看清迎面走过来的少年是谁,他带着还乡团几个打手就迎了上来,见小宝噘嘴垮脸要从身边闪过去,他叉开双腿拦住去路,说:"喂,站住,我正满庄子找你呢小子,想不到在这碰见你。问你话,看见你家那条大黄狗没?我有急事要找它。"

郭小宝懒得理采这帮人,他扭过头去没好声地说了句:"放学刚回来,我没看见。"

〝小子,你别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知道吧你家大黄狗咬伤了我一个弟兄,已经畏罪潜逃了。你是大黄狗的主人,你必须要表个态。"见少年绷着脸不说话他又说:"我给你两种选择,要么你把大黄狗交出来任凭我们处置,要么你跟我们去保安团受审,你倒是说话啊?”

郭小宝怒火胸中生起,他回过头来大声地说:"你别诬赖人行不行?我家大黄狗从来都没咬过人,不信你问问庄子上的乡亲们是不是这回事?"

"想耍赖玩横是不是?"尹武伸手抓住小宝的领扣说:"郭小宝,别给脸不要脸啊?年纪轻轻的脾气倒是不小,想跟我斗你好像还嫩了点。告诉你庄子里有好几个人亲眼看见的,他们认定是你家那条大黄狗咬的,咋的你还想赖账不成?快把大黄狗交出来!"

郭小宝推开尹武大声地说:"我就耍赖了咋的?我家大黄狗它从来都没咬过人,别人不晓得我清楚的很。想打架是吧?老子不怕你。"

尹武恼羞成怒差不多就要跳了起来,妈的不但死不认账还口吐狂言伤人真是反了天了。他上前两步伸手拧住小宝的衣领叫道:"你个有娘养无娘指教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你就是这样对人说话的?你娘算是没做好事白疼一回,生出了你这个野种子过来害人,野种子。"

少年心中怒火烧,他被尹武的这句话给激恼了,他最忌讳的是别人在背后议论他的娘说他娘的坏话,何况站在面前的这个家伙当面辱骂自己的娘亲还骂他是"野种子",他已经到了忍不住的地步,血气方刚啊他麻利地推开尹武抡起了拳头,这一瞬间他的眼前闪过六年前和娘分手的那个夜晚,六年了那个夜晚他不知想起过多少次。

屋外飘撒着秋风秋雨,天气突变比较寒冷。他和往常一样吃罢饭就早早地躺到床上,差不多快要睡着的时候他隐隐约约听有人小声地哭泣,他好奇地探出半个头往外瞅了瞅,他看到娘坐在床边正抺眼泪,娘说:"就要走了,总该跟儿子们说一声吧?这一去还不晓得啥时候才能回来。小宝痩的皮包骨了,当娘的实在不忍心丟下他啊!"

父亲坐在旁边的劝说道:"这有啥好哭的?家里不还有我吗?我惜子如命你又不是不晓得?尽我的最大努力不让他们饿着冻着还不行?放心地去吧我会好好地照顾他们几个的"

娘小声地哭着站了起来,往门口走了几步她又回过头来朝床上躺着的儿子看了看说了声:“那我走了?"终于她抹去眼泪朝雨地里走去。

"娘!"见娘要走他掀开被子"噌"地一下跳下床,跑到门口他扑通一声跪到地上紧紧地抱着娘的腿哭着说:"娘啊,你不要走,你不要丢下我,我不让你走。"

娘蹲下来抱着他哭着说:"儿呀,娘也不想离开你啊,只因家里太穷没饭吃,娘想出去打工挣点钱,回来好给你买米做干饭吃,看你瘦成这个样子娘心疼啊!"

他流着泪晃着娘说:"我不想吃干饭,从今往后我再不想吃干饭了,我不叫你走你别走啊娘!"

娘抚摸着儿子的头发安慰他说:"好儿子,娘听你的娘不走了,以后呢娘就在家里陪着儿子,我们不吃干饭了我们吃稀饭。"说着话她把儿子抱起来放到了床上,着儿子直到把儿子哄睡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朝四周看了看发现娘不见了,他猜想一定是娘等他睡着了起身走了。他赤着脚跑到后岗上那棵大槐树下,踮着脚往正西方向眺望,希望能够看到娘的影子,等呀等忘记了饥饿忘记了时间,日出等到太阳落一等就是一整天,还是不见娘的影子还是不见娘回来。这时候天完全黑了下来,他垂头丧气地转过身往回走,回到草屋里他扑到床上放声痛哭起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年夏一年月复一月,春夏秋冬也在不声不响的轮回交替着,他呢他渐渐地长大起来了,但盼娘回归的心思一直没有改变过。他还给自己宽心自己劝自己:"不要着急别想了,说不定哪一天娘会突然间出现在草房里或者门前稻场上,那时候不就见到自己的娘亲不就可以天天和娘在一起了吗?他耐着性子等啊等继续等下去一直等到现在……。

俗话说打人别打脸说话不逗短,他被'野种子'这几个字完完全全地激恼了,忍无可忍就得出手这是他的性格,他的牙齿咬得咯咯响抡起拳头狠命地打了过去。

〝哎哟!"尹武惨叫一声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再睁眼他感觉眼前火星直冒一遍模糊,心里话狗日的下手够歹毒的先关灯再揍人啊,不能就这样算了呀他抡起拳头茫无目的地朝对手打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郭小宝往旁边一蹲让过尹武的拳头紧接着他来了个有力地扫膛腿一下子把他打倒在地上。

疼痛难忍啊尹武立马爬起来捂着眼睛蹲到了地上,心里边叫苦不迭:"啥种出啥苗啥葫芦锯啥瓢,活生生的一个郭忠啊,人说一娘生九子九子九条性,他们却不是,四个儿子都是一个德性,出口伤人举手打人,纯粹是几头倔驴子。今的老子要是不一枪崩了他老子就不是他尹保长的儿子是他妈的野种子,以后还怎样在世上行走?"他伸手掏出手枪朝手下们晃了晃叫道:"大胆刁民竟敢暴打公家人反了天了,你们还愣着做啥子?抓起来,快抓起来!"

四个打手抡起枪托扑向少年,连连后退避开了狂打猛砸过来的枪托子,瞅准机会他举起拳头照着冲在前边的一个打手的眼睛又是一家伙,这一招叫做击其门面关其灯;见那家伙捂住了眼睛他伸手夺了他的枪抡起枪托朝对方腿上打了过去,连续出手左砸右打心不软,而且是招招命中不扑空……瞬间几个打手已是鼻青脸肿胳膊瘸,有两个捂着受伤处蹲在地上**不休不再动弹。

少年横端着枪走到蹲在地上的打手跟前说:"平时你们不是挺霸道挺厉害的吗?偷鸡摸狗欺男霸女坏事做绝,来啊上来啊老子想跟你们比试比试。咋的怂了?不敢了?就这点本事还在外面闯?"

尹武提着手枪叫嚷着:"打呀坐那做啥子?怕啥子怕冲过去,我就不信六个六个棒棒叫的大男人打不过一刚断奶的杂种,给我打。"说着话伙同几个打手上前几步举着枪托子就砸。

小宝麻利地蹲到地上让过"呼呼"而来的枪托子,他就地一蹲飞起左腿又来了个扫膛腿,不偏不离正打中俩打手的腿弯子,两打手"扑扑通通"先后倒下,手里握着的步枪摔进刺丛中,慌忙地爬起来还要动手,却见少年已经闪到了他们的面前,只见他高举着枪托子,两腿前后叉开站立着,横眉怒眼好生威风啊。那少年大叫一声:"谁敢动?"

"砰砰砰!"后退着尹武举起手枪鸣枪告急,稍一定神他看到只有郭小宝一个人还站立着,难得的射击好机会不能错过,他毫不犹豫地举枪瞄准伸出手指头去勾扳机。

见状,郭小宝也迅速地举枪瞄准,他要跟可恶的家伙同归于尽,只要对方枪响他就会立马勾动扳机。

就在这时候从旁边传来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畜牲,六亲不认的畜牲,你给我住手!"

尹武大吃一惊,扭头望去只见郭恒领着自己的老父亲匆匆忙跑了过来,他伸出去的手指头又缩了回来,不知如何是好他发起呆来了。

那么,他俩怎么会同时到来又来的这样及时呢?原来,郭恒正在地里摘豌豆荚,肖家二姑娘肖春桃跑来告诉他,她刚才从庄里出来扐槐花时远远地看见尹武带着一帮人正找小宝的麻烦。郭恒丢下手里的活路就朝庄子里跑,虽然他不晓得出了啥事,但他晓得尹武的德行,仗着自己是县城还乡团头目掌握着全县治安平暴大权一贯横行乡里,凡是让他盯上的绝对逃不过他的手掌心,百姓们看在眼里恼在心里有怒却不敢言,有人背后管他叫做混事魔王尹剥皮……他边跑边想着怎样处理这件事,来到庄里头正巧遇上前来喊尹武等人回家吃饭的尹保长,他顾不上详说细解拉起老家伙就走。

其实,尹保长已经猜到出了啥事情,因为他知道刚才儿子带人出来寻找咬人狗,念在郭家和尹家上辈是亲戚的份上,又因为他为人善和不喜欢动不动玩横动粗,更不愿为芝麻绿豆大点事就撕开面皮跟人过不去,所以他当时还劝说儿子:"算了,狗子咬人有啥大不了的?你别去自找麻烦自寻不痛快,你忘记郭家是啥人物了?”儿子不仅不听劝还气恼地说道:"球人物!一窝子饿死鬼穷光蛋有啥了不起的?我倒要瞧瞧他们有多厉害。"说罢就带着人掂着枪走出院子……自己儿子几斤几两他最清楚,快步上前夺下他的手枪骂道:"狗日的,你瞎了眼了是吧?走跟我回去!"伸手拉起儿子往回走。

"放开我,这没你的事,放开我!"尹武叫唤着不肯就此善罢甘休,因为他现在财大势大不同往年,何况在这么多手下面前丢人陷眼伤面子。他一时半会忍不下这口气。原先他只知道郭忠天不怕地不怕爱管闲事爱打抱不平,却不料他的儿子们也是这个德行也是这种货色,真是把人气死了。

众目睽睽之下,郭恒推着小宝往回走着故意埋怨说:"你野了是不是?连尹武老表你也敢惹?他现在是枣阳县保安团团长知道吗?是亲三分为何况人家对我们不错?你还想咋的?尽惹事生非看老爹回去咋收拾你,三天不打架你就手痒痒是吧?回去。〞

被老爹拉着往前走,尹武回过头来叫道:"郭小宝你个王八蛋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老子要收拾你的,要是不弄死你老子就不是尹家的后人,是他妈的野种!你跑不过老子的手掌心,野种,杂种!〞

尹保长照着儿子肩膀就是一拳头,骂道:"放你妈的狗球屁,你不是老子的种是哪个的种?你说说?狗咬人驴踢人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值得大惊小怪大动肝火啊?不叫你来你偏来不好收场了吧?今的是啥日子你忘记了?满屋的客人正等着你们回去开席,快走!"

边走着尹武依旧愤愤不平,他说:"爹呀你就不该过来劝架,你是没看见那小子野的很,不但不承认狗咬人他还出口伤人,纯粹的野种野种子啊。"

"罪恶到头必有报,你不收拾天收拾。你忘了爹说过的话了?这个社会乱成这个样子你还敢随便得罪人?人在跑火的时候门板都挡不住,人在背时的时候砖头瓦块都能把你绊倒。"边走着尹保长给儿子上人生课。

"你说的啥意思啊爹?就是得罪他们又有啥大不了的?就凭他们那几饿死鬼能把我堂堂的还乡团长怎么样?告诉你爹大风大浪我见贯了见的多了,还在乎他们几个穷鬼?我就不信毛厕里的鱼儿他还能翻出多大的花来,走着瞧有他们好馃子吃的。"

"儿子,你给我闭嘴,越说越不像话了你?你忘了爹跟你说过的大土匪头子朝恋娃是咋死的了?一夜之间不光朝恋娃被砍了脑袋他的十几个喽啰也都脑袋落了地。为这事官府到处张贴悬赏通告,只要你提供线索抓到凶手就奖你银元一千块,那可不是个小数目,就像爹这样的人辛辛苦苦干一辈子也弄不到恁多的钱。"

"爹,你把我说糊涂了,那十几个土匪死了不假,但并不见得那个凶手就是他郭忠啊?饭都没吃的他有那个能耐?再说那些土匪又没有招惹他他用得着冒死去痛下杀手?你是不是让他们给吓怕了?"

"瞎说,我怕他啥子?土匪们被杀光的那天早上,我去郭家拿回郭忠借用的锄头,猛一下子走进屋看见郭忠蹲在盆子边用一块烂布正在擦洗关公刀上的血迹,看见我他挺紧张的连忙把刀拿到屋里去了。当时我没在意是因为我还不晓得土匪们已经被人砍了,到了后来慢慢的琢磨才觉得这件事有点问题,咋会恁巧呢?"

"爹,他跟土匪无冤无仇的何必要取人家的生命?难道他不知道杀人是要偿命的?何况杀了那么多人?"

“是的啊无冤无仇的何必呢?我开始琢磨这件事,呃,想起来了我记得那是有一年的春上,也就是郭文的弟弟郭列出世的那一年,朝恋娃看中了郭忠的老婆黄淑英,他托人送去了大把的聘礼想把她娶回家变为己用。没想到他的聘礼当时就被郭忠给扔了出去。谁知已经被黄淑英迷住的朝恋娃还不甘心托人又送去了大把的聘礼又被扔了出去。这一家伙算是把朝恋娃惹火了。过了几天他带着几个人趁夜摸到郭家抢走了黄淑英,还没出庄子就被抱着儿子看病回来的郭忠碰见了。其实,我估计当时郭忠就会要了他们的命,谁知他忍下了这口气一忍就是四年,直到土匪全部被砍了脑袋……。"

尹武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这郭家庄还隐藏着一个杀人不眨眼睛的魔王啊?哎呀好险啦是应该离他们远点,要不然死了还不知道为什么。

8

第003章 斗邪恶豪情壮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