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襄阳儿女>第005章 聚会难得思亲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05章 聚会难得思亲人

小说:烽火襄阳儿女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8/4/10 15:10:12

 

郭忠的为人他比谁都了解比谁都清楚,诚心实意地邀请肖耀祖哪还好意思再推迟?他点点头答应了于是喊上俩个女儿带着夫人走出了自家大院,破天荒的这是十几年以来肖家头一次齐齐全全的到郭家去吃饭。郭忠呢生怕客人走错路似的在前头引道,嘴巴里无话找话说:"万里无云今的天晴的好,卖菜回来的路上竟走出一身汗来了,万物生长靠太阳,果然是春天到了,昨夜里我还听见几声蛤蟆叫唤,有句古话咋说的蛤蟆打哇哇再有四十八天吃锅巴,要不了多久应该是接上新麦子了。"

"是的,前夜里我起来解手确实听见有蛤蟆叫,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了。"肖耀祖也深有体会地说。

来到草屋前,他们看见郭恒和小宝正面带笑容地站在门口朝他们望着。客气话不用多说众人陆续进了屋,围着放有一大盆新鲜牛肉的小方桌坐下来。兄弟俩又是添饭又是递筷子地忙活着。很快小米干饭每人一大碗的已经端在了手中。

围桌而坐,郭忠拿着筷子指着那盆牛肉说:"吃,都使劲吃,千万别客气,一家人吗又不是在别处还客气啥子?一定要把它吃完吃干净了,免得不好收捡!"说罢站起来走进里屋抱出一罐子烧酒揭开了封盖,走到锅台前拿来两只窑黑碗,先给肖耀祖沏上一满碗再沏满个人的,问儿子们:"你俩是不是也来点?酒可是个好东西,即能解愁又能解乏。”

郭恒摇摇头,小宝摆摆手,兄弟俩异口同音地说:"喝不了,还是留着你多喝一顿吧!"他俩觉着奇怪,好象拾到金元宝似的老爹今的咋会这样的高兴?话不少,劲头足,有说还有笑,又吃牛肉又喝酒,哪来的恁多的钱呢?平日里他是那样的省吃俭用,连饭都不敢往饱里吃,生怕吃完上顿无下顿似的,总是先让儿子们吃饱自己才端碗掂筷子,今的却突然大方起来,这中间肯定是有啥喜事,太阳从西边出,月亮往东边落,仿佛天地变了似的。

两碗烧酒进肚,郭忠就觉得身上毛燥燥的来了劲头,话自然也就多了起来,他说:”有个好消息我得告诉大家,不说出来心里憋得难受,日本人已经是秋后蚂蚱蹦跳不到几下了,为啥子呢?因为他们得罪了美国人,你们晓得美国是个啥样的国家吗?那可是个又有钱又好战又贪心的主,他们不但支援中国枪支弹药,还派来了军队和飞机,想借着中国人的手消灭日本人。"

边吃着饭郭小宝说了句:"爹,你这又是从哪听到的消息啊?估计又是从老蔡叔那是吧?"

"还有一个国家也同情中国的遭遇,决定出兵相救过来帮忙,俄国,你们听说过了没?北方冷带国家,常年积雪不断,饿死鬼脱生的,黄毛绿眼大鼻子。别看他们人长的不咋的,打起仗来相当的勇敢……六十万红军已经集结完毕六百里长的战线已经拉开了,他们要收拾日本人……还有,告诉你们,郭文和春梅很快就要回来了!"

肖夫人放下了筷子碗,望着郭忠她说:"哎呀!郭忠,你说的这些话是真是假啊?真要是能回来,那可得谢天谢地!六年多了,差不多把人的眼睛都望瞎了眼泪也哭干了,今天总算有消息了。老天爷,你一定要保佑儿女们平安回家啊,谢谢你了!”说话间,她的眼泪流了出来。

郭小宝半信半疑,说:"婶娘,莫听他的,他喝酒了。老爹他是个骗子,天天都在说`你娘就要回来了,你娘就要回来了',说的不值两百回了,都六年多了连娘的影子也没见着,反正我是不相信他的话。"

郭忠顿感着急起来,因为他在小宝面前确实说过不值两百回,目的是哄儿开心,怕他想娘想出了毛病。但现在不一样了,有黄淑英的书信证明还怕有偏差?想说服儿子却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话语,他从裤袋里掏出买罢牛肉剩下的九块大洋和几张纸币放到桌子上,说:"瞅准了,这是啥子?骗你们了没?你娘从陕北托人捎回的十块银元,过细看看是真是假?”

大伙瞅着那几块银元半信半疑,小宝拿起两块在手中抛了几下说:"好像是银元?你从哪弄恁多的钱啊?爹!"

见小宝还是有点不相信,郭忠跑进屋拿出那封书信和一个黄皮纸袋,在俩儿子面前晃了晃说:"这回你俩应该相信了吧"放到俩儿子面前又说:"打开看看就明白了,这可是真家伙。"

小宝犹豫着放下了碗筷,伸手到黄皮纸袋里摸了摸掏出来一支崭新的二十响的驳壳枪,又伸手进去摸了摸抓出来一大把金灿灿的子弹放到桌子上,扭头看了看父亲,说:"好家伙啊爹,这枪跟子弹从哪来的?是不是娘从陕北捎回来的?"

郭忠又喝了口酒吃了口菜满不在乎地说:"那还用问?除了她谁会把这样贵重的东西送人?"

大伙目光一下子聚集到了那支闪着亮光的匣子枪上。郭小宝拿起匣子枪掂量着左看右瞧翻过来翻过去地看着爱不择手。肖耀祖起身走过去从小宝手里要过那支枪看了又看,说:"好枪,是把好枪,德国造的,比我家那支老汉阳贵百倍,市场价至少要值一百个大洋!"

肖夫人说:"只顾着高兴了,郭忠啊听说他们啥时候回来了没?都六年了应该回来了是吧?"

郭忠满有把握地说:"五六天吧到时候准能回来,这个你尽管放心好了。估计回来的人多,不光是他俩还有几十个武工队战士。"

"武工队?武工队是做啥子的?有国民革命军,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和新四军,咋就没听说过这个队伍的名字呢?"肖夫人问,的确她从来都没听说过这个队伍的名称。

"对于现在中国军队的编制我也不太清楚,我晓得的只是目前我们国家一些规定,不论是共产党的部队还是国民党的部队统称为国民革命军,比如八路军现在称呼是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还有新四军又称为国民革命军新四军。至于武工队是个啥情况呢?据我分析他是我们八路军队伍中组织起来的一个战斗队尖刀班,灵活机动深入敌后打击日本鬼子,别看他们的人少枪少打起仗来那可不得了,一个个跟饿虎下山似勇敢的很。"

眼里含着泪肖夫人说:"盼星星盼月亮只盼着他们能早点回来,六年了总算是等到这一天了,不晓得她现在会是啥样子。”

郭恒拆开那封书信小声地念起来:"郭忠,近来还好吗?儿子们还好吗……陕北人民热情好客……腰鼓队几乎把黄土地给闹翻了天……。"

两碗烧酒进了肚,郭忠立马精神抖擞起来,他说:"亲家,这我可得说你几句了,儿大不由娘你怎不能一辈子把她们留在身边吧?春梅能走出去当兵那绝对是件大好事,听说她现在还是个干部。人民军队那是个啥地方?成千上万个年轻人聚集在一块那个场面?要吃的有吃的要穿的有穿的,又学习又打仗哪里还会犯愁,你说你还担心他们做啥子?"

拿着枪欣赏着郭小宝朝父亲凑了凑说:"爹,你敢确定大哥大姐他们就要回来了?我想当兵的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呃,我娘啥时候能回来啊说了没?”

郭忠朝小宝看了看说:"算你问的是时候,你想想看即然你的哥嫂都回来了还愁你娘不回来?我要是领导我肯定会安排他们母子仨人一路回来,顺手的人情为啥不做呢?我敢保证要不了多长时间你们肯定能见到你们日思夜想的娘亲,你应该相信你爹说的话,千万别忘了老爹的能耐,耐心地等待几天吧,肯定能回来。”

郭小宝放下匣子枪两手捧着祈求道:"但愿老爹说的句句属实没有骗人,娘啊你一定要回来别让儿子失望,娘啊你一定要回来別让儿子失望。"

午饭过后,大伙又闲聊了一会儿。因为家里地里都还有些活路要做,肖耀祖起身告辞。郭忠和俩个儿子送肖家父女出了门。

慢步走在门前草地上,肖春桃忽然站住了,她转过身朝跟过来的郭忠说:"郭叔,他有消息了吗?他是不是还关在日本人监狱里?你们为啥子不想办法去救他啊?”

郭忠说:"看着自己的儿子遭罪当爹娘的哪有不难过的?又有谁不想去营救自己的儿女?昨夜里刚刚琢磨出一个营救办法,只有摸进大牢去看看,要是他还活着的话就把他从监狱里捞出来,就是拚了这条老命也要把他救出来。"

"那,你们啥时候准备动身?要是没得路费先到我们那去拿,花多少都值得,拖延不得。"肖春桃说。

"就这两天我要去救儿子,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去冒这个险,只要他还活着就一定能够救他出来。"

肖春桃眼眶湿润了,她背过脸去望着远处闪着绿光的槐树林喃喃自语道:"三百六十五天,整整一年时间了,却好像过去了大半辈子似的,不晓得他现在会是啥样子?”说着话她伸手擦去流到脸上的几滴泪水,她转过身往回走。

村庄依旧人离去,冬去春来心着急。边走着她又想起了那个关在大牢里的年轻人,每到这个时候她总要埋怨着自己几句:"肖春桃啊肖春桃都是你的错,你为啥子要是一个女人啊?如果你是个男人也就不会遭到鬼子兵的强抱,如果没遭到强抱郭列他就不会豁出生命相救也就不会被日本人抓去关进大牢,生死难料啊他现在是不是还活着?罪魁祸首就是你啊肖春桃,该死的女人是你把郭列哥哥送进监狱的,你应该主动的承担这个责任。"

转身进屋郭忠坐到凳子上,酒劲挥发他目光呆滞地望着屋外那块斜阳,他又想起了关在监狱里的儿子,心里不由得涌起阵阵的酸痛,儿子在家时经常念叨的一句话又在耳边响了起来:"我妈咋还不回来啊爹?我想去当兵打日本人。"正是这句话勾起了他的回忆。

去年二月间,连续好几天儿子吵着闹着要到陕北找娘亲当兵,为此父子间闹了十几天的不愉快。儿子说:"爹呀我已经快十九岁了,当兵的资格完全够了,你为啥子要拦着我不叫我去呢?呆在家里我会活活地憋死的你晓得不?"

郭忠说:"儿子,你听我说,我并不是不想叫你去当兵,原因是家里没有一分钱,四处转借吧春日头上到哪去借?你肖伯伯他们手里这会儿也没得钱。出远门没得钱咋行呢?是不是?"

儿子说:"爹,谁说没得钱就不行了?讨米要饭我又不是没干过,从这到陕北不过千把里路程走快点中间只乞讨三顿饭就到了有啥可怕的?"

"儿子,陌生的路途有千里之遥,你敢保证你不会迷路一口气走到陕北?没有足够的盘缠饿着肚子咋能行走?还有就是去陕北的途中敌占区有两三百里地,鬼子兵盘查的严的很你晓得不?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那还了得?"

儿子说:"爹,我发现你越来越胆小怕事了!遇上鬼子兵咋的了?我当兵的目的不就是杀鬼子吗?该出手时就出手难道我还怕他们不成?杀一个够本刹杀两个赚一个,我不信鬼子兵他就不怕死?"

"儿子,你冷静点别着急,我是你爹你是我的儿子,你见过有亲生爹娘害自己的儿子的没?再等一年到时候让郭恒和你一道启程,路上也好有个伴相互照应着,只一年爹说话算数。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好好干攒够路费,到时候拿钱就走几天就到了。"

儿子在门口坐了下来,说:"到哪去攒钱呢?饭都吃不上还攒钱?我还是想去当兵……。"

好说歹说儿子免强答应了……想不到的是几天后他就被鬼子兵抓走了,想当兵的愿望也就打水漂了。灾难临头他后悔当时没听儿子的话,若是当时依着儿子的去了陕北他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也就不会遭受如此大的劫难,一意孤行唯我独权害死人啊,为什么就不听儿子的让他走出家门去当兵呢?老混蛋!

"算了,世界上啥都有卖的就是没得卖后悔药的,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你有啥办法呢?"想着他觉得自己头昏脑涨起来,他站起来跑到里屋躺到了床上,只一会儿的功夫他已经呼呼地睡着了。

26

第005章 聚会难得思亲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