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襄阳儿女>第008章 大锅临头盼救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08章 大锅临头盼救星

小说:烽火襄阳儿女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8/4/11 15:51:09

  

春日天长阳光照,暖风和煦绿草香。忙活着摘满了两大箩筐,肖夫人把二女肖春桃叫到跟跟前吩咐说:"差不多了,你把槐花送回去,就劲看了看你爹在做啥子,要是他有时间的话叫他也过来帮忙摘一会儿,今年槐花丰收了!"

"知道了!"肖春桃答应着拿起勾担挑起了箩筐,往前走着很快就来到了林子外面。

行走在三月天的绿草丛中,那件深红色灯草绒褂子被午后的阳光照耀着显得格外清雅美观,远远望去就好像一条不住飘移的红丝带似的;那条合体的天篮色裤子随着她走动的身子闪现在绿草坪上……边路走着她又想起了那个被日本兵抓去的青年,好多个日子以来只要想起他她就会想到槐树林,只要是白天她就会独自一个人溜达着走进槐树林,两手捧脸从林子缝隙间仰望着遥远的蓝天和蓝天下勿匆飘过的白云,只有这个时候那个勇敢善良的壮士身影就会活灵活现地立马来到跟前伸手可得。人世间绝没有无原无故的恨也没有无原无故的恨,做梦也喜欢的青年都是因为那次槐树林里的约会,人活于世确实有不少难忘的往事,但真正的刻骨铭心的记忆又有几多呢?

自家后院桃树林里,她曽被几个鬼子兵追赶着按到在地上,强盗们争先恐后地扑到她的身上,有个家伙发狂似地咬住了她的脸使劲地扒着她的衣裳……此刻她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眼看就要遭到贼人的蹂躏。

  就在这时候,郭列出现了,他手提关公刀飞身从院墙上跳下来连劈数刀砍倒了几个鬼子兵,他把她抱起来举过了头顶推到院墙外面,他喊了声:"别管我快跑!"他回过头来看见自己已被闻声赶到的鬼子团团围住,几把闪着寒光的刺刀已刺进他的腿中,怒目圆睁他高举着关公刀栽倒到地上,失去知觉的他被拖走了……她经常告诉自己要牢记别人的救命之恩,绝不做忘恩覆义薄情寡意的女人,她要报答他报答那是救过她生命的青年。

她曾经不只一次地在心里骂过自己,肖春桃啊肖春桃你怎么那样蠢苯呢,别人都能够顺顺利利地跑出村庄你为什么就不能?害得郭哥哥被鬼子抓去死打活捶受尽了折磨至今不知生死,太多事了你为什么要是个女人啊?只要想起那个惊险的场面她就会心生惧怕和怨恨……其实,来槐树林摘槐花并不是她的本意,因为在他被抓走的前些日子里,他和她曾在槐树林里有过一次约会,正是抱着怀念和感激之情,在这整整一年时间里,只要一有空她就会来到槐树林里,或走走或坐坐她要重温昔日美好的感觉,因为这里依旧存留着他的影子和他的气息,一个想忘都忘记不了的影子和气息。

林子中间树空里,幽静之中有一小块绿草坪,从浓密的树叶间隙里仰望着蓝天和白云,他们曾多次坐在那诉说人生的坎坷和不幸,也谈论过自己的理想和情感。有一次,他心事重重的坐在槐树林里,望着面前两棵槐树闷闷不乐,她挨着他坐下来说:"你又想起伤心事了?"

他朝她看了看问:"春桃,你有没有想过当兵打仗啊?有了自己的枪,冲锋陷阵多来劲!”

望着他她觉着有些奇怪,说:"生活的好好的为啥要去当兵?听大人们说当兵又辛苦又危险,决定生死就在瞬间!"

依旧靠在槐树上望着头顶上的蓝天他说:"起早贪黑地忙活着,换来的却是年年闹饥荒天天饿肚子,连饭都没得吃的你说郭家庄还有啥值得留恋的?好多天了我一直盼着等着大哥大姐他们能早点回来,只要他们回来了我就跟着他们去当兵,扛枪上前线面对面地跟鬼子兵大干一场那才叫痛快解气。"

”肯定是痛快解气。可你想过了没有,当兵就会打仗打仗就会伤人,凶残的日本人个个如狼似虎,他们还有飞机和大炮。”

他坐正身子抡起拳头打向树干,说:"他们再厉害我也不怕他们,有啥好怕的他是人我们也是人,同样是两只胳膊两只手我就不信我打不过他们,只要能把日本兵赶走了就是战死沙场我决不后悔。”

她伸手捂住他的嘴巴,说:"想当兵想打仗我不会反对也不会阻拦你,可你也应该为我想一想?这个世界上我最放心不下的只有三个人!"

望着她他说:"三个人?哦!我明白了!爹娘的生养恩情肯定不能忘记,要是连这一点都忘记了那还算是个人?还有一个人呢他会是谁?”

她涨红了脸低下了头,说:"傻样,人家真心对你好你真的没看出来啊?”拿着自己的两只粗壮的辫子摆弄着。

他立马明白过来了,但想想自家的处境他唉了口气,说:"郭家的遭遇你都看见了,上无片瓦下无寸地穷的丁当响啊?算了吧我根本不值得你去喜欢去挂念!”

同情地望着他,她说:”我知道你们上无片瓦下无寸地挺可怜的,我也知道你们吃了上顿无下顿挺遭孽的,钱财对穷苦人家来说确实挺重要的。假如抛开这些,我要是甘心情愿跟你好呢?"

他伸手拉住她搂她在怀里,随着林子间吹来的一阵春风,他闻到她身上有一种清香气味,他有些按奈不住跳动的那颗心,眼睛里噙满泪水,他的呼吸有些急促,着急地说:"春桃、春桃,我喜欢你啊!”

她没有烦恼也没有责怪,她被他的真诚感动了,烂漫的青春年华伴随着旺盛的激情瞬间涌起,她端端正正地躺到草丛中,望星星般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到来,欲火越烧越烈无法止步,烤得她周身发热脸色泛红,迷迷糊糊地她伸出手搂住了他的腰身,见他神色紧张不住地扭头查看四处,她喃喃自语道:"没得人,林子里只有你和我,快点!"

从迷迷糊糊的似醉非醉般梦境中醒来,俩人各自穿上衣裳离开了槐树林……那件事情虽然似水流逝过去了整整一年,但她还记忆犹新始终都忘记不了,那种爹娘所给不了的男女之欢肌肤之情做过一回是很难忘记的,有时候甚至会刻骨铭心地牢记终身难忘,世界上再没有任何一种娱乐能跟她相题并论!那一瞬间天地不再运转轮回,那一瞬间万物消停不再生长!他们觉着挺奇怪的,人世间竟然尚存着这样激动人心的事情,难怪爹娘要把自己的儿女带到这个社会上,无论你怎样的贫穷和富有,都应该潇潇洒洒走一回……此时,她又想起那段欢快的往事,伤感的泪水再次从她白净的脸上落下来,想着啥时候还能和他再来槐树林重温昔日情梦,当她想到黑暗的监狱的时候便立马打消了念头,可怜的人是不是经受住了残无人性的日本人的酷刑折磨?他到底还有没有没有存活在人世间?

远处刺丛中,几个团丁正贼头贼脑地朝着渐渐走近 妞娃张望着,不由得垂涎三尺满口流,难怪尹武那个货看中她了,换着是谁谁都会喜欢,你看那身段,再看那相貌,哎呀我的娘,活生生的一个特美的美女胚子!他们转过身叹了口气朝院子里走,要赶紧去禀报自己的主子,美人姗姗来迟,机会来了!

这时候,陈四妹和小女春花差不多又摘满一箩筐,看着年仅十岁的小女跑前跑后地忙活着累得满头是汗,她有些心疼,说:”春花,要是累了,坐下来歇一会儿!”

肖春花小跑着把一小筐槐花倒进大箩筐里,说:"娘!不累,我喜欢采槐花,多弄一点晒干了送给小宝哥哥他们,他们肯定又没的吃的了!”

陈四妹停下手里活路走到小女跟前,拍去她头发上的几朵槐花,拉她在草丛中坐下说:"陪娘坐一会儿行吗?唉!这两天我老觉着心慌气短有点不太对劲,好象有啥祸事要发生似的!今的天气好闷热啊,有可能又要下雨了!呃,你二姐送槐花挑回去也该过来了?”

肖春花说:"娘,你想多了,从槐树林到家里才几步路啊?这会儿她肯定正往这边走呢!”

"想必她该来了!"望着林子外面的庄稼地,母女俩紧挨着静静地坐着等待肖春桃的到来,然后呢她们可以把刚摘满的小筐槐花倒进那两只大箩筐里,这样倒腾着能摘到更多的槐花。

其实,肖家对槐花有他们自己的吃法,先把它放到蒸笼里稍微加热弄成半熟,然后取出来放到摊在院中间的席子上晾晒,晒干后装进缸里或者布袋里储存起来随吃随取。虽说肖家享有几百亩土地家大业大,并不在乎吃些槐花省些粮食,但富日子当穷日子过还是踏实些,自家吃不完的还可以送给乡亲们,特别到了青黄不接的春日头上它能救人生命,所以,每逢这个季节她总是全家出动到自家林子里弄些槐花回来,习惯成自然不足为奇。今年,因为早些时候连着几天的春雨飘撒送来足够的水份,至今槐树林里的土壤还湿漉漉的,墒情好槐花自然就长得特别茂密肥实,忍受饥饿煎熬的乡亲们也就有了盼头。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喊叫:"嫂子,你在哪呀?听到了没?有急事找你,听见了麻烦你回个话。"

呼喊声并不是太大但母女俩却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孙全的声音是从林子东边传来的。半天半地的他跑这来做啥子?会不会有事情发生?陈四妹站起来仰起头朝着声音响起的地方望去,她看见孙全慌慌张张四下瞅着从林中小路上走过来,她迎了上去问:”孙全,在这,咋回事?"

孙全终于看见要找的人了,匆匆忙从树空里走过来焦急地说:"嫂子,快回去看看吧,出大事了!"

看着孙全,陈四妹地问:"孙全,大白天的能出多大的事?你慢慢地说莫慌张,耀祖不是在家吗?”

孙全呼呼地喘着粗气说:"尹武带人跑到院子里,硬说老爷去年这个时候曾答应过他和春桃婚事,他要带春桃去县城拜堂成亲,老爷不同意上前阻拦被尹武打了。他以私通土匪罪要带老爷去县衙受审,春桃不忍心让父亲去遭罪挺身而出随着尹武出了院子……要赶紧想办法救救春桃啊,迟了就来不及了!”

陈四妹茫然地站在那不知如何是好,望着林子外边那块麦地她说:"祸从天降祸不单行,刚送走了高家庄媒人,现在又蹦出来一个尹武,到底应了那句话,女大不要留留来留去留成愁,门槛都被人踢烂了……肖家哪来的恁多的灾难啦老天爷!"

瞅着陈四妹,孙全着急地说:"太太,现在埋怨起啥作用?你以为春桃愿意呀?要怪就怪那个自作多情的家伙,见到好东西就想占为己有,不达目的他们还不罢休了,跟二姑娘没得一点关系。千万不能让恶霸把她抢走了啊!”

陈四妹随着孙全朝林子外边走着说:"我能有啥办法?一个妇道人家一年到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有头有脸的人不认识一个,现在回去就是见着尹武又能怎样?人家现在是还乡团团长,除去县衙就属他的官大了,普通老百姓能把他咋的?这郭家庄有谁能降得住他?〞

往前走着孙全被肖夫人的话提醒了,他想起一个人来,此人忠勇义占全非同一般,平日里实话直说不拐弯磨角,遇见不合理的事总是抱打不平,且不说肖家跟郭家现在是亲家是亲戚关系,就是二家旁人遭难他也决不会袖手旁观不闻不问的。也只有他跟他的儿子们才能出手相救惩治邪恶,别人根本没得那个胸怀和能耐,要赶紧去搬救星才是啊?想到这他问:"嫂子,你有没有看见郭忠他们?说不定他们能这个帮忙。”

"是的啊我咋把他们给忘记了呢?"站在那陈四妹自言自语地说,关键的时候竟然把他们给忘记了?真是人慌无志无定心,只有具备侠义肝胆的他们才会舍命相救,除下他们你还能指望谁?她转过身走向林子南边,因为她晓得郭家父子几个春种秋收就忙碌在八亩租地里,她说:“我们到地里去找他们。"看着跑在前头的春花她提醒说:"花,你慢点,小心摔跤。“

边跑着肖春花头也不回地说:"你放心娘,女儿机灵着的呢,摔不了!"

仨人快步走出槐树林,沿着一条路埂继续往前走,很快就来到八亩地边上,看见父子仨个正抱着豌豆秧子往地边上转运。因为怕踩倒豌豆秧子,他们没有再往前走。站在地头肖春花招着手大声喊叫:"喂!郭忠叔、郭恒哥哥、小宝哥哥,有急事找你们帮忙,快过来啊!”

父子几个听到喊叫声几乎同时抬起了头,看见肖家几口就站在地头起又喊又叫又招手,立马断定他们是有事相求才过来的,连忙丟下手里的活路疾走着来到地头……听了孙全的诉说郭忠不由得怒火胸中烧,又是尹武这个混蛋,太霸道太嚣张了竟敢置民国法律而不顾强抢民女真是欺人太甚了。朝着俩个儿子他大声说:"回去掂家伙,救春桃,快点!"。

父子仨转身跑向庄子里,边跑着郭忠在想,无论肖春桃将来是自己儿媳还是别人家的媳妇,都不能让她不明不白地遭受歹人的欺负,要保住她洁净身子要惩恶扬善救她出苦海……想着他们已经来到了草房前,上前两步开开门跑进屋拿起刀枪转身出了门,把关公刀递给了俩儿子然后急忡忡跑向肖家。

转眼的功夫他们来到肖家门前,仔细一看呃怪事人呢?冷冷清清的,除了坐在门槛上正垂头丧气的肖耀祖再没得第二个人了,他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手捂着额头上正流血的伤口茫然地朝东边望着。郭忠伸手拉他站起来大声地问:"春桃呢她到哪去了?”

"伤天害理的畜牲。"恼火啊肖耀祖指着横在庄子北边的荡沟说:"看见了没她走远了?追不上了!"

父子三个同时抬起头看见那帮人带着肖春桃已经走上了独木桥,他们不约而同地跑向庄子北边,边跑着郭忠吩咐两个儿子说:"万一独木桥上桥板被拆掉了你俩就绕道上游截住他们,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抢走春桃,听到了没?"

快跑着兄弟俩把手中的关公刀攥的咯咯的响,小宝说:"你尽管放心爹,有儿子们在,坚决不放走贼人,他们跑不了!”

30

第008章 大锅临头盼救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