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襄阳儿女>第012章 夜半三更细雨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12章 夜半三更细雨飘

小说:烽火襄阳儿女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8/4/12 16:23:27

夜深沉乌啼花落,雨飘淋安民除暴。

高天彪捂着正冒血的手背忍着疼痛骂道:“小妞们,看来你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老子托媒人上门提亲你不同意,现在把你弄过来了你还是不同意,你是不是想气死爷们?敬酒不吃吃罚酒的**。我问你,老子什么地方不如人了?你究竟想跟哪个驴日的上床?你说呀!"

″可耻!告诉你畜牲,跟谁上床不跟谁上床,那是我的自由,你管不着。我愿意跟谁上床就跟谁上床,跟你一点关系都没得。我奉劝你一句,知趣的你就赶快放我出去,惹我一个女人你肯定惹得起,你别忘记了郭家庄郭忠和他的儿子们,要是让他们知道是你欺负了我,他们会立马过来取你性命的,你信不信?"

“果然如此,原来外头的传言是真的啊,你的眼睛呢?是瞎了还是里边进了渣子?那小子要人才没人才,要钱财他没有钱财,你到底是图他的啥子?何况他现在还关在大牢里等着吃枪子?你就死了那个心思吧,那个货他是死定了,绝对回不来了。"

"悲卑!告诉你,尽管他的长相一般般,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男人,要钱财没钱财,穷的丁当响,但他有一颗狭义肝胆的好心肠,爱打报不平,爱帮助落难的百姓。就凭这一点,我也会喜欢他,还需要更多的理由吗?"说罢,她大步的朝门口走去。

就在她刚刚摸到门栓的时候,却被两只有力的臂膀从背后抱住,她使劲的抓着打着挣扎着,终于挣脱了贼人的搂抱。往回跑她又回到了床前。贼人毫无顾及地追过来,她后退着来到墙角左右看看,已经是无退无路了,她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时候,她摸到了靠在墙边的一把铁铣,她举着铁铣朝着走过来的高天彪大声的说:"别过来,你别过来,再往前走,我可是要动手了?"

"哟哟哟哟,吓死我了。你想弄死我是不是?好歹毒的女人啊。你咋不砍呀?"狰狞地笑着往前走着,高天彪突然伸出手抓住铁铣把子,伸手把她抱了起来,任凭她怎样的扑腾怎样的反抗,他死死的抱着她就是不松手。来到床前一使劲把她扔到了床上,他麻利地纵身上床按住了她,抓住她的胸脯他说:"我以为你真的会武功真的不得了呢,就这两下子还在老子面前耍横?配合点老子不会伤害你的,老子给你快乐。"伸出手去脱她的衣裳。

她使劲的扑腾着喊叫着,盼望房子外边的行人或者隔壁听见喊叫过来施救。但她的脖子很快就被死死地掐住了,呼吸困难她渐渐的失去了反抗能力,流着泪望着贼人她暗暗的骂道:"高天彪,你个畜牲,你记住了,总有一天,你会有报应的。"

高天彪稍稍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看到被训服的羔羊已经精疲力竭的倒在床上不动了,饥饿难耐啊还等个球啊?他伸手去扯她的衣裳,他瞪大了两只贼眼,人间珍品岂能放过?忍不住怦然心动,发了疯似的扑上去。

昏迷中,她的两眼依旧淌着泪,委屈啊试问天下女子有谁甘受他人污褥?本想着把自己烂漫的年华和自己的情感原封不动的保存下来,待到有朝一日那个年轻人回来了,连同自己的思念之情一道送给他,却不料恶运缠身被贼人糟蹋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想要保住自己的清白已无可能,被逼无奈只当自己又死了一回,除此以外她还有什么可选择的呢?

冷风飕飕,细雨飘飘。后院灶房里响起喝酒划拳的吵闹声:"哥俩好呀,金元宝呀,喝喝喝,该你喝了……。"

这时候,院子里突然发出"哐咚"一声巨响,只一声立马就打破了夜晚的寂静,嘈杂又响亮的狗叫声响了起来。正在后院灶房里喝酒吃肉的贼人们你瞅我我看你各自在心里猜测着,会不会是墙倒了?不对啊东家的院墙全是火烧青砖砌制而成的?相当的坚固,即使是雨涝三个月也奈何不了它,何况现在没有雨涝而是牛毛细雨而己?就让是土坯院墙没得长时间的雨水洗刷和浸泡想要倒塌也是不可能的,奶奶的出了怪了。

李管家毕竟岁数大些老练些,总觉得不太对劲,他放下筷子站了起来,说:"哥几个慢慢地吃着,我呢先到外头去瞅瞅,哪来的恁大的动静?"

话音未落,就有一个响亮的声音从前院传过来:"屋里人听着,快滚出来,要不然都得死,谁都别想活着离开。快滚出来,听到了没有?"

众贼人听的是一清二楚的,不用劳心费神瞎琢磨,他们已经心中有数了,毫无疑问那是有人寻仇而来,并且跟刚刚抢来的小美女有直接的关系。他们不约而同地放下碗筷站了起来,操起靠在墙边的家伙事,提起马灯走出了灶房,他们要过去去看看到底来人是谁?竟敢跑到这来口吐狂言撒野来了。

木板门倒在地上发出的响声和院子里的喊叫声,高天 彪听的是清清楚楚的,心中顿生怒火脱口而出骂道:"奶奶的日你个死姐姐,不知天厚的家伙竟敢坏老子的美事,看老子咋收拾你。”他瞅了瞅躺在床上正流泪的美人,想离开又有些恋恋不舍。

就在这时候,屋外有人拍门,"啪啪啪"的声音即急促又响亮,李管家压低声音喊道说:"四少爷,要出大事了,有人掂刀掂枪杀上门来了,你快出来看看吧。"

高天彪烦躁地回一句:"晓得了,真扫兴!”他松开手下了床,他穿上衣裳和鞋子,忍不住叹了口气,利箭上弦却不能发射,真够憋屈真够扫兴的。他提起靠在墙角的杀牛刀,再次朝美人看了看转身出门,关上门上了锁走下台阶,他要会会前来挑战的家伙。他想,即然敢过来叫板,肯定不是凡人?管他是谁非要弄死他不可,自不量力的家伙老子看你是活够了活腻味了。

细雨丝丝,夜黑风寒。因为这里他曾来过几次应该是道清路熟的,所以一路上快马加鞭直奔高家庄而来。跑到庄子北边他从马上跳下来拉着马走进一块荒草地把骡马隐藏起来,他提着关公刀大步走着很快就进了庄子,继续往前走他忽然看见庄子东头有户人家的院子里还亮着灯,深更半夜熬油点灯肯定有问题?他上前两步抬手敲门,连敲几下不见有反应,院里依旧静悄悄的,侧耳细听他隐约听到这家后院里好像有喝酒划拳的叫喊声,更证明自己的判断无误,毫无疑问这里就是贼窝。救人要紧刻不容缓他后退两步抬脚踹门,本想着蹬断门栓走进去即可谁料到门栓没断裂大块的木板门却哐咚一声倒到地上,芝麻掉进针鼻里碰巧而己,倒地就倒地吧这样更快些。他冒着细雨提着刀走到院子当中,喊叫着他希望里面的人能够听见。

突然,几个家丁提着马灯掂着刀枪从后院跑出来围着陌生"来客"转了好几圈,如临大敌地端枪瞄准举刀横 。也就是在这时候高天彪提着把杀牛刀从正屋大步走出来,远远的站在台阶上瞅着站在院子当中的陌生人大声说:"哪方贼人竟敢夜闯民宅?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找死?”

郭忠手拄关公刀仔细打量站在对面的这个男人,高大威猛的块头,手里攥着杀牛刀,跟黑老蔡描述的一模一样,毫无疑问他就是震惊襄阳和枣阳两县人送外号活见鬼的大土匪头子高天彪,此人生性武毒残忍,从十几岁就开始坑蒙拐骗偷鸡摸狗,随着年岁的增加愈演愈烈,明抢暗夺、欺男霸女、杀人放火无恶而不作。朝着众人郭忠大声说:”诸位朋友,本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家住郭家庄名叫郭忠,受他人委托前来寻找他的女儿肖春桃。因为她年纪尚轻还未到婚配生子的时候,所以她现在不想许婚嫁人。她的爹娘得知女儿被人劫持以后心如刀割特别难受。江湖有江湖的规矩,谋财要取之有道,做事要三思而后行!有句话咋说的?兔子不吃窝边草,不要随便身边搞。奉劝大家一句,你就是穷死饿死千万别祸害身边老百姓,那样的话会招来灭顶之灾的。估计你们还记得当年大土匪头子朝恋娃那帮人,一夜之间被杀光斩尽不留活口,无影无踪地消逝得干干净净的。所以,我想请大伙给郭某人一个面子,把小姑娘还给肖家,救她的命也是救她爹娘的生命,我会记住这份情义,以后决不再踏高家庄半步。”

尽管油灯不是太明亮,李管家还是认出来人是谁,因为他就是那一夜死里逃生的土匪李老二,也是唯一活下的目击证人。他还清楚地记得那个腥风血雨的夜晚,刺骨的北风呼呼地刮着,冰冷的雪子唰唰地飞撒着。弟兄们凑在一块正饮酒作乐,屋里突然闪进来一个人,他双手紧握关公刀嘿嘿一笑,一句话也没说就是一阵横劈猛砍,转眼间十几个弟兄全都倒下,惨啊血流满地腥味刺鼻。躲在里屋的他从门缝里正好看见这个场景,慌忙翻窗从后院逃跑……想到这里他倒吸一口冷气,说:”传说中的杀人魔羯原来就是你?当年朝恋娃他们跟你有仇还是有冤啊?一无仇二无冤你为啥子要对他们痛下杀手?爹养娘生的十几条牲命让你三下两下杀个净光,你不觉得你做的有点过分吗?刽子手你不得好死!〞

郭忠解释说:”那只是你的偏面之词,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不是我,而是朝恋娃和他的喽啰们,他们欺男霸女杀人放火实属罪大恶极,凡是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应该掂起家伙事殊杀他们,我认为我的所作所为一点都不过份,要是有机会的话我还会一如继往地除暴安良干下去,决不会慈手软放土匪过关。"

李管家瞅瞅高天彪又瞅瞅几个家丁,说:"都听见了没?够野的他还要干下去还要继续杀人,弟兄们,冲上去夺了他的刀弄死他!"

郭忠瞅着蠢蠢欲动的几个家丁鄙视地嘿嘿一笑,他半蹲着抡起关公刀原地转了一圈就听见"咔嚓"一声响立在院子当中的一棵碗口粗的柿子树拦腰劈断,瞅着退后三步的家丁他说:"直言相劝诸位朋友,人生苦短,岁月如穿梭,几十年的光阴转眼就会过去,人过留名,燕过留声,要多做善事,莫做坏事,积恩积德给后人,不要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将错再错下去,希望你们早日悬崖勒马重新做人,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提着刀站在屋檐下高天彪大声说:"你给我住口,别在这瞎嚷嚷胡球说,你以为你是谁呀?是保长还是乡长?狗球都不是。告诉你老子懂得的不比你少,冤死不告官穷死不做贼人,人不愿死车不愿翻,这是再明显不过的道理。要不是生活的逼迫谁会整日里提心吊胆去干那事?现在世道你不是没看见,兵荒马乱武抢掠夺,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加上连年的粿粒不收饿死百姓无数,想活命的他不去偷不去抢还能做啥子?总不能坐在家里眼睁睁等着饿死吧?”

郭忠说:“尽是歪理邪说,一派胡言,因为兵荒马乱,你就应该去偷去抢?因为世道不好,你就应该强抢民女胡作非为?直到现在你还执昧不悟真是无药可救,你这是要跟乡亲们为敌到底啊?″

高天彪说:"我就这样了咋的了?你以为你是谁?你不是观音菩萨也不是救世主,你只是郭家庄黄土地里一个只会刨地挖土的庄稼佬,闲事管多了对你没好处懂不懂?告诉你,肖春桃我是要定了,你别想从我手里弄走她,趁早死了那个心思,趁早滚回你的郭家庄去。”

郭忠攥着关公刀大声说:"高天彪,你给我竖起耳朵听着,我没有翻墙进来快刀斩乱麻劈了你那是因为我还没有动杀机还想给你留条活路。即然你已经死不改悔硬是要一条道走到黑,那我也就不站在这耗费油盐唾沫磨嘴皮子了!你到底放人还是不放人?"

高头彪哼了两声,说:"口吐狂言只能吓唬胆小鬼。告诉你老家伙,我们可都是吃米吃面长大的。有人说姜是老的辣瓜是熟透的甜,我就不相信!一个人随着年纪增大人生经验肯定会多一点,并没有人说他的气力越来越大,有谁见过岁数越大越有气力的?十年前你?在转眼间杀死十几人不假,那是因为你刚刚步入四十多岁的年龄段,现在呢人到五十比球蛋,动不动就提起当年,你已经没有那个本事了!”

郭忠说:“要是没那个本事,我敢单枪匹马过来救人?要是没那个本事,我还敢站在这奉劝你?要不我俩试试武艺切搓切搓咋样?不过深更半夜切搓武艺有点不合适,刀枪无眼、水火无情,真要是弄个腿断胳膊瘸后会后悔的,反过来年迈的爹娘还要侍养自己的儿子!省省吧留点气力将来好跟日本人斗。时候不早了,我要领人回去交差了。”提着关公刀就朝堂屋门口走。

高天彪一挥杀牛刀说:”站住,我说过我要放人吗?想要放人也可以,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若是你打败我我立马放人她可以跟你回家,绝无二话;若是你被我打败先不说放她万万不可能,你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院子。以武艺定生死公平竟争,要是有种的话你就应该主动应战,我想亲自体验一下,姜片到底是老的辣还是嫩的辣,你敢不敢?”

郭忠耳边又响起黑老蔡的声音:"高家庄的土匪众多凶残的很,你要尽快铲除他们为武工队队的到来扫清障碍,免得日后再生事端再出麻烦。"顽固不化的家伙应该是死有余辜,自己为何不顺水推舟就劲除掉他?他故作关心地说:”高天彪,没得关公刀你拿啥子跟我比试?长刀战短刀不公平不合理,算了吧我还是先把人领回去再说,比武的事以后再谈。”

高天彪朝着郭忠大声说:”谁说我没得关公刀?哪个说的?”转身朝李管家说:"去把关公刀拿来,我要满足他 愿望,我就不信我弄不死他个老家伙,快去。〞

小跑着到后院取来关公刀,李管家郑重地把它递给高天彪嘱咐说:"少爷,千万要小心啊?来者不善。"

高天彪双手紧握关公刀,上下左右活动了几下,突然,他大叫一声:"老东西,接招。”丧心病狂般举起刀劈向对手的头部,他要以奇制胜一刀劈死这个口吐狂言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尽管有几盏马灯照着,院里还是模糊不清,毕竟是夜间作业郭忠还没定神瞅准,对手的关公刀扯着哨子就飞过来,他慌忙后退躲闪只听当啷一声响劈过来的关公刀扑了空,砍到地面砖块上火星直冒,心里话,这小子果然是身大力不亏,有一股子野牛猛虎的劲头。

高天彪根本没把面前这个偏瘦的高个老头放在眼里,仗着自己身强体壮气力大只想着早点劈倒对手好去风流快活。见郭忠连连后退躲闪他得意地一笑:嗬嗬!传说中的英雄不过如此?自己何不一鼓作气送他去上西天?他挥舞着刀用足精气神忽左忽右忽上忽下,飞刀扯啸着地有声。见对手退到堂屋门前他追上去又是一阵猛劈狂砍,直杀得对手连连招架连连躲闪,差不多了老家伙已经退到院子边上,他毫不客气地乘胜追击步步逼近。忽然,嚓地一声响关公刀牢牢实实地砍进院墙边一棵柿树上,他使劲往外拔着就是拔不出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郭忠端着关公刀捅向他的胸口,只听见"嗞”的一声响,关公刀从他的前胸穿到后背上,完完全全的一个捅断肝肠透心的凉。再看高天彪,怒目圆睁死死盯着郭忠闭口无言,他两手抱着插进胸膛的刀刃心里话,自己就这样突然的死掉了,姗姗来迟的小美人怎么办?她会象一只蝴蝶一样扑扇着翅膀飞走了,从此再也见不到她了?他还想着把关公刀从树身里抽出来,但腿脚逐渐瘫软了下来,终于他站立不稳仰面倒在了地上,颤抖了几下不再动弹了。

几个贼人见事不妙拔腿往院子外面跑,边跑着李管家大声地喊叫:“快来人啦,出人命了!”

从高天彪胸膛里拔出关公刀,伸手抹去刀上的血迹,郭忠快步走到屋前举刀劈开房门跑了进去,拉起蹲在墙角正哭泣的肖春桃急忡忡往外走。来到院子外头就听到庄子里有人敲着锣喊叫着:“老少爷们,快起来抓贼呀!不好了!"也有人大声叫着:"截住他,弄死他,别让他跑了。"枪声响起,"砰、砰、砰……”整个村庄象是炸了窝的马里蜂似的乱了套路。

郭忠立马意思到自己捅破麻蜂窝大小毒蜂都飞了出来,明抢不如暗夺,此次行动计划有错惹出麻烦来了。他拉着肖春桃撒腿往庄子东边跑,"嗖嗖嗖"几颗子弹擦着脑袋飞了过去。民用枪支犯滥之极,政府应该实施禁止。跑到庄子外边那块坑洼地里,解开了马缰绳,先扶她上了马,他纵身骑了上去,拍马前行。走完麦地中间狭窄的草路,来到那条黄土大路上,枣红色骡马启动四蹄加快了前行速度,朝着正北边跑而去。

跑出去不到百米,忽然发见前面三岔路口上有人影走动,一个陌生男人声音响起来:”哪一个?站住。”毫无疑问那是前来拦截的贼人。他扭头往后面看了看,庄子里灯火通明,有几盏马灯已经追到村口,形成前后夹击趋势情况不妙。他一手抓住缰绳一手抡起关公刀,两脚再次猛踹马肚子,骡马惊叫一声迎着那几个人影冲了过去,他抡起关公刀只嚓嚓两声响两个人影立马倒下了。

  骡马沿着黄土路疾奔而去。背后响起更加激烈的枪声喊叫声和敲锣声:”砰砰砰砰……截住贼人,别让贼人跑了。嘡嘡嘡嘡嘡嘡……。"

边跑着郭忠觉得好笑,他终于弄明白贼喊捉贼这句话的深刻含义,乖乖的,老子打土匪除暴安良,却成了贼人了?高家庄土匪抢人越货却成了正人君子了?黑白颠倒了,完完全全的颠倒黑白了。

7

第012章 夜半三更细雨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