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襄阳儿女>第028章 枪声中转移乡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28章 枪声中转移乡亲

小说:烽火襄阳儿女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8/4/22 11:03:48

 恐怖夜枪声阵阵,施虎胆转移乡亲。

  快走着刚到村口,就听见西岗上响起的枪声,郭忠知道那是俩个儿子发现了目标正在开枪射击,他还知道光靠两个儿子两支枪,根本阻挡不住全方位搜索前进的鬼子兵的,敌人是很快就会冲过来进入村庄的。虽然作为一个地下共产党员无名无利无人知晓,在百姓的心目中他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庄稼汉,但凭着自己的良心和共产党人的责任感,他是绝对不会见百姓遭难而不顾的。他加快脚步小跑着真奔肖家大院而去。

  "咋还不走啊老乡?你没听见西岗上的枪声?"来到肖家大院门口他朝着站在门前三十几个外乡人大声地说:“鬼子已经打过来了,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好汉,天黑漆漆的,我们人生地不熟,不晓得往哪跑往哪躲啊!"人群中有个中年男人着急地说。

  "出了庄子往东跑,荡沟边上芦苇丛里,藏多少人藏不下?"郭忠朝东边荡沟方向指指说。

  三十几个乡亲扶老携幼朝正东边田野里跑去。郭忠转身走进院子,就看一群男女正忙活着洗碗冼筷刷盆刷锅。他径直走到肖夫人跟前说:“婶子,别洗了,赶快收拾起来,你们听见西岗上的枪声了没?那是郭列郭恒跟鬼子交上火了。他俩是抵不住鬼子兵攻击的。"

  "是的,婶娘,鬼子兵就快到屋后头了,快收拾起来,快走!"郭小宝提着支日式步枪从外边跑进来。

  慌乱中,肖夫人洗着碗说:"晓得,晓得,就剩几个了,洗了就走。"朝身边的妇女们说:"大伙洗快点。"

  “嫂子,不能再洗了,你听我一句劝,赶紧收拾东西,等日本兵走了再洗也不迟。″说罢弯下腰把碗筷往木桶里捡,小宝呢也帮着收捡起来,很快就捡满了两大桶,父子俩个各提一桷把它们放到院墙角落里。郭忠走到正收拾板凳的肖春桃跟前问:"春桃,咋不见你爹啊?"

  肖春桃直起腰左右看了看说:"刚才还在这呢?"她突然想起后院里的地窖,因为去年跑日本荒的时候,父亲带着她们就是在地窖里度过的。她朝后院指了指说:"郭叔,我爹他可能藏到地窖里去了?″

  "也行。春桃,等会你们准备往那躲?"见春桃没有回答,他转身问肖夫人:"婶子,等会你们几个还是到地窖里去躲一躲,不管咋说,那里还是比较安全一些。″

  “我也是那样想的。郭忠,你们咋还不走啊?"肖夫人朝四处望了望喊道:"春花?春花?你在哪里呀?"

  "娘!"肖春花揉着眼睛从二道门口走过来,很显然她睡觉刚起来,她说:″乱哄哄的,出啥事了娘?"

  "嫂子,就这样说定了?你们千万不要再耽误了,赶紧离开村子。我跟小宝还要到庄子里去看看乡亲们是不是都跑出去了。"说罢带着小宝朝院子外边走去。

  ″郭忠,你们也要过细点啊?"朝着已走到门口的父子俩肖夫人大声地说,回头朝着众乡亲又说:"这样吧乡亲们,没啥活要做了,你们可以走了,到外边躲起来。″

  “肖夫人,你是晓得的,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我们不晓得往哪躲。"有个妇女远远地站着大声说,扭头又瞅了瞅正犹豫不决的妇女们。

  一个年轻的小媳妇走到陈四妹跟前说:"是啊,肖夫人,我们确实不晓得往哪躲藏才好,就算我们求你了大姐,行行好让我们跟你们一起吧?实在是没办法。"

  陈四妹为难起来,因为她知道地窖里根本容不下这样多的人,她说:"妹子们,感谢大家对我的信认,其实我心里也没得个底,我也不晓得往哪躲才合适。即然大家聚到一块了,我也不想丢下你们不管,跟我到野外躲躲吧,只有这一个办法,我们走了。"拉着春花往外走。

  此时此刻,郭忠和儿子郭小宝来到庄子当中,迎面碰上宋老二,见他瘸着个腿拉着头瘦小的毛驴艰难地行走着,郭忠上前拉住他和气的说:"咋搞的表叔,你受伤了?啥时候摔伤的?严重不严重?"

  "哎呀别提了,上次推磨的时候,一不留神让这个驴日的给踢了。当时驴日的懒得干活,我埋怨了它两句,它就使起性子来了。"一瘸一拐地往前走着,宋老二忿忿不平地说,见郭忠擦肩而过继续往庄子里走,他说:"大姪子,人家都朝庄子外头跑,你咋还往庄子里头钻?你这不是拿性命开玩笑?日本兵已经过来了。″

  "呃,表叔,忘记问了!"走出去了十几步,郭忠回过头来问了句:"表叔,我想问你一件事,庄子里头还有没得没跑出来的?比如年岁大的和有伤残的乡亲?“

  "徐贵兰,你去看看她,估计她还没有跑出来。"宋老二拿着赶驴棍照着驴屁股打了一家伙,说声:"走啊,还站那发啥子呆呀?驴日的。"

  谁知那头瘦驴像是早做好准备似的,就在那赶驴棍打到它身上的时候,他抬起腿朝着主人就是一家伙。

  "哎哟!"宋老二伸手捂住了自己的下身蹲下来,咬牙切齿地说:"好啊你个驴日的,又对老子下毒手了!"

  父子俩连走带跑的来到庄子南头,就隐隐约约的看见,许奶奶那间草房里还亮着灯,郭忠上前两步拍着门喊道:"徐表婶?徐表婶?鬼子进村了,快走啊!”

  灯熄了,门开了,老太太拄着拐棍从屋里走出来,转过身关上门,在土墙上摸索着,她说:"呃,我的别门棍哪去了?晌午我还看见它了,见了鬼了。"

  "算了许婶娘,都这个时候了,还锁门做啥子?又没得啥子值钱的东西,鬼子兵已经到了屋后头了,快走。"郭忠蹲下来等着老太太爬到自己的脊背上。

  "郭忠啦,你不晓得,我不放心的是我那只药罐子,它跟了我十几年啊,万一让日本人翻出来了,拿走了咋办?"说着话爬到郭忠背上。

  背起了徐老太太,郭忠边跑着边说:“婶娘,日本兵是不会要你那只药罐子的,他们喜欢的是金银元宝。"

  "那可难说,万一他们看中了呢?拿回去送给了他们的爹娘,熬药煎汤,那不就完了?人心隔肚皮,狗心隔毛衣,知人知面难知心啊!"

  话音未落,他们就听到身后不远处响起三声枪响:"砰砰砰",紧接着就有几颗子弹"飕飕"的飞了过来,带着一股热风擦肩而过。传来一个鬼子兵的叫喊着:"八嘎,八嘎,土八路的干活。"

  边跑着郭小宝朝着跑在前边的父亲说:"爹,打还是不打?敌人追上来了!"他已做好回头射击的准备。

  “不能开枪。"郭忠果断地说。他知道若是在庄子里开枪,那将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完完全全地把自己暴露给了日本兵是小,重要的是会给乡亲们带来大的灾难,他们正挖空心思地四处搜捕抵抗分子和土八路。摸着黑使劲地跑着,很快就跑出了庄子,再跑几百步就进了自家的那块八亩租地,到那时候就应该安全一些了。

  阵阵枪声响过以后,四周又恢复了寂静。紧赶快走着来到庄子南头八亩地边,在一条干涸的的渠沟里放下徐奶奶。父子俩攥着关公刀爬在沟边上观察动静,四周的土地和庄稼尽都沉浸在朦朦胧胧夜色中,庄子里零零散散响起几声枪响。他们知道,已经进村的鬼子此时此刻肯定是正在到处搜查。

  这时候,郭忠猛然想起守候在西岗上瞭望的两个儿子和肖家父女,自己只顾着引导护送乡亲转移了,怎会把他们给忘记了?俩个儿子现在在哪里?肖家母女是不是已经躲到地窖里去了?她们会不会出啥子危险?他伸手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朝着蹲在旁边的小宝说:"儿子,你俩个哥哥,还有肖家人,他们现在在哪?”

  郭小宝朝父亲身边凑凑说:"爹,我正想到庄子里去找他们,两个哥哥这会儿是不是从西岗上摸回来了?"

  "去看看,走。”说话间郭忠站了起来,扭头朝小宝说:“儿子,步步小心,千万要注意隐蔽。"

  黑夜里,郭小宝朝父亲看了看,说:“爹,你放心,儿子机灵的很,不会弄出一点麻烦的,你忘了上次?"

  父子俩趁着夜色朝庄子里摸去,猫着腰沿着自家地边路埂快步往前走,过了一条沟,再过一道洼,钻进了槐树林里;摸索在黑漆漆的林子里,凭感觉凭印象继续往北走,来到自家那两间被土匪烧掉屋顶的草房的后边。蹲在茂盛的杂树秧子里,侧耳细听,注目观察。他们知道此时的郭家庄,和往日大不一样了,饿狼似的日本兵正到处抓人掠物,如若在庄子里行走,随时都会遇到鬼子兵。郭小宝躬着身压低声音喊道:“二哥?二哥?你们在哪呀?听到了没?"

  没有任何响动,只有静悄悄黑夜。父子俩正发愁之际,忽然看见庄子南头亮起一遍火光,火苗越烧越大,窜出一人多高。他们很快意思到,徐婶娘那间茅草房被点着了,接着又有几家草房也着了火,红色的火苗卷着滚滚浓烟翻腾着飘向天空,照得大半个庄子如同白昼。郭小宝不知不觉间攥紧了关公刀,暗暗的骂道:"狗强盗够狠毒的,连几根不值钱的茅草也不放过。”

  郭忠凑近小宝,他压低声音说:"儿子,我们要不要到庄子前头去看看?很有可能他们正到处找我们?”

  就在父子俩起身走到自家草房墙跟的时候,有两个人影从面前一闪而过,急冲冲的奔草房北边去了。毫无疑问是二哥他们,郭小宝连忙喊了声:“二哥,在这。”没有回音。郭忠拉着小宝追到草房前头还是没有找到他们,他俩跑得真够快的,一会儿的功夫就不见了。父子俩朝庄前边摸去。

  走出去没几步,父子俩忽然发现前边草路上走过来两个鬼子兵,他们各举一个火把边走边朝四处斜摸。下雨不戴帽淋到自己头上了,鬼子兵肯定是前来寻找草房放火的,令他们失望的是草房已被烧毁了。他们闪到路边刺丛中,慢慢的蹲了下来,郭忠对着儿子耳朵说;“你不是想要枪吗?机会来了。”

  郭小宝立马明白父亲的话中意思,凑近父亲他小声回答说:"你别动,看我的,保证一刀削掉俩人头。”

  这时候,草房前突然传来“咚”的一声响,听得出那是砖头落地的声音,是谁扔的砖头?父子俩正琢磨着,就听见拉枪栓的响声,他们看见一个鬼子兵扔掉火把掏出手电筒,径直走向声音响起的地方,拿着手电灯照了照,发现是一块半头砖,用刺刀拨拉着那块半头砖,回头朝举着枪如临大敌的另一个鬼子兵说:"哟西,哟西。”关掉手电灯,拾起火把,朝庄子北边走过来。

  鬼子兵一步步靠近了,父子俩屏住呼吸只等他们从面前经过。郭小宝瞪大眼睛怒目圆睁,盯着鬼子兵他的牙齿咬的咯咯地响,若关公刀刀把子是树木做成的,他定早就把它捏断了,怒火中烧不发泄平静不了。

  等到俩个鬼子兵举着火把从面前走过去,他端着关公刀慢慢地站起来跟了上去,十步,五步,差不多了,一个猛虎扑食腾空飞刀横劈过去,就听到嚓嚓两声响,两颗人头连同两顶钢盔滚落到地上,两具无头尸像俩个酒醉汉似的晃悠着踉跄几下倒了下去。

  “爹!”郭列喊了声从旁边树秧子里钻出来,郭恒跟在他的后边。其实兄弟俩蹲在这里已经有一会儿了,正准备冲过去劈了两个日本兵,没想到让弟弟抢先一步。

  郭小宝拾起丢在地上的两把步枪和两顶钢盔,一顶戴到自己头上,一顶戴到父亲头上,然后把两具死尸拖到路边刺丛中掩盖起来,转身走向父亲和俩个哥哥。

  郭忠拉着郭列郭恒压低声音问:"你俩没有遇到麻烦吧?有没有看见春桃跟她娘?不晓得她们现在在哪!”

  郭列摇摇头说:“爹,我们正在为这事着急,找遍了庄子前前后后就是没看见她们,究竟跑哪去了呢?”

  郭忠仰头朝庄子里看了看,发现肖家院子的上空有一大遍亮光,隐隐约约的传来嘈杂叽里呱啦的说话声。他问:"乡亲们有没有被抓走的?肖家院子里不对劲。”

  郭恒说:"爹,刚才在东坡地里听宋大爷说,好像有几十个人被日本人劫走了,我们是不是过去看看?”

  郭忠说了声:“坏了,肖家母女有危险,怪不得院子里灯火通明,去救她们。”提着关公刀走向庄子前边

27

第028章 枪声中转移乡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