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襄阳儿女>第035章 县长施舍救壮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35章 县长施舍救壮士

小说:烽火襄阳儿女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8/5/2 8:32:39

累累刀伤命垂危,救壮士县长出手。

说话间已经走过了二道院进了肖家堂屋,这时候他们看见铺有稻草的地上躺着一个人,他脸色青紫两眼紧闭静悄悄地躺着文丝不动,血迹斑斑的黑色棉布褂子上半盖着一床黑棉被。肖家母女泪水汪汪的就坐在旁边,见来了客人她们连忙起身让座到一边去了。

"哟,咋回事?"黑老蔡上前一看吓了一大跳,因为他晓得只有即将断气死掉的人才会从床上移下来放在铺有稻草的地上,这是当地的风俗习惯谁也更改不了。他蹲下来伸手到被子里按住郭列的胸口感悟着,年轻人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他翻了下他的眼皮看见瞳孔收缩浑浊无光,他摇摇头站起来朝肖家夫妇说:“昨的我和潘旅长过来调查的时候你们咋不说呢?为啥子不请大夫过来瞧瞧呢?”

站立着肖耀祖说:“找过大夫,大夫过来摸了摸瞅了瞅直摆头,他说他没得那个能力……还有就是钱啊,春日头上一时半会到哪去弄恁多的钱?这年头莫说郭家没饭吃,就连我肖家日子过的也是紧巴巴的。"

"不管有钱无钱昨的你应该给我们说一声嗨?"黑老蔡埋怨说,他伸手到自己腰包里掏出仅有的几张纸票递给肖耀祖,说:“这是我两个月以来走乡串户说书赚来的几块钱,算是我这个当叔叔的对晚辈的一点心意。无论日后他的伤瞧得好还是瞧不好都不叫他们还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少年英雄就这样离开人世间。”

潘旅长指着地上躺着的青年朝王县长说:”跟刚才在坟场郭忠给我说的一样,他儿子的伤情确实很严重,毕竟他是个给了我们襄阳人民争过光的战斗英雄,你看还有没有抢救的必要呢?"

王县长弯下腰蹲在床头瞅着年轻人那张青紫色的脸看了又看,然后站起来说:"已经三天了是吧?"

这时候,郭忠扛着铁铣从外头进来,他放下铁铣转身朝王县长和潘旅长拱手致谢,他径直走到儿子床头蹲了下来,伸手到儿子胸口摸了摸又无奈地收回手,心如刀割啊难道说儿子真的是无药可救了吗?昔日儿子的身影又出现在了眼前,从背着破布合成的书包去上学到后来退学回家种地,从他被日本人关进大牢遭罪受折磨到前天夜里跟日本兵拼命……不知不觉间他流下了眼泪,心里老重复着一句话:“老天帮忙救救我的儿子!老天帮忙救救我的儿子!"

王县长就站在郭忠身后,他拉着他站起来伸出手拍去郭忠肩膀上的尘土,说:"别难过了,英雄儿女给襄阳人民争了光长了脸,作为国民政府一县之长我会尽全力施救他的,你不要太着急了!”

″谢谢王县长,谢谢潘旅长,你们的大恩大德我一辈子都忘记不了,谢谢了!"郭忠抹去眼泪再次拱手致谢。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其实这是我们当父母官的应该做的。"转身走到门口朝着前院大声喊道:"顺子,顺子,你过来一下。”

小名叫顺子的差人小跑着过来大声问:“县长大人,有事你尽管吩咐,小的保证尽力去办!”

王县长走到顺子跟前说:"你呢骑上我的马赶紧到镇上去找张镇长,叫他把镇上最好的医生以最快的速度给我叫过来,还有,你叫他吩咐医生必须把医药用品带够拿足,告诉他若有半点差错我立马撤了他的职!人命关天,快去快回!”

“保证完成任务!"当过几年兵的顺子答应着转过身跑向院子外边,他纵身上马两脚猛踹马肚子叫了声:“驾!”枣红马吼叫两声“噌”的一下窜出十几米远,朝着正东边小镇方向跑了过去。

晌午的时候,顺子带着一个胖乎乎的医生匆匆忙来到肖家门前,跳下马俩人径直走进院子步入堂屋。胖医生放下药箱蹲下来,先是摸摸心跳把把脉,再看看瞳孔他摆了摆头说:“说句实话,太糟糕了,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血脉滞流体子发凉。本人实在是无能为力了。”说话间他拎起药箱走向外边。

“啪!"潘旅长把手中的水杯摔到了地上,他不慌不忙地从腰里摸出手枪打开保险,拿着枪走到堂屋门口挡住了医生的去路,朝着空旷的院子里他说:“别忘了,这可不是自家的堂屋门灶户门,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啊?小心枪走火要了你的命啦?大夫先生!"

医生提着药箱又回到屋里,坐在椅子上他抱怨说:“你们都看到的,他的身体都变了颜色还咋弄?医生就是给人医伤治病的,有钱赚哪个舅子不想干?问题是我怕到头来你们落得个人财两空要骂人的。”

王县长瞅着医生解释说:“其实,这屋里所有的人没得一个想刁难你,人命关天哪个会没事找事故意为难于你?若是面对普通的百姓受点伤我是绝不会插手此事的,你知道躺在地上的这个年轻人他是谁吗?你有没有听说过前天夜里有六十四个日本兵被人弄死的传闻了没?那场战斗就发生在这个院子里,那四个民族英雄的其中两个就在你的面前。"

胖医生瞅了瞅郭忠又瞅了瞅奄奄一息的年轻人,说:“侠肝义胆郭家人我早就听人说过,问题是要治好他的伤需要一笔昂贵的医药费,现在的行情你们应该是知道的,医药不但难买而且还贵的吓人!”

坐在椅子上潘旅长说:“有多昂贵?再贵它还有英雄的生命贵?告诉你若是你不尽心尽力的医治这个年轻人我立马抄了你的家。我看你说话有问题啊老家伙?”

王县长从裤兜里掏出钱布袋,当着众人的面数出十块大洋递给大夫说:“只要你尽心尽力地医好英雄的伤,国民政府是不会少你一个子的,记住必须是尽心尽力,还有什么顾虑的吗?”

看着白花花的银元,胖医生心里亮堂起来,他伸手接过来揣进衣兜,说:“试试吧好久没抄刀了!其实医生本来就是给人医伤治病的,有啥好顾虑的?让我试试看。"

王县长说:“这就对了!不要怕失败要有信心,治病跟打仗一样,谁敢保证每次都打赢?何况郭老英雄已经说过的,拼一拼死马当着活马医,治好了算你的医术高明,治不好没人会责怪你的。"

胖医生站起来连声说:“好好好我来试试,估计小英雄是被日本人的刺刀捅伤的患上了破伤风,那些**养的坏的很,刺刀上设的有槽子,上回我就遇到一个……。”打开医药箱着手配伍药物准备挂瓶注射。

王县长转身出了堂屋,很快他提着个皮包又走了进来,坐下来打开皮包从里面拿出六筒用红布包裹好的银元放在桌子上,朝着郭忠他说:“这六百块银元是国民政府对你和你的儿子们的奖励,谢谢你们干出这般轰轰烈烈的大事情来,四个人赛过政府军的几千人……我跟潘旅长准备写份材料上报军部,目的是为你们父子几个要回属于你们应得的荣誉和财物,希望你们再展雄峰多杀鬼子多立功!"

"谢谢王县长,谢谢潘旅长,谢谢了!"郭忠再次拱手致谢又说:"真不晓得怎样报答你们了!"

“就此告辞,衙门里还有几件事要办,我们先走了!″说罢拿起放在桌上的皮包朝外边走。

郭忠心情激动啊他伸手拉住王县长说:"不能走哇王县长,正晌午的人家往屋里走我咋可能叫你们往处走呢?别人看见了肯定要指着脊梁骨骂我这个人不讲义气?无论如何你们不能走。"

肖耀祖夫妇也跟到门口,肖夫人说:“是的啊县长大人,正晌午的咋能让你们饿着肚子出门啊?郭忠的为人你们可能还不太了解,别人给他一分钱的恩情他会拿几分钱来回报,几十年了他就是这样为处事的。"

肖耀祖说:"其实,昨的郭忠就晓得你们今的要过来,你们走了以后他就到庄子里买了两只鸡子,都已经剁好了只等烧把火炒炒就行了!"

王县长扶扶眼镜瞅瞅在场的各位说:"好吧下不为例,确实有点饿了,不走了!"说罢转身问到屋里。

夫妻俩来到灶户里一个烧火一个掌锅只一会的功夫就做好了饭菜,大米小米干饭大一大锅,鸡肉炒粉条两大盆子。大伙围着桌子坐下来拿起筷子开吃,这时候肖耀祖抱着一大坛子珍藏多年的烧酒走过来……酒醉饭饱了人们陆续放下走出了房间。

来到二道院中间,潘旅长拍了拍郭忠的肩膀说:“还有啊老兄,我想问问你,你跟你的儿子们有没有想过进军营当兵啦?我觉得你是个比较优秀的军事人才,这样说行不国军116旅的军营大门随时为你们敞开着的?要是有兴趣的话欢迎你去参观参观,咋样?"

"有吃有喝的衣食无忧啊,放着是我我肯定第一个进军营报到,乱世出英雄说不定哪一仗打好了弄个排长连长当当也好给祖宗添点光彩。只可惜我只会说书卖唱……。"黑老蔡边走边说。

怀着感激之情往前走着郭忠说:“当兵进军营那肯定是件好事,有饭吃有仗打哪个不想?不过你看到的现在还不是时候,过两天吧等到儿子伤好了我会到军营去找你的,你看行不行?"

潘旅长信以为真又拍拍郭忠的肩膀说:”就等你这句话!不急不急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你们父子几个有恁好的本事不进军营不当兵不是太亏才了吗?告诉你过几天我跟王县长还会过来看望你们的,到时候再说也不迟是不是?"

郭忠连声说:“好好好,谢谢你们的抬举,谢谢了!"说话间已走出了肖家大院,继续边走边聊过了村口来到荡沟边他站住了,看着他们过了吊桥他连忙转身往回走,因为他还惦记着他那奄奄一息的儿子,心想:有了王县长和潘旅长的吩咐那医生应该是尽心尽力地抢救儿子了吧?

其实,就在这天晚上后半夜的时候,医生挂好药水瓶坐到墙边地铺上窜瞌睡,郭忠背靠墙壁坐在儿子脚头起,那床黑色棉被盖在他和儿子的身上。他把脚贴在儿子冰凉的脚上面希望能给他带去些温暖,他知道也许这是给儿子的最后一次温暖。从中午到现在已打完了好几瓶药水,他依旧两眼闭着一声没吭,心跳忽快忽慢极不稳定。从医生叹气声中看得出儿子的伤情没有好转的迹象,难道说儿子真是无药可救了吗?不论咋说只要他的心脏还有一点点跳动就要救治下去,哪怕就是钱花完了借高利贷负债累累也要救活他。

屋里屋处异常的寂静。可能是太累太疲乏的缘故,偶尔之间他也会闭上眼睛打个盹,但很快他又睁开眼睛,就着墙上的挂着的油灯朝儿子看看,他怕儿子突然醒来时看见身边没有人会感觉到孤独和痛苦,他想在第一时间看到儿子醒来。从吃罢晚饭到现在就是这样靠墙而坐,看看掛着的吊针药水一点一滴地滴答着,有时他甚至会抱怨药水滴答的太慢了。

着急地守候着等待着,郭忠的眼前不时闪现出儿子成长过程中某个场景,倔强的个性,诚实的眼神,很少说话的嘴巴……缺吃少穿的日子里为一个窝窝头被可恶的父亲打晕在地上,刀劈正要**肖家姑娘肖春桃的鬼子兵,被敌人绳捆索绑地押往襄阳城大牢的途中,挣扎在惨不可睹的日本人的监狱里,奋力拼杀在肖家大院里……和许多富家子弟不一样的是他一直都在死亡的边缘上摸爬滚打挣扎着。他盼望儿子能够活过来,哪怕只有微弱的生命终生躺着不能动弹,他也会端吃端喝无微不至地侍候他一辈子,决不会有半句怨言。他的生命里不能没有儿子,儿子是他的一切,他的一切为儿子!

肖春桃穿好衣裳从南厢房出来说:"郭叔,你休息一会儿,这有我守着。"

"不要紧,不瞌睡,我想再陪陪儿子!"坐在床头郭忠回答说,他的目光始终没离开儿子那张青紫色的圆脸和那双紧闭着的眼睛。

肖春桃搬来了凳子坐在郭列枕头边,朝着正滴答的针管看看,她看见那瓶药水差不多已经滴完了,她叫醒了大夫。

调换好药水瓶子,大夫再次掰开郭列的眼皮查看瞳孔,触摸胸口体察心跳想从中了解治疗效果。完事他摆摆头又回到地铺上,朝郭忠望着他说:"够伤脑筋的,恁多的药打完了还是不见生效。要是这最后一瓶打完了还不见效天亮以后你还得去县买点药回来。你们可能不晓得,消炎类洋药没得县衙的批条根本就买不到。"

郭忠说:"大夫,你尽管放心大胆地医伤,药的问题由我来你不操心,等下我就去城里找王县长。骑马快的很,顿把饭功夫就能回来。”

大夫躺下了,说:"希望如此吧要不然的话真该断顿了!哎呀睡一会儿!”说罢闭上眼睛窜起瞌睡来了。

忽然,屋里响起一声咳嗽,声音虽然不大但急促有力。郭忠惊讶地坐起来问了句:"谁在咳嗽?你俩听见了没?我听到一声咳嗽。”

春桃朝四周看看又看看郭列,见他安静地躺着依旧闭着眼睛她说:"隐隐约约的我好像也听见一声咳嗽,是不是从外面传来的?"

大夫睁开眼朝郭忠看了看说:"会不会是错觉?好像没听到有人咳嗽啊?哎呀烦心事多了瞌睡的很,我睡一会儿。"说罢又闭上了眼睛。

郭忠站起来踢着鞋上前几步开开门,来到院子里朝四周看了又看,二道院里朦朦胧胧的没看见有人?他觉着有些奇怪,因为刚才明明听到有人咳嗽咋会是幻觉?他回到屋里蹲到儿子枕头边仔细地查看,他发现儿子的嘴巴在轻微地动弹,好象有话要说却说不出来似的。他两手握着儿子的一只手朝大夫说:"大夫,麻烦你过来看看,他的嘴巴和手好象在动弹?"

"真的?"大夫起身走过来拿着郭列的手细细体悟着说:"嗯,好像有动静又好像没动静?脉动有点反常?

这时候,那声急促的咳嗽再次响起。没听错也没看错正是从郭列嘴巴里传出来的。仨人不同程度的都有些惊喜。郭忠拿着儿子的手他说:”儿子,你终于醒了,你可把人吓死了!老爹晓得你福大命大不会轻易地离开的,大伙正想办法抢救你呢,你要挺住要有耐心!"

听到外面的说话声,肖耀祖夫妇连忙穿衣起床来到堂屋里,其实从半夜时起他们就没睡着过。走过去拧亮马灯,夫妻俩蹲下身朝郭列看着,肖夫人说:"好人有好报啊,王母娘娘你要保佑他让他逢凶化吉活过来,要保佑他从今往后远离灾难啦!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肖家这一辈子都不得安心,谢天谢地他总算是有救了!“

郭忠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转身朝外边走着说:“我现在就进城买药,另外再对王县长他们说一声,儿子醒过来了有救了!"说罢大步地走了出去。

1

第035章 县长施舍救壮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