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绿林军>第042章 父子争执起冲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42章 父子争执起冲突

小说:烽火绿林军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8/12/21 19:45:07

   临近晌午,王县长和潘旅长带着轻骑队来到草房前,二十几个国军士兵陆续跳下马把马背上驮着的几十袋大米和小米缷下来,然后再把它一袋一袋搬进草房堆放好。王县长从差人手里拿来装有银元的包裹递给郭忠,说:"四百块银元你看是不是少了点?要是不嫌少的话这笔生意就算是成交了!"

"不少不少,四百块大洋已经有多的了,要不是等着急用我准备把这批战马全部捐献给116旅,支援军队建设那是应该的。″郭忠拿着银元袋子心存感激地说。

王县长扭头朝潘旅长说:"叫战士们到屋后头去把战马牵过来,争取晌午赶回军营吃饭!"

"轻骑队所有的人跟我来。"潘旅长朝着远处站着的士兵招招手喊道,然后大步往草房后头走去。

王县长看了看正做饭的炊事员回过头来说:"郭忠,要向儿子们说清楚,国难当头只有当兵才是正业,非要等到政府挨家挨户拉壮丁心里才舒服?现在116旅刚组建的二团确实需要一个会带兵打仗人,这不仅仅是我跟老潘的想法,其实呢军部的批文已经下来好几天了。"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盖有公章的信函。

"王县长,其实那天我只是随便说说并没有想进军营当兵,你是晓得的我都是五十几的了还当啥子兵啦?能做好几亩租地将将就就地过几天安稳日子也就心满意足了。"郭忠诚心实意地解释说。

"呃,郭忠,话可不能这样说,军中无戏言这句话你应该比我清楚?“潘旅长牵着两匹马走过来,把马缰绳递给一个士兵,说:"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你那天承诺过的你忘了?等到你的儿子刀伤治好以后就到116旅报到?现在你儿子的伤好了没?"

“不是的潘旅长,那天喝了点酒我确实说过等到儿子伤好以后就到116旅去找你,到后来我仔细琢磨了下觉得当时说话有些不妥。问题是我的岁数大了到了军营是不是会影响军队行像呢?你想过了没有?"郭忠努力辩说希望能得到潘新宇的谅解。

“岁数大咋的了?刚到五十岁的男人论经验论精力正是搞事业的时候,你不是岁数大吗岁数大你们还杀了那么多鬼子兵?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就是这样搞事情的。只要你有本事只要你能打鬼子我不管你岁数大还是岁数小,不拘小节用人才我就这样做了咋的?"

"旅座,其实你还是不太了解我,咋说呢乡野村夫一个游荡惯了猛一下进军营,自己不习惯是小事我担心会给你惹出麻烦来,到那时候就晚了。"郭忠尽力解释。

"多余的话你别说了,一个当兵的整天在军营里他能惹出多大的麻烦?军纪军规你又不是不懂得?"

还有一个问题,你们有没有查问过我的家庭背景呢?实话实说我不喜欢拐弯抹角的,你们看到的我的大儿子和儿媳妇那可都是八路军?光这一条我就进不了军营,所以说我请求你们复查以后再下结论。"

"现在是国共合作时期我管你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只要你能带兵打仗我就提拔你我就重用你。"

郭忠说:"我自己几斤几两我自己清楚,就拿上次杀鬼子来那也只是个巧合,没想到解决了四十多个鬼子兵又有鬼子兵来了,并且又钻到肖家院子里那不是白送死?我说我笨敌人比我还要笨,竟然没得一点警惕性。"

潘新宇有些不耐烦了,他说:"推迟的话你不必再说了,你以为我会答应你呀?正是因为那天你答应秋了回军营以后我们立马向军部作了汇报。这不师部电话催了三次了点名道姓非要让你去当这个团长不可,好像除了你再没有第二个人选似的,这都是最近报纸宣传的结果。"

郭忠苦笑了一下说:"就是说没得活动余地了非进军营不可了?也行!不过我认为让我领导二团实在是心有余力不足啊?还是让我从士兵做起算了!"

“我就喜欢你这个性格。其实二团的兵员来源于刚收编过来的还乡团,哪个队伍怎么说呢简直就是一群土匪,平日里坑蒙拐骗偷鸡摸狗欺压妇女啥坏事都干。军部不仅收编了还乡团还揪出了大毒瘤尹武,这个人想必你一定认识?"

郭忠听到尹武被揪出来的消息很是激动,他说:“那小子罪有应得确实坏的很,早些时候他差点把肖家二姑娘肖春桃给抢走了。你们打算咋法处理他?″

“现在暂时关押起来了,等到日后查清了他的罪行该坐牢的坐牢该枪毙的枪毙,这样的人反正不能让他逍遥法外继续祸害百姓,国民政府是不会再启用他的,这一点我敢肯定。"

郭忠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和你的想法不一样,像他这样的人就应该让他带罪立功到战场上去垂练,打死了活该,打不死说不定他还能弄死几个日本兵呢?一场战役打下来可是要伤亡好多士兵的。"

潘旅长又说:“听口气你想收捡他?就怕你带不好这个兵。郭忠,你是个聪明人就不用我再多说了,团长这个位置那可不是谁想坐就能坐得到的,别看它暂时士兵少又破烂很不像样子,这些以后肯定会得到补充的。"

"那是肯定的。问题是我还没有跟大儿子商量过,儿大不由爹他可是有资格阻拦父亲的。"郭忠回头看见郭文随着前来吃饭的八路军战士走过来,他说:"你俩在这等一会儿,我去跟大儿子商量一下就过来。"走过去拉着儿子来到草房南边,他把王潘二人的意思跟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并补充了一句:"其实,这也是黑老蔡下达的任务,我不去执行恐怕不行?"

郭文一听就恼火,说:"爹,本来呢我刚回来不想顶撞你,你现在多大岁数了?干么要去淌这个浑水?孤身寡人跑到国民政府军队里去做事?你觉得有那个可能有那个必要吗?想要取得抗日战争的全面胜利没得全国乃至全世界人民的努力是办不到的你知道不知道?指望哪个党派哪个军队就能打倒日本人赶走日本人?"

郭忠对儿子的说法有些烦感,他说:"郭文啊,想不到你现在悲观成这个样子?照你的说法要是各党派不齐心合力要是没得外国人帮忙就打不倒日本人了?他们还会长久地赖在中国不走是不是?"

郭文说:"是这个意思啊咋的了?爹啊,该出的风头你可以出,作为儿子我不但不阻拦你甚至还会支持你,唯独这件事不行,你应该替儿子想想,大敌当前日本兵随时都会打过来你却要走?你走了我们不是更加势单力薄了吗?别在那胡思乱想瞎琢磨了,能帮助儿子打好郭家庄保卫战就不错了!"

见儿子不但完全否定了自己的观点,而且还说老爹是出风头胡思乱想,郭忠不由得心生怒火,他说:"儿子,本来这件事我不准备跟你说的,黑老蔡跟上线领导经过周密商议才做出的决定会有假?唉,不晓得这些年你在外头咋混的,竟然有这样的思想认识。是的,要取得抗日战争的完全胜利光靠哪个党派哪个军队确实有难度,可是你想过没有要是大伙都抱着等待观望的思想迟迟不起来跟日本人作斗争,那何年何月才能赶走日本人?你我都是受党培养多年的党员,这个时候可不能动摇信念啦?

郭文说:"你说的这些我都懂,这样浅显的道理我要是不懂还佩在中央首长身边工作?毛主席早些时候开会说过的,抗日战争急不得,解放战争拖不得。这句话是啥意思你知道吧?他是在奉劝我们的同志不要在打击日本人这件事情上耗费太多太大的人力和物力懂吗?你以为日本人就那样好对付的?连掌大权的吃着人民税捐的国民政府都拿他没办法,何况我们这些后娘养的编外军?北京沦陷,南京沦陷,连国民政府的总统府都让日本人占了,你说那老蒋心疼不心疼?心疼归心疼也只能忍气吞生。还有百团大战,你晓得我们党为啥子要组织一百个团跟日本人作战吗?我再奉劝你一句,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当赌注去做无为的牺牲品。"

郭忠不由得火冒三丈,指着郭文大声说:"亏得你还在首长身边工作这么多年,你的思想觉悟跑到哪去了?嗯!消极抗日等于不抗日那是要亡国灭种的。这样说吧儿子,我已经拿定的主意那是决不会动摇的,你别在这风言风语说些没用的,吃过午饭我就去116旅军营。"说罢转身走向草房前头,走出几步又回过头来指着郭文说:"亏得我日夜盼你回来,想不到你竟是这样的人!"

郭文不甘示弱,他大声地说:"郭忠同志,我奉劝你不要想到哪就做到哪顺马由缰,跟着感觉走是要吃大亏的!"见父亲继续往前走他又叫道:"无组织无纪律擅自逃离战场是要枪毙的!"伸手拔出手枪对准父亲。

郭忠转过身瞅着自己的儿子直摆头,变了完全变了离家出走六年他竟变成这个样子,纯粹的一个官老爷姿态官老爷作风,昔日那个活泼向上的青年哪去了?他迎着儿子的枪口一步步往前走着说:"有种的你现在就开枪,不开枪你就不是你娘养的。老子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死了该死死了活该!”走近了站在儿子面前指着自己的胸口说:"照这打,保证一枪毙命,开枪啦?"

郭文握枪的手颤抖着往后退了几步,其实就在他拔枪对着父亲的时候就已经有些后悔,老爹是啥样的人他清楚的很,真刀真枪是吓不倒他的,相反的甜言细语倒会软了他的身子,真要是惹恼了他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俗话说胡吃胡喝不能胡说,自己不但出言不逊喝斥父亲而且还指责他的信仰有问题,人怕伤心树怕伤根,他岂能轻饶儿子?

这时候,郭小宝随着二十几个战士走过来,当看到大哥拿着枪对着自己父亲的时候他大吃一惊,转身跑回草房拿起他放在窗下的步枪又跑了过来,站到父亲前边叉开双腿拉开枪栓对准自己的哥哥大声说:"不准动,放下枪!"

郭忠拉开横在面前的小宝,他从地上拾起根柴火棍走上去骂道:"该死的东西,还郭忠同志还说我的信仰有问题还说我胡来,那好今天我就胡来一回让你瞧瞧!"说着他举起棍子朝郭文打过去。

郭文见事不妙转过身拔腿就跑,来到正吃饭的战士中间。大伙吓一跳连忙起身劝说阻拦,老爹掂着棍子追打自己的儿子到底为什么?郭忠推开上前阻拦他的战士说:"让开,我打我的儿子!"父亲管教自己的儿子那是再应该不过的事谁还会阻拦?他举着柴火棍在人空里追赶着唠叨着:"我看你厉害还是我厉害……。"

有个战士嘿嘿地笑了两声,笑声让正跑着的郭文听见,他边跑着回过头瞅了那战士一眼说了句:"老爹打儿子有啥好笑的?混丈!"正跑着"扑通"一声摔倒了,他爬起来转过身朝着追过来的父亲跪了下来。

郭忠抡起柴火棍照着儿子的肩膀就是两家伙,再次举起的棍子在空中停了下来,悲痛交加忍不住老泪纵横,他想起昔日茅草房里那个天真活泼的少年,又想起六年前那个飘撒着秋风秋雨的夜晚,少年提着包袱跟着他的娘走出茅草房,黑暗中少年突然回过头大声说:"爹啊,等到将来有出息了我一定会回来报答你的养育之恩!"说罢消逝在了茫茫夜色中……想着他扔掉柴火棍转身离开,径直走到潘旅长和王县长跟前果断地说:"就这样说定了,午饭后我就跟你们进军营。"

王县长扶了扶眼镜说:″这就对了老郭,自己的前途是自己干出来的,前进的路上难免会遇上风吹浪打,这个时候你就更应该坚定信心。差不多了我们该走了。"

见他们转身要走郭忠伸手拉住王县长说:“等一会老弟,是这样的,今响午我的两个儿子定婚,麻烦你俩了我想叫你们作个证婚人。进了军营恐怕一时半会就回不来了,很可能也喝不上他们的喜酒了。"

王县长笑了笑说:"有句话咋说的?活到老学到老还有好多没学到,当媒人做证婚人我这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啊?好,承蒙你瞧得起我,我答应了!"

远远地朝父亲望着郭文心里乱糟糟的,千不该万不该顶撞自己的父亲啊这日后怎样跟父亲相处呢?"

12

第042章 父子争执起冲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