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绿林军>第047章 忆昔日思念父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47章 忆昔日思念父亲

小说:烽火绿林军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8/12/27 19:59:09

   因为下雨,草房前的露天灶台无法生火做饭,晚饭地点临时改移到肖家灶房。饭菜和往日一样,混合米干饭,猪肉炖粉条。郭忠买回来的那头大猪肉还够吃上好几天的。锅里有炒的,战斗有打的,还有啥子可忧愁的?干饭手中端,菜盆已抄满,大伙八个人一摊围着菜盆吃起来。因为武工队刚到就打了个大胜仗,肖耀祖觉得特别的高兴,跑进屋搬来早已准备好的一大坛子烧酒,朝着大伙连声说:"喝点酒,解解乏,都喝点,千万麻客气!"

  此时,灶户里,堂屋里,甚至连肖春梅放电报机的北厢房也坐满了人。吃着可口的米饭,品尝着大块的猪肉,再整几口烧酒,确实是种享受,疲惫的身子立马恢复过来。于是,房间里的气氛就活跃起来了。

  差不多是饭吃一半的时候,有个战士忽然说了句:"咦,只顾着自己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把老英雄忘记了呢?这个时候可不能少了他呀,打仗一人赛千军,吃饭的时候不见影,要不得,要不得!"

赵铁牛端着饭碗就蹲在郭文的身边,边吃着饭边说:"爹只有一个,娘只有一人,我们是不是去找找他呀?都这个时候了,他肯定是饿了!"

郭文吃着饭满不在乎地说:"没事的,只管吃你们的饭,那不是你们操心的事,大活人一个,饿了找吃的,渴了找喝的,哪个不知道?这个我敢保证。"

  赵铁牛又说:"要是别人我就不多问了,到了吃饭点肯定会及时赶到,关键的他是时刻为军队作想的老英雄,我担心他是为了给武工队省口饭省菜……。"

  郭文瞅瞅赵铁牛,又说:"你说的不是没有可能,但不是绝对为了省吃俭用才不来吃饭的,肯定有别的事情给耽误了。这个我比你们清楚多了,毕竟是我的父亲吗,对不对?"

  此刻,郭文又想起中午在草屋前发生的不愉快,当时自己确实持有反对意见,说话和行为都存在一定的问题,认为他已是五十岁的人,身体又一年不如一年,何必进军营自找苦吃自寻烦恼呢?不论是打击日本人还是跟国民政府作斗争,想要取得完全的胜利,决不是某个人某个军队三朝五日就能办到的事情。父亲却执意要去挺而走险,说是党交给的任务非完成不可,一个要去一个不让去,为此两人大动干戈!十几年的苦难日子里,他把儿女们养大成人,然后又送到革命的道路上,他自己呢?火暴的脾气一点都没有改,正应了那句话,江山好改,本性难移;还有一句叫做君子动口不动手,没说到三言两语他竟然掂棍子打人?

父亲打儿子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你应该看看时候再动手,当着众多的战士面你竟然说打就打成啥样子?当时自己确实感到羞愧难当无地自容,不住地在心里叫苦,老爹啊老爹,你为啥不给儿子一点点面子啊?他从一个战士手中接过酒碗咕噜咕噜一气喝完,见不少的战士朝自己望着,他觉着有些奇怪,站起身说:"呃,你们老瞅着我做啥子?不该操心的你们就别操心,我的老爹我能不晓得?他肯定又把你们当成了自己的儿子,他少吃一块大伙就可以多吃一点,再说他不喜欢吃大肥猪肉!"

其实,郭小宝吃着饭就一直闷闷不乐,本来父亲没来吃饭他心里就犯愁,当听到大哥说父亲不喜欢吃肥肉的时候,心中的苦恼立马变成了火苗子,他呼地站起来大声说:"你放屁!你晓得他不喜欢吃肥猪肉?你啥时候看见他不吃肥猪肉的?你把时间说出来?”

就这一句话,只是这一句,喧闹房屋里立马安静下来,因为战士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唰地一下目光尽都投向郭小宝,有的甚至停住吃饭吃菜,觉着有些纳闷。短暂的几天时间里,他们已经看出来,郭家父子不仅为人忠厚,英勇善战,而且脾气倔强,性子钢烈,先是小将打败长胜将军赵铁牛,再就是今晌午父亲打儿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追打儿子实属少见。现在小家伙又满是怒火出言不逊,到底是谁得罪了他?为啥事要得罪他?这其中肯定有故事。有两个战士干脆站了起来,他们想看个究竟弄个明白。

郭文也觉着有点突然,朝小宝看了看,心里话,坏了坏了,晌午惹到老犟精,晚上碰上小犟精,这日子还咋法过?他提醒弟弟说:"小宝啊,说话可要注意分寸,你现在已经是一名革命战士,是战士就必须遵守纪律,就必须受纪律的约束,你就这样对你的哥哥你的领导说话的?都是革命同志,要注意团结。"

端着饭碗,郭小宝站起来,他说:"我就说了咋的了?你这是黑白颠倒混淆是非。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为了我们能吃顿饱饭,每逢吃饭的时候,爹总是偷偷地离开灶台,装着不饿的样子躲得远远的,等到我们弟兄几个吃罢了送碗从灶户里出来,他才肯走进灶户拿碗扚饭,他端着半冷不热的剩饭坐在灶台前,他边吃边流眼泪……你看见过他把铲起来的胡锅巴兑水喝的样子吗?你看见过他独自一个人端着半碗冰冷的稀饭,悄悄的走到草房外边,蹲在那大口地嚼着咽着,生怕儿子们会看到他那副遭孽的模样。有好几次,他饿昏在八亩地雪窝里,是肖伯伯把他背回家,半碗稀饭救活他的命……你还说他不吃肉,他有肉吃吗?吃得到吗?”

郭文说:"自己的爹自己晓得自己清楚,你啥时候见过他吃过肥猪肉了?反正我是没见过。"

小宝眼里噙满了泪水,说:"穷苦人家连饭都吃不饱哪还有钱割肉吃?去年过年的时候,爹拿着他担挑卖菜挣来的几块钱,跑到集市上秤回两斤肉,忙活着炒好了端到堂屋里。我跟三哥大口地吃着年夜饭,见爹只吃饭不吃肉,三哥连忙给爹往碗里奉一块,当场被老爹拒绝,他把奉到碗里的那块肉夹起来放到二哥碗里,他说该吃的我都吃过了,你们正长身体,应该多吃点。就在我给他奉一块肥肉的时候,不小心把肉弄掉到地上,老爹弯腰捡起那块肉。我说,爹啊,掉到灰窝里吃不成了。他用手擦了擦肉上面的灰渣子,拿到灶户里洗了一下,来到堂屋问我吃不吃,我摆摆头,他把那块肉塞到自己嘴里,边嚼着边说,哎呀好香啦,猪肉确实是个好东西……那是我好几年以来头一次看见他吃肉,我跟三哥很快明白过来,他不是不喜欢吃猪肉,是想省着给自己的儿子们吃,你知道吧?

郭文有所感动,说:"会不会是他的肉量小还是别的原因?大块的肥肉有不少的人确实吃不了。"

郭小宝抹去眼泪,说:"根本不是那回事。好些年以来,我看到老爹总喜欢把庄子里乡亲们丟弃的因生病死掉的猪娃狗子鸡子和猫子之类的东西捡回家,去掉皮毛放到锅里煮好拿起来炒炒吃。就是这些被别人抛弃的没人吃的东西他还舍不得吃,和往常一样非等我们挑瘦捡肥过后他才肯吃。那时候我就在想等到将来有钱了首先割几斤猪肉回来,好好地让爹吃一顿!"

小宝道出的全都是实际话,郭文想起没离家出走时的确见过几次老爹捡回别人丟弁的死猪死羊之类的场景,当时只以为他喜欢吃那些东西,却不料他另有安排非要等儿子们吃过之后他才肯吃,即解馋又省粮何乐而不为?良苦用心用心良苦,艰苦的生活使得老爹也学会了算经济账。父亲确实是一个爱子如命的人,可惜的是自己刚刚才发现,对父亲的误会已过去了好几年。

听着郭小宝的诉说,战士们深有感触深受启发,他们立马联想起自己的父母,他们有许多的地方跟老英雄相似,宁肯自己不吃不喝饿肚子也要让自己儿女吃好吃饱,天冷怕儿女冻着,天热怕儿女晒着,顶在头上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天下的爹娘都一样。

吃过晚饭,战士们陆续回到槐树林帐篷里睡觉。屋外仍旧飘淋着春风春雨。郭小宝提起放在门背后的那把步枪走出堂屋,穿过院子来到大门口,摸着黑冒着雨一路小跑的回到茅草房。他点着马灯把灯挂到床头墙上然后脱衣坐到床上。此时,他忽然觉着有些疲倦,受伤的左胳膊疼痛阵阵,就着灯光察看伤口拿起准备好的纱布缠上。因为他觉得是轻伤就没把受伤的事告诉卫生员以及 自己的哥哥们,何必呢他认为不需要告诉他。

参军这几日因帐篷里拥挤他和俩个哥哥暂切住在家里。肖春梅和几个卫生员也是因为无帐篷加上肖春梅还要守着收发报机而住到爹娘家,经商议免去她们站岗值勤的差事,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摸着伤口,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他自言自语地说:"爹现在在哪呢?"

这时候,门外传来脚步声和开门的响声,很快郭列和郭恒提着枪走进来,把枪靠在床头脱衣躺下,因为整日的劳累加上后半夜还要站岗值班,所以他们得早点睡免得到时候精神不振会误事的。

郭小宝见俩哥哥已躺下,忙伸手拧灭马灯。躺在黑漆漆的房屋里,本想好好的睡上一大觉解除浑身的疲乏和疼痛,但翻来复去折腾着就是睡不着,总跟缺少点什么似的。爹的身影老在眼前晃动,心里话他是不是已经进到城里?有没有吃过晚饭?有没有找到睡觉的地方?王县长他们不会对他使诈吧?昨天晚上他还跟爹睡在这铺床上,后半夜换岗时是老爹把他叫醒并且点着油灯给他照亮穿衣裳的,想不到他这样快就离开了草房。参军没几日站岗值勤也就没得几回,但每次都是老爹唤醒兄弟几个,他要让弟兄几个准确无误地起床准确无误的到达值勤地点,同时他还要让弟兄几个踏踏实实地睡个安身觉。但今日不行,父亲已离开这里离开草屋和他的儿子们,不再会象叫鸣鸡似地及时叫醒他们,他们要早点睡不然的话到时候睡不醒就会耽误站岗值班,弄不好会误了大事。

无能怎样的想睡还是睡不着,脑子里满是老爹的影子,从小到大和爹在一块的幕幕场景不住地在眼前晃动着,他干脆坐起身披上衣裳。就在他往起坐的时候,无意当中左手触摸到枕头边一张纸条忙抽出来,他猜想着可能是老爹临走时留下的信,起身点着马灯,屋里亮堂起来,朝对面床上望望,他看到他的俩个哥哥不知啥时候已赤着上身坐在床头朝自己看着,哎哟他们没有睡,肯定跟自己一样正念着老爹,干嘛不吭一声?他展开信就着马灯准备看时,俩哥哥不约而同的来到身边,兄弟几个合看一封信,小宝念出了声:

儿子们,爹要离开你们一段时间,其原因你大哥会告诉你们的,临走时你们清理战场正忙着,没能和你们打招呼只好以信告知,还请原谅!

现在,你们已经是一个革命战士,要听从队伍的安排,不要跟领导和战友争嘴吵舌,要遵守纪律团结互爱,争取做个好的战士!爹娘不在身边的时候,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兄弟间也要相互照应。夜里温度低天气寒,小宝老爱蹬被子,郭列郭恒要勤检查,小心感冒。你们刚参军,对军营里的生活可能不太适应,对部队纪律也不太熟悉,还指望郭文能多指点多培养。小宝十五岁生日也是三月二十八日,和你们结婚的日子是同一天,到时候放在一起过吧。未满十五岁的小宝他还是个孩子,过早地离开了娘很遗憾,现在又离开爹,所以我想劳烦几个当哥哥的帮我照顾着点,谁叫你们是一奶同胞呢。我相信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他会适应队伍生活的,毕竟他有那个基础。

郭文和郭列的婚事我已托付给肖家办理。王县长给的奖金我已经送给了肖家,置办婚事的剩余部分算是我们答谢肖家十几年以来对我们的帮助。早些天给队伍买猪买菜花去了十八块银元,剩下几十块银元放在床低下瓦罐里,你们撇够零用钱以后,把余下的交给春梅保管以备急用,那么多人要吃饭没钱能行吗?富日子当作穷日子过,平时你们要注意节省啊!

郭文,爹在这里慎重地向你说声对不起,害得你在你的士兵面前丢了面子,请你不要怪罪你父亲的独断专横,爹的良苦用心你以后会明白的。父子间争吵过恼怒过也很正常……王县长他们还在外头等着我,后会有期。

看着信不知不觉间兄弟几个都流下眼泪。小宝从床上跳下来提起靠在床头的步枪朝外走着说:"爹临走的时候咋不给我们打声招呼呢?不行实在睡不着,我现在就快马加鞭去县城找他。"

"别忙走小宝,你后半夜不站岗了?爹去县城那是王县长跟潘旅长特地过来请他去的有啥担心的?再说了就凭父亲的脑子还怕对付不了他们?"望着弟弟郭恒说。

"是的小宝,郭恒说的没错。爹去办他想要办的事不离开我们咋行呢?哪个想离开他离开自己的父亲啦?回来睡觉等会还要去换岗值班。"说着话郭列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了下来。

"也不晓得你俩咋想的,王县长跟潘旅长万一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呢?万一爹出了意外那还了得?"郭小宝犹豫着回到自己的床前,坐了一会见俩哥哥没说话他脱了衣服上了床,伸手熄灭了马灯。

春雨丝丝依旧飘撒着,夜黑风寒伸手不见五指。庄子里偶尔响起一两声狗叫但很快又平静下来。

10

第047章 忆昔日思念父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