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襄阳儿女>第048章 进军营大志满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48章 进军营大志满怀

小说:烽火襄阳儿女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8/12/29 1:41:49

  

116旅官兵,其实就驻扎在枣阳城南十里处的大片草坪上。早些年,这里还是庄户人家精心耕作的良田沃地,因兵荒马乱土匪猖獗,百姓们无心种地渐渐的就被废弃掉。四年前,军部下令撤去最后一道对鄂豫皖根据地的防线,旅部随师部从安徽的六安出发,途经麻城过红安,再从汉口直奔随州深山老林之中。即来之则安之,决不半途而废,于是就动员全师官兵开岭劈山修屋建房忙活起来……去年春上的一天,师部突然接到军部发来的电闻,命令师部立即派出一个旅的兵力赶往枣阳驻扎,目的是阻止贪婪的日军向东延伸祸害百姓,为襄阳以东诸多地区增设一道安全防线。

襄阳和枣阳本是同胞子妹县,和中国许多个城池一样被日本人霸占多年,百姓们饥寒交迫忍辱含冤地苦熬着。前年冬天,日本人因兵力缺乏,突然撤走驻守枣阳的全部军队,偎缩到襄阳城附近固守,自此枣阳人民总算松了口气,但依旧没有摆脱敌人铁锁链的束缚,因为尽管鬼子兵撤离枣阳辖地,他们还不断的过来骚扰缠食百姓,枣阳变成了他们烧杀掠夺的头道菜。敌人这样做目的是要保持从襄阳到汉口的陆地通道畅通无阻,从而把大批的兵员和军用物质源源不断运往汉口,然后过长沙直至大西南缅甸战场,气数已尽的他们并没有放弃继续东征的勃勃野心。

其实,军部决定派兵驻守枣阳还另有目的,他们已预测到日本人已是秋后的蚂蚱,抗战胜利的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他们要抢在八路军到来之前,接管城池收缴鬼子的武器……每逢战火燃起,襄阳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因为它所处的地理位置属中心地带,向东向西东西南北,都有较平坦的途径可寻,东到随州至武汉,西到老河口至十堰;南到荊门至宜昌,北到新野至南阳,水旱码头,交通便利,有利于大兵团行军作战……涛涛汉江水从古城墙下缓缓流过,形成一道不可欲越的天然防线,庞大的城池被高大坚固的古城墙护围着,南边还有峻岭险山做掩护,汉江的北边则是一马平川的沙土地。最招人注目的是汉江东北方向二十公里处的黄土岗地里,还躺着一道天然平障唐白河,它象一位美丽的淑女似的,由北往南数百里静静地躺在那吸收着阳光和雨露的精华。

116旅驻扎下来以后,动员全旅官兵填沟垫洼平整土地夯实基础,耗费了不少人力物力。两个月过后,一个有着近两百亩大小的营地整建成功。光有营地没有房屋空架子一个,这么多的士兵住哪呢?在军部和枣阳国民政府的通力协调下买来了砖块和水泥,置盖营房,垒修碉堡,深挖壕沟,经过几个月的忙碌军营终于完工。落成典礼还没举行就遭到鬼子的洗理,因为有混凝土筑造的碉堡群和即宽又深的壕沟做阻拦,才使得营地和兵士安然无恙免遭灭顶之灾。

那天,大约有两百多个鬼子兵突然包围了军营,先是用数门迫击炮狂轰乱炸,而后兵分三路发起攻击,耗费去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越过壕沟跑到草坪上,这时候十几个碉堡里几百支枪同时射击,密集的子弹暴雨般扫过去,已冲到草坪上的鬼子兵立马被撂倒。三番五次地轰炸五次三番地冲锋,壕沟边上已丟下尸首几十个。损兵折员又挫士气,鬼子中队长气急败坏只好下达停止攻击的命令,带着他的士兵垂头丧气地撤离而去。沮丧中有伪军叫苦不迭:"日他个娘,肥肉没进肚弄掉满口牙,算是倒了血霉!"

几十间营房稀稀拉拉地分布在壕沟里边,平房结构并不怎样整齐高大,但它的屋顶全都是混凝土构成,间隔距离有远有近不大一样,建造这样的房屋其目的是减轻敌人炮弹轰炸带来的损失。旅部办公室放在草坪北边那排平房的中间,挨着办公室东边的一间是旅座的卧室,郭忠的宿舍跟旅座的卧室是一墙之隔。

天刚麻麻亮,郭忠已穿衣起床洗脸漱口,之后他走出房间把整个营地转了个遍,回来又倒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见天已放亮他起身往外走,刚出门就看见王县长和潘旅长一前一后地走过来,王县长朝这边打招呼:"老郭,起来了?夜晚休息的还好吧?"

郭忠把二位迎进屋回答说:"还好,三月天日长夜短瞌睡香,一夜没醒一口气睡到天亮挺舒服的。"

潘旅长把左手端着的军衣军帽和右手提着的牛皮鞋放到床头桌子上,说:"特地给你挑了个大号的,穿上它看看合不合身,之后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望着崭新军服,郭忠伸手摸了摸说:"现在就换?改日再说吧,土布灰衣穿惯易了,猛一下子穿上这样贵重的军装倒觉得挺别扭的,穿上它走出去恐怕战士们要背后骂骚包了!"

潘旅长从衣兜里抽出一份报纸放到桌子上面,满有兴致地说:"刀劈鬼子六十四人,伏击鬼子兵一百多人,辉煌的战绩在人们中间传播着,不敢说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其码有几万人知道了你们的英雄事迹。战士们早就想见见大英雄长的啥模样,还会有人怀疑你的能力?"

捧着报纸看着,郭忠觉着有些纳闷,昨天郭家庄战斗明摆着是我八路军打的怎会说成是国军一手而为?会不会是印报纸的搞错了?他想起埋葬鬼子尸首那天潘旅长的某些举动,先是查看现场接着连拍十几张照片,昨天又让他拍了好几张照片,劳心费神的目的就是要把别人的战绩说成是自己的功劳?登报搞宣传又能起到啥作用呢?

潘旅长拍了拍郭忠的肩膀,神密兮兮地说:"想不明白吧?郭家庄是我枣阳地盘,驻守枣阳的只有我116旅官兵,除此以外还会有第二支队伍?这胜仗不是我国军打的是谁打的?"转身走倒门口瞅着远处的营房说:"其实,谁打的并不是太重要,重要的它能给116旅挣来万两白花花的银元,人是英雄钱是胆,只要手里有了钱办啥事都容易!"

郭忠揣着明白装糊涂,说:"想不到报纸宣传有恁大的威力?反正到郭家庄的日本兵被打死了,谁打死的都一样,那个确实不重要。"

王县长说:"杀死凶残的日本兵,鼓舞全国军民的斗志,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你还记得你们父子几个齐心协力刀劈鬼子六十四人那件事吧?仅这一项国民政府就减免了全枣阳一年税收,军部还奖给116旅白银三千两,枪支弹药也得到成倍地拨发,战士们拿到拖欠两年的薪金顿时信心倍增,有了士气肯定会大大提高战斗力,谬论的力量不可小看啦!”

郭忠说:"哦!原来是这样子?116旅应该早点发旺起来,毕竟他处在战斗的最前边。"

潘旅长背着手在屋里来回走着说:"不仅如此,更大的惊喜还在后头,军部已开始酌量把116旅扩编成116师,这可是个大手笔大设计,辉煌的政治生涯即将开始,到时候你我弟兄可不是现在这个身价了,116旅官兵会和我们一样统统晋升一级,这可不是我潘某人心血来潮顺嘴胡咧咧的。"

郭忠脱去外衣,麻利地穿上军服,站到俩人跟前说:"挺合身的,就是觉得有些别扭!"

王潘二人瞪大了眼睛,好奇地望着郭忠觉得眼前忽然亮堂不少,嗬好一个吃糠咽菜长大的乡野村夫,高高的个头,宽宽的肩膀,还有炯炯有神的双眼,配上耸立的大檐帽和崭新得体的军装,一个老将军的形象完完全全他展现出来,并且显示得是活灵活现的,跟那个抡着镢头躬着腰正在地里挖土的乡村汉子相比判若两人。王县长说:"我可没奉承你,以前有句话咋说的?人靠衣着戏靠装,好马配好鞍,这样一拾掇,咦,谁还认得出?现在要是回到家里,儿子们会惊喜得跳起来,好样的郭忠,好样的。"

潘旅长说:"差不多了,现在呢你跟我去去转转,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估计你认识他!"

跟随着潘旅长和王县长,穿过营房前的草地来到老北边一个碉堡前停住脚步。潘旅长从裤袋里摸出一串钥匙从中抽出一把插入钥匙孔中,轻轻一扭推开门,说:"看看,是不是还认得这个人?"

郭忠上前两步抬头望去认出尹武,他仍旧穿着他那身还乡团常穿的黑色制服,半闭着两眼斜靠在混凝土构筑的墙壁上,脸上现出惆怅无助的神态,见有人来探望连忙坐正身子,怅然若失地朝门口望着,猛然间他认出来人是谁,跪爬到门前连着磕头叩拜,拉着哭腔说:"表叔,谢谢你来看我,请你帮个忙代我向旅座求个情,尹武我确实是冤枉的,我没有做过任何对党国不利的事,是有人陷害于我。念在多年亲戚的情份上你得给我说说好话,放我出去。我对党国忠心耿耿问心无愧……。"

郭忠站到一傍,对眼前发生的事情即惊又喜,惊的是早些时候尹武还太平无事地跟着王县长和潘旅长去过郭家庄,现在突然间被关进囚房;喜的是这个欺男霸女鱼肉百姓的家伙终于被绳之于法地关押起来。有句话没有说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可恶家伙罪有应得活该死,但他很快地揪正了自己的想法,打日本正处关键的时候何不起用这个作恶多端人?把他带到战场上说不定还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

潘旅长上前两步瞅着尹武说:"死到临头你还敢嘴硬?我只想问你一句,前些日鬼子兵来扫荡的时候你在哪?你的保安团在哪?只要你老实交待,我可以到军情处给你求个情,兴许你能死里逃生捡回一条小命。"

尹武跪在地上拱手谢拜,说:"谢谢旅座宽宏大谅!当时鬼子兵气势忷忷地冲进县城,我怕保安团抵挡不住敌人的攻击会吃大亏,就带着保安团逃至枣南梁集一个乡村里躲避起来,至于中间发生的事我全然不知,你随便找个团丁打听一下看看我说的是不是实话,要是有半句假话你割我的舌头,旅座!"

潘旅长问:"那春满楼两妓女到底是咋死的?你不会又说不晓得吧?别藏着掖着老实交待。"

"当夜我们慌慌张张从县城中心往南撤退,途经南街口时遇上保安团俩嫖客带着两妓子跑过来,见鬼子兵追来两妓子不由分说跟着我们就往城外跑。半夜的时候我们来到一个偏僻的村庄停下来。大伙的确是惊心破胆人困马乏,随便找了个窝坡躺下来,哪还有心情招惹窑姐呀!你相信我,我说的全都是实话!”

潘旅长瞅着尹武严肃地说:"避重就虚,你还是没把俩妓女到底是咋死的说出来。"

尹武大声说:"冤枉啦旅座,全团两百多号人我咋可能对每个人的行踪都知道啊?这件事你可以去问问副官马彪,问贺老三也行啊,他们喜欢玩女人,喜欢干丟精子掉银子的亏本买卖。那一夜我连她们的一根毛都没摸到。念在我为党国効力多年的情份上你得放我出去,我还能上战场杀鬼子还能为党国做事情啊旅座?"

潘旅长指着尹武没好气地说:"你看看你动不动就鼻流憨水地哭三泪四,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爹妈咋生出你这个无用的东西!耐心地等着吧,调查清楚了我自然会放了你。"转身出门回过头来说:"要是下次来再听到你鬼哭狼嚎的小心我割你的舌头!妈的,婆娘生的软骨头!"

离开碉堡,三个人走向营区。边走着郭忠心里有些不平静,都说国民政府昏庸腐败,咋还会旗子鲜明的整治邪恶弘扬正气?从他们去郭家庄问寒问暖送奖金到现在揪出坏蛋尹武种种表现说明什么?仅仅有王县长的努力还是不够的,没得潘新宇极积配合也是枉然。潘旅长到底是个啥样的人物?他的立场是站在国民党那边还是站在共产党这边?他百思不得其解。朝前走着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老关着他也不是个办法,让他带罪立功到战场上跟日本人拼命不是更好些吗……。"

潘旅长扭头朝郭忠看看,说:"你真想放弃前嫌收留他?你可别忘了他祸害肖家差点抢走你家老二的媳妇,再说象这样顽固不化的家伙你能把他改邪归正过来?算了吧不该操心的就别去琢磨,打击日本人多他一个少他一个无关紧要!"

郭忠挺认真的说:"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你还是把他放出来算了,我就不信改变不了他……要放就抓紧放他出来,精兵习武可不是件小事?"

朝前走着潘新宇点了点头。郭忠说:"操场在哪?是不是领我去看看我的战士们?还不晓得他们认不认我这个泥腿子团长!真有些丑媳妇怕见公婆的感觉,心里怪紧张的!"

王县长说:"面对凶残的鬼子兵连眉头皱都不皱一下的赫赫有名的战斗英雄还怕见自己的士兵?我不相信。"

潘旅长瞅着前边走着的几个战士说:"先吃饭,点到肚子饿不吃难得过!吃罢饭以后我不仅要带你去见你的士兵,还要让你去见识一个人。十年植树百年树人,缘份加机遇我要在官兵当中慢慢地把你的威信树立起来,相信我,没得错!"

郭忠有些生疑,问:"旅座,你是让我去认识还是见识一个人啦?他现在在哪?”

潘旅长说:"两头都有。这个人年轻有为很了不起,人称八十万晋军教头林冲的就是他,官位和你一样,是我们武汉战区最厉害最有名气的拼刺教头,他武艺老练心狠手辣,绝非是软弱无能之辈,在军营比武当中被他打死打伤的有十几个,盛气凌人狂妄的很。你告诉我你有没有信心跟他较量一下?"

郭忠明白过来,说:"哦,你的意思是想让我跟他切磋武功?随便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潘旅长说:"不光是切搓武艺那样简单,步枪射击也要比试比试!你应该明白我的良苦用心,这样做对你和你以后的领兵打仗有利而无害,我要让所有士兵都知道他们的长官是一个有着超人刀枪功夫的英雄好汉,决不会是一个浪得虚名窝囊废。"

郭忠有些担心,说:"拼刺还可以试一下,要说步枪射击我不是太熟练,当然也可以试试看。"

潘旅长说:"别谦虚,相信你的射击水平不会差,自己要对自己有信心。其码棍棒比赛你得打败他,要打出116旅的威风来,让全军将士都知道我们的厉害。我要提醒你一句,今日你若是比不赢他,那你别怪我做事不仁不义太狠毒,今早上这顿饭是你进入军营吃的头顿饭也是你离开军营的最后顿饭!"

郭忠有些紧张起来,知道潘旅长实话实说绝非虚张声势,也许这顿饭是自己进军营的头顿饭,也许吃完这顿饭自己就会脱下军装回家种地,道路两条自己选择公平得很。他在心里告诉自己,郭忠啊郭忠,千万不能前脚进军营后脚却要退出军营,那样的话岂不是太丢人?自己要对自己有信心,一人对付十几个鬼子兵都打过还怕这一对一的较量?要战胜他,要打出郭家父子的威风来,无论如何要战胜他打败他!

走进食堂,潘新宇直接走过去迅速地打好饭菜,他端着一大碗干饭从拥挤的官兵中走过来说:"老郭,这是你的,一定要吃饱喝好养足精气神,我相信你能够打败他,你要为116旅官兵争这口气!"

"是!"郭忠深受感动大声地说,他接过碗筷大口地吃了起来,从潘新宇的话语中他已经嗅到即使到来的比武场上那种奋力拚杀的血汗气味。

8

第048章 进军营大志满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