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襄阳儿女>第042章 天怒人怨鬼子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42章 天怒人怨鬼子兵

小说:烽火襄阳儿女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9/2/26 14:07:38

  车轮滚滚尘土扬,铁蹄声声震耳响。

  骑着马竖立在路边,中野忍不住得意起来,瞅着黄土路上奔走的几千士兵和二十几辆战车,他撇着嘴巴说:“山道弯弯路难走,千军万马终于走出了崎岖陡峭的山地,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是,百里大平原,我们很快就可以挥戈进城了,是不是值得庆贺?山本兄?"

  山本四郎似乎没听到上司问话,他的目光呆滞,瞅着行进中的队伍,心里边乱糟糟的,他又想起了那天孤家寡人弃城逃命的凄惨场景,它就像只恶魔兽影一般,老缠着他沾着他跟他形影不离,挥之不去啊!自从逃回老河口军事基地以后,他没有一天不想起它不做恶梦的,有时候甚至被恶梦吓醒,浑身哆嗦着拚命地喊叫:"来人啦,快救命啊!"闹得军营里半夜三更的也不能安宁。太恐怖了,堂堂的一个帝国司令官,竟然走到了如此凄惨的地步。

  那天,他摁住受伤的右腿,慌慌张张的钻进下水道,猫着腰摸索着小心翼翼地摸索前行,洞子里黑漆漆湿漉漉的,扑鼻而来的是又腥又臭的怪气味,他知道这个鬼地方肯定是蛤蟆赖头以及毒蛇经常活动的地方,因为那些家伙们最喜欢的,就是又黑暗又潮湿又肮脏的地方。不是到了山穷水尽走投无路的地步,他是绝对不会选择走这条道路的。

  他敢肯定,这个终日不见阳光的秘密洞穴,不仅仅是疏通粪便排污顺水,而且它还充当了城里人躲灾避难的藏身之地。他还敢肯定,这里曾经死过不少的中国男人和女人,因为一路走来他踢到绊到过好几个像似人脑袋一样的头骨壳子。虽然平日里他显得冷面无情比较凶残,但那毕竟是作为一个指挥官在自己的军营自己的士兵面前的故作姿态,要不然自己的部下他能俯首充臣听从于你?惧怕,失去了士兵的卫护,孤身寡人猫着腰行走在黑漆漆的洞穴中,他早就是惊恐不安了。

  一步一瘸地向前移动着,好不容易摸到洞口,他探头探脑地朝外面瞅瞅,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西门外站满了正举着枪挥着头盔庆贺胜利的中国士兵,他顾不得多想多琢磨,赶紧把头缩了回来,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十步,哎呀!一不留神他绊到一块石头,仰面倒在了地上,他慌慌忙忙的爬起来,靠在正滴水的墙壁蹲下来,他耐着性子焦急地等待着,希望中国士兵庆贺完胜利早点散去,只有中国士兵离开城外,他才能爬出去他才能逃之夭夭……妈的真够火背的,老蹲在腥臭燻天的鬼地方,也不是个事?万一碰上几个中国士兵进来搜查残敌,或者碰上几个进来解手的中国士兵,岂不是自己就死在洞穴中了?应该赶紧想办法溜出去才是啊?想到这他脱掉上身的军服,抬手把它扔到地下,扭头又看了看下身穿着的黄色军裤,觉得还是有些不妥,瞪大眼睛,苦苦琢磨,到哪去弄一套百姓衣服穿上身?

  他抓耳挠腮苦思苦想,伏在洞穴里边斜视着,他突然发现洞口侧面不远处草丛中,好像躺着一个人?一动不动地躺着,会不会是一俱死尸?要不要溜过去扒了他的衣裳?他瞅了瞅远处尚未散尽的士兵,终于下定了决心,顾不了那么多了,就爬了过去。

  就在他伸手去扒那俱尸首衣裳的时候,这才看清草丛中躺着的原来是个女人,花衣裳就花衣裳吧,总比赤裸裸地行走在路上让中国人生疑的好,他压住了急促的心跳,三下五除二的脱了它,急急忙忙的往回爬。回到洞穴里,他麻利地穿上那件花褂子和那件黑裤子,躡手躡脚地来到洞口,再次朝外边瞅了瞅,确定没有人盯梢以后,立马溜了出去。

  一拐一瘸地朝江边走着,他不住地朝四处斜磨,生怕突然间跳出一个全副武装的中国士兵,大喊一声:"不准动!举起手!"那时候可真叫王八进油锅完蛋了。他要豁出命来离开这个鬼地方,去寻找远在老河口的自己的部队,然后带着那支百战百胜的部队杀回来,消灭掉横扫襄阳战区的这支中国军队,他咬牙切齿地暗自说道:“野蛮的中国军队,你们很快就要完蛋了,要不到几天了,定叫你们全军覆灭,彻彻底底的从地球上消逝掉,八嘎丫鲁!"

  沿着江边狭窄的黄土路,淋着雨往前走着,突然间他听到西北方向有飞机的轰鸣声,他惊喜地抬起头仰面朝天观望,毫无疑问那肯定是自家的轰炸机,它们飞过来肯定是要消灭攻城的中国军队。还没有等他看清飞过来的有几架飞机,就有一枚炸弹在他的右边爆炸了,巨大的气浪卷着土巴把他掀出十几米远。头昏脑涨的他愣了好半天,终于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他摸了摸自己的腿脚,试探着站了起来,他再次抬头向天,恶狠狠地骂了句:"妈的,瞎了眼了?连自己人都炸?"

  等到飞机投完炸弹飞走了,他瘸着腿继续上路,他扭头看了看襄阳城西门外大块的空地和远处江面上飘移的船只,犯起愁来了,凶残勇猛的中国军队怎么突然间无声无息不见了?会不会是知道飞机要来轰炸,早就撤军逃之夭夭了?天皇的轰炸机要是早点飞过来,定叫他们有来无回一个也跑不掉……不知不觉衣裳湿透了,他感觉到浑身透心的寒冷,哆嗦着牙齿咬的咯咯的响;饥肠辘辘啊肚子也咕咕地叫个不休,因为指挥士兵抵御中国军队的攻击,他已几顿没吃饭了。他琢磨着又犯起愁来了,老河口驻军离襄阳城至少有两百里之遥,就这样空着肚子精疲力竭的,何时才能到达目的地?天很快就要黑了,到哪去讨口吃的?会不会被人看出破绽?

  想着走着,来到一个小村庄,这时候天完全黑下来。慢慢地走着斜摸着,已经走到庄子西头,他看见一间小屋里还亮着一盏油灯,上前两步靠着墙探头张望,他看见一个中年妇女正赶着一头毛驴推磨,她的旁边没有锅灶更没有碗筷,他的两只眼睛盯上那头毛驴,想讨口饭吃恐怕办不到,何不劫走毛驴离开此地?他伸手抽出别在裤腰带里的手枪,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谁?"中年妇女似乎听见脚步声,她回头看见,一个穿花衣裳的人低着头捂着嘴巴,不声不响地走了进来,好陌生啊,她感到有些惊奇,又问:"你是谁?你想做啥子?"

  山本扯掉盖头布,拿枪指着那妇女,用半生不熟的地方话说:"你别怕,只要你听话,我不杀你,我只想借头驴骑骑,过两天还给你。"说着话往前移动着。

  "你别过来,你赶紧放下枪,庄子里还住着一百多个当兵的,只要你枪一响,他们马上就能赶到,就能围住磨坊,你信不信?"中年妇女拿着赶驴棍瞪大两眼厉声说道,其实就在山本开口说话的时候,她已经看清站在面前的不是个女人,而是个男扮女装的日本兵。

  "当兵的?"山本听到庄子里住着一百多中国士兵,不由得大吃一惊,凭经验他立马断定,面前这个女人说的是实话,因为天快黑的时候中国军队刚刚撤退完毕,庄子里剩下没有撤走的小股部队,也是很有可能很平常的。他收回握枪的手,说:"其实,我刚才已经说过的,借你的毛驴用用,我只是用用,过两天我保证还给你,还给你一大笔赏金。"

  中年妇女收起赶驴棍,说:"你要是这样说,倒还能商量。不过我先申明一下,这头拉磨的驴,那可是东家的,要是弄丢了,我可赔不起,除非?"她朝外面看了看又说:"除非你拿东西跟他交换,说不定?"

  "拿物件交换?"山本瞅瞅手中枪,说:“你看到的,除了手中攥着的这把枪和我的人,什么都没有了,要不你把这把支枪拿去?说实话我还要赶路,没时间在这多磨嘴皮子。”说着话他继续往前移动。

  "说话算数?看你挺着急的,这样吧,公平交易,把枪给我,然后你就可以拉走毛驴去赶路。"那妇女顺着磨道转到门口,又说:“现在我算是弄明白了,其实你们日本人当中,并不都是坏人,讲信用的懂礼貌的,还是不少的。你是不晓得我们东家,他最喜欢的就是玩枪玩炮,他是远近几十里出了名的神枪手……。”

 山本拿枪在手掂量着,然后熟练地退出枪中的子弹,一手拉住推磨的驴,一手把手枪递到妇女面前说:"快点吧,拿了枪你好给东家送去,我呢确实有点急事,要早点上路,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在这跟你磨蹭了。"

  妇女丢掉赶驴棍,上前两步从山本手中拿起手枪,突然间她伸出握枪的手,挽住了鬼子的脖子,她用最快的速度从头发里的拔出发钻,照着鬼子的脸部就是一阵猛刺猛戳。

  "哎呦!"山本惊叫一声,猛地转过身,把妇女摔到门口,他捂着正喷着血浆的左眼跑上去,模模糊糊他看见,那妇女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跑到磨坊外边去了,并且大声叫减:“快来人啦,日本鬼子,快来人啦……。"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他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左眼被那妇女給捅瞎了。他忍着剧痛顾不上再进屋再去拉那头推磨的毛驴,急忡仲地跑出磨坊来到门外,朝着漆黑的江边一瘸一拐地狂奔着,跑出去没多远,他就听到身后枪声骤起"砰砰砰砰……"的枪声,紧接着就是嘈杂的喊叫声:"抓住他,抓住日本人,剥了他的皮,别让他跑了……。"

  沿着江边弯弯曲曲的黄土路,高一脚低一脚盲无目的地跑着,绊倒了,爬起来,继续往前跑,直跑得汗水湿透衣裳气喘吁吁的……大约跑出去三里多地,他回头瞅瞅,侧耳细听,身后寂静无声,并没有中国人追过来。呃,怪事?

  太累了,太疼了,他一屁股坐到地上,忍不住叹了口气,伸手摸摸左眼,他立马感觉到,那里有眼无珠,已经塌进去了,大事不好了,完了完了。

  中野见山本手捂贴着胶布的左眼愁眉苦脸的,知道他又想起他弃城逃命那件事,他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说:“襄阳战区的中国军队不过如此,进军百余里顺顺当当的,并没有遇到丝毫地抵抗,这是为什么?山本君。"

  山本扭头瞅瞅中野,说:"说实话,中野君,你是不知道那帮家伙有多贼有多凶残,刚开始我也不相信,就凭几个乡野村夫,他们有多大的能耐?能把襄阳战区闹的天翻地覆?谁知道他们野火燎原一般,越战越勇,越战越厉害,直到现在,我都还没见过,那个带兵打仗的家伙。"

  中野说:“你是不是被敌人吓破胆了?我不信山羊似的中国军队,见到大日本皇军,还有不跑的?还敢抵抗?从攻占中国东三省,到入关作战,从跨过黄河到长江中下游一带,在诸多战役中,中国军队闻风伤胆,只有弃城丢地怆惶逃命的份,皇军部队所向无敌屡战屡胜,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吧?"

  山本说:“你我都是大日本帝国的战将,你是想叫我实话实说呢?还是想叫我顺情说假话?皇军在中国所有的战场上,的确是捷报频传屡战屡胜,这一点无可置疑,那是耳闻目睹的事实。但是,就襄阳战区来说,情况就截然不同了,我们的对手是一群即狡猾又凶残的乡野村夫,他们不仅具备了不害怕皇军的部队,而且具有誓死跟皇军部队血战到底的勇气,所以他们屡战屡胜步步为营……。"

  中野似乎有些不高兴了,他说:"山本君,作为一个指挥官,说话办事是要有分寸的,你这不是灭我士气扬敌威风吗?实际上的中国军队,有那样可怕吗?"

2

第042章 天怒人怨鬼子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