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襄阳儿女>第049章 草房门前庆胜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49章 草房门前庆胜利

小说:烽火襄阳儿女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9/2/26 16:27:44

  槐花香春日三月,河水清夜雨降落。亲人相聚草房中,绿草花香蜜蜂飞。

  这天早上,一队骑士缓步走出小镇东街口,踏上通往郭家庄的黄土路,走在前头的一个扭头看了看旁边走着的中年妇女,然后回过头目视前方,他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做梦都没想到,这一仗竟打成这个样子,一百多国军战士就这样转眼间没了,一百多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永久地躺在地下了。平时还以为自己熟读三国,对军事有认识有研究,却忘了只有理论加实践,才能磨练出一个好的指挥员。"

  往前走着,中年妇女说:“郭忠,还在为前天的战斗耿耿于怀啊?算了吧,都过去了,还老想着它干嘛?我认为那天你的安排是对的,应该分兵两路,一路攻击河东的鬼子兵,一路打击河西鬼子兵,思路还是比较正确的。问题是狡猾的敌人,事先已经把重兵开到河西埋伏起来,所以,你刚刚解决掉桥头堡阵地,敌人就围了上来,你想的跟敌人想到一块了。″

  "惨痛的教训啊,希望只是这一回,以后不在犯这样的错误。"郭忠扭头问黄淑英:“部队伤亡人数统计了没?昨天我就禀报了师部,要求给这些伤亡战士的家人发放抚恤金,不但要照常发放,还应该多发一些才是,要不然谁还会提着脑袋上战场杀鬼子?奖惩分明才有利于以后的工作。"

  黄淑英说:“伤亡情况是这样的,国军士兵阵亡一百六十四人,轻重伤员八十八人。独立团有四十二人殉国,轻重伤员二十六人。"

  郭忠又问:“我们确实伤亡不小。呃,敌人死亡情况有没有查看一下?估计他们的伤亡人数不会比我们的少。"

  黄淑英说:"从缴获的枪支弹药上看,敌人比我们更惨,他们死亡的人数是四百七十六人,其中,伪军占到一半以上。”

  "嗯!这就对了!"郭忠回头问走在身后的黄参谋:"伤员们都送走了没有?还有,招兵通告都贴出去了没有?″

  黄参谋回答说:“旅座,八十多个轻重伤员,已于当天晚上全部送走了。招兵的贴子也贴出去了!刚才临出军营的时候,就有六个年轻人过来报名登记了。"

  郭忠点了点头,边走着他说:“刚贴出去,就有人过来参军?不错!说明乡亲们对打击日本人有了新的认识,没想到战场招兵水到现挖渠,还起了作用。“回头看了看,又转向黄淑英,他说:"儿子们咋还没有过来?″

  黄淑英说:“二十几里长的唐白河东岸,已经布置了岗哨,骑兵队六十几个战士,作为骨干力量,负责一天三趟的来回巡逻。这会儿估计他们已经巡查完毕了,快回来了。你放心,他们早就念叨着要回老家去看看,这次可逮着机会了。"

  郭忠说:“好久没跟儿子们在一起了,说句心里话,还怪想他们的。这些家伙昨的就应该到指挥部来看看我的。呃,他们几个有没有人受伤?实话实说,不能隐埋。你不晓得,自从郭列牺牲以后,只要枪炮一响,我就担心,担心我们的战士中枪子。

  黄淑英笑笑说:“他们几个,机灵的很,没得多大的伤损,郭恒左胳膊让子弹钻了一下,春桃小腿上擦破了点皮,小宝还好,安然无恙没受伤,军医都给他们处理过了!″

  "没伤到就好,那小子活灵活现的,是个打仗的料子。没受伤就好,我就放心了。”郭忠回过头大声地说:“午饭在郭家庄吃,大家走快点。"他抽出鞭子打马前行,还吆喝着:“驾!骂!"朝着郭家庄快跑起来。

  跑完二十几里黄土路,来到郭家庄庄子北头,郭忠从马背上跳下来,朝四周看了看,昔日的荡沟和往日的田野,还有脚下这条走了几十年的黄土路,隔日再看他感到特别的亲切。见大家都下了马,他拉着自己的战马往庄子里走去,他说:“人这东西,不知是咋的?到了我这个岁数,特别恋旧,特别喜欢回想以前发生过的事。有句俗话咋说的?人过四十腿肚子软,动不动就爱提当年。现在我才弄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黄淑英说:“啥意思?岁数大怎么了?以前不是有这样一句话吗?有志不在乎年岁高,无志空长百岁。意志是人的主要精神来源,没有信念就没有了精神……。"

  路过庄子当中的时候,郭忠特地拉着马走到已被炸为平地的肖家宅地上,他看到在靠近院子北边的砖缝里,又萌生出几根幼小的槐树秧子,昔日往事又一幕幕从面前闪过,每年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肖家夫妇端着一盆盆米面,从这里走出去,送到需要救济的穷人手里;在这里他们把自己的俩个女儿,许佩给了两个上无片瓦下无寸地的穷小子,在这里他们花费钱财风风光光地操办了俩女儿的婚事,在这里他们……朝着宅子中央,他拱着手大声地说道:“亲家,郭忠看你们来了,分别许久了,郭忠想你们啊!亲家,请你们相信郭忠,你们的血是不会白流的,我早就发过誓,要替你们报仇雪恨,九泉之下的你们,现在可以冥目了"连连叩拜。

  离开肖家宅地,黄淑英问了句:“郭忠,肖春花最近有消息吗?小小年纪就离开了爹和娘,确实让人揪心。要是有时间的话,我们应该过去看看她,她是不是还在上学?"

  郭忠说:“这个不太清楚。临出征的时候,我把她托付给了王县长,估计她还在县政府家属院里。过两天我们过去看看她,顺便给她买两件衣裳,再弄点馃子饼干带过去。说实话我也挺想她的,小姑娘聪明的很……。"

  话音刚落,一阵急促又响亮的鞭炮声,从庄子后边传来:"噼噼啪啪噼噼啪啪噼噼啪啪……。″大伙都觉得有些好奇,这年头谁还会有钱摆这个排畅?命都难保了还要什么面子?过去看看?大伙加快了脚步。

  来到草房前,大伙都愣住了,他们看到草房前站满了人,绝大多数都是穿黄色军装的军人,十几个卫兵抱着枪在草房四周来回走动着,房前站着两排拿着鲜花年轻貌美的女兵,尹师长和王县长等人紧挨着站在女兵中间,正朝这边望着。几个军队炊事员围着四个大铁筒,正在炒菜做饭,炊烟袅袅,香味拟人。

  郭忠觉得有些奇怪,他扭头看看黄参谋,他说:"小黄,这到底咋回事?师部咋会晓得我要回老家来?″

  黄参谋上前两步,解释说:″是这样的,昨天汇报战况的时候,师座追问你的处境,没办法我只好把你的想法说了出来。没得别的意思,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郭忠苦笑了一下,埋怨说:"你呀老弟,各方面都好,就是嘴快,败兵之将还有啥子值得显耀的?让师座亲自过来欢迎,我觉得有亏。下不为例啊,以后可不要再这样做了!"

  黄参谋说:“你可能误会了,师座并不是专程过来为116旅庆贺的,迫于战事吃紧,再加上枣南的营地被敌人毁了,尹师长已经申报军部,决定把旅部军营迁移到郭家庄。因为昨天回去晚了,我来不及把这样事告诉你,实在抱歉。"

  "哦?师座要把旅部军营迁到郭家庄?跟我想到一块了。郭家庄紧挨襄阳辖地,是枣阳离襄阳城最近的一个村庄,一旦前线吃紧,这里的驻军可以迅速赶去支援……。"说罢,他回头朝着大伙喊了声:“走吧,不能枉费人家的一片好心。"

  “欢迎老英雄,欢迎大家凯旋归来,欢迎,欢迎,欢迎!"尹师长拍着手迎上来,两手握着郭忠的手说:“辛苦了辛苦了,大家都辛苦了!"完毕,他把手伸向黄淑英,忽然愣住了,他说:“呃,这位美女是?我怎么不认识呀?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面?"

  黄淑英微微一笑,她说:"还美女呢,都老了,不中用了,要是没有这场战争的话,估计孙子都抱上了。"

  使劲地想着,尹大壮说:"哦,想起来了,去年在汉口陆军军事学院,我们好像见过面了。那次我到军校去,主要目的是接师部的几个培训生,忘记了吧?"瞅着她那白里透红的圆脸,他叹了一口气,心里话:"天啊,这世界上竟然会有如此年轻貌美的女人?少见,少见,真是太少见了。"

  黄淑英笑笑说:“师座,你可能认错人了,我没去过汉口陆军学院,更谈不上认识你了,你再想想看,是不是认错人了?"

  "错了,你误会了,老弟!"王县长走到尹师长跟前,解释说:“我也是刚刚听黑老蔡说的,她呢不是你在汉口军校遇见的那个女人,她就是八路军独立团团长黄淑英,更准确地说,她是老英雄郭忠的夫人。"

  “啊!"尹师长又吃一惊,扭头看看郭忠,又看看黄淑英,朝郭忠伸出大拇指,他说:“老英雄,好样的啊,不愧是个老英雄,想不到你还有这样一个美如天仙的妻子?相见恨晚,好样的,好样的!夫妻双双,驰骋沙场,奇迹啊!"两手握着黄淑英的手,连声说:"辛苦了!辛苦了!辛苦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国军战士从外边过来,走到郭忠跟前小声的说:"旅座,你的儿子儿媳们回来了!"

  郭忠抬头一看,这才发现三个儿子两个儿媳妇拉着马就站在草房的前边,他转身迎了上去,弯腰抱起小宝,原地打着转说:“还好吧儿子?你可把爹想死了啊!到了也不吭一声,让老让爹惦记着……。"放下小宝,上前两步拍拍郭文的肩膀,问:“伤口还疼吗?"

  郭文挺直腰板回答说:“谢谢父亲关心,全好了,不疼了!"他看见父亲比往日更加消瘦了。

  郭忠走到吊着绷带的郭恒跟前,轻轻的摸了摸他那受伤的胳膊,说:“要不是你们八路军骑兵队拼了命地攻击,一千多敌人就不会后退,敌人不后退,你晓得会有好严重后果吗?"他提高嗓门大声的说:"若是你们不及时赶到,若是你们不拼命的攻击,我116旅全体官兵,就会全都战死在阵地上。"他拍拍儿子的肩膀又说:"谢谢你们,真心的谢谢你们!儿子!"

  望着父亲,郭恒回答说:"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你们被敌人围住了,八路军哪有不拼命解围的。父亲辛苦了!"朝父亲行施军礼。

  走到肖家姐妹俩跟前,朝着肖春梅,他说:"辛苦了,梅子。在陆军医院里,照顾那么多伤病员,你们几个可是吃尽苦头了,我已经听说了。"

  肖春梅大声地回答说:"不辛苦,那是我们应该做的,照顾自己的同志吗。父亲辛苦了!"

  他的目光落到肖春桃的身上,咦,他突然感觉到她那张白净的圆脸瘦了不少,恋恋不忘昔日的恩情吧?她肯定还在想着从前,想着她和郭列的那段婚姻,尽管来匆匆去也匆匆非常短暂,但在她的世界里已成为永久的相思,因为念念不忘,所以日渐消瘦,这也难怪。望着她,他说:"辛苦了,春桃!腿伤好些了没?还疼吗?"

  “不辛苦!回父亲的话,腿伤已经好转,不疼了!"肖春桃怯生生地说了句,转过身抹去了脸夹上的几滴泪水,然后又转过身去。

1

第049章 草房门前庆胜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