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襄阳儿女>第035章 自古英雄出少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35章 自古英雄出少年

小说:烽火襄阳儿女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9/5/29 17:52:45

  警车在看守所门前停下来,郭子飞和坐在前排座位上的王平_立马下车,朝车里坐着的郭静,郭子飞说:"下来吧,到了。"

  等郭静从车上下来,郭子飞从衣袋里摸出钥匙,上前两步给儿子打开手铐和脚镣,面对面站着,他说:"儿子,等会我就不进去了。临分手的时候,老爸有句话想对你说,人生坎坷路难走,大灾大难随时都会有。不论是年轻或是年长,平时要注意约束自己,遇事要冷静面对,不能随心所欲想做啥就做啥,要踏踏实实作事,要规规矩矩作人,听见了没?"

  郭静眼眶里噙满泪水,他说:"爸,你说的话我都懂,我已经长大了,我已经读初中了,咋可能连这点道理都不懂?我确实没有胡来,我确实是冤枉的啊爸?"

  郭子飞说:"儿子,也许你在心里边正责怪你的老爸,你会以为你的老爸不通人心,残酷的把儿子送进看守所,目的是为了个人的前程。如果你抱着这个想法,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以前不是有这样一句话吗?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是我郭家的子孙?打铁必得本身硬,因为我跟你娘都是共产党员,所以呢我们必须要以身作则起到好的作用。"

  副所长王平走到郭子飞跟前,他说:"我担心的是,郭静进去了吃不消?还有一个问题是,这样一搞不仅是直接影响到他的学业成绩,而且对他刚刚开始人生的也有很大的影响。你看是不是先调解后关押呢?"

  郭子飞瞅了瞅王平,他说;"名声?什么名声?换个角度来说,坐牢跟进监室并不是一件坏事,而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我见过好多的刑满释放人员,他们中间有不少的人,现在都是行业能手,都相当的富有,当厂长当老板的,大有人在。吃亏如领教,上当只一回,因为他们吸取了教训总结了经验,所以在以后的工作当中,更加发奋图强努力进取,所以才有了今天的辉煌业绩。"

  流着泪,郭静说:"爸,我的话你为啥子不听啊?我确实是冤枉的,我真的没有犯法,宋月月她是甘心情愿的,你应该相信你的儿子!"

  郭子飞说;"儿子,纵观人生,坐牢对大多数人来说,那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所以呢我劝你不要怕,即然灾难已经出现了就要迎难而上。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儿子,有句话我想对你说,因为老爸的工作性质特殊,所以得罪了不少人,极少数怀恨在心的家伙就会找机会打击报复。早些天我看到一个新闻报道,一个歹徒一天之内枪杀三个警察然后自杀。这件事给了我很大的启发,他们越是想打倒我们,我们就越要挺起胸膛,越要好好地工作。"

  抹掉眼泪,郭静说:"爸,那是你们警察的事,跟我有一点关系吗?你是知道的,我还要上学读书,还有好多的事要做,求求你放了我啊爸爸?"

  郭子飞说:“到了里边,要好好地反省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在早恋这方面存在有错误,等到把事情真相调查清楚了,我和你妈会在第一时间来接你,要听话儿子!"说话间他的眼眶有些湿润了,因为怕儿子看见自己流泪,他连忙转过身去,吩咐说:"王平,公事公办,你带他去办手续,千万不能告诉所里任何同志,他不是我郭子飞的儿子,记住了没?"

  "知道。"王平答应着跟在已启步的郭静后边,走进看守所大门,穿过狭长的院子,来到监管值班室。羁押手续办理完毕,郭静提着被抽走裤腰带的裤子从里边出来,他抬头朝四周看了看,高大的院墙上围着三尺多高铁丝网,门口立着一间炮楼似的岗亭,上面站着一个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大门的正对面立着两排平房,二道门就设在平房的中间,院落里只有呼啸而过的寒风和纷至沓来的雪花。

  一个细高个监警拿着一串钥匙走过来,他幸灾乐祸的说:"喂!小流氓,别站着不动啊,我带你到一个好玩的地方去走走,跟我来。“

  跟着监警往前走,穿过二道门步入监室中间阴暗潮湿的巷道里,阵阵尿骚屎臭的气味扑鼻而来,哎呀好恶心的环境啊,他强忍着伸手捂住鼻子,加快脚步往前走。

  来到四号监室门前,监警摸出钥匙开开门,站在门口贼头贼脑的朝屋里瞅了瞅,说:"二球们,担心你们寂寞难捱寻短见,我呢连续打报告请示上级,特地从外边给你们调来了一个小将。我相信在他的陪伴下,你们会快活起来的,还请你们多多的关照。"说罢朝着站在身边的郭静说:"进去呀小流氓?还发什么呆?这里就是你的家。"

  俗话说打人别打脸,骂人别骂短,郭静本来就觉得挺委屈挺恼火的,当听到监警一口一个小流氓的时候,心中怒气立马燃烧起来,反驳说:"你胡说,你凭啥子叫我小流氓?是她跑到我家里拉我过去的,我没有耍流氓,织知道不知道?"

  监警愣住了,他根本没有想到有人会跟他顶嘴,左右瞅了瞅郭静,苦笑着说:"好好好!算我胡说,她是自愿的?你是冤枉的?你把我弄迷糊了。我问你小子,那女子即然是自愿的?警察熬油费车送你到这来做啥子?是不是平林的警察们吃饱了撑得慌啦?"

  郭静走进监室,回过头来说:"那天天气特别冷,我正在家里做作业,宋家宋月月过来约我出去玩,然后她就脱了衣裳……。"

  监管说:"算了无名小将,别在那编故事了,老老实实地给我呆着反醒去吧,别一天到晚瞎球想胡琢磨,滚进去。"照着郭静的脊背推了一把,然后砰的一声关上门上了锁,伸头到门框洞口,朝床上坐着的四位说:"小将初来乍到,还不懂规矩,希望你们当师兄的多多关照啊?这位小爷娃来者不善,悠着点别太使劲了。"说罢转身步入巷道扬长而去,边走边哼着歌曲:"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马儿不跑想吃草……。“

  走进监室,郭静看了看坐在床上的几位,哎哟!天啦!好凶残的面孔,一个个虎视眈眈如临大敌似的。走过去坐到床头,还没有坐稳就被伸过来的一只脚蹬开,他只好站了起来。

  一个小个头的家伙厉声说道:"小子,哪凉快你坐哪去,你还不够等级,床上没得你的位置。"

  郭静不服气,又坐到床的另一头,刚坐下又被一只脚蹬开,只好又站起来,扭头瞅了瞅踹他的那个家伙,他说;"咋的?这看守所是你家的?凭啥子不叫我坐?"

  一个胖乎乎的家伙瞪着三角眼吼道:"告诉你小子,这地方不是我家的,也不是你家的,老子就是不让你坐,咋的了?你说,咋的了?哪暖和你到哪去,你还不够尺寸,这不是你坐的地坡。"

  无处容身啊,郭静犹豫着蹲到墙角,尽管他不服这几个疑犯的虐待,因为刚进来他不想跟别人翻脸动拳头,还是忍气吞声的好啊!

  一个嘴巴上留有一小撮黑胡须的家伙,朝床边移动了两下,挺和气地说:"小子,看得出你还是头小倔驴,连警察都敢顶撞的人,还算是个爷们,大哥我就佩服像你这号的人。我问你,是初进宫还是二进宫?"

  瞅着小黑胡,郭静摇摇头说:"你啥意思?我不知道什么叫一进宫二进宫,这里我从来都没有来过。"

  胖乎乎的家伙朝小黑胡说:"大哥,别跟他瞎磨蹭瞎耽误功夫,你看看他的穿戴,粗布衣、解放鞋,不用琢磨就晓得他是个乡下人,你就是夸干唾沫,也别想榨出二两油来。不如按老规矩办事,揍他一顿出出怨气算了。刚才刘干部不是说过了吗?叫我们多多关照这位小将?顺手的人情不揍白不揍。我的皮炎病又犯了,只发痒痒怪难受的。"

  小黑胡仍旧和气地说:"小子,你听到了没?弟兄们欲闷难忍,已经在磨拳擦掌了,他们想揍你一顿,你愿意吗?"

  郭静说:"放屁,你们又不是监警,你们跟我一样也是一个疑犯,你们凭啥子随便打人?你打一下试试看?"

  小黑胡抓了抓头皮,瞅了瞅床上的几位,他说:"听到了没?小家伙的觉悟还是挺高的,他问我们凭啥子要打他,凭啥子?谁给他解释一下?也好让他开开眼界。"

  胖家伙气愤愤的说:"日你妈连这个都不懂,这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按号入座先来的吃后到的,强大的吃弱小的,这就叫弱肉强食,你以前不是从电视里听说过吗?"

  小个头插嘴说:"你看看他,一问三不知,看样子这家伙还真的是初来乍到?必须要加强管教,应该给他点颜色瞧瞧,也好让他长长记性,谁叫我们是师兄呢,对不对?"

  小黑胡朝小个头瞪了一眼,他说:"豆腐急了一包浆,慌啥子慌?我们有的是时间,你天天不是叫唤睡不着吗?慢慢来别着急。"扭过头朝郭静说:"小伙子,同是天涯轮落人啊,何必要遵循常规勾心斗角相互残杀呢?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郭静噘着嘴巴扭头到一边,他懒得跟这帮人纠缠,年少的心又飞回到平林镇中学那块超大的校圆里,他想起了他的老师和他的同学们,还有二年级三班那间教室和自己的书桌,此时此刻那里会是个什么样子?

  小黑胡强装善人,和气地说:"小子,大哥问你几句话,你必须要实话实说,你的老家住在哪?家里有几口人?老爸老妈都是做啥子的?能不能给我们说说?也好打发打发这寂寞的时光啊?"

  郭静觉得小黑胡满和气的,他说:"奶奶爷爷都是杀敌无数的老干部,现在都退休了。家里还有爸爸妈妈和哥哥,爸爸是派出所所长,妈妈是检察院检察长。"

  胖子听罢嘿嘿一笑,他说:"哟哟哟哟哟哟哟!越说越悬呼越说越吓人了,监狱里竟然出现了一个所长检察长的儿子,太阳平时差不多都是从东边出从西边落,见了鬼了,今的它忽然从西边出从东边落下去了。奇闻啦小子,你就使劲地吹吧,要是有一个人相信你的话,我把自己的蛋砸了。"

  小黑胡疑惑不解地皱起眉头,挪了挪屁股坐到床边上,他说:"胖子的怀疑不是没得道理,现在的社会莫说派出所所长的儿女,不会坐牢入狱,就连普通警察的亲朋好友,也难得有一个步入与世隔绝的监狱。哎呀!我算是看破红尘了,监狱这个地方,它是专门给无权势的平头百姓开设的,跟那些当官的毫无关系。"

  郭静说:"那可不见得,警营里送儿入狱的人,可不值我爸爸一个,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只是一个警察的儿子?"

  "官官相维,官官相护,这已经是几百年的老规矩了,算不上是稀奇古怪的事情。小子,我再问你,你要如实回答我,不准夸大其词,不准撒谎骗人,你爸爸是哪个派出所的当所长?你妈妈在哪个检察院当检察长?”

  郭静如实回答毫无保留,他说:"我爸在平林派出所当所长,我妈在市检察院做事,他们已经在那里工作十几年了。"

  小黑胡吃一惊,心里边的怒火立马被点燃了。他不仅认识平林镇派出所所长郭子飞,而且还是相当的熟悉相当的嫉恨,因为他三次入狱都是平林镇派出所所赐,姓郭的不仅亲自追查案情抓疑犯,而且是毫不留情一马当先,致使十几个结拜兄弟全部入狱受审……。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小黑胡说,朝地上吐了口唾沬,他暗暗骂道:"可恶的郭子飞,你也有今天啊?你不是趾高气扬老子天下数第一吗?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姓郭的你记住了,人走鸿运的时候,门板都挡不住,人要是火背了,小阴沟里都会翻船。有幸能和你的儿子牢中相遇,算是老天赐给我的福份,我得给你的骨肉施点颜色瞧瞧,要不别人会骂我软弱无能像个老太太似的。朝胖子瞅了瞅,他说:"刚才刘干部不是说了吗?要多多关照这个小子。天不早了,人不少了,是时候了!"

  "大哥,小的明白你的意思,说实在话,老子早就手痒痒了,想练练拳头,却找不到合适的对手,把人急的够呛啊!"胖子站起来磨拳擦掌亮出几个搏斗的动作,扭头问道:"还像那回事吗大哥?"

  稳坐钓鱼台,小黑胡笑笑说:"有人高敖自大欺骗成性,冒充所长的儿子来吓唬人,大伙说该不该挨揍?”

  "该!"几个喽啰异口同声地说,溜身下床走向墙角,他们要例行"家规"教育教育年少气盛的小家伙。

  郭静站了起来,因为他知道疑犯们要行凶打人。即然要开打,何不先下手?后动手必定要遭殃。这是他从爷爷和爸爸得到的传教。平日里他利用星期天和节假日,向爷爷学习拳击自卫术和棍棒搏击术,好的功夫来自于持之以恒的刻苦煅练……一个够刺激的场景闪现在面前,他曾为这个场景自豪过也骄傲过。

  去年冬天的一个星期日下午,他坐爸爸的车去镇中上学的途中,爸爸突然来了个急刹车,他推开车门就冲了出去,因为他发现前面骑摩托车的好像是个追捕许久的杀人犯,箭步上前跑到疑犯的前头举枪瞄准。谁知疑犯迅速刹车掏出自制手枪对准了爸爸。两枪相对虎视眈眈的一处即发,情况危急迫在眉梢。

  见状,郭静溜身下车,拾起路边上的一块半头砖,轻着手脚绕到疑犯背后,突然扑上去举起砖头就砸。两家伙打下去就把疑犯打爬下了。爸爸立马冲上来按住歹徒,迅速的掏出手铐咔一声给他戴上了。事后爸爸还夸他聪明能干机智勇敢,还鼓励儿子说:"好好的上学,将来必定会是一个好警察。"

  三个疑犯同时扑过来,郭静后退两步来到门口,就地蹲下抬起左腿狠劲地横扫过去,几个家伙扑扑通通地倒在了水泥地上,但立马又爬了起来,振作精神又走过来。

  上前两步胖子麻利的抡拳就打,被郭静当胸踹了一脚,他呼呼地喘着气仰面倒在了床上。他眨巴眼睛爬起来大声的说:"一齐上,打死他。"

  郭静没有再抬腿摔足,而是抡起他那只有力的拳头,上前两步猛击对手们的门面,这叫先关灯再打人。小小的街道混混哪里受得了铁拳钢臂的痛打?接二连三地先后倒下,一个个捂鼻子捂脸暗自叫苦,猜想着:"莫非这小子去河南少林寺练习过?也有可能到鄂西武当山拜过师傅?妈妈的太厉害了。"

  "快住手,别打了!"小黑胡见自己的弟兄吃了亏,连忙喊道:"都是招孽人,何必要狗咬狗窝里斗?自相残杀对谁都没有好处!”他要校仿当年朝鲜战场上节节败退的美国军队,遇见不屈不饶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只好放下吞并朝鲜的野心,决定在板门店坐下来谈和,完完全全的称得上是自找苦吃自找没趣,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郭静指着众疑犯大声的说:"来呀?还打呀?还欺负弱小啊?我就不信我打不过你们,王八蛋。"说罢转身又回到墙角蹲下来。

0

第035章 自古英雄出少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