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绿林军>第036章 监室幽幽励人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36章 监室幽幽励人志

小说:烽火绿林军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9/6/7 11:04:19

  四号监室里,郭静独自蹲在大便池旁边正窜瞌睡,因为连续几天被罚守夜,他已经是疲疲惫不堪了,又因为两顿没吃饭了,所以肚子里早就饥肠辘辘了。

昨天夜里,他和前天一样,吃过号饭就溜秋在床边躺了下来,就在他似睡非睡的时候,一床被子将他严严实实的蒙住了。

因为积怨太深,不发泄心里边挺难受的,同屋的几个疑犯扑上来,按住他就是一顿暴打,他们要以此消除前天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耻辱。

郭静使劲地挣扎着,好不容易蹬去那床破旧被子,迅速的爬了起来,他像一只发怒的小老虎似的,二话没说抡起拳头就打,正应了”一人豁命十人难挡”那句俗话,一对四的搏斗在狭窄的号室里大打出手,谁也没占上风,谁也没吃亏,但接下来的日子却不怎样好过。

首先发现疑犯打架斗殴的是李干事和另一个监警,因为事发时他们正坐在办公室里注视着监控器,俩人同时站起来,操起挂在墙上的警棍和手铐,跑向四号监室。开开门毫不犹豫地冲进去,举起警棍朝着滋事双方劈头盖脸就是几家伙,即没有故意惩处郭静,也没有故意惩治几个混混。刘干事举着警棍尖叫道:"蹲下,快蹲下,都给我蹲下,反了天了是不是?”

初生牛犊不怕虎,忠良之后志不短。郭静捂着正淌着血的额头辩说着:"是他们没事找事欺负我,你们为什么不问一下就动手打人?”

一个小混混狡辩道:"他在诬赖人,是他先动手打人的,根本不是我们,不信你们再看看电视监控。"

王干警指着岁数偏大点的小黑胡问:"你说,到底是咋回事?谁先动手打人的?你给我老实交待。”

小黑胡现出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不慌不忙地说:"报告政府,谁先动的手我看见的不是很清楚,但有一点我应该向领导反映反映,郭静仗着他的爸妈是执法干部横行监室,这件事的确是真的,刚进来的头一天就打伤了几个人,要是不信你们翻一下电视监控。”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郭静愤怒地反驳说:"你放屁,罪魁祸首其实就是你,是你指挥他们打我的,监控里肯定有记录。

小黑胡仍旧装出一副老实人的模样,他说:“看看,看看,张口骂人出手伤人的脾气硬是改不了,这可是两个领导耳闻目睹的,我可没有夸大其词吧?"

王干警二话没说走上前铐住一个混混,他知道半夜三更的要想平息打架双方,最好办法就是把闹腾的双方各铐一个,这样做他认为公平和理又合情。

刘干事举着的警棍放了下来,瞅着郭静他说:"听到了没有?你说他们滋事生非,他们说你先动手打人的,到底谁有理谁无理?我看你们谁都无理。你有没有拍过巴掌?一个巴掌它拍得响吗?警察没功夫去调查研究疑犯间的猫腻,老规矩,戴上它,最安全。"

郭静推开伸过来的手铐,他说:"不调查清楚,你凭啥给我戴手铐惩罚我?你这是滥用职权滥用酷刑,折磨一个疑犯算啥子本事?我不戴,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戴。”

刘干事晃悠着手铐,带有几分幸灾乐祸的口气说:“你说不戴就不戴了?你是疑犯还是我是疑犯?是你领导我还是我领导你?太自由太任性了吧小子?你给我放老实点,快戴上。"

郭静把手背到后面,理直气壮地说:"不戴,我说不戴就不戴。"他的心中燃怒火,他的两眼炯炯有神。

刘干事硬着头皮果断地说:"你说的不算数,到了这我说的算,不管你是所长的儿子还是检察长的儿子,我劝你还是赶紧戴上安全铐,千万别在错下去了。"

跟风拍须说好话,小黑胡凑上一句:"报告政府,你的话深得人心,我越听越想听,我相信政府相信警察,你们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王警官瞪了小黑胡一眼,他说;"你给我闭上乌鸦嘴,火上浇油是吧?你想干什么?这还临不到你妄加评论,要不是你们仗势欺人,能有这回事?好好的给我蹲着,别乱动。“

小黑胡点着头说:“是是是,我蹲着我不动,我听政府的。“乖乖的蹲在墙边不敢再动弹。

刘干事借机闪到郭静背后,拿起手铐准备给他戴上,但他的动作太慢了。也就是这个时间,郭静已经麻利地把手放到自个前面,刘干事随及追过来抓住了郭静的一只手。

就在手铐即将卡住自个右手的时候,郭静突然伸出左手配合右手,来了个反擒拿用力一拧,把刘干事摔到大便池上。他扑动着想爬起来,却被郭静死死地按住了,郭静夺过手铐戴到刘干事手脖上。

被背铐着的刘干事爬在大便池上叫道:"反了反了,简直是反天了。快来人啊,抓住这个小子,抓住他,关警闭。"

这可是立功赎罪的好机会,即维持了监室干部,又惩治了心中的仇人?几个混混呼一下冲了上去,搂脖子的、掐腰的、抱腿的全体总动员,终于把郭静按倒在地上。

见状,王警官上前两步扶刘干事站起来,并迅速地帮他打开手铐,推开几个疑犯把手铐戴到郭静手脖上,他说:"好了!这起打架斗殴事件到此结束,以后不准再有此事发生。"

小黑胡见状忙说:"警察办事公平公正人人佩服。你小子奸搅歪赖人人恼人人恨,现在你舒服了吧?”

背铐着,郭静朝着正拍打着衣服的刘干事吐口唾沫骂道:"姓刘的你个王八蛋,你包庇坏人,怂恿坏人打老子,你贪脏枉法滥用刑具惩罚老子,老子就是死了,也不会放过你个狗娘养的,走着瞧!"

刘干事恼羞成怒,他拾起掉在地上的警棍指着郭静吼道:"你再给老子说一遍试试?看看老子敢不敢揍你?"

郭静一点都不惧怕,而是昂首挺胸迎了上去,骂道:"你贪脏妄法,滥用刑具,我就说了怎么了?有种的你就打死老子,狗娘养的你打呀?”

生成的骨头长成的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本是街道混混出生的刘干事,此时此刻已是恼羞成怒忍无可忍。其实,从打郭静走进监室那一刻起,他就看不顺眼了,原因是少年说话太冲了,不屈不挠的劲头太足了。他想不通的是即然办案民警把他送进来,他应该是有问题的?有问题你还不低下头理让三分?竟敢当众顶撞殴打警察,是不是太嚣张了?你为啥子不想想,你这一闹腾叫我日后还怎样统治这里的两百来个疑犯?

他做出了决定,今天要是不教训教训这个狂妄的家伙,我誓不为人,大不了罢官弃职脱掉这身黑皮,那又有什么值得后悔惋惜的呢?公安局一个小小的办事员,连个警察都算不上,每个月一千多块的工钱,且不说养家糊口过日子,就连自己的衣食住行也难得有保障……他顾不得多想多琢磨,抡起警棍就打,他不想在众人面前掉链子丟面子,他要挽回已经失掉的一点点面子。

郭静头上和身上连挨几警棍,额头上也被打伤了,有一棍子从面前闪过的时候,正打在了鼻子上,急涌出来的鼻血顺着嘴里流到下巴上,然后一个劲地往身上淌着,他的胸前上衣很快就被血液浸透。他依旧是不屈不饶地叫道:”姓刘的,老子懂得的法律不比你少,老子要到法院去告你,你给老子等着瞧!”他突然抬起右腿朝刘干事踢了过去,见没有踹到刘干事,他上前几步一头撞了过去。

刘干事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仰面倒下,他麻利地爬起来叫道:"好!你死不悔改啊?今的就是拼着不穿这身黑皮,老子也要给你点颜色瞧瞧,小王八羔子,看我咋收拾你!”他抓起摔落在地上的警棍,咬牙切齿的又举起来,朝着郭静就是一阵猛打,边打边吼道:"我让你蛮横不讲理,我让你不屈不挠……。”

因为背铐着有力使不上,郭静站着没动又挨了几棍子,他高仰着头骂道:"打吧,有种的你打死老子,弄不死老子,你就不是人养的,变态警察,你猖狂不到几天了。"他瞪大眼睛寻找机会,想着再飞起一脚踹翻这个可恶的家伙,他要把这一脚踹得更迅猛更有力。

这时候,他想起爷爷常说的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定会报。刑讯逼供毒打疑犯,执法犯法徇私枉法,到头来绝对是没得好下场的。"

其实,少年的心里最瞧不起最痛恨的就是打人的警察,依仗职权过过手瘾,以此发泄心中愤怒算啥本事?对待自己的同胞比对待万恶的日本鬼子都要心狠手毒,可恶的家伙们根本不配充当一个人民警察,何况他们中间有一部分还是接受培养教育多年的老警察,且不说违背了党章党纪,就连作人的最其码的一点善良也失去了。

早些时候,一个星期五下午,放学以后他和往前一样,骑着他那张破旧的自行车往回走,本想着早点回家奶奶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谁知道跑出南街没多大功夫,车胎突然间没气了,他跳下车子左右光顾,又苦恼又着急茫然若失。

这个时候,他忽然看见前头水泥路上跑过来一辆警车,他猜想肯定是派出所值班车出警归来,他连忙举起手摆动着,算是打个招呼,警车从身边闪过时响了一声警笛,然后缓缓地停了下来,鲁静从驾驶座探出头喊了一声:"郭静,咋搞的?又抛锚了?”

郭静点点头大声的问:"鲁叔叔,看见我爸爸没有?我的车子突然坏了,回不去了。"

鲁静打开车门探出头来说:”你爸爸还在派出所里忙着。上来吧,顺风车,我带你一节,去派出所,我们正准备回去。”

郭静把车子推到街边一户人家门前放好,然后转过身跑几步上了警车,因为他知道这个星期天爸爸不值班,他想坐爸爸那部二手车回郭家庄去。

车里边坐着的除了三个警察以外,还有就是刚抓到一个疑犯,他的年龄在三十岁左右,个头高大壮实,虽然右手被铐着挂在车内扶手上,但他的嘴巴仍旧在咕道:"你们办事不公道,我再说一遍,我没有偷李家的东西,你们快放了我,王八蛋!”

鲁静举起巴掌伸到疑犯嘴边喝斥道:“你嘴巴放干净些行不行?小心我打烂你的臭嘴,叫你不能骂人也不能吃饭,信不信?"

疑犯仍旧不屈不饶地辩道;"偷东西的不是我,你们胡乱抓人我要告你们,王八蛋!"

鲁静抬手就是两嘴巴,吼道:“还骂不骂?再骂一句试试?反了天了,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你。"

疑犯伸出左手抹去嘴巴上斑斑血迹,叫道:“你们刑讯逼供殴打好人,总有一天会得到报应的,你给老子记住了!"

另外两个警察也十分恼火,其中一个用手点点疑犯脑袋说:”行,算你厉害,等会到了派出所再说,竟敢在警察面前撒横?我看你是活的不够耐烦了!”

警车驶进派出所大院,大伙陆续下了车,郭静径直走向所长办公室去找老爸,几个警察押着疑犯走向他们的办公室。老爸拿着一支笔正查看一份案情材料,抬头看见儿子进来了,他说:"你先到外面等一会儿,看完材料我们马上回家。"说罢又仔细的看起来。

郭静转身出了门,来到位于院子东边的篮球场上,来回走着他想起了远在郭家庄的奶奶,她是不是已经把饭做好了?

冷冷清清的院子里很少有人走动,因为此时此刻是星期五下午五点左右,除去值班的以外,其他的干警差不多都下班回家去了。

这时候,郭靜突然听见值班室有人呼叫:"快来人啦,警察打人了,救命啊!"

出于同情心,他快步朝值班室走去,推开门一看吓一跳,那个身材魁伟的年轻人被背铐着挂在墙角铁环子上,两个警察站在他面前轮流抽打他的嘴巴,鲁静坐在办公桌旁边吸烟边欣赏。他快步上前推开那俩警察,大声的说:"不准打人,打人是犯法的。“他用身体把警察和疑犯隔开。

鲁静起身走到肖静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说:"郭静啊,你不太了解这些人,刚才在车上你是看到的,一路上骂骂咧咧的野的很,走进值班室他的嘴巴还是不干不净,像这样的恶棍不打他打谁?好多年还是头一回遇见这号的人,换着是你你该怎样做?警察有警察的难处,工人有工人的苦衷,将来你会知道的。“

郭静说:"不管咋说你们不应该打人,说服教育或者不理他不就行了吗?干嘛动手殴打一个被铐住的人啦?你就不怕他将来出去了告你们?"

有个警察挽起袖子说:"你要是不给他点厉害瞧瞧,他就不晓得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更不会知道触犯刑法的痛苦。有句话咋说的?不打不成交,不打不得招,这些刁民都是奴隶出生的,不揍他他就皮发痒。"说话间走到疑犯身边举手便打。

上前两步,郭静抱住那只有力的臂膀,他说;"宋叔叔,求求你了,别打他了,好不好?他太可怜了。"

愤世嫉俗气难消,宋军没有理采郭静,指着疑犯厉声说道:“犯了法不但死不认错,竟然闹的比警察还厉害,不收拾你那还得了啊?"

郭静上前阻拦被推开,他转身出门直奔所长办公室,进了屋着急地说:"爸,你快去看看,鲁叔他们打人了,那人满脸都是血,挺可怜的!"

郭子飞丢下手中的圆珠笔,一拍桌子站起来了,他说:"可恶之极,军伐作风到死都改不了,也不看看现在是啥年代了,这帮家伙!”转身往外走。

父子俩一前一后走进审训室,郭子飞朝着正抽打疑犯的警察吼了一声:"住手!你想做啥子?怎么能随便打人?上回的教训你忘记了?亏你还干了七八年的刑警,连这点基本素质都没有,快住手。"说话间摸出卫生纸,替疑犯擦掉血泪和鼻涕,安慰他说:“还疼不疼?要不要到医院去看看?"

疑犯摇了摇头,他说:"不必了,郭所长,我真的是冤枉的,我去过李家确实不假,那是我想找回跑丢的小狗,庄子里有几个人可以证明。谁知道没多大功夫,警察就上门了,任凭我怎样解释,他们硬是不听,还动手打人,想我马家也是个大户人家,从小到大还没人敢在我面前吃牙咧嘴的。”

郭子飞说;"让你受委屈了小兄弟,我这几个兄弟这几天被一个抢劫的案子闹晕了头,本来不该发脾气的,他们都发了。还请你多原谅。"转身朝几个同事说;"还不打开手铐?本乡本土的,他还会飞了不成?把手铐打开。”

司洋犹豫从裤兜里摸出一串钥匙,他说:”郭所,你不晓得他有好厉害,一路上硬是不住地骂人撒横,要是放在以前早把他打残废了。"

郭子飞说:"你还脸提以前?官老爷的作风你还想把它带到棺材里去?且不说他只是个疑犯,就是经过法院裁定的罪犯,你也无权动手打人。因为他觉得自个冤枉,骂你几句有啥了不起的?你以为人民的公朴是这样好当的?最其码他还是个中国人,怎么可以随便殴打同胞兄弟呢?”

司洋慢不经心地走过去打开手铐,说了句:"记好了小子,以后别动不动就骂人,要是你真的没事,警察也不会熬油费车去请你过来,你以为警察会有时间天天陪你闹着玩?”转身回到办公桌旁边。

这时候,外面走进来一男一女,走在前面的高个女人左右瞅着走进办公桌,满脸堆笑地边走边说;“弄错了弄错了,那卖鱼的两千块钱,不是马六拿的,是我家那只梨花猫嗅到上面的鱼腥,它动了心叼走了,跟马六没得一点点关系。你们谁是领导?麻烦你放了他。”

那男人站在旁边帮腔说道:”是的是的,绝对跟他无牵扯,这个我敢拿我的人格作保证。”说话间从口袋里摸出一叠百元大钞,走到马六身边,他说:"哎哟,你的脸肿了?是不是有人打你了?不该呀干嘛要打人呢?太委屈你了姪子!"

从那以后,好长一段时间内就再没有发生类似警察打疑犯的事件了,这期间郭静曾经到爸爸的办公室去过十几次,他见到爸爸的头一句话就是:“有没有警察打人啊?“

0

第036章 监室幽幽励人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