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襄阳儿女>第040章 思念儿子心难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40章 思念儿子心难受

小说:烽火襄阳儿女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9/6/26 17:14:10

  检察长办公室里悄然无声。夏敏放下批捕科递上来的几份案卷材料,两手托着下巴满是惆怅地伏到办公桌上,她又想起了自己的儿子,默声无语她自己问自己:“几天过去了,儿子过的还好吗?监室里有没有人欺负他?“她最担心的就怕儿子遭到歹徒的报复。

昔日儿子的身影又出现在面前,甜蜜的回忆痛苦的感受一幕又一幕,连日来不论是进食堂吃饭还是坐在办公室里处理日常工作,儿子的声影总会不住地闪现在她面前。

和天下父母一样她喜欢自己的儿子,平日里她总是办法去呵护去爱惜自己的儿子,正如俗话所说天冷怕儿冻着,天热怕儿晒着……和儿子在一块的诸多场景,至今她还记忆犹新,仿佛就发生在前天或者昨天。虽说往事如烟雨匆匆忙已过去多日,现在想起他只会增加自己的痛苦和心酸,尽管儿子就关押在同一个城市的不远处,但想要见上一面那可比登天还要难啊!

记得有个星期日的上午,当时她正坐在院子里洗衣裳,郭静推着自行车兴致勃勃地从外面进来,他说:“妈,告诉你,有办法了,我已经凑够了六十块钱,我想买一张新自行车。“

她朝儿子看了看,问:“儿子,你是不是在说梦话,怎么可能呢?你不是就卖了那几捆药材吗?六十块钱可不是个小数字啊?“

儿子说:“上一回卖的是三十二块,这一回是二十八块钱,这不就是六十块钱了?只要有时间,我还要去挖药材。”

她说:“儿子,一张新自行车少说也得一两百块钱,现在你只有六十块,还差一大节呢。算了吧差的太多了!”

儿子凑到娘跟前说:“妈,你是不晓得的,我那张自行车,实在是太淘气了,不是链子断就是轮胎暴,车把乱活动不听使唤,车轮纲圈磨车架,破破烂烂的光坏。“

她说:“你应该推到修理部大修一次,说不定还能再管上几天。将就几天是几天,过一段时间,我给你买辆新的,也免得你天天苦恼天天愁。“

郭静说:“修过几次了妈?管不了几天又坏了,修理师傅说车子太存旧用不成了,要不然我买新的干啥子?那可是要多花几百块的。“

她站起来拧干衣裳,搭到铁丝上晾晒,然后拉儿子到身边,她说:“儿子,你是晓得的,爸妈的月工资加在一块不足三千块钱,刨去平生活费和日用开资,仅剩的只有一千多块钱。你爸在西城派出所分到三室一厅的单元房,认了三万块的房贷,至今还有一万多块没还上。所以我想让你再艰苦两年,等还清了房贷妈给你买张新车子。“

儿子低下头又抬起头,他:说:“妈,你说话可要算数啊?等到有钱了你一定要给我买张新自行车,最好也给哥哥买一张,行吗?“

她的眼里噙满了泪水,点着头说:“买买,到时候肯定买,给你买一张再给哥哥买一张,让你们都骑新车子,高高兴兴的上学然后再高高兴兴的回家。“

儿子说:“妈,你莫难过,你的儿子可是能吃苦的?有好几回车子坏了我硬是把它扛了回来,十几里路那可不近啊?咬咬牙忍受着很快就过去了!“

她摸着儿子头发说:“儿子长大了,晓得给家里分忧了。告诉你儿子,我说过的我们的困难只是暂时的,等还清了房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儿子把自行车翻倒过来,跑进屋拿来了扳手和钳子拾掇起来,一会拧螺丝一会补胎,忙活着修理自己的车子,为的是日后行走方便一些。

还有一次,那是郭静十岁的时候,一个夏日的星期天上午,夫妻俩随着父亲到开荒地里去除草,接近晌午的时候做完作业的兄弟俩,顶着烈日也来到地里,和大人们一样拔草建苗,他俩不吭不嗯的蹲在那使劲的拔呀拔,干的特别的欢畅顺心。

爷爷见俩孙子也过来帮忙,即高兴又担心,因为正是五黄六月天,他说:“孙子,你俩现在赶紧给我回到屋里去,太热了孙子连大人们都遭不住啊,何况你们又没有戴草帽,听爷爷的话,快点回去。“

“我不热爷爷,我还扛得住,你们都不怕热,我们怕啥子?再干一会儿再回去。“说罢又使劲的拔起来。

爷爷不住的回头朝儿孙们看看,他说:“子飞,你们呢也不拔了,领着俩个娃子先回去算了,干不完的活在地里吗怕啥子?上午干不完还有下午,今天干不完还有下一个星期天。我担心的是他顶不住,万一中暑了那还得了?“

话音未落,郭静忽然晕倒下了,这下可慌了一家人。郭子飞抱起儿子大步往回走,他大声的喊道:“儿子,儿子,儿子……。“

回到家里,把儿子放到车里边,急急忙忙赶往镇医院……经过半天注射,儿子终于醒来了,睁开眼他头一句话就是:“爸,我还要到地里去帮爷爷拔草,我要到地里帮爷爷拔草。“

只要想起这些,夏敏心里就会涌起阵阵酸痛,在不知不觉间她又流下了眼泪,因为怕同事看见,她连忙拿出纸巾把眼泪擦掉。她想,要是有一天能以检察长的身份,到看守所里去看看儿子那就好了,哪怕只是远远地站着瞅上一眼,她也会心满意足了。

这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来,她拿起话筒说:“喂,哪位?哦!宋叔叔,是的,我是夏敏,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有事你尽管吩咐好了,我正听着呢宋叔。“

“最近,省高检和省纪委联合督导组,巡回检察已经开始了,例行公事吗要深入到各个看守所和劳教所体察民情,要求各地检察机关务必要配合行动。只有细致地调查研究,才有可能避免冤假错案的发生。“

听说省高检和纪检要来本市检查和督导工作,夏敏很是高兴,她说:“宋叔,巡检深入调查体察民情民意,确实是件值得推广的好事,这些年确实收到极好的效果,一大批冤假错案终于可以得到纠正和昭雪了,所以说……。“

“特别应该注意的是,未成年人犯罪,他们年纪尚轻,伸缩性很大,要给予他们足够的启发和教育的空间,不能把他们当成年人对待,更不能动用酷刑折磨他们,一经发现殴打未成年人事件必须要严肃处理不能辜惜谦就,只有这样做了才能够体现我国的法律公正化和人性化。夏敏啦,最近有没有回家看看你的爹妈?带我向他们问声好,就这样说吧,电话来了,再见!“

她放下话筒站了起来,她知道按规定作为一个检察长,她是完全可以陪着督检组进入监室调查研究的,她想去见见自己的儿子。年岁轻轻忽然间误入歧途,他哪里会知道一失足那是变成千古恨的,他肯定还没有弄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被关押起来?他也不知道强奸幼女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这个时候他肯定还在埋怨着甚至是嫉恨自己的爸妈太心狠了。她默默告诫自己的儿子说:“你不要责怪记恨你的爸妈,不徇私情秉公办理,是每一个执法人都应该做到的,也是必须要做到的,只有严格的要求了自己,从我作起从现在作起,才能够肃清社会上的不良作风,以身作则起到模范带头作用,才是共产党人应该具备的品行!“

“夏检察,外边来了一大群人,一个妇女从早上就跪在大门喊冤,一直到现在。“批捕科老纪走进来说。

“去看看,哎呀!我忽然发现,这两年喊冤的人增加了,并且一查一个准都是冤案,也不知道地方派出所咋在搞的,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冤假错案呢?“朝外边走着又说:“通知各个科室,务必要抽出一个人来,到大门口集合,我要开个现场会议。“

“好!我去通知。“老纪转过身来,往外边走去,他知道这个现场会议是十几年从未招开过的,那么夏检察长怎么会突然别具一格的想起来招开这个会议?

走出办公室,夏敏就看见大门口确实站满了人,有男也有女,有老也有少,一个中年妇女就跪在大门口。她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法制社会,朗朗乾坤,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冤假错案?我们的执法人员都在干什么?“

一个中年男人大声的喊叫着:“检察长大人,我们冤枉啊,派出所民警不但骂人,他们还用警棍打人,我的儿子被他们活活的折磨死了,至今还没有得到解决。“

夏敏打出记录本,来到众人当中,扭头朝刚才喊话中年人说:“这位大哥,你不要难过,你说慢一点好不好?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儿子是被哪个派出所打死的?为什么?“

“去年夏天,我的儿子逮蛤蟆的时候,被张家集派出所抓去了,正赶上五黄六月的天气,他们不但不给我的儿子喝水吃饭,还把我的儿子铐在了油筒子上面。中午一点多钟的时候,我的儿子就活活的被晒死了。我们到派出所找他们评理,他们说我的儿子是在逃跑的路上触电死的。冤枉啊检察长大人,你可要给我们作主啊?要是你们再说解决不了,我们可就没指望了。“

“乌云遮不住太阳,真金不怕火炼。这位大哥你放心,我也是有儿有女的人,完全可以理解你的心情。我们会立马组织人力侦察此案,尽快揪出殴打疑犯致人死亡的凶手,尽快还你们一个公道。“夏敏安慰中年人说。

“检察长大人,我们也有冤枉啊,我的儿子他根本不认识那个人,警察硬是说那个人是他杀的,现在还在蹲大牢。“一个妇女说。

“这位大姐,你慢点说,你的儿子跟那个人到底是咋回事?你敢确定他不认识那个人?“夏敏摊开记录本,朝中年妇女和气的说。

“我的儿子是个开公交车的,下了班以后差不多都是住在公交车站里的。一个月以前我们隔壁老王家租给一个年轻小媳妇一间房子。前几天的一天夜里,那个小媳妇突然死在了床上。刑警队警察查看了一下现场,又查看了一下附近的射像头,第二天就跑到公交车站里抓走了我的儿子,我跟我老公去派出所问情况,他们不但不好好的解释,有一个姓何的还用警棍打破了我老公的脑袋。“

“知道了,你回家耐心的等待几天,等调查清楚了我们保证在第一时间通知你。“回头把记录本递给了自己的同事,她说:“仔细的记录,别丟掉一个细节,我去打个电话。“她摸出手机到一边去了。

“大家谁还有冤枉啊?请大胆的讲出来,法制社会谁怕谁?不管大事还是小事,只要你说出来,我们一定会深入调查的,一定会还你一个公平的结果。“公诉员打开记录本说。

0

第040章 思念儿子心难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