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襄阳儿女>第041章 相见恨晚流泪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41章 相见恨晚流泪水

小说:烽火襄阳儿女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9/6/28 11:47:18

  这天上午,夏敏陪同从省城过来的纪检委督导组成员,乘坐两辆警车前往本市第一看守所。督导组组长冯凯就坐在前面那辆车子上,他的年纪在四十岁左右,个头中等,不肥不瘦,显得格外精爽。望着坐在副驾座上的夏敏,他说;“这个城市变化不小啊!前年我过来检查的时候,这条街的两边还没有一栋楼房,现在突然一下子竖起来十几栋高楼大厦,速度之快完全说得上是突飞猛进了。“

瞅着窗外一闪而过的车辆,夏敏闷闷不乐地靠在车座上,她在想着马上就要走进看守所了,马上就要见到自己的儿子了,怎样去面对自己的儿子呢?身在狱中的儿子有没有遭罪?

见夏敏沉默寡言,冯凯说:”老同学,自从去年你到省里开会见过一面,到今天差不多整整一年了吧?你还记得临分手时我说过什么吗?身体是干好革命的本钱,好的情绪是干好工作的动力,你觉得是不是那回事?”

夏敏点了点头,她说:“身体好与坏跟干事业有关系,好的心情跟干好工作有关系,那都是个人所为,跟革命我看扯不上边……。“

她的话和她的情绪引起冯凯的注意,他说:”有些反常啊夏敏?这个性格可不属于你,是不是跟老郭争嘴了?其实呢我已经看出来了,两个人天天在一块时间久了,也难免会生烦生气,以前有句话咋说的?久别如新婚,离开一段时间,就会大不一样了。”

夏敏说:”他那个人大男子主义思想严重,一天到晚只知道干他个人的事,根本没有把妻子儿子放在心上,嫁给他算是没做好事。”

其实,冯凯是一下性格比较开朗活泼的人,他说:”嗨嗨!还让我猜中了吧?你说说到底是咋回事?是不是争嘴了?是不是他欺负你了?别不好意思说,弄不好我还能帮上你的忙呢!作为一个老战友,我跟郭子飞的关系,那可是有些年头了?“

夏敏把儿子郭静冤枉入狱的事说了出来:“他已经入狱多日,是郭子飞亲自送他进去的。也许他有他的难处,但我不是那样认为的,少男少女们在一块,难免有过激行为,怎么可能会是强奸呢?定性不够准确。“

冯凯皱了皱眉头,说:”啊!还有这档子事?依我看纯粹是歹徒在打击报复公安民警,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事情了。按说老郭是个老公安了,怎会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改日我找公安局领导谈谈这件事,争取早点把人放出来。你那宝贝儿子是不是就关在一看?”

两辆轿车先后驶入看守所院子里,在铁板门前停下来。夏敏随着大伙下了车,她看到几个干警已站在门口恭候着,丁所长脸堆笑容迎上来说:”辛苦了,大家辛苦了,里面请!”

往前走着,冯凯朝着走在旁边的丁天毛问:”最近疑犯们有没得喊叫冤枉的?”

丁天毛说:“监狱里喊冤是常有的事情,喊得最厉害是一个初二学生,几乎天天都在叫冤。他说他是郭子飞的儿子,这就让人匪夷所思了,郭子飞可从来没说过他有一个儿子关进来了?“

冯凯扭头朝丁天毛看了看,他说:”竟有这档子事?关进监狱了忽然认起父亲来了?“

丁天毛说:”我刚从市局开会回来,具体情况不太清楚,好像那个学生跟女朋友在草丛中玩耍时,被女孩的爸妈看见了,他们硬说男孩强奸幼女,还组织亲戚们到派出所上访。“

冯凯笑笑说:”两个正处生理发肓期的年轻人,触膝谈心难免有过激行为,要是中国籍男子和中国女子,连这样微小的冲动,都被视为强奸,未免太严肃了吧?”

丁天毛顺和着说:”那是那是,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少男少女们抱着对异性好奇心理,一时冲动才会发生这类事情……。“

冯凯说:”发现苗头,就应该极早地向办案人反映,要把冤案置之于门外,更不能让有冤情的人老关在这吃苦遭罪。大家都是爹养娘生的凡体肉身,要视百姓为自己的骨肉……。”

丁天毛说:“那是那是!我当天就找到那小子促膝谈心了,结果呢确实发现案子有问题,我立马给平林派出所打了个电话……。”

冯凯说:”你做的是对的,要把疑犯当作自己的亲人看待,使他们开开心心地自我悔过自我改造,那种生硬的做法是绝对不可取的!“

路过值班室门口,丁天毛朝屋里指指说:“要不进去坐一会喝杯茶?然后再进监室?”

冯凯朝监室里走着晃晃手中矿泉水瓶子,说:“有喝的,暂时不麻烦你了,先进去看看。“

“好好,等会见。“丁天毛说,望着几个检察干部走向头道大铁门,他转身走进值班室,朝坐在电脑前边的刘干事说;“还坐在那干嘛?还不快去给他们带路?“

干警们不能继续往里边走也是有原因的,按规定在巡检工作的时候,除去掌管监室钥匙的跟着外不允许任何干警随便在监室里走动,当然本地检察机关负责人,是可以陪同巡检进入监室探视查询疑犯的。

来到门牌上标有四号的监室门口,刘干部熟练地拿起钥匙串取出一把插入锁孔开开门,然后恭敬地站到一边让几个检察干部先进屋,没话找话说了句:“还行,这里的疑犯还算听话。”看着他们都进去了,他试着住里边走,没想到冯凯转过身来问:”你还有事吗?”

李干事觉得挺难堪的,解释说:“没啥事,怕你们初来乍到,一时半会摸不清状况。”说罢转身又回到门外边,站在门口往里边瞅着。

郭静正想着就听见吱呀一声响,他抬头看见一男一女走进来,走在前面的那位年轻的阿姨挂有胸牌,毫无疑问她就是从省城来的巡检,后面的那位叔叔虽说没挂胸牌也没穿制服,但他敢肯定那人不是巡检也是搞纪律检查的,终于盼到能够喊冤说理的这一天了,他两手拄着膝盖艰难地站起来,移动脚步迎过去喊了声:”阿姨!叔叔!我冤枉啊!”突然,他哎哟一声又蹲了下来,被打致伤虽然已经过去几天了,但仍旧是隐隐作疼难一忍受。

司徒雪上前两步,把这个见面就喊冤的疑犯扶起来,上下打量了一少年她问:”你受伤了?你叫什么名字?有没有到医院去看看?”

郭静大声的说:“报告叔叔阿姨,我是被监管刘干事打伤的,他们没有让我到医院看过,我是平林派出所送来的郭静。“

”给他做个笔录。“冯凯朝司徒雪说,他蹲下身伸手挽起郭静的裤管,看见两道青紫色的棍击伤痕,就分布在年轻人的腿上,他说:”郭静,你别怕,到底咋回事?麻烦你把事情经过说一下,好不好?”

郭静指着依旧肿胀的脑袋和脸部说了声:”叔叔阿姨你们可来了,警察打人!”话还没说完眼泪就流出来了,接着他把自己的遭遇统统说了出来,最后强调说:”是宋月月约我出去的,她是甘心情愿的没人强迫,你们要相信我的话,叔叔阿姨!”说罢他扑通一下跪到地上。

司徒雪和冯凯吃一惊,不约而同的同时伸出手把少年扶了起来,冯凯显得极为愤怒,他说:”越来越不像话,这些人根本不佩做共产党人的监管干部,简直是一群恶魔。”

司徒雪说:”警察殴打疑犯到处可见,几乎成了一个大众化习惯,这些恶习若是不刹一刹,想搞好警民关系谈何容易啊?”

站在门口,本想回避到底的夏敏侧耳听完儿子的诉说,心里顿时涌起阵阵酸痛。他想起儿子童年时代的许多个场景,站在摇篮里踮着脚,朝着刚刚回家的爸妈又蹦又笑,到了会走路的时候,只要看见爸妈回来了,就会叫着跑过去……。世上只有母亲亲,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她要进去看看自己的儿子自己的骨肉,哪怕违犯纪律丢掉饭碗,她也要进去看一看自己的儿子,她快步走进去走向儿子,伸出双臂抱住儿子的肩膀,流着泪叫了声:”我的儿,你遭罪了!娘对不起你啊!”

站在母亲怀里,郭静两眼淌着泪,仰头望着娘,他说:”娘,我是冤枉的啊!我受不了监狱的折磨,生不如死啊娘!我不想这个鬼地方多呆一天了,你要救我出去啊?一定要救我出去啊?娘!“

数着儿子的头发,她念叨着:”我知道你是冤枉的,娘要为你申诉求公道,你要耐心等待几天,等我把手绪办好了,立马就会过来接你的。法制社会,朗朗乾坤,岂会冤枉好人?”

转身朝外面走,冯凯说:”反了天了,目无党纪国法,竟敢随便打人?我到监控室去看看,一旦查出来,必须严肃处理。”

因为还得走访下个监室,夏敏松开儿子,安慰他说:”儿子别怕,邪不胜正,真假总会闹明白的,只要找到宋月月,事情就会迎刃而解,回家的那一天,不会让你等得太久。”说完转身往外走。

看见自己的娘亲即将走出监室,郭静快走几步撵上去大声的说:”娘,你听好了,宋月月的姥姥家,在小镇东边的黄村,你一定要找到他给我作证,千万别忘了啊娘?”

夏敏回过头来朝儿子望了望,默声无语地转身离开,其实她已经从公安网上查到宋月月的去处,决定亲自去一趟黄村,寻找那个被父母挟持走了的宋月月,希望能够找到她并且能顺利地把她请回来,只有她本人更改口供,才能尽快救出自己的儿子郭静。

走访完所有的监室,夏敏随着司徒雪走进看守所办公室,就见冯凯站立在桌子旁边,正大动肝火地拍着桌子说着什么,刘干事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搭拉着脑袋站在他面前闭口结舌,两条麻杆腿差不多已经哆嗦起来,另外几个监管围坐在红木桌子旁边竖耳倾听一言不发。她俩找位置坐了下来,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到冯凯身上。

冯凯从公文包里拿出几张群众检举信朝刘干事亮了亮,然后啪的一声拍放到办公桌上,他说:”群众怨声再道苦不堪言,你知道他们背后管你叫什么?吃人肉喝人血的活阎王,你知道不知道?自从参警到现在,你究竟毒打过多少人?想必你比谁都清楚,你要好好的反醒反醒。”说着话从包里取出一副手铐扔到桌上:”自己戴还是我给你戴上?”

刘干事瞅着手铐犹豫了一会,狡辩说:”你能不能听我解释一下啊?当时我确实不晓得郭静的身份,加上他张口骂人举手动粗,碍于情面我就动了手。你可以到外面走访走访,现在的警察有几个没有打过人?外面流传着一句话,不打不成交,不打不得招。”

冯凯说:”你这话我咋越听越糊涂?是所长的儿子就不该打?不是警察的儿子就该往死里整往死里打?亏你还在这里混了这几年。你给我记好了,不论关进来的是什么人,哪怕他是个在中国从业的外国人,你都不能动他一指头,何况是本乡本土的中国人,你的良心到哪去了?嗯!”

刘干事只觉得头闷脑涨极不舒服,其实他早就闻听到省纪委有个天不怕地不怕敢作敢当的铁血男儿,他曾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内揪出十六个腐败的警察,然后给他们戴上脚镣手铐押进大牢受审。看来今天老子必定要栽在他手里了,真他妈的够火背的。与其这样穷快活地生存下去,倒不如趁这个机会辞职下海经商算了,也好给日后的幸福生活奠定基石……想到这他脱掉制服,捧着它递到冯凯面前,坦诚地说:”领导,因为我无德无才。淀污了警察的声誉,本人觉得着羞愧难当,无法再呆下去了,所以还请领导高抬贵手,批准我的辞职述求,又因为家里养有妻儿老小……。”

冯凯并没接住那件制服,而是怒目圆睁地瞅着刘干事,他说:”你想干嘛?打了人犯了事你想一走了之?你就不想向受害人的母亲说点什么?”

刘干事吃惊不小,心里十五只水桷打水七上八下的,自己犯了个殴打疑犯的小小的错误,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难道说拿自己辞职都不能功过相抵?欺人太甚了吧姓冯的?哭丧着脸站着,他拱手转向坐在旁边的夏敏和司徒雪,和气地说:”检察官同志,刘某一时糊涂动手打了郭静,纯粹的流氓恶习,还请你多体贴多原谅,我知道自己错了,对不起你和郭所长,对不起了!”

夏敏站起来和气地说:”刘干事,能够知错必改是件好事。自个儿子的性格自己晓得,他和他的父亲郭子飞是一个德行,只要遇见不合理的事情,就会不屈不饶地斗争下去。正是因为要在群众当中树立共产党人的形象,他毅然把自己的骨肉送进看守所,他想让世人看到共产党人的美德,不但没有衰竭和退化,而且与日俱增逐步得到完善和升华。一个人民的公务员,在新形势下究竟总样才能够起到模范带头作用?郭子飞曾经说过一句话,只要努力奋斗,就没有干不好的事情。”

刘干事似乎受到感动,他连连点头说道:”是的,是的,能够得到夏检察长的谅解,刘某我更是悔恨交加,谢谢你了!”

冯凯拾起桌子上的手铐,递到刘干事面前,他说:”是自己戴上呢?还是要别人帮忙?跟我回纪委协助调查,麻烦你了。”

0

第041章 相见恨晚流泪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