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绿林军>第044章 细侦查传销窝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44章 细侦查传销窝点

小说:烽火绿林军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9/7/9 16:30:11

  第二天下午,郭强收拾好晾晒干的两件换洗衣裳,推着自行车从屋里出来,回头朝睡在北厢房的爷爷说:“爷爷,曲克芦丁在床头放着,别忘了按时喝药,我走了?”

爷爷说:“放心地去吧孙子。路上车多人多一定要小心啦!”

来到大门口,他忽然想起灶台前柴火不多了,他扎好车子转身跑向柴垛,朝灶房抱了几抱子柴草,他知道爷爷一个在家扒锅扒灶自做自吃很不容易,所以他平时尽可能地帮爷爷做点事。出了门再关上门,正准备骑车离开的时候,他听到爷爷在喊叫:“郭强,你走了没?”

他放好车子,开开门走向屋里,来到床前,他说:“爷爷,我来了,你有话要说吗?尽管吩咐好了。”

郭兴武坐起来,把手里攥着的两张票子递给郭强,他说:“郭强啊,抽个空搭车去城里一趟,把这两百块送到看守所里,据听说里头的生活差得很,经常都有人饿肚子,我们任凭过苦一点,也不能让你弟弟太遭罪了!”

拿着票子看了看,郭强说:“爷爷,算了吧?我爸妈他们知道该怎么办,你尽管放心好了!”他把钱又递给给爷爷。

郭兴武不肯接住,他埋怨说:“别提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想起他我心里就来气,郭家的灾难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孙子,宋家那丫头有消息了没?”

望着爷爷,郭强说:“她到派出所告罢弟弟以后就走了,至今也不晓得她到哪去了!”

郭兴武叹了口气,他说:“这女子,也不晓得她是咋想的,竟然也是个忘恩负义的种,这些年我郭家可没有少关照她们……。”

因为爷爷坚持要把钱送到看守所里,郭强只好把钱收下了,他说:“爷爷,你放心,昨晚上在电话里,我妈不是说她正在想办法找宋月月吗?只要是找到她了,弟弟就有希望出来了。我走了爷爷?你千万别忘了喝降压药?”转身出门。

骑上车子就是一阵快跑,车轱辘很快就量完了十几里路程,来到南街口他看见一辆警车由东往西开过来,因为他不想和老爸见面,连忙加快了速度,跑出去没多远就被赶上来的警车挡住去路,他烦躁地把头扭到一边。

李春从车窗口探出头来,朝他招招手喊道:“喂!郭强,你跑啥子啊?警车又不是老虎?你躲它干吗?过来,到车上坐一会儿,我有话对你说,快点啊!”

骑在车子上,郭强扭头朝警车里看了看,他看见车里面坐着三个人,其中并没有自己的老爸,于是,他从车子上下来,凑到车窗口问:“李叔,你们准备做啥子去的?”

李春推开车门说:“有人打电话举报说,西街头出租屋里,有传销人员在活动,我们先去踩个点,然后找机会端掉它。”

郭强说:“原来是为这事。李叔,那个窝点我前天去过一次,要不要我带你们去看看?”

李春点了点头说:“好啊!我们正愁找不到位置,上来吧,领我们过去看看?”

郭强朝街道两边看了看,他说:“我的车子放哪呢?万一让人推走了,那还了得。”

李春说了声:“先把它寄放在街上,我认识的人多,你跟我来。”启动车往前跑去。

警车在一家修理部门前停下来,李春从车窗口探出头,朝修理师傅喊了声:“喂!老师傅,自行车先放在你这,等会过来推。”

中年男人满脸堆笑地回答说:“好好好!没问题,扔这就行了!没人要这张破车。”

警车穿行在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路人当中,开着车李春问:“郭强,西街传销窝点你是啥时候知道的?你应该早点告诉我们一声。”

郭强说:“是这样的,我的一个同学就住在西街口,是他告诉我的。上个星期二晚上,我和我的几个同学下了自习去看过,门口站着两个保安,他们不让我们进去,差点打起来了。他们说除非是警察来了,他们才让进去。”

坐在后排的副所长鲁静说:“社会治安人人有责,那帮人是不是太野了一点?自己做了违法乱纪的事,还不让人管了?惹恼了我现在就把他们抓起来。”

郭强看看李春,又看看鲁静,他说:“李叔鲁叔,我想麻烦你们,给我们弄几套警服吧,穿上警服进去搜查,那些人就得乖乖地接受检查了?”

李春开着车没言声。鲁静说:“姪子,想弄几套警服容易啊,问题是有警服就得有警号,一个警察只有一个警号,并且是终生配带,谁敢把警号随便的借给别人?万一出了偏差追究下来,岂不是害人害己?早些天南城派出所就有一位,因为警服丟失差点把饭碗弄丢了。”

李春说:“那件事我也听说过,捡到警服的家伙,硬是大白天在班车上强行搜查,一会工夫就搜走现款一万多块。警服让坏人钻了个大空子,那个警察落了个通报批评记大过一次的处罚……。”

坐在旁边的协警田豪说:“啥警号不警号的?黑更半夜的传销人想看警号不一定看得清楚,就让他们知道不是真警察又咋的?充其量算是个黑吃黑,难道还触犯刑法不成?要不我给你们弄几套协警警服吧?”

鲁静说了声:“那也行,反正都是为了搞治安吗,相互帮助一下也是应该的。”

郭强扭头朝田豪说:“谢谢你,田大哥!用罢警服以后,立马物归原主还给你,你尽管放心好了,我的那帮弟兄可都是讲信用的。”

来到西街口,郭强指着街道北边的几间矮层房屋说:“看见了没?总共四间房子,别看房子小,里边呆的人可够多的。”

警车拐了个弯又跑了回来,缓行着在大门口停下来,众人纷纷下车,他们看见铁制栅栏门紧关着,院子里无人走动寂静异常。鲁静拍拍栅栏门喊道:“里面的人听着,警察例行公务,麻烦你们开开门!”

从大门右侧小屋里走过来一高一矮两个年轻人,高个摸出钥匙开开门,问:“几个警官,你们有事吗?”

鲁静摸出警官证亮了亮,他说:“肯定有事,咋的了?没事就不能上门瞅瞅?你们聚集二十几个人,整天关在屋里到底想干什么?我们要例行公事,请你配合一下。”说着话往里边走。

两个保安上前挡住去路,矮个把手里拿着的黑皮文件夹递给鲁静,他说:“你看看这是什么?工商行政部门签署的营销执照,我们是一个合法的企业,你们应该放心了吧?”

鲁静看着营销执照念出了声:“中国广东航空锁业有限公司。”抬头看看两个保安说:“招牌倒是很宏大的,你能不能介绍一下,平时你们都做些什么业务?”

高个说:“营业执照上不是注册得清清楚楚的吗?航空锁业?什么叫航空锁业?肯定是以造锁卖锁为主,卖别的东西不符合规定,是不是这个理?”

鲁静说:“听说你们卖的铁锁价格挺昂贵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麻烦你解释一下。”

高个说:“两百块一把锁,这还算贵?要不然怎么称得上是航天器材营销公司呢?”

鲁静说:“航天器上要得了那么多的锁吗?即是主营航天器材,你就应该到航天部门和飞机场修理厂去转悠,跑到偏僻的乡镇上,你卖得出去吗?”

矮个接住话题,他说:“警官,你可能忘记了,现在是什么时候?改革开放,商品时代,怎么还分城市和乡村?一个愿买,一个愿卖,合情合理,只要不是强买强卖,就是合法的生意,对不对?哪里能赚钱,我们就到哪里去。”

鲁静说:“一把铁锁两百块?价格不低啊?你不觉得有涉嫌诈骗的迹象吗?我怀疑你们经营的是非法物品,请配合我们进屋捜查。”朝着站在旁边的同事挥挥手,说了一声:“别站着了,进去看看。”

高个保安伸出胳膊不让进,矮个说:“想搜查是不是?你必须得拿出捜查证,没有搜查证任何人不准入内,这是公司规定。”

鲁静掏出警官证在两个保安面前晃了晃,他说:“这是什么?你可要看清楚了?奉劝你一句,千万不要妨碍公务,那是要犯法的。”

高个说:“警官,你那是警察证,也是你的工作证,它根本代表不了搜查证。只要你有搜查证,二话不说,我们立马放行,否则没得谈,这可是公司规定。”

警察们觉得有些难办,因为确实没有搜查证,若是刁民硬撑着不让你进去,你能把他怎样?李春上前解释说:“你二位别多心,我们只是随便走走,查查户口而已,完事就会离开这里,不会耽误你们工作。”

俩保安犹豫地相互看了看,高个说:“好吧!给你们十分钟时间查看,十分钟后我们就要关门上锁了,这是不是在配合你们?”

警察们进屋查看详情。一楼三间卧室放有六个床铺,厅堂里放着几张办公桌和几排条椅,悄无声息地不见有人走动。他们上了二楼,开门走了进去,嗬嗬!客厅里坐着二十几个人,他们安静地坐着倾听主管训话。一个中年男人喝了一口水,又滔滔不绝地演讲起来:“各位弟兄姊妹,我们航天器材有限公司,能够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迅速地壮大起来,其原因在哪里?我们的生意红红火火,正引领着全国制锁行业,这是毫无疑问的。这样大的功劳和成就到底归属于谁呢?勤劳智慧的佛山人,不但要振兴在中国的制造,还要迈出国门走向世界……。”

站在旁边听着,李春凑近鲁静说:“说得跟真的似的,好庞大的企业啊,卖锁公司,还要出国门,走向世界。”

那中年男人扭头朝几个警察看了看,又说:“航天锁业有限公司,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企业?有人怀疑我们是个带着传销性子的单位,这完完全全是颠倒黑白睁着两眼说瞎话,我们是市政府对外招商办公室苦口婆心连跑三趟请过来的,我们现在居住的场所,就是招商办张书记他老爸的房子……我劝大家要立足本职,扎扎实实的大干一场,争取在年终分红时拿着大把票子回家见亲人,大家说有没有这个信心?”

信徒们异口同音地大声朗诵起来:“坚定信心,绝不动摇,坚定信心,绝不动摇。”

中年男人说:“很好,有信心就好,说明我们企业潜力极大后继有人……各忙各的,散会!”

信徒们起身离开。中年人走到几个警官跟前挺和气地说:“欢迎警官光临,有照顾不到的地方,还请几位批评指正。快到客厅坐。”转身要走。

鲁静说:“不必了,例行公事,还请你们原谅!“回头看了看几个同事,他说:“差不多了,别耽误人家了,走吧!”转身下楼。

坐上车,关上门,鲁静靠在座位上叹了口气,他说:“黑鸡娃白鸡娃,就是那个麻鸡娃在搅和,到底是不是搞传销的?现在还不能肯定,以后再说吧,先送郭强回学校,然后去抓一个疑犯服法……。”

警车在修理部门前停住,等到郭强下车了,它缓行着跑向南街口,去执行新的任务。

郭强骑上车子直奔郭亮家,他想把车子还给人家。快跑着转眼就到,把车子放在别墅下边,匆匆忙跑到二楼进了屋,抬头一看他“哎哟“了一声,顿觉眼前亮堂了许多,几个同学穿着警服正相互欣赏着正说着什么。

见郭强进来,马五抬起手吹声口哨打招呼说:“KO,人民警察来了?哥们还不快快迎接?小心郭警官治你的罪!”

郭亮上前拉住郭强说:“强哥,你来晚了!看看够不够威风?大伙正等着你!”

郭强说:“对不起!跟派出所的几个去西街传销窝点看了看,然后过来把自行车还给你,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郭亮埋怨说:“瞧瞧!见外了不是?我哥俩谁跟谁?昨晚上我不是说过的吗?那车子是我当废物处理给你的,你送过来干吗?你必须收下。”

郭强挺认真地说:”不行!我咋能随便收下别人的东西?我爸妈再三嘱咐,不准收下别人送的一针一线,何况是个自行车?要是让我爸妈知道了,肯定又要挨训!”

郭亮说:“反腐倡廉是不是?兄弟面前不需要客气,你真的不要是不是?那我只好把它推到旧货市场处理掉,免得放在那影响市容市貌……”

瞅着大伙,郭强有些费解,他问:“短短的两天时间,你们从哪搞这多的警服?这是不是来得太突然了?”他把在警车上借警服的事说了一下。

罗岗说:“一个小小的警察有啥了不起的,还怕受牵连把饭碗弄丟了?我最不喜欢的是跟警察打交道过来往,好像犯人受审似的时刻都得小心提防,一点都不自在……”

郭亮解释说:“罗岗的二舅是一个政法干部,只一个电话就有人送来了警服和警棍,前提是只准抓传销的,不准干任何违法乱纪之事,完毕要迅速把警服归还。”

郭强“哦“了一声,他说:“除下西街窝点,暂时没有发现第二个,鲁警官说西街窝点不像是搞传销的,是市委招商办公室费了好大的劲,才引进本市的正规企业。依我看不必要再动手了?”

马五说:“东方不亮西方亮,西方不亮中间还有一大月亮,我们在中学北边巷道里,又发现了一群可疑人,队伍庞大有男有女,妙龄淑女君子好逑,说不定哥几个还可以米西米西……。”

郭亮埋怨说:“越说越离谱,人民警察咋能随便调戏妇女耍流氓?被你玩弄的小姑娘已经够多的了还想咋的?”

马五脱掉警服说:“一个需求一个渴望,一个是干柴一个是烈火,那东西碰撞到一块哪有不燃烧的道理?毫不夸张地说,天低下就没有我马五弄不到手的小女子!”

郭亮两手捧着祈祷说:“但愿流氓警察今夜别性情发作,惹火烧身那还得了?”

0

第044章 细侦查传销窝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