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襄阳儿女>嘴045章夜半三更抓疑犯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嘴045章夜半三更抓疑犯

小说:烽火襄阳儿女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9/7/23 13:18:49

  提着书包下了楼,郭强迈开脚步朝学校走去,路过一家自行车专卖店的时候,他想进去看看,因为他那张自行车实在是骑不成了,他已经决定买张新自行车,他不想再向亲朋好友转借。走进去一看眼前忽然亮堂起来,各种各样的自行车想有尽有,有载重型的,有轻便型的,有大的也有小的,转悠着来到柜台前,指着梦想许久的那辆野马自行车,他问:“那个款式的野马车子,多少钱一张?

卖车子的是个姑娘,她说:“你说的是不是轻便野马自行车?那个款式的一般售价在两百六十块左右。”

郭强从衣袋里掏出仅有的两百块钱看了看,他说:“能不能少一点?钱还没有攒够,我只有两百块钱。”

那姑娘说了声:“我问下我爸。”转身进屋,很快就出来了,她说:“对不起帅哥,我爸说这张车子进价就是两百六,加上运费和装卸费,已经超过两百八了。”

郭强说了一声:“没关系,我到别处去看看。”转身往外走,来到门口遇见了匆匆忙走过来的物理老师范萍萍,他说:“范老师,你也来买东西了?”

范萍萍说:“咦!郭强同学,你咋在这?还没到学校里去吧?我过来有点事,想找以前的同学帮个忙。”

望着范老师,郭强摸摸头发,他说:“哦!我只是过来看看,想买张自行车,因为钱不够,我想到别处去看看再说。”

见他两手空空的,她说:“这的车子质量有保障,还是挺不错的,我劝你最好在这买。还差多少钱?”

郭强说:“几十块钱吧?算了范老师,等我把钱凑齐了再过来买,暂时先借个车子骑一下。要是没有啥事的话?我先走了。”

范萍萍好像想起什么似的,犹豫着她说:“别忙走啊郭强同学?早些天派出所不是处理过一批摩托车吗?你爸爸没给你弄一辆?”

“当时我给他说过了,他怕影响不好,还说有便宜就伸手,不是他郭家人的性格。”

范苹苹有些为难了,她说:“真抱歉,我今天也没有带多的钱,要不然我给你凑一点你也好买张车子。从郭家庄到学校有十几里路啊,没得车子咋行呢?”

这时候,卖车子的姑娘走过来问:“范老师,你咋过来了?你可是有几天没来了?是不是有啥事情要办?”

范苹苹说:“有点急事,我们中三四班的王燕同学,刚到学校门口突然晕倒了,现在还昏昏沉沉的躺在医院里。检查结果是白血病后期。她的爸妈在广东打工还没回来,不付款医院不给治疗。”

卖车子的女子叹口气,她说:“现在还在医院里吗?哎呀!挺可怜的,听说白血病难得治,是不是?你准备怎么办?”

范萍萍说:“能有啥办法,借钱给她治病呗。万一借不到再想办法到银行去贷款。真是急死人了,他的爸妈还没有回来。”

其实,郭强已经出了门,想了想他又转了过来,把一百块钱递给范老师,他说:“范老师,这是我的一点心意,麻烦你带给王燕同学。我只有这点能力了,再多了我也帮不上。”转身离开。

范苹苹朝着已经走到外边的郭强喊道:“郭强同学,你别忙着走啊?你等一会儿,你不买车子了?这可是你省吃俭用一点点地积攒起来的啊?”

远处响起年轻人爽快的回答:“救人要紧范老师,希望王燕同学尽快好起来。车子可以以后再买,不在乎这一会儿,我走了。”

夜晚来临,四个人影出现在学校北边的院墙下,短时间地交头结耳过后,一个个麻利的翻上院墙跳到外头。就地蹲着,马五打开方便袋,取出四件警服和四根警棍分发给大家,他说:“时间不早了,穿上它立马行动。”

很快,他们就穿好了警服,各提一根警棍摸着黑走进一遍杂树林,穿过一道垮塌多年的大渠沟,爬上十几米高的堤坝,拐进一条狭窄的巷道,来到几间出租屋前蹲了下来,抬头观望,侧耳细听。

寂静中街道上响起阵阵狗叫声,微弱的灯光从门缝里照过来。马五摆摆手示意大伙不要乱动,他提着警棍轻着手脚走过去。尽管窗户被木板钉的严严实实的,但从边沿缝隙处可以看见屋里是否有人走动。隐隐约约的他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是个男子的声音:“最近警察盯的紧,我准备把总部牵移到农村去,农村是一个广阔天地,在那里完全可以大有作为。等过了风头再回来,你看咋样?”

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我认为你的安排是对的,毕竟我们做的不是正当生意,还是躲着点安全些,问题是不能叫会员们起疑心。”

那男子又说:“事不益迟,我们应该早作准备,明天吧明天就搬家,你看行不行?”

又响起那女子的声音:“是的,我也是这样想的。这几天眼皮不住地跳动,估计要有祸事发生了。要撤离就抓紧点,免得夜长梦多出乱子啊!”

马五暗自高兴,机会加命运啊来得正是时候,传销人见势不妙要溜之大吉变换根据地了?他转身溜到院子外边,叫来了伙伴们,然后上前几步抬手拍门。

“啪、啪、啪”三声响过后,里面有个女人大声的问:“深更半夜的谁呀?有事明天再说,我们都睡了。”

马五再次拍门大声的说:“警察!我们是过来查户口的,公事公办,别耽误我们了,快点把门打开,要不然我们就要踹门了。”

木板门“吱呀”一声开了,四兄弟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罗岗说了声:“分头行动,仔细搜查,不能放走一个坏人。”说着话走进了一个房间。

郭强随着罗岗走进东厢房,看见屋里亮着灯,三男两女坐在两铺床上正忙着穿衣裳。罗岗拿警棍指着他们说:“都别动,我们是平林镇派出所的,希望你们能配合警察早点破案。你们到底是不是搞传销的?总共有多少人?我告诉你,别睁眼说瞎话,必须要老实回答。”

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哆嗦着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我们是做正当生意的,没没没有搞传销活动,违法乱纪的事我们不做。”

罗岗拿警棍敲敲桌子说:“糊弄三岁小孩是不是?你竟敢做假口供糊弄警察,我看你是想坐牢了,小心公安局把你送到日本当慰安妇,老实交代。”

那女子可怜兮兮地站起来,说:“你俩行行好,千万别送我去岛国日本,那帮畜生杀了我的太爷,又害死我的祖奶奶,我跟他们有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我身体单薄弱不经风,受不了那些如狼似虎的军人折磨。”

她的话音刚落,一个大个男人站起来说:“警察同志,她没有欺骗你们,她说的都是大实话,我们确确实实是做正当生意的,我们有营业执照,你们要不要看看?”

罗岗说:“即然你们不承认自己犯了法,那好,等会要是让我们搜出证据来,你们可别后悔。都给我蹲着,不准走动,搜!”走过去拉开抽屉翻找着,拾起几部手机装进衣袋。

有个传销人气愤地说:“想搜你就搜呗,你们干嘛要收缴我们的手机呀?你们还是不是共产党的警察呀?”

罗岗拿着手机说:“就这几个手机?你白送我们我们都不要,这些都是脏物,都是承堂证供,知道不知道?我们要一样一样的拿回去,送到公安局法医鉴定所化验,一旦发现可疑物件,我们立马就会过来抓你们归案。”

那女子蹲在地上苦苦相求,她说:“警官啦,我爸妈死的早,我家里还有年迈的爷爷和奶奶,他们体弱多病,还需要人照顾,我不想坐牢啊,麻烦你给公安局说说。”

收拾完手机,罗岗没好声地说:“废话,你不想坐牢难道我们就喜欢坐牢?蹲好了,别吭声,小心棍棒侍候。”

马五这会儿可没有闲着,他带着郭亮跑进西厢房,看见两男两女已经就坐在灯下床边上,他们似乎已经听到院子里的说话声。拿着警棍在他们面前晃了晃,他大声的的说:“警察!都给我蹲下。告诉你们,我们是平林镇派出所的,我们过来的目的是,提取赃款赃物的,希望你们配合搜查。”

一个中年男人站了起来,他说;“你们是派出所的吗?随随便便闯进私人住宅,你们有搜查证吗?拿出来呀?没有搜查证,你们就是私闯民宅,那是要犯法要坐牢的。”

马武拿警棍敲敲床头柜,大声的说“你还敢强词夺理奸狡歪赖了是不是?我们的辖区我们想啥时候过来搜查,就啥时候过来搜查怎么了?对待罪大恶极拒不服法的疑犯,我们还有权利就地枪毙了他,你信不信?想看搜查证是不是?等一会跟我们到派出所走一趟,别说是一张?我伸手给你抓一大把,让你看个够。给我蹲下。”

两男两女愁眉苦脸的蹲到地上。马五拿起放在桌上正充电的几部手机看了看别进裤兜。呃,怪事,四个人拥有六部手机?够阔绰的,搞传销赚钱不少啊?不对,是不是还有人闻到风声已经逃之夭夭了?他大声的说:“老实交代,是不是有人跑了?躲到哪去了?”

一个妇女指指隔墙小屋说:“没干犯法的事,她为啥要躲你们啊?她正在里边洗澡,还没回来。”

马五哦了一声,扭头朝郭亮说:“郭哥,要仔细捜,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我去搜查搜查,估计是疑犯要开溜了。”快步走向卫生间,推开门他立马瞪大了眼睛,灯光下他看见一个少女穿着一件雪白的睡衣,偎缩在墙角正哆嗦着,很显然她已经发现有人进来了。他上前几步望着那女子命令说:“哆嗦什么?麻烦站起来!听到了没?例行公事,我们是警察。”

少女瞅着不请自到男子,哆嗦得更加厉害了,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是谁?你不是警察。”

雪亮的灯光下,马五忍不住心跳起来,他看见的是一个美丽少女,看她那圆脸白里透红,看她那个头不肥也不瘦,还有那和善迷茫的目光,以及那披在肩上的黑发,美人,确实是个少见的美人。青春遭遇美色,干柴碰到烈火,这个时候他把自己此时此刻的“身份”忘记了,把自己夜半三更来这里的目的也忘记了,他放下警棍走到美女身边。

少女神色慌乱的后退着伸出手阻挡说:“别过来,你别过来,你别碰我,你不是一个人民警察吗?难道你忘了?”

马五说:“哦!你现在想起来了?现在想起来我是个人民警察了?告诉你也无妨,我的确是一个警察,的确是一个人民假警察,怎么了?难道警察就不能喜欢女人了吗?谁规定的?”

少女抖动着两手,大声说:“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再往前走我要喊人了?你晓得我是谁吗?我爸是县委书记,你知道不知道?”

头上冒着汗,马五着急地说:“你别害怕美女,男欢女爱,天经地义,怕啥子呀?你说你爸爸是县委书记,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爸爸是这个市的市长,你信不信?”

少女再次强调自己说的话:“你别不信,你别胡来,我爸爸真是县委书记,他的名字叫王成,你可以打听一下,我没有骗你,真的没骗你。”

马五步步逼近,他压低声音说:“你别怕美女,我爸爸真的是这个市的市长,他的名字叫马尚,你知道不知道?”说着话已经靠近了少女,他伸出两只有力的臂膀,把她抱起来放到地上,着急的说:“快点啊美女,只要你听话,没什么大不了的,谁让你长的恁漂亮呢,你把我的魂勾都走了,实在是忍不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郭强和罗岗慌慌张张进来了,因为他们担心夜长梦多会出乱子,所以在外面几个房间简单的搜查了一下就过来了。见马武正要非理那女子,郭强吼了一声:“快住手。”跑上去推开马武,他说:“马武啊马武,你咋是这样的人呢?你不是一个人民警察吗?这样悲鄙的事你都干的出来?还不快走?”

上前一步拉起他就走,快步出了房间,来到院子里,他松开了马武,说:“我们几个早晚都要被你害死的,你忘了我弟弟是为啥子坐牢的?你们不走是不是?我先走了。”转过身走出房间,外边大步走去。

罗岗拉着马武往外走,走到院子里两人相互看了看,罗岗说道:“哎呀!郭亮还没出来?是时候了,为啥子还不撤呀?情况有点不对劲啊?怎么这样寂静呢?”

话音刚落,就听到院子外边响起郭强的喊叫声:“郭亮、罗岗,有人来了,快撤。”

罗岗大吃一惊,他知道若是没人过来,郭强绝对不会大声喊叫,情况紧急刻不容缓,他转身跑到屋里,正准备踹门而入就见华亮从里边出来,手里拿着几个手机,他伸出手拉起他就走,说;“你在做啥子啊?外边来人了。”

蹲在大门外墙边上,郭强隐隐约约的看见远处有几把手电灯闪动,就着灯光他看到有几十个人正朝这边跑过来,他听到一个妇女说话声:“走快点,千万别放跑了他们,肯定是几个假警察啊!”

哦!他立马想起来了,肯定是进门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女人从中作怪,人慌无志怎会把她忘记在外边了?肯定是她跑到街上招集同伙过来围攻的。马武罗岗他们应该出来了才对啊?哎呦!灯光闪闪亮,人影直晃晃,传销人也采用了互动互助的方式,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绝不会袖手旁观的。他顾不上多想转身就跑,脑子里还念着尚未跑出来的几个同学,他们能不能跑出来?会不会遭到传销人的围攻?要赶快报警才是?他一边跑着掏出手机,拨通了派出所的值班电话。

这时候,罗岗他们几个快走着来到门口,他们被眼前的场景镇住了,院子里站着的男男女女不少于三十人,大多数手里都攥着木棒子,有几个还握着匕首和菜刀,几把电灯从人空中照过来,牢牢地把他们三个罩住了。几个年轻人暗自叫苦,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有人喊叫:“前天夜里跑到西街口抢劫的,就是他们几个,都是冒牌的警察,冲过去抓住他们。”

罗岗举着警棒指着步步逼近的传销人员大声的说道:“传销人听着,你们不要胡来,我们是派出所警察,若是有人胆敢动警察一指头,定当以袭警罪处罚。不想坐牢受刑的,请你退回去站到一边,不怕坐牢的,你就冲上来比试比试,看看是你的棍棒厉害,还是我们的警棍厉害,上来吧。”

三个年轻人拉开阵势准备拼死一搏,他们看见传销人员相互看了看,并没有立马走过来。罗岗举着警棍走向人群,他说:“不想坐牢的请让开,想坐牢的你尽管往上冲,快让开!”他们要打出一条血路冲出去。

忽然,远处响起警笛声,并且是越来越近,心慌意乱地往外走着,他们心里边不由得毛骨悚然,若是假警察遇见了真警察,那该怎么办呢?是束手就擒呢还是夺路而逃?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完了完了。

0

嘴045章夜半三更抓疑犯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