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襄阳儿女>第059章 移容换面进警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59章 移容换面进警营

小说:烽火襄阳儿女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9/9/27 14:45:04

一大早,派出所办证室门前,就来了不少的人,他们中间有迁移户口的,也有给自己儿孙上户口的,有给在外打工的亲人补写证明的,也有前来咨询某种事情的,各有所需各有所图,绝不会是闲得无聊瞎逛逛。因为是星期一又赶上逢集,所以前来办事的要比平时多一些,到了上午八九点钟的时候,已排起了长队。先来后到见号入座,虽说是过于传统,有时候也能起到很大的约束作用。自觉遵守规章制度,从某种意思上讲,它可以显示自己的的风度和文明程度。总之林子大了鸟雀多,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什么样的人都有。

一个干瘦的中年妇女,拿着户口本上跑到队列前头,卡到一个年轻妇女的前头,她说:“对不起,我有点急事,抓紧办了,还要回家侍候孙子。“

年轻妇女有点不乐意,她说:“喂喂!你别挤在我前头,我也不是闲人啊!抓紧办了户口,还要回家喂娃子。“

中年妇女瞅着年轻妇女说:“哎呀妹子,人心都是肉长的,你体谅一下行不行啊?孙子一个人在屋里呆着,我不放心啊!“

年轻妇女说:“说的倒轻巧,我体谅你谁体谅我呀?娃子在屋里饿的哇哇叫呢。大姐,你还是到后边排队去吧,别坏了规矩。“

偷机取巧未成功,中年妇女不得回到后边排队,贪心不死的她忽然又站到一个男人的前头,满脸堆笑地解释说:“对不起啊兄弟,我有点急事要办,想早点回去。“

那男人拉着她出了队列,他说:“就你急我不急?做啥事咋不替别人想想?麻烦你站远点,别让我动手拉你过去。”

“你这个人咋就没得一点善心,我的孙子还在屋里关着,要是出了啥事你负责?“中年妇女自讨没趣,只好又回到后边排队去了。

本来,有三个女警常年呆在户籍室里,负责办理各类证件的工作,实在是忙不过来的时候,就有不值班的男性警官过来帮忙。虽说平林比较偏僻,但它的土地面积和居住人口,却是特别的大特别的多。要想完完全全处理好十几万人的办证需求,其工作量确实非常大,多数的时候从上班到下班,几乎就有清闲过半分钟,不住地解答用户的提问,不住地操作电脑,不住的选择递送已经办好的证件,忙忙碌碌无恕无悔地埋头苦干,就这样过去了一天又一天,有时候三个美女甚至连梳头和上卫生间的时间都没得,别忘了她们正处风华正茂时期,女人爱打扮爱漂亮那是传说多年的老故事了。

这时候,李春从后门走进户籍室,因为歹徒枪击造战警车栽入深沟里,使得他险些失去生命,经过十几天的医治伤势好转,他又返回派出所继续工作。刚到柜台前就有人把一个户口本递了过来,他打开户口本看了看,问:“咋回事?是想上户口呢还是注销户口?“

一个老头指着户口本“啊啊“直叫,李春立马知道老人家可能是个哑巴,他看了看站在哑巴身边的一个满嘴长满胡子哟老头,问:“他是不是跟你一起过来的?他啊啊的叫着到底想做啥子?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我对哑语不是很懂得。”

胡子的老头回答说:“警官,是这样的,哑巴他是想把他儿子的户口,转到他的户口本上,他不晓得能不能转?”

李春说:“哦!把儿子的户口转到老爸的户口本上?肯定可以,问题是他得出示他儿子之前的身份证,以便核对,另外还得接收方派出所所长的签字。“

胡子老头叹了口气说:“哎哟!怪麻烦的,非要签字不可是不是?找谁签字呢?郭所长?他在哪办公?所长办公室?哦!你不晓得以前我跟郭所长,还是走的挺热乎的亲戚,正想着过来看看他。好好好!现在就去。走吧?还发啥子愣?死哑巴。”他拉起哑巴朝门外走。

其实,这二位就是经过巧装打扮移了容的宋文杰和崔村,他们如此这般的折腾,到底为的什么?其目的就是想险中求胜,采用摇控炸弹炸死郭子飞,以解心头之仇恨。除此以外再没更好的行之有效的办法了,原因是他们已经知道自上次枪击警察以后,平林派出所已经加强了警戒。不仅难以接近派出所,就连孤岛上也不安全了,因为他们已经察觉到,那天登岛买鱼的其中两个是警察,所以他们把钱财转移到孤岛以外,做好了随时逃避抓捕的准备。

继续往前走,他们看见敞开的大门旁边,立着两个抱着冲锋枪的武警战士,他们两眼平视前方,正朝这边望着。

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尽管这些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但到了现场看到武警威严不可侵犯的阵势,他俩也难免心生惧怕紧张起来。他们担心的是,万一让两个武警把皮包里的东西翻出来了,可就要惹出来大麻烦了,那两个家伙手里握着的可不是用来哄小孩的儿童玩具?一拉枪栓一勾扳机它就会突突突的吼叫起来,打出去的子弹至少有几十颗,那样密集的子弹会让你插翅难飞难脱身,不想死都不行啊!

想着走着距离武警越来越近了,崔村强压住心跳,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不慌不忙的掏出两支烟来,自己叼上一支,转身递给宋一支,点火吸着,他压低声音说了句:“冷静点,少说话,看我的。”

“干什么的?请出示证件。“一脚门外一脚门里,就在即将走进铁栅栏门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个武警大声的问话,崔村扭头看见两个武警不仅虎视眈眈地瞅着他俩,还瞅着宋文杰提着的那只黑皮包,我的爷,这还得了?万一他们硬是要检查皮包,那不就钱功尽弃了吗?弄不好还会把命丢在这个院子里。他脸带微笑从宋文杰手里拿来皮包,拉开拉链朝着武警亮了亮,不慌不忙地从中拿出一条烟,朝武警晃晃又装进皮包,然后拉上拉链把皮包还给了宋文杰。他拿着户口本满脸堆笑解释说:“上户口的,找所长签字,可以走了吗?“

“上户口的?找所长签字?非常时期,按说我们是要对进出人员搜身的,看在你们是两个老人家份上,就免了。“武警围着崔材转了两圈,边走边观察边琢磨。

“警官,我们确实是办户口的,我这还有户籍室的签字,你要不要看看?“从怀里掏出来一张纸条。

“算了,不用看了。你俩记住,快去快回,不准耽误太久了,去吧。“说罢,武警又走向原来的位置。

“谢谢了,警官,那我们就进去了?办完签字,立马就出来了,你尽管放心好了。“崔村装着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转身离开了。

这会儿,面对面坐在办公桌前,治安耳目老郭正向郭子飞汇报工作,他说:“昨天夜里,因为侦查我回去晚了,路过大河坝北边沙子路的时候,忽然隐隐约约地看见前头有几个黑影闪到大路北边去了。当时我在琢磨,会不会是我看走眼了呢?半夜三更鬼鬼祟祟的,非偷即盗啊?我半信半疑,决定跟过去看看。放好了自行车,顺着麦地摸索着来到水库边上,蹲在草丛中仔细的观察,看见一只小船已经划动着离开岸边了,尽管模糊不清,但我敢肯定上面坐着的其码有两个人……。”

”这就是说歹徒企图离开孤岛?他们是不是在转移重要物质?”郭子飞刚问罢,就看见外面走进来两个老头,走在前边的一个拄着一根拐棍,走在后边的一个拎着一只黑皮包,他知道肯定又是想入户口的乡亲,过来找他签字的,因为农民种地有了国家的补贴,所以不少城镇户口的也想返乡弄份田地,他们抱着反正是政府给钱,不要白不要不要是傻蛋,为争夺田地闹矛盾的打架斗殴的事件不断地发生,针对这个情况,镇政府责令派出所严格把关,控制外来人口入注农业户口。

和平时一样,他抬头看了看站在面前的乡亲,他们的年龄在六十岁以上,拄拐棍的穿着一套已经褪色的黄涤卡褂子,拎黑皮包的从上到下则是黑布衣裹身,苍老的面孔上满是皱纹。咦!这两个人看起来有点面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面啊?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崔村和宋文杰同时瞅向端端正正的伏在桌子上正查看电脑的郭子飞。宋文杰暗暗骂道:“狗杂种,八年过去了,他还是那样容光焕发精神抖擞的,看上去一点都没有变老,他活的大滋润太结实了。老天爷啊,你为什么不收拾他不送他进地狱呢?“

他们看见桌子上放着一副崭新的手铐,他的腰间挂着只闪着亮光的黑色枪套,宋文杰咬了牙齿,暗暗的叫道:“你他妈的也知道害怕了?人不离枪,枪不离身,你以为这样做了就没事了?做梦接媳妇你尽想美事,我看你还能威风好大一阵子,老子现在过来就是给你收尸的。“

崔村放好拐棍,回头从宋文杰手里拿来提包,放在桌子上,从中拿出那张刚刚在户籍室办的人口填补表,双手捧着递了过去,他说:“郭所长,麻烦你签个字,徐寨村三组的黄世仁,想把儿子的户口移到自己的户口本上。”

郭子飞接过表单看了看,黄世仁?老电影白毛女里边,好像也有一个叫黄世仁的?名字起的够古怪的。他想起来了,徐寨三组确实有几家姓黄的,至于黄世仁?好像有这个人,年龄也是在六十岁左右,似乎个头不是太高?人多眼杂难分辨,要想记住每个人的面孔,实在是有难度,何况地大天广的平林镇,有上十万人口?黄世仁就黄世仁吧,反正他是中国的百姓中国的人,他们的子孙想把户口添加到自己的老爸老妈跟前,应该说是理所当然再平常不过的了。签就签吧,忙完了这个还有那个,一个接着一个的来。看了看拄拐棍的老人家,他说:“老人家,你得出示你儿子的身份证和异地工作单位的证明才行,你带来了没有?別着急,你仔细的找找看。”

“郭所长,你可能搞错了,想办户口的不是我,是他,”指指宋文杰说:“他叫黄世仁,现年六十岁,家住徐寨乡黄家湾村三组,至今还是单身汉一个。”

”单身汉?那他的儿子又是从哪来的?哎呀!看上去还是个挺精神的男子汉,咋搞的就走到这个地步?“

“郭所长,是这样的,他的老爸以前是个走乡串户的说书先生,靠耍嘴皮子赚俩钱维持生活。二十年前因为一场大病医治无效熄火了。可能是因为上辈子说话说的太多了的原故,把该说的和不该说的都说完了,轮到下一辈子的他,就没得说的了,从打生下来他就是个哑巴。”

“啊啊啊啊啊啊。“宋文杰指指自己的嘴巴叫了几声,又连续做了几动作,他想以此向对方表明自己确确实实是个哑巴。

郭望着黄世仁和气地说:“哦!原来是这样的,挺可怜的一个人,村里有没有给他办个低保救助什么的?他的儿子又是怎么回事?单身汉从哪来的儿子?“

0

第059章 移容换面进警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