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襄阳儿女>第069章 风雨中奋力拚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69章 风雨中奋力拚搏

小说:烽火襄阳儿女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9/11/12 10:46:48

站在雨地里,郭兴武大吃一惊,就着灯光他不仅看见了被绳捆索绑的孙子,还认出了逃犯宋文杰。赖蛤蟆喜欢连阴雨,歹徒们偏偏赶上这个时候到来了。夜闯郭家绝对是寻仇而来最让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瞅着孙子脖子上横着的杀猪刀,不知不觉中他又攥紧了关公刀,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

“兴武,歹徒们已经豁出去了。“肖春花走到丈夫身边,望着被五花大绑的孙子忧心重重,她不知应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郭兴武慢慢的朝门口走着,他说:“你们这群窝囊废,就这点本事?打不赢了就拿一个十几岁的娃子出气?你们还是人不是人?快放了我的孙子,你们听见了没有?“

宋文杰走到灯光下面,指着郭兴武吼道:”老家伙,你给我听着,为了这一天,为了报仇雪恨,老子人不人鬼不鬼忍气吞声,已经苦熬着等待八年了,你知道不知道?想叫我们放了你的孙子?做梦去吧!“

郭兴武大声的说:“宋文杰,你给我听着,你已经是通缉犯了,你还想一错再错下去吗?悬崖勒马,回头是岸,那是你的唯一选择。若是你再继续为非作歹混下去,等待你的别无选择,只有死路一条,你该不会是想吃枪子吧?“

还没等郭兴武说罢,宋文杰大声的说:“你给我住口,别在这猫哭耗子假慈悲了,是死是活是老子的事,不需要你来指手划脚的。一步步走到今天,你是不是以为我还有活下去的可能?我的父亲是你的儿子打死的,我的母亲是被你的儿子逼死的,这是谁都推翻不了的事实。我已经对天发过毒誓,我要以牙还牙以命偿命杀了你的儿子,杀了你郭家所有的人,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郭兴武说:“宋文杰啊宋文杰,你算是无药可救了,彻彻底底的完蛋了。你死了是你自作自受,你为啥子不替你的女儿宋月月想想呢?她还小她还在上学,她还需要你这个当父亲的抚养。若是你被枪毙了,她会怎样想?她是不是会痛苦?她是不是很可怜?“

宋文杰说:“出生不由己,道路自己选,上辈不管下辈人。她痛苦她可怜该她忍受,谁让她生在了宋家的?只要是杀了郭子飞,拨开乌云见了太阳,我可以高兴高兴的走进监狱,然后昂首挺胸的奔赴刑场,那时候我就可以骄傲的说,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我认为我没有白活,因为我轰轰烈烈的做了我自己想做的事情。“

郭兴武又往前走了两步,他说:“想报仇是不是?想报仇你可以找我的儿子去,干嘛拿一个孩子出气?有种的你们冲我来,最好是四个一齐上,我想试试我这把关公刀,看看它是不是还跟当年劈砍鬼子兵一样,是不是依旧锋利无比削铁如泥。告诉你们,老子不怕你们,一群乌蛤之众,你们很快就要完蛋了。”

“站住!“崔村拿着杀猪刀照着郭静的肩膀拍了一下,然后又把刀横在了郭静的脖子上,大声的说:“老家伙,你别耍横,再敢往前走一步,我立马割掉他的脑袋,你信不信?”见郭兴武站住了,又说:“冤有头,债有主,不是你的事,你最好别狗抓耗子多管闲事。要怪就怪你的儿子,做事太狠毒太缺德了。不管哪朝哪代,凡是坏事做多的人,绝对是没有好下场的。识相的请你赶快让开,千万不要自找麻烦,惹急了老子连你也一起杀掉。”

郭兴武指着崔村说:“歹毒的小人,你别门缝里瞧人把人看扁了,我可以骄傲地告诉你,我的儿子郭子飞,参警二十多年了,他从未做过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的事情,他的性情耿直,为人和善,就好象冬天里的一把火,凡是涉案的疑犯和疑犯的家属,哪一个没有受到过他的关心和照顾。对工作他敬岗敬业廉洁奉公,从未办理过人情案。去年他送他的一个铁哥们的儿子进了监狱,今年他又把自己的儿子送进看守所,难道这还不够公平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是一个千古不变的道理,这也叫太缺德太狠毒吗?”

话音未落,宋月月流着泪从里屋跑过来,她推开掂着刀立在郭静右边的崔村,走到郭静跟前,抬起头望着他,从衣兜里掏出卫生纸替他擦干脸上的血渍,扭头鄙视地看了看几个蒙面的贼人,她擦掉泪水不声不晌地站到了郭静身边,她说:“抓吧,我也不想活了。“

“哟哟哟哟!这世上竟然还有不怕死的小女啊?”崔平瞅着立在面前的小美女不由得涶涏三尺,上前两步揪揪美女粉色圆脸他说:“小妖精,你别后悔,这可不是男女上床闹着玩的。大哥哥想问问你,这个小杂种哪点值得你舍命相救舍命相陪?你为啥子要实心踏地的护着郭家人?你倒是说话呀?不说是吧?不说老子一刀劈了你!”说罢他举起了杀猪刀。

“慢点!“宋文杰伸手拦住崔平,其实他已经认出这个美丽的小姑娘,他敢肯定她就是自己的女儿宋月月。呃,她不是跟着她的娘去南方打工去了吗?郭家小子刚出监狱她就匆匆忙赶来了?到底是咋回事?扭头看着她他说:“小女子,你倒是说说这郭家到底是哪一点勾了你的鬼魄?哪一点值得你留恋不舍的?你三番五次跑过来,投怀送抱丢人不丢人?”

宋月月流着泪说:“我没有投怀送抱,回郭家庄只是想看看郭爷爷和这个家。你们可能永远都不会懂得一个女孩的心思,八年前我的爸爸因触犯法律,逃到外面打工去了,靠着妈妈种几亩地免免强强地维持生活。因为交不起学杂费和生活费,有好几次我退学回家做农活。有一天晌午,郭爷爷拿着几百块钱,来到宋家对我妈说:有困难你应该说出来,月月她正在上学,正是掌握知识的时候,耽误了她的前珵太可惜了。“

宋文杰忿忿不平,他说:“放屁,你妈妈不是有十几亩土地吗?凭她的干劲还怕养不活你?你为啥子要收下郭家的钱?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你知道不知道?“

宋月月说:“从哪以后,他每年都会拿钱救济我们供我上学。一个多月前,我妈逼着我报警,非要我告静哥哥非理不可,害得他进了监狱,遭罪几十天。就在他从监狱出来的第二天,夏阿姨开车去了姥姥家,当时我已经坐上了去广东的班车,夏阿姨开着警车追了一百多里路,拦住了班车,接我回来上学。她还拿出两千八佰块钱,替我交清了全年的书本费和生活费。”

宋文杰似乎受到触动,他挥着刀大声叫道:”骗子!骗子!郭家人都是骗子,他们一手拿刀,一手拿钞票,灭了你你都不会知道。太年轻了,太幼稚了,你上当了!”

崔村咬着牙说:“本来不想滥杀无故害人性命,即然你死心踏地要充当殉葬品,那,我们就成全你,走吧。“推着俩少年朝大门口走。

”想走?没那样容易。“郭兴武快走几步横到大门口,吼道:“告诉你们小子,要想从这道门走出去,除非你们杀了我,要不然别想离开郭家大院半步。”两手抡起关公刀转了两圈,而后刀尖向下嚓的一声别进了黄土地,大吼一声:“来呀?还犹豫啥子?“

靠近大门的时候,崔村停住了脚步,他用刀抵紧了郭静脖子,大声的说:“看到了没?已经在流血了,只要我的手轻轻地一拉,他的人头立马就会落地。老家伙,你死了不要紧,因为你老了,早就死得着了。他就不一样了,十七岁啊正处青春灿烂的季节,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是不是有点可惜?所以,我奉劝你一句,识相的赶快让开,我的忍耐是有限的,千万别逼我动手。”

郭静忍着疼痛大声的说:“爷爷,别怕,你不是说过的吗?郭家的男人们,个个都是一顶一的硬汉子,流血流汗不流泪,打死不告饶,我是你的孙子,从来都不怕死。“

就着灯光,郭兴武看见,那把杀猪刀上正流淌着孙子的鲜血,他知道这几个亡命徒是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的,若是再不让步可就有危险了。他往旁边挪了几步,让开了一条道。心里边却在滴血,暗自说道;“孙子啊,这完完全全的是被逼无奈啊,难道说除下退让他还有别的可供选择的办法吗?

眼睁睁地看着歹徒砸开铁锁,推着孙子和月月走出大门,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差点没把他疼倒在地上,珍惜子孙胜过珍惜自己的生命,那是郭家几代人的传统。跟着歹徒来到大门外,又跟着孙子来到了庄子北边,心如火烧啊他抡起关公刀,拦腰劈断了路边上的一棵杨树,朝着孙子远去的方向他大声的说:”你别怕孙子,歹徒们呈凶不了好大一会了,你爸爸带着警察很快就会赶来了。别忘了照顾好月月。爷爷在郭家庄等你们回来,到时候爷爷给你们包饺子吃,听到了没?”

寒风嗖嗖地响,夜雨唰唰地落。黑暗中传来孙子的声音:”爷爷,我走了,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别忘了喝降压药。还有,麻烦你转告我的爸爸,我错怪了他了,我对不起他。严格执法他做的是对的,对待坏人坏事,就应该狠狠地打击,免得他们再滋生祸事,危害百姓。再见了,爷爷!“

声音远去再也听不见了,郭兴武扔下关公刀蹲下身抱头痛哭,边哭边念叨着:“孙子啊,刚刚从监狱出来,又让坏人抓走了,祸不单行祸事连连啊!这些都是谁造成的?因为你的爸妈秉公执法,所以得罪了不少坏人,使得你受连累跟着遭罪,以至于生命难保。爷爷我心有余力不足,没能保护好你,实在是对不起啊!”

就在他起身准备回家的时候,从庄子前头传来即响亮又嘈杂的警笛声,很快就有四部警车开过来了,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明亮的灯光中,十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迅速地钻出警车走过来。

郭子飞攥着手枪走到老爸跟前,问;”歹徒们朝哪个方向跑去了?儿子呢儿子他在哪?“

“抓走了,孙子和宋月月,都让歹徒们抓走了。总共有四个凶手,一个是宋文杰,另外三个有两个是他的老表崔村和崔平。“郭兴武抬手朝庄子西边指了指,他叹了口气,说道:“他们朝那边跑去了,快去追呀?”

郭子飞拉着父亲的手说:“你别急,老爸。三十分钟前我已经向局领导汇报过,估计这会儿驻县城的武警中队,已经到达指定的位置了,我要封锁平林镇所有的进出路口,不管它是大路还是小路,也不管他是男人还是女人,一个个的检查,一个个过筛子,让他们插翅难飞。”

副所长王平说:“你就赶快下命令吧,下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干?是不是先到平林镇边沿地带去布防?“

郭子飞转过身朝着众警察下达命令:“全部人马,奔庄子西边,搜索前进,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岔道路口。如发现歹徒,要立即汇报,必要时可以开枪射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捉拿凶手,速战速结,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警官们异口同音地回答,他们转过身跑向自己的警车,他们下决心要拯救那个两个少年。

郭子飞朝四处瞅瞅,没看见老爸,估计老人家太累太困回家睡觉去了,他转身走向警车,拉开车门,他看见老爸正跟几个警官说着话,那把关公刀不长不短的,就放在车子边上。他知道老爸在警车上出出进进几十年了,对警车那是再熟悉不过的了。

郭子飞上了车,挨着老爸坐下来,看着警车启动,他说:“老爸,你辛苦了,歹徒有没有伤到你?“

1

第069章 风雨中奋力拚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