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襄阳儿女>第071章 奋不顾身抓疑犯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71章 奋不顾身抓疑犯

小说:烽火襄阳儿女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9/11/20 13:47:23

像两只落烫鸡似的,浑身湿漉漉的,正向下边淌着水,宋文杰哆嗦着抬头看了看郭子飞,又瞅了瞅那只乌黑的枪口,忍不住叹了口气,猎物撞到枪口上,凶多吉少啊!完了完了!若是不俯首听命听从于他,立马就会被黑心警察开枪干掉,这家伙可是说一不二的,什么坏事他都做得出来。行了,好汉不吃眼前亏,退一步海阔天空,还是先让让他再说吧?想着他慢慢地蹲下来,斜视着瞅了瞅站在右边的崔村。

轱辘着两只贼眼瞅着郭子飞,崔村忍不住暗自叫苦,天气突变风雪来的骤,妈的真够快的啊,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好不容易逃出来了,还没顾得上喘一口气,就遭到冤家对头的攻击,怎么办?接下来应该怎么办?与其束手就擒充当案板上的肥肉任人宰割,倒不如鼓足勇气痛痛快快地干他一家伙,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活出个样子来,要让别人瞧瞧我崔家人也不是歪种。站立着他苦笑了一下,用协商的口气说道:”郭所长,你可能是误会了,捉奸要捉双,拿贼要拿脏,你的儿子不是我们绑架的,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不信你可以问问你老爸?”

“崔村啦崔村,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狡辩,你以为有人会相信你的鬼话吗?别掩耳盗铃了,那一年你们兄弟俩杀了河坝承包者,然后制造假现场,用鱼网缠住他,然后投入水中……别逼我开枪,快蹲下来。“郭子飞一步步走向前去,他要生擒活拿两个歹徒。

河坝边上,瞅着郭子飞,邱村说:“郭所长,你可不能冤枉人呀?包水库的二赖是逮鱼的时候自己淹死的,跟我们可是一丁点关系都没有?当时公安局来人调查过的,鱼网缠身,那是他在水里边扑通的时候缠上的。”

郭子飞说;“崔村,你别在那避重就轻打胡说,现在还不是你辩说的时候。你以为我们劳师动众的过来抓你,仅仅是为了营救我的儿子是不是?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告诉你,我和我的儿子只不过是,中国十几亿人当中的普通一员,我们的生命并不像你想象中的那样金贵值钱,我早就下定为正义而战为真理献身的决心,牫的儿子跟我想的是一样的,他同样是不怕死的。而你们呢?勾结起来强奸抢劫杀人掠货,尽干些违法犯罪的丑恶勾当,不彻底地除掉你们,平林镇的百姓就没有一天安宁的日子可过,人们就会叫苦不迭抱怨声声。”说话间他伸手摸摸裤袋,这才发现自己的手铐根本没有带来,竟把它丢在车子里边了,警察的两件宝物竟然忘带了一件,怎么办?闹出恁大动劲,好不容易抓到的歹徒了,不给他们戴上手铐,岂不是太不安全了?到手的鸭子若是弄飞了那还得了?即浪费了警力,又浪费了政府的钱财,就让是局领导不批评纠错,自己也会愧疚好多年的啊!

崔村狡诈地斜眼瞅了瞅郭子飞手中的枪,慢慢的往前移动着,企图靠近对手见机行事,他和气地说:“这样行吧所长,就算我们是坏人,是个顶头大坏蛋,你总该给我们一个改邪归正重新作人的机会吧?只要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们,我崔某人说话算数,决不会让你吃亏,十万块行不行?二十万元够不够?总起来一句话,那就是你要多少我给多少钱,若是我崔某人说一个不字,我就不算是人养的,你看咋样?”

郭子飞严肃地说:“白日做梦,痴心妄想,你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不得了了是不是?就能够买通公安民警了?而后再继续胡作非为?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告诉你,有些东西是花再多的银子钱也是买不到的。莫说十万二十万,就让你给我一百万,我也不会放过你!你知道这是为什么?自从我长大以后,我就有了一个信念,希望有一天能够成为一个共产党员,然后扛着红旗踏上征途向前进,不管途中遇到多大的艰难险阻,我也会想办法去克服它去战胜它。告诉你,我没有贪婪钱财,也没有半道上当逃兵,共产党人至始至终,都会坚持自己的信念,出卖灵魂丧失共产党人尊严的丑事,那是没有人会去干的。“

差不多已经移动到郭子飞的面前,近在咫尺,只是几步之隔,机会难得啊?与其束手就擒坐着等死,倒不如来个鱼死网破痛痛快快大干一场,说不定还能化险为夷捡条活命?想着崔村突然扑了上去,伸手抱住了郭子飞握枪的那只胳膊,大声的说:“文杰,弄死他,快点。“腾出一只手去夺那把手枪,他知道只要下了他的枪,自己就有了安全的保障,他不信赤手空拳两个人会对付不了一个人。

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郭子飞没有预料到的是,煮熟的鸭子竟会突然间复活了,扑打着翅膀想要飞上天了?真是死撑到底顽固不化的家伙。较量就较量吧,看看他们有多大的能耐。他硬着右手紧紧地握住自己手中枪,跟崔村较着劲推攘着,他忽然抡起左胳膊肘子,狠命地撞击崔村的脸部,先关门再灭灯,打得歹徒慌了心。连续几个撞击以后,他看见崔村已经是满脸鲜血直淌,分不清那是鼻子哪是眼睛了。

但是,崔村依旧死死地抱住自己的右胳膊不肯松手,着急当中他看见宋文杰伸手到背后,抽出了正滴着水的杀猪刀,一个没处理,又来一个,这还了得?他又抡起左胳膊肘子打过去。被打晕的崔村踉跄着后退几步,踩进一个泥坑里,跪倒在泥水中,但他立马又站了起来,使劲的拔着两条腿,又扑了过来,死死的抱住了郭子飞。

“大智大勇,还是村哥厉害啊!”稍稍冷静下来,宋文杰暗暗称赞说,耳闻目睹,时机已到,再不动手就会遗憾终生啊!他掂着杀猪刀跑了上去,瞪大眼睛瞅着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因为崔村和郭子飞为了争夺那把手枪,正拳头相见,打得不可分较,主攻位置是对手的头部。

终于,机会来了,宋文杰两手紧握杀猪刀,用足气力狠劲的捅了过去,杀猪刀穿过郭子飞的腹部,从胸前捅到了后背上,他狠劲一拉拔出杀猪刀,准备再补上一刀。

这时候,宋文杰听到一声枪响,紧接着他看见崔村捂着胸口踉跄着后退了几步,倒在了水边上泥巴里,击中心脏,一枪毙命,完了完了。

见事不妙,宋文杰撒腿就跑,跑出去十几步远的时候,他突然听到又是一声枪响,哎哟!他惨叫了一声,立马就感觉到右小腿肚子上猛地一热,是不是中弹了?肯定是中弹了。他扭头瞅瞅受伤的右腿,一瘸一拐地往前跑去,边跑着还不住地回头观望。直到这时候,腿部的伤痛才显示出来,迅速的涌向浑身忍无可忍,他叹了口气,暗暗的叫苦:“腿部中枪,还怎么跑?那家伙很快就追上来了?“

“站住,再跑就开枪了?“忍着刀穿腹部的剧烈疼痛,郭子飞掂着手枪追了上去,他看见的是宋文杰已经跑出去几十米远,他扭头朝孤岛方向望了望,他看见那架直升机已经升空,正朝着这边飞过来。他的耳边想起老爸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单凭一个人的力量,是搞不好治安的,只有提高集体作战能力,才能够百战百胜。”他老人家说的确实有道理,若是多带几个人过来,那会是什么样子的?自己受伤遭罪只是小事一桩,让歹徒乘虚溜掉,岂不是钱功尽弃了?

继续往前跑,郭子飞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腿部,有什么东西绊来绊去的,低头看了看,发现是自己的肠子,随着急促的奔跑,从划开的腹部,正不住地往下边缀落,不长也不短,差不多已经拖到了地上。顾不得多想多琢磨,他把手枪别到裤袋里,拾起肠子一把握住,一点点的塞进了肚子里,他脱下警服,扯出衬衣,从划**撕开,迅速地缠到腰间,再一使劲把它系紧了,然后掏出手枪快跑着,又追了过去。

拖着沉重的右腿,忍受着断骨般的疼痛,宋文杰吃力地跑着,他回头瞅瞅不远处紧追不舍的郭子飞,骂道:“妈的,不弄死老子,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啊?“突然间,他看见了那架直升飞机,超低空飞行在白茫茫的水面上,正快速的朝这边扑过来,陆海空联合作战?明明白白是想要斩草除根啊!跑,只有跑,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谁跑的快谁就有机会获得主动权。他撒开两条腿想跟从前一样,来一个飞毛腿跨壕沟轻松越过,哎哟!好像不行呀?右腿好像不听使唤了?想跑快跑不起来,这都是郭子飞干的好事。他又偷偷地回头瞅了瞅,发现郭子飞已经追上来了。

快跑着,郭子飞已经追到了宋文杰的身后边,瞅准时机,用力一推,就看见宋文杰一跟头栽出去几米远,他大喊一声;“我看你往哪跑,死到临头了,还想跑?“

宋文杰立马又爬了起来,拿着刀哆嗦着他说:”你,你,你别过来,惹急了老子对你不客气。”说罢转身就跑。

说时迟,那时快,郭子飞箭步上前拦住了他的去路,他大吼一声:“宋文杰,你跑不掉了,赶快束手就擒吧。“

走投无路啊,宋文杰挥着刀叫道:“姓郭的,你好狠的心啦,是你杀害了我的爹娘,现在你又想灭了他们的儿子,蝎蛇般心肠,你还是人不是人?你告诉我,行不行?”

郭子飞说:”直到现在,你还执昧不悟,还要为父作恶,你的父亲宋世雄,究竟做过多少违法犯罪的事情?你知道不知道?嗯!从九十年代到两千年,这中间他和他的同伙偷盗耕牛三十八头,偷盗的肉猪和财物价值二十万多块,间接和直接害死人命共三个。像这样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死不足惜,早就应该该绳之以法了,何况在抓捕他的时候,他不仅仅是拒捕,还砍伤了几个警察,实属罪孽深重,难道不应该就地镇法吗?”

宋文杰狡辩说:“你们仗着手中有枪,就可以随便取人性命?违法乱纪的不是别人,是你们这些警察,球本事没得,伸手就掏枪,要是不信,你把手枪扔掉,是英雄是好汉,我俩比试比试,你敢不敢?”

”想比试试是吧?那好哇!“郭子飞收起手枪,习惯地别到枪套里,这时候他才发现勒在腰间的衬衣不见了,肠子随着鲜血又涌了出来,他正要去整理伤口,就见宋文杰举着刀砍了过来。他麻利地往旁边一闪,让过了这一刀,不宣而战啊?看来歹徒要垂死挣扎了。

不住地左砍右劈,宋文杰又冲了上来。后退着躲闪着,郭子飞瞅准了时机,伸手抓住了宋文杰持刀的手脖,抡起左挙用足了气力,朝着对手的面部,狠劲地打了过去。

宋文杰立马感觉到眼前火星直冒,疼痛难忍啊,尽管他睁大了眼睛,面前还是一遍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了。

乘热打铁才能成功,郭子飞照着宋文杰的手脖猛击一拳,打掉了那把闪烁着寒光的杀猪刀,他松开手后退几步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扫膛,凭着有力地腿脚功夫,加上巨大的贯性作用,只一下就把歹徒打出去十几米远。

在地上翻滚着,宋文杰已经是七窍出血,“咚“的一声跌到一条深渠中,没了动静。

郭子飞知道自己这一脚份量,他没有走过去查看歹徒是否还能够活动,是否还会卷土重来再次拚命,而是弯下腰收拾着拖拉在地上的沾满灰尘的自己的肠子……他担心被同事看见自己这副可怜的样子,他们背后会说:“对付屈屈两个毛贼,不但没有顺利拿下,反倒让贼人捅破肚子肠流满地,还是个所长呢,不如辞职回家种地算了。“

突然间,他感觉到自己呼吸有些困难了,脑袋里昏昏沉沉嗡嗡作响,接着眼睛又出了问题,面前模模糊糊的逐渐黑暗下来,本来强壮的骨骼,却支撑不住自己的肉体,迷迷糊糊的他倒在了血泊中,仰面朝天的躺着,他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偏僻的村庄里。

他看见一个妇女,一手提着书包,一手拉着自己的儿子,母子俩行走在上学的黄土路上,那妇女说:“儿子,到了学校要好好的学习,要听老师的话,知道了吗?”

儿子回答说:”知道了妈妈,你已经说过几十遍了,儿子早就牢记在心了。”

这时候,从前头传来一个小男孩唱歌的声音:“小呀嘛小儿郎,背着书包上学堂,不是为做官,也不为面子广,只因穷人闹翻身,不作牛和羊……。”

从那天起,那个儿子就起早贪黑的奔跑在郭家庄东边的那条黄土路上……不知送走了多少个酷暑寒天,也不知迎来了多少个春季秋风,有一天他终于走出了校园,他要参军到部队去了,跟着爸爸走向小镇,在路上爸爸吩咐说:“儿子,到了人民军队,要好好地工作,要听首长的话,千万要记住啊?”

儿子回答说:“知道了爸爸,你已经说了十几遍了,在部队上好好的干,将来转业了当了警察,也要好好的干……儿子已经牢记在心了。”

这时候,从前边传来一个小女孩唱歌的声音,尽管声音不是很大,但完全可以听清楚:“我在大路上,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叔叔拿着钱,对我把头点……。”

他抬头问父亲:“爸爸,我问你一件事啊,那时候的警察形象,在百姓心目中真的是那样好吗?人们是不是愿意把捡到的钱交给警察保管?这首歌挺有意思。”

父亲笑着说:”那算什么?比那还好的多的是,人们管警察叫父母官,他们心目中的警察,跟自己的父母是一样的亲切。”

青年“哦“了一声,他似乎在琢磨什么,是啊,怎样才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人民警察呢?与歹徒搏斗舍身忘死?为人民服务致死不动摇?突然,他看见了自己儿子,他正飞跑着奔这边来了,边跑着他大声地叫着:“爸爸,你别慌走,你要到哪里去的?你不能丢下我不管啊,等等我呀爸爸,你别丢下我啊!”

他回过头来责怪说:“傻儿子,你不能去那个地方,那里尽都是些妖魔鬼怪,看见了你会害怕的。你还年轻,还有辉煌的前程,还有遥远的道路要走,我一个人去就已经足够了。“

儿子流着泪站住了,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老爸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他忽然大声地喊叫起来:“爸爸,你不要走啊,你不要离开我,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呀?爸爸。”

他没有睁开眼睛,他没有听从儿子的劝阻,静静地躺在那一动也不动,差不多已经完全失去知觉了。

1

第071章 奋不顾身抓疑犯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