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襄阳儿女>第072章 恶梦醒来春天到 〈大结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72章 恶梦醒来春天到 〈大结局〉

小说:烽火襄阳儿女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9/12/4 14:27:52

这天上午,市一医院八号病室里,郭子飞忽然如恶梦初醒般坐了起来,朝四下里望了望,靠在了床头,他看见灿烂的阳光从敞开的窗户里照进来,几只麻雀唧唧喳喳无忧无虑的蹦跳在窗台上,干净整齐的房间里,除下他再没第二个人。他的目光落到身边床头柜上放着的几盆鲜花上,细看那几朵深红色的花瓣上,还盛着点点滴滴的露水,呃,奇怪,谁会这样早就送花到了医院?

他开始琢磨起来,是同事?还是夏敏?同事工作繁忙,哪有时间过来看病号?会不会是夏敏?因为儿子被父亲送进看守所,她正生着气呢,这个时候她是绝对不会来医院里的,那,这几盆鲜花到底谁送来的?

一个年轻的女护士拿着药瓶和针管走过来,当看到郭子飞忽然坐了起来,她又惊又喜,她说:“你总算是醒来了,差不多把人吓死了,谢天谢地了。“

郭子飞说:“同志,你这话是啥意思?是不是我睡了许久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花是哪个送来的?“

护士回答说:”鲜花送英雄,管他谁送来的,那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伤。你知道你已经昏迷不醒几天了吗?老闭着眼睛,睁都不睁一下,把人吓的够呛!“把药瓶挂到立在床边的支架上,从塑料袋里取出针管插进药瓶,拿着针头转过身说:“把手伸出来?“

郭子飞愣了愣,犹豫着把手放到被子上,他说:“还要打针?算了算了,不必要了,你看到的,我不是已经完全好了吗?我正准备办出院手续,我想回派出所去。”

护士严肃的说:”哪个说你的伤已经好了?你想出院就出院?还早的很!你知道你的伤有多严重吗?肠子割掉的差不多有一半,胃包也被捅破了,失血太多了,抬进来急救室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停止呼吸,连你的领导都直摆头,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快把手伸出来。”

郭子飞不相信护士的话,他说;“你越说越悬乎了,没得那么严重吧?不就是一刀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护士拿起郭子飞的手,先是擦拭酒精消毒,而后一针见血插好针头,贴着胶布她说:“我知道你有好多年没有打针了,你的同事说你最害怕就是打针,平时有个伤风感冒头疼咳嗽什么的,总是喝一些药片,是不是这样的?平时归平时,那个我们管不了。唯独这次不行,我们不会依着你的性子乱来,因为你的领导已经嘱咐几次了,要不惜一切代价,把你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郭子飞被护士的几句话感动了,靠在床头他说:“应该不能说唯独这次不行,还有一次遭遇,是在自卫还击战中,七九年的二月份,攻占了老街,在向凉山运动的途中,我们连队遭到了敌人伏击,队伍很快就被打散了。我和两个战友钻进了丛林里。刚刚进入丛林中,就碰上了十几个越军,狭路相逢除下拼命,再没有任何可选择的。子弹打完了,就拼刺刀,你戳我一刀我戳你一刀,就这样拚命的撕杀着,两个战友很快就战死在了沙场上。我身中七刀,踉跄着捅死了最后一个越军,跌入山谷……是热带雨林的暴风雨唤醒了我,我拄着枪朝着有汽车响声的地方挪动脚步。于第二天上午,才爬到公路上,找到了自己的队伍,精疲力竭爬在地上就再也没有起来……直到有一天,我醒过来了,发现已经回家了。”

护士听得了迷,自言自语地说:“身中七刀啊?光凭流血都能把人流死了,就不说伤疼有多大了。太可怕太残酷了!那以后呢肯定是回国治疗了吧?”

郭子飞正要回答,就看见病室里走进来几个人,王平领着郭强和宋月月走在前面,夏敏扶着肖静慢走着跟在后面,再后边是弟弟郭子阳以及他的未婚妻林燕子,再后边走着的是妹妹郭子英。让人纳闷的是,他们的胳膊上都戴着白色孝葬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凭白无故地干嘛披麻戴孝啊?哦,他想起来了,会不会是老爸出了事故?因为他知道老爸高血压缠身多年了,哎呀!完了完了,很有可能是老爸不在了?他的眼泪止不住流下来了。

令他感到费解的还有一件事,那就是两个儿子的出现,大儿子郭强涉及的案子不是正在调查取证当中吗?还好,小儿子郭静他并没有遭到歹徒的杀害。他看了看王平,又瞅了瞅夏敏,问道:“他俩到底是咋回事?”

王平说:“是这样的,歹徒们押着郭静和宋月月来到的河坝边上,时间已是早点五点多钟,眼看着天就要大亮了,几个歹徒着急起来。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们听见从郭家庄方向传来一阵紧过一阵的警笛声,不用猜就知道警察已经出动了,正在四处寻找搜查他们,恐慌之中他们决定杀人灭迹,然后远走他乡。崔平推着郭静下了车,拿出杀猪刀就要动手,这时候宋月月从车上跑下来推开了崔平,她大声的说:“要杀你们就先把我杀了,反正我是一个孤儿,无依无靠的我早就不想活了。”其实她已经隐约认出歹徒当中,有一个就是自己的父亲。宋文杰焦头乱额,他打了宋月月一个嘴巴,骂道:“你个贱人,偏跟老子作对,天下是不是没得男人了?就是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准你嫁给郭家的人,深仇大恨,不共戴天,你知道不知道?”

郭子飞说:“积怨太深,他不好好的检讨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干了违法乱纪的事,而是一个心思的把错误强加在别人身上。怒火烧身难自消,报仇雪恨的邪念反而更加强烈了,直致断送了个人的性命……。”

王平又说:“宋文杰刚刚训斥完自己的女儿宋月月,忽然瞅见不远处警灯闪炼,正朝这边开过来,他拉着崔村到旁边咕叨了几句,然后跑了回来,从崔平手中拿过来杀猪刀,朝郭静的腿部连戳几刀,见宋月月上前阻拦,他举起刀把子照着她的头部砸过去……歹徒们扛起昏迷不醒的郭静和宋月月,跑进河坝边上草丛中。本想着等警车过去了,稍微平静一点了,再来收拾郭静,没有想到警车在路上停了下来,几个警察在河坝边转悠着,就是不肯离开。眼看着天已经亮了,他们不得不丢下两个少年,慌慌张张的上了船,划向自己的巢穴。这时候被打晕的宋月月渐渐地苏醒过来,她担心歹徒们再来行凶,连忙唤醒了郭静,架着他离开了草丛,来到孤岗野洼中,她回头看了看,看见没有人追过来,就放下了郭静,因为她实在是太累太辛苦了。“

查看儿子大腿上缠着的绷带,夏敏说;“几个年轻人被放出来的主要原因是,他们的父母组织起来了,逐级向上边申诉。按司法程序那案子已经走到了检察院批捕科,检察院汇集各科室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研究讨论了这个案子,一致认为,把几个轻人入室搜查定性为冒充军警抢劫,调子太高站不住脚,决定不予批捕。案子退回去以后,公安局领导责令法制科重新审理,审理的结果是证据不足。于是就决定以监视居住的方式放了他们,毕竟是几个初中学生吗,检察院和公安局担心的是,害怕耽误了他们的学业。”

看看郭静又望望郭强,郭子飞想起了匆匆离去的老爸,许多的往事随风如烟般飘飘然已经远去了,从打上小学那天起到自己转业回乡干上治安工作,以及早些天前的那个夜晚在郭家庄庄子北边的见面,直到坐上直升飞机登上孤岛,印象中的老爸不仅爱憎分明勤劳智慧,而且他的心肠还是比较善良的,他不仅疼爱自己的儿子。也喜欢自己的孙子。正是因为有他的正确引导,儿女们一个个走上了革命道路,并且不断的教育培养自己的子女,要不悲不弃,要意志坚定,要敬岗敬业……想着他心里边又涌起阵阵酸痛,他问王平:“老爸临走的时候有没有嘱咐过什么?”

王平觉得也很痛心,他说:“老人家从崔平嘴里得知郭静被杀害的消息以后,情绪极不稳定,他抡起刀把子打倒了崔平,转身出了门,快跑着来到河水边上,毫不犹豫倒跳进水中,他执意要去救孙子。当时跟着跳入水中的有我和几个武警战士。上了岸四处寻找着,走到一个干涸的鱼池里,发现池子里根本没有人,只有一滩鲜血。他盯着那滩血流着眼泪大声的喊道:“孙子,孙子,你在哪里呀?爷爷找你来了,是爷爷无能啊?是爷爷害死你了。”话还没说完忽然倒下了。有个战士二话没说背起他跑向警车,把他送到了医院,但他老人家已停止呼吸了。

郭子飞擦掉眼泪,喃喃自语说:“太苍促了,他老人家走的太仓促了,搞了一辈子的治安工作,临死还是死在了抓捕歹徒的沙场上。其实,他还有许多的心愿未了!你们把他安葬哪了?”

夏敏回答说:“按照他生前说过的,等他百年以后要从俭办丧事的愿望,我们把他送到郭家庄坟场,跟爹娘安葬到一个坟场里了。”

叹了一口气,沉思片刻,郭子飞扭头问王平:“除下老爸,其他人有没有受伤?好啊没有就好。生死之交,患难见真情,因为我的家庭遭遇了不幸,占用了他们的休息时间,若是他们中间任何一个人,再因此受到伤害?我的后半生都会在痛苦中度过的。不行,我要去看看他们。”说罢伸手扯掉针头,掀开被子下了床,走到儿子身边替他们擦去眼泪,拍拍他们的肩膀上说:“不要悲伤,不要难过,你们的爷爷是为弘扬正义打击邪恶英勇献身的,死的值得死的光荣。我们要记住那些为建设和平盛世曾经做过贡献的人,擦干血迹,继续战斗!”

郭强低着头说:“爸,对不起,我以前错怪你了,经过这件事我才知道,你做的是对的,棒打出孝子,严管良民多。如果早点管教了,也不至于发生这次事件。”

“不生气,父子间有啥子气可生的?“郭子飞又拍了拍郭强的肩膀,他说:“我倒觉得,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平时没有关心照顾你们,到头来还送你们进了监室。算了吧等到将来长大了结了婚生了子,你们是会明白这个道理的,儿女是父母身上的一块肉啊,他们咋可能不心疼自己的骨肉呢?恶梦一场终于过去了,忘掉它们,从头再来,行不行?争取在初中毕业考试中,拿个好成绩回家。因为爸爸还有要紧的工作要去做,我先走一步了,再见!“转过身大步走向门外。

护士着急地追了上去,大声的说:“别走啊郭所长,怎么说风就是雨呀?起码还得把这瓶药打完再说?工作再重要,也没得生命重要啊?快回来,你们这些警察呀!”

夏敏扶着儿子随着众人朝外边走去,她说:“算了吧护士,麻烦你操心了,你是阻止不了他的,他就是那个样子,一旦工作起来,就把自己忘记了,差不多快二十年的夫妻了,我还不了解他?”说着话来到了门口,抬头看见自己的丈夫已经走到院子当中,他迈着坚定的步伐,迎着春天明媚的阳光和温暖的春风,快走着奔向大门外边那繁华的街道。

忽然,院子那边走过来一个小姑娘,一边欢快的走着一边唱着歌:“我在大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给警察叔叔手里边,叔叔拿着钱对我把头点,我高兴地说了声,叔叔再见……。”

这时候,郭子飞已经走到医院门口,他被这首充满对警察信认的歌曲感动了,回过头朝小姑娘看了看,投过去的是信认的目光。是啊,好多年没听到有人唱这首古老的歌谣了,追其原因确实让人匪夷所思难以理解,究竟是人们淡忘了警察这个职业呢?还是人们对公安队伍里的某个警察失去了信认?因此不愿再唱颂歌警察的那首纯真的歌曲了?

的确,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的警察队伍里出现过几个让人深恶痛绝的腐败分子,但充其量也只有千分之一或者万分之一。怎样才能在人民心目中树立起一个好的警察形象?怎样才能取得人民的信任?

一串警笛声从远处传来,紧接着他看见一辆警车护送一辆法院押送车飞快地从门前闪过,他知道又有一个疑犯即将被送往审判厅接受法官审理,这个人会是谁呢?有可能是宋文杰?也有可能是其他人?

0

第072章 恶梦醒来春天到 〈大结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