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秦风悲茫>第一章 流放陇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流放陇西

小说:秦风悲茫 作者:军耀华月 更新时间:2018/4/12 14:05:44

1、雍城国人的三事与玉泉轩的长策

  深秋时节,太阳迟迟的爬上了东方山顶,秋风吹打着橘红色秋叶,掀起了一阵尘土,雍水河两岸白色秋雾弥天而起,瞬息之间浓罩着整个山间田野城池,和林木直道行人车马;雍城东面整个城门得影子倒影在雍水河里,显得特别凄凉;城门楼上的朱雀与龙的雕像显得格外的威严,城门上箭楼里的驻军开始打开城门,各街道的列国尚商坊与酒肆,繁忙中开始了正常的运作,国人走出城门开始了田间里的劳作,雍城又开始了一天的正常秩序。

  秦国都城雍城这一天,却留言四起,众说纷纭,因为秦国在这短短的时日里发生了好几件大事;第一件便是,几日前,太子国后,连夜被流放的消息;第二件便是,目下正直故亡秦灵公刚刚举行完简单的国葬;第三件便是,新君秦简公刚继位,这三件事传遍了整个雍城;有人惶惶不安,有人拱手相庆,坊间田野间耕作的商人与国人无不叙谈,惶惶不安者说,秦国几十年的乱政,在如此下去,当真要亡国,可伶少年太子与国后,公室无亲情呀!少年丧父与中年丧君,被连夜流放陇西,时下正是深秋时节,生死未卜呀!拱手相庆者说,一个少年太子要是当国,秦国只会更乱,还好眼下秦君,本是怀公之子,要不是当年在魏国为人质,肯定会继位为君,如此今朝,正在邦国为难之时,挺身而出,继任国君,秦国幸甚也。

  至春秋进入战国以来,礼崩乐坏,列国战事频频,列国百姓逐渐养成了谈论天下时政秘闻的习俗。大街小巷,街坊邻里,田野乡间,农家村舍,闲暇之余,但凡有两三人地,就会有各国战事宫廷秘闻在口舌间流淌叙说;若在酒肆春楼茶间乐坊这样的场所,更是贵胄商贾官吏名士流行之地,像秦国这等没落战国,但凡有高谈阔论,就更加引人注目,众人就争相对国事传闻发布远见卓识。席间有语出惊人高论者,众人变会一阵喝彩。若一个人连续不断出此等高谈阔论,变会成为此等场所的名士,受到众人进爵簇拥。这样的名士出现在这样的场所,必定是雍城的市井和上层贵族所共同认可的地方。这样的高雅场所虽然比不了中原大国,例如魏国安邑,齐国临淄,韩国新郑,但是在雍城可算得上名流之所了。

  在离东城门不远处,有一街巷名东仓街,在通向宫城的中间,有一酒肆,名玉泉轩。

  这条街东西走向,西口是王室宫城,东口是大庶长府和右庶长府,在中间还有一条南北小巷,和整个街道形成十字交叉纵横,这条街巷没有居民和商铺,是天下大小诸侯国的邦交驿馆。街旁杨柳垂直,街道石板铺路,行人个个衣着华贵,处处彰显着富贵和优雅,好一处气派。雍城国人称这条街为东仓街,指这里是关中难得的宁静和优雅气派的街道,在秦国,民风尚武,能有这样的场所如实少见;中间南段,坐西向东有一座流水淙淙,一缕清辉的庭院,院中坐落着一座七开间两层高的白色木楼,却是吊楼,后人称之为吊脚楼;吊楼本应是巴国建筑,多依山而建,出现在秦国雍城,倒是显得引人注目,与众不同;吊楼庭院门口,有显著的图案,分别为白虎、青龙、朱雀、玄武,仿佛到了山水之间,这座木楼,就是名满雍城酒肆的玉泉轩。

  这玉泉轩,原是巴国留秦公子姬渝所建。

  巴国,即是大蛇国,在先秦时期位处中原西南面、江水(长江)上游地区的一个国家,国都为江州,即今重庆渝中区,始于先夏时期,于夏初加入夏王朝,成为其中一个诸侯国,在周武王伐纣时有功,巴师精悍,导致商朝军队阵前倒戈,功不可没,后被封为姬姓子爵国。因首领为巴子,而叫巴子国,简称巴国,鼎盛时期疆域包含今重庆全境、四川东部、陕西南部、湖北西部、贵州北部等地,后被周天子封为南土诸国之首,当然这是后话。

  秦巴两国,自从秦立国以来,就互为盟友,宗室多有通婚,几百年下来没有过摩擦,巴国民风尚武,古朴自然,情感表达直白,具有豪放、率直的文化性格,巴国文化中比较雅致的文化成份少,更多的是自发的、自然的、民族的或可称为世俗的文化成份较浓厚。独特的文化性格,与蜀国“君子精敏、小人鬼黠”形成鲜明对比,又与楚国那种华美修饰有明显区别;正是这样,这与秦国民风古朴,豪放,反而显得不谋而合,也许正是这些共同点,两国才在精神文化上没有碰撞之处,互相融合;颜色上,秦国尚黑,素有黑衣黑旗,巴国尚白,素有白袍白旗,古有秦巴山,今有大巴山。

  后来,巴国公子渝,回国都江州继承君位,将此处雍城玉泉轩,作为巴国在外的文化标志,设立各大雅间,堂屋厅,无论身份大小,专供客人们聚义天下国事。凡能消费巴乡清者,皆可入内;巴乡清----古代巴人的酒,以“巴乡清”著称于世。《水经·江水注》记载:“江水又迳鱼腹县(今奉节)之故陵……江之左岸有巴乡村,村人善酿,故俗称‘巴乡清’,郡出名酒。”此酒名贵,饮誉遐迩,以致后来的亲昭王与当地人订立盟约时,以此为质。清酒酿造时间长,冬酿夏熟,色清味重,为酒中上品。巴人善酿清酒,表明其酿酒技术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巴乡清,在酒间享誉盛高,要想喝上一爵,得花你好十几个刀币。后来,在秦国迁都栎阳后,加上巴国的衰落与内乱,玉泉轩慢慢的淡出人们的视野,当然,这是后话。

  雾色渐去,一束阳光笼罩着玉泉轩的大厅门口,一位红衣中年人大步走了进去上了二楼,身后侍女立刻上前飘到客人面前,解下了客人身上的外袍,细致地将中年士子扶到案前就坐。随后又有两名侍女捧上铜鼎玉爵,将天下名酒斟满了客人面前的爵中,中年士子举杯饮爵,脸上彰显着一股满意,眼神却炯炯有神的环视着四周。

  “诸位,我乃楚国士子,近闻秦国三场国事变故,敢请诸位有何高见,魅一解惑?”前座一位黄色士子高声道。

  “我且问足下,你惑从何来呀?”身后一红衣中年起身问道。

  黄衣士子朗朗笑答:“近闻秦国,灵公亡故,只草草入葬,天下公室汗颜也!本应秦太子,公子连继承君位,却被当今秦公以太子年幼夺位,秦国公室王族大臣尽无一人指责!寡妇孺子连夜流放陇西老林,甚是凄惨!如此三事,秦国庙堂如此安静?今日之秦国,虽也有秦穆公的一时之霸,然之后到今日,越打越弱,乱政频出,国君无权,丢土辱国。若秦国如此下去,不出数年秦国如何列于战国?我之所惑,数年后,秦国安在?变向何方?东出函谷乎?安守一隅?亡国乎?”

  后座一黑衣士子高声道:“鸟,老秦人自立国以来,何怕过敌国,怕个鸟;我老秦人,是在陇西和戎狄血战中而立国,几百年来,疆土不断扩张,穆公一世,开地千里,逐霸诸戎,称霸诸侯,我老秦人是打出来的!但有血气,皆我老秦人。”

  “好-----彩!”厅中众人一片喝彩。

  一蓝衫士子起身:“哈哈哈。。。秦国民风自古尚武不假,期间又有穆公称霸于诸侯不假,然至此后秦国,内事乱政频出,民风私斗成风,国力衰弱,依然是半农半耕,贵族掌权,外事列于强国之中,东不能出函谷进中原与中原诸国并列,北不能收复河西失地,西有诸戎,自顾不暇,然只有南土巴国盟友稍有欣慰,如此秦国,若不思索,数年后焉有秦国!”

  厅中又是一片喝彩:“彩”。

  红衣中年男子点头笑笑道,对黄衣士子一拱手:“想不到秦国此处,也有高谈阔论;敢问足下,可是初来秦国?”

  “足下好眼力,我游学秦国一月,顺渭水而上进入雍水到达雍城,初闻秦国近日乱政。”

  不容红衣中年答话,又有人高声问道:“足下之言貌似有理,然没有切中秦国之要害处,敢请高论细说,请问足下可有长策于秦。”

  话音刚落,大厅中惊人的安静,好似到了列国朝会一般。

  蓝衫士子饮了一爵:“诸位可知,‘巴乡清’出处?”

  众人一阵大笑,一商贾嘲笑道:“此酒,定出至巴国也,足下难不知?”

  众人又一阵大笑,蓝衫士子毫不逊色:“‘巴乡清’出至巴国,近百年间巴国声势如何?安知南土有一诸侯国巴国乎?此国若无此酒,天下安知有巴国,然如今中原列国强盛,庙堂已无巴国声,犹如当今之周王稽。天下诸侯数十个,秦国要想立于列强环视,崛起于关中之地,当学中原之魏国,改变吏制,发展商市,奖励耕战,改组兵制,招贤任用于庙堂;细微说之,秦国举国尚武,不思文风,重武罢文,武重于庙堂之上,才有数代乱政,文衰武盛,祸也福也?安得小视?如此秦国方可立于不败。”

  “敢请足下细说,可有细致长策?”红衣中年谦恭着拱手道。

  “其一,改组兵制;时下已经是战国,众诸国还保留着春秋的兵车,与当下新的战势完全不符,当裁汰,改为骑兵,发展步武。其二,开垦天地;改组法令,整顿吏治,统一法规,稳定民心。。。。。。。。。。其五,取缔世卿世禄,王族元老有功则赏,爵位不得世袭。。。。。。。。。。。。。。。。。其八,恪守法令;颁布法令,上至君主下到隶农,均要守法。”

  蓝衫士子此言一出,魏国商贾与游学士子立刻喝彩:“好------彩!”

  突然,一声大吼,“足下何人,如此危言耸听!”一黑衣士子,面色红涨:“听足下之言,秦国无所作为,方为足下之心。然则我老秦人是这样想的吗?老秦人怎可如你腐儒一般,但凡有战事怕个鸟,打便是,我老秦人不怕,穆公之世,就是我老秦打出来的,我秦国差的是一位有作为的君主,腐儒之言怎可立于庙堂之上,能打仗么?鸟,你个腐儒,休得狂言!”这也正是老秦人的粗狂,心性直接。

  “好,彩!”一时间大厅中响起了喝彩声,“怕个鸟,老秦人生下来就是打仗的!”

  蓝衫士子却甩袖而去,中年红衣男子也一起跟了出去。

6

第一章 流放陇西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