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秦风悲茫>3.商旅义士 茅屋忧愤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3.商旅义士 茅屋忧愤

小说:秦风悲茫 作者:军耀华月 更新时间:2018/4/16 18:20:36

弹指间,一声嘎啦的开门声响,白发老人提着鱼进来了。

  “后生,你终于醒来了!”老人既惊讶又欣慰的望着。

  “老前辈,敢问此间何处?”赢湿隰掀开麻布被单,连忙起身下床拱手作礼。

  “后生快坐下,不必多礼,此地乃陇西老林之地!” 老人见这位小后生,这么有礼数,倒是一点也不意外。

  “陇西?我怎会?” 赢湿隰有些疑惑,话只说了一半。

  “后生不必疑虑,我虽为山中猎户,但我也是老秦人,老秦人多厚道。”

  “谢过老前辈救命之恩!”

  “后生果然如昔日商贾所说,小小年纪,气度不凡,处处彰显士子才气,不必多礼,其实你并非我所救。”

  “哦?”

  “前几日,我与孙女孤竹,出得老林,准备前往狄道城中贩卖山中杂货,以换取寒冬所需物品,山中猎户,每年都是如此;经过官道时歇息时,路遇一队商旅,突然停下,一位穿着华丽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二话没说,开口就两锭金外加一些盐和一些杂货,将我的山货全部买下,我当时硬是愣住了!来者说他是魏国商贾,前往陇西戎狄单于处购买马匹奴隶,晨间队伍路过一崖边,有人发现一少年满身泥土跟个泥人似的,昏睡在路边,走进一看,发现还有气,便将你救了下来,换了干净衣服,直到他当时拖我照料你时,你都还未醒,后红衣中年男子,派了几个亲信,亲自把你送到了这里,随后便离开了,哦!对了,离开时,还特别叮嘱我们爷孙俩儿,好生照料,说你气度不凡,不是寻常少年。”

  这少年赢湿隰,自小就在宫廷长大,又是原来秦国储君,跟寻常的山野国人家的黄头小子自然显得不一样,言谈举止,一看就是贵族公子,显得与一般的民间后生要成熟许多,倒像是位十五六岁的少年。

  “不管怎样还是要多谢老伯的收留之恩,日后若我能见到那位商旅恩公,必定好生感谢!”赢湿隰起身拱手拜谢老伯。

  “快快请起,使不得,使不得。”老伯连忙上前馋扶。

  老人随口又好奇的问:“后生你今年贵庚,家住何地,何许人也,看你言谈举止,定不是山野黑炭小子,也不像一般游学士子?怎会流落到这陇西之地?” 这一问,赢湿隰显得脸色惊慌,有点不知怎么开口回答,若是照实说出,自己的身份,老伯万一暗中告知雍城,那岂不是随时身首异处;正当万分着急之时,门外一妙龄少女背着上山踩回的草药,闯了进来。

  “爷爷,你这样问这白嫩小子, 他如何作答呀!”少女放下背篓笑嘻嘻的走了过来。

  “休得无礼!后生,这是我先前提到的孙女孤竹!”

  “在下,拜见孤竹姑娘!”

  “哟!你小子倒是蛮有礼数的,见人就拱手作礼的!你小小年纪,小屁孩儿,要叫姐姐,知道不!”

  “哦,拜见孤竹姐姐,多有唐突,请孤竹姐姐见谅!”此时赢湿隰脸红了起来。

  “哎哟!小子脸红啦,嘻嘻嘻……”

  “孤竹,不可无礼,快去,把山药和我打的鱼带到你的孤竹苑,熬了端过来,给这位后生小子补补。”

  “是是是,就爷爷话多。” 还作了个鬼脸。

  “这碎女子,从小就被我给惯坏了。” 孤竹准备离开时,又转身回来,从袖间拿出一个非常精致得金丝布袋。“ 对了爷爷,这是前几天,你叫我保管好的布袋,我可没有敢私自打开过!这小子醒了,你也该给人家啦!”

  老人接过,顺手转给了赢湿隰: “碎女子,就你话多。”又即刻转身“后生,这是那位义商,临走时,亲手给的我,叫我等你醒来的时候,转交给你,我怕老了记性差,就叫碎女子,先保管着;那位义商特别吩咐,一定叫你当面打开,说一切谜底自会揭晓。”

  年少显得几分疑虑的赢湿隰,接过布袋,解开打着节的绳子,里面有一手绢,赢湿隰打开一看,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上面:“公子日后若有难,可前往魏国都城安邑,将此布袋转交驿站驿官,自会无事!”随后又从布袋里面拿出了一块白玉,他瞬间眼泪流出,这块白玉是他五岁那年,立为太子之时,君父亲手给他的;而后又取出一块乌黑色铜牌,上面清楚的刻着:“大秦太子赢连字湿隰”。

  老人和孤竹此刻惊讶了:“照身牌!”

  照身牌,具体发明者不详,原本姜齐时期,齐桓公姜小白求得管仲变法后,首先在齐国贵胄士族工商推行了照身牌 ,而后列国纷纷效仿齐国,有了照身牌,也逐渐成了一种贵胄的象征;但是普通人是没有身份和地位的,照身牌只是对有身份者有地位者而言,所以普通老百姓是不会拥有的。照身牌是齐国发给外国商人、使节的一个铜牌,上面刻有持牌者的画像、姓名、国别,背面还有铸牌尚坊的铜印,私人决计无法仿造。

  老人连忙抛开凳子跪在地上,双手伏地:“山野贱民,原边军车仓拜见太子!”老人连忙抬起头,示意旁边得孤竹“碎女子,快,拜见太子,能见到太子,是我等三生有幸”。

  赢湿隰鞋也没有穿,连忙上前将他们搀扶起来:“老爷爷,孤竹姐姐快快请起,使不得,使不得,这是为何!”

  “跪都跪了,还使不得!我爷爷原来是陇西边军千夫长车仓,怕我们识不得字么,跪都跪了,还使不得。”孤竹又作了一个鬼脸。

  “孤竹,这是当今我秦国太子,休的无礼,请太子恕罪。” 此时,赢湿隰心中疑虑全部打开了: “太子!我。。。。还望千夫长老爷爷和孤竹姐姐见谅,我心中有难言之隐,你们坐下我细细道来!”孤竹一步跨到了床上坐下,赢湿隰将老车仓扶到凳子上做好,从头到尾将自己前几日经历的一切说了一遍。

  初冬,太阳迟迟得还没有升起,银灰色的云块儿在空中游荡,寒色暗流,正酝酿着一场大雪得到来,陇西老林显得一片光秃秃的,到处是一片枯干的树枝,干涩的溪水河流纵横其中,倒显得几分神色,这里便是陇山。

  陇山位于关中平原地区西北部,是陕北黄土高原和陇西黄土高原的界山,及古渭水与古泾水的分水岭,曲折险峻;当年秦人初封关中时,就是在这片区域与西部大小戎狄部落血战之地,洒下了老秦人的鲜血与热情;整个渭水上游从这里穿过,相互滋润着这里的山川沃土,而山岭以西的广袤老林区被称为陇西,老秦人俗称这篇区域为陇西老林,这里不凡有隐士名家居住,也有商旅途径此地,好一片世外之地,时而沟壑穿流,时而溪水穿过,交叉处形成大小不一的独特莽莽荒原。

  在高处望去,沟壑两岸枯涩苇草茫茫,杳无人烟,唯有一座庭院与一座茅草屋用一排石板铺路连接,相隔之间时隐时现;庭院下不远处有一水塘,溪涧流下形成得一片天然池水碧绿,即使是整个初冬时节也能清澈见底。苇草间可见到一红一黑的俊男貌女迎面走来,遥指着庭院与水塘方向,相互讲话说着什么,时而驻足,时而观望。片刻之间,已经到了庭院外,正是赢湿隰与孤竹。

  昨日,就在赢湿隰对老车仓爷孙俩讲出了自己在雍城的经过,孤竹笑着流出了眼泪。老车仓感慨着:“真是不幸,公室无亲情啊!”随后提出,叫他次日搬去孤竹院居住,以便养息身体,特别叮嘱孙女孤竹腾出一别间,好生照顾,赢湿隰红着脸,推脱着;孤竹看着他羞涩的笑着:“小子,怕我吃你不成,你别推脱了,明日早晨我便来提人,嘻嘻嘻。”屋子里三人,哈哈哈一笑,赢湿隰接着又哭着讲了自己眼看着母亲离去,与在黑色夜里所经历的种种奇异。直到次日,孤竹带着热腾腾的早餐,来到茅草屋;最后吃完早餐,告别老车仓,便随孤竹离开。

  说着已经到庭院,孤竹笑道:“小子,到了!”指着庭院前石头刻着的三个字:“孤竹院,这是我爷爷在我父亲走的时候,亲手给我雕刻的,这座庭院也是爷爷花了一个月给我建好的,虽然有些简陋,但是住着还算舒服,不过比起你雍城的宫院可差远了!”

  “孤竹姐姐说笑了,宫廷虽然舒服,但是却没有你这里自由舒服,还有山水相伴。”赢湿隰疑惑的插了一句话:“敢问孤竹姐姐,你的父亲为何离去?”

  孤竹指着池边一座石亭:“小子,站着不累是吧,你去那里等我,我去里屋拿些土茶,慢慢和你磕闹一下。”转头朝里屋走去。

  赢湿隰端坐在石亭中,望着碧绿的池水,顿时烦恼消了许多。

  不一会儿,一少女走了过来。 “小子,看啥呢?”孤竹提篮而入。

  “回孤竹姐姐,现在虽然是冬天,可这里的水还是那么碧绿,真是奇!”

  孤竹放下手中提篮,拿出放满黑炭的细小陶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陶炉里面的碳尽然是燃着的,将陶壶往上一放,一小会儿里面的水就沸腾了,这倒给初冬时节的一丝寒冷带来了温暖,随后孤竹将陶壶里的土茶倒满了陶碗:“来,尝一尝这土茶如何!”

  “这是何茶,颜色如金锭?不对,为红褐色!”拿起喝了一口,“带苦易不苦,好比我老秦人的直性子一般,孤竹姐姐此为何茶?”赢湿隰一脸的不解。“这都不知道!此茶主要产于巴国,要在高山密林处才可生长,像你这个深宫太子当然不知也!”孤竹学者腔调。“老荫茶是一种树叶,并非正规的茶叶,主要生长于巴国江水流域的高山老林中,其树大而叶茂,叶子比一般茶叶厚、大,枝可入药作清热解毒用。沸煮后,茶汁变成了红褐色,却能生津解渴。这种茶如果是生了茶虫的,味道、 功效会更好。这茶本应该在夏日浸泡,口感更佳,用于清热避暑用,现在是初冬时节,此茶有防暑化食,清理肠胃,消炎利便,还有提神等功能。这不你小子身子需要调理吗,所以给你补一补,便宜你啦。”赢湿隰再次端起憨厚的陶碗:“那这这茶怎会在陇西,孤竹姐姐怎么会得到此等佳品?”

  “你小子可算问道实处了,这是我爷爷的好友,我的师傅长桑君所赠!我也是师傅长桑君的外传弟子!”孤竹端起陶碗也喝了一口。赢湿隰问道:“长桑君是谁?外传弟子?我在太子府的时候有太子傅,专门教我识字,背诵典籍,我和太子傅以师生相称。”

  “我告诉你吧!长桑君是一位当世神医,乃我医家创始人,当今天下的思想学派,但是我师一生只收一位内传弟子,其余都为外传弟子,至今为止只收了一批化外弟子。我师平时出行隐秘,或驾舟于江河,或邀高朋抚琴于洞府,或到乡间救治疫情,但有像我这等天资聪慧,对百草有天赋者,便收为外传弟子,我师平时驾游重不带一人,只是独行,可逍遥者呢!”

  医家医学理论的初步形成,是在公元前四百多年,中国开始进入封建社会。像当时的魏国,齐国等国,开始从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过渡,到封建制度确立,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大动荡的时期。社会制度的变革,促进了经济的发展,意识型态、科学文化领域出现了新的形势,其中包括医学的发展。医家泛指所有从医的人。医家与兵家一样,并未列入三教九流之说。但医家的历史却是极为悠久的,同样也是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

  “哎呀!原来是这么个回事!孤竹姐姐是医家大师长桑君的弟子,那日后,但有疾,可要劳烦孤竹姐姐啦!”

  孤竹笑嘻嘻抿着嘴:“那是当然!我医家讲究的是治病救人,医者仁心嘛,小子懂不。要是早些间,遇到师傅,我父亲也不会亡故!”孤竹显得有些伤心。

  “赢湿隰谨遵孤竹姐姐教会,看你如此伤心,敢问你父亲是怎么亡故的?”

  “就你小子,话多,罢了罢了,都过去了说说也无妨,我子车氏族人至穆公后,一直生活在陇西,继续过着半农半耕的生活,我娘生下我后就离去了,后来戎狄经常侵入边境抢劫,父亲就去做了边军,可是在一次与戎狄战斗中战死了,没有得到任何爵位赏赐。”孤竹说着泪水重眼角留了出来:“我爷爷也是边军,后来做到了千夫长,可是至始至终都没有得到爵位何赏赐,功劳都让贵胄士族抢去了,到头来还是老兵头子一个,就一气之下,离开来族人,带着我来到了这山野中。”

  “原来孤竹姐姐是英烈后代,请受我代表公室一拜!”赢湿隰不禁感慨中来,郑重的站起深深一拱。

  “行啦,我可受不了你这动不动就一拜的!”孤竹顺势擦掉了眼角的眼泪。

  “孤竹姐姐,你们子车氏也是老秦人了,你知不知道我老秦人是如何崛起的吗?”

  “你小子,别卖关子,快快讲来!”孤竹突然对面前这个黄头小子倒是另眼相看了。

  赢湿隰喝了一口老荫茶:“我秦国部族早期,很是坎坷,常年待在偏僻西锤之地,这西锤之地也是我老秦人的根,在渭水与泾水上游河谷地带。当年我老秦人东进勤王,就是从陇西河谷开始东进的。后我赢氏族群在这西部边陲之地,与戎狄浴血奋战,最后夺取了渭水泾水的河谷之地,继续过着半农半牧的生活。先祖赢非子,周孝王封于秦邑,被封为一个不够等级,只有领地三十里的附庸小邦,始建秦国。几代过后,西部戎狄再次侵犯中原,我老秦部族再次被启用,也就是周宣王五年,先祖秦仲被封为为大夫,令攻西戎,次年秦仲战败而死,此后秦人再次被遗忘。后来周幽王失政,烽火戏诸侯,戎狄大举进攻并占领了镐京,幽王被杀,镐京被大火无情的焚毁,周王朝面临了灭顶之灾。之后平王动迁,再次想起了秦人部族。于是亲自前往西锤找老秦人求援。秦人首领赢襄亲率几万骑兵东进,一战击溃并驱逐了戎狄,又全力护送平王东迁洛阳,再造大功,最终被封为诸侯。后经过数代老秦人的努力,终于在西部站稳了脚跟。后穆公太祖爷爷,励精图治,开地千里,因而周襄王任命他为为西方诸侯之伯,遂称霸西戎,成为春秋五霸之一。后景公在位,将势力不断推向了中原。”

  赢湿隰愤怒的讲着:“而后秦国几代不幸,乱政频出,直到公父亡故,叔祖父赢悼子,以我年幼不能掌国为由,将我废黜,母亲与我被流放陇西,母亲含恨而去,留下我孤独一人,国恨家很,使我成长,有朝一日,我一定要重返国都!”

  “你我都少年丧父丧母,这是我们的不幸,今后我和爷爷就是你的家人如何?我还可以教你一些我们医家的学问,小赢湿隰!怎么样!”孤竹嘟着嘴望着他。

  “那是最好,我们一起成长,以后我赢湿隰绝不负孤竹姐姐和老车仓爷爷!”

  孤竹看着面前这个似大非大矛头小子,一下笑了“好好好,知道咧,你这番话,倒像个小男人!”

  两人在石亭便哈哈哈哈笑了起来。

  初冬的晨风飘过,打在脸上显得有些凉意,迟迟的太阳终于爬上了山顶,一粟阳光照映着池塘,清澈见底,石亭的影子也倒影在了池塘边。

3

3.商旅义士 茅屋忧愤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