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秦风悲茫>4.天下九塞函谷 巧遇昔日士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4.天下九塞函谷 巧遇昔日士子

小说:秦风悲茫 作者:军耀华月 更新时间:2018/4/30 18:27:31

四月初,一队陇西归来的商旅,经渭水上游由西向东,进入秦魏交界地带崤山。

崤山,又称嵚崟山、肴山,古代地名,在(今河南省西部黄河流域)河水流域,常与附近的函谷关并称为崤函,是关中与中原的战略重地,以地势险峻、关隘坚固、易守难攻著称。《春秋》僖公三十三年(前627年)晋人及姜戎败秦师于崤,即此。崤山山脉为秦岭东段支脉。西南—东北走向,分东西两崤,延伸在河水(今黄河,古称河水)和洛河之间,也是天下“九塞”之一。“天下九塞”一词,出自战国末期吕氏春秋,《吕氏春秋·有始》:“何谓九塞:太汾、冥厄、荆阮、方诚、肴、井陉、令疵、句注、居庸”。现在泛指居庸关,八达岭长城,紫荆关,楚长城,黄草梁,井泾关,句注塞 ,平靖关这九个古中原长城要塞。

午时,商队到达函谷地界,朝秦国函谷关行进。

函谷,古代处于洛阳至泾阳故道中间的崤山至潼关段多在涧谷之中,深险如函,古称函谷。函谷西据高原,东临绝涧,南接秦岭,北塞黄河,是我国建置最早的雄关要塞之一。始建于春秋战国之中,是东去洛阳,西达长安的咽喉,素有“天开函谷壮关中,万谷惊尘向北空”、“双峰高耸大河旁,自古函谷一战场”之说,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

函谷关地处函谷内,素有“两京古道”(镐京、洛阳)咽喉之称,紧靠黄河岸边,因谷中有一关隘,深险如函,故称函谷关。

函谷关城门依旧像往日一样敞开着,关隘城头上,一排黑色甲士林立,城楼中间黑面白字的“秦”字大纛旗依稀可见。

商队浩浩荡荡的开进了函谷关,在关内一酒肆停下歇息。“客官,里边请!”酒肆伙计连忙上前招呼迎客。

“你等安排几个人在外看管好货物,补足马料,其余人等进来歇息吃饭,酒足饭饱之后,再行赶路。”商队领头对着身后管事吩咐到。

“在下遵命!”管事一拱手,转身便去吩咐。

商队领头的红衣中年男子带着两个管事,在店伙计带领下,走进了酒肆里间。

这酒肆开在函谷关内城门不远处,是过往商旅及游学士子的首选歇息之地,但凡三两个游侠士子,往往是吃完早早就离开,像这队二十来号的商队,补足马料酒足饭饱之后,也会早早的离开,很少驻足长留。

这是一处不大的酒肆,门口两端长着几棵挺拔得松柏杨,酒肆上方一牌匾用秦国文字写着‘函谷酒肆’,显得很是淳朴,里面有一片小院,摆着大小不一的木案,三三两两一案,急忙者吃完便走,门口到里间一石板铺路,里间是用编制的青竹帘子和屏风隔开的,在这关隘里形成了独特之景,过往商旅无不驻足片刻歇息。

红衣中年男子和两个管事进去在一里间案前坐下,这里面是用竹帘子隔开的一间一间的独立小间,各里间只有一个木案,秦风古朴自然比不上中原列国的人各一案的奢靡场景。突然,隔壁却传来爽浪笑声,“这秦国一关隘处,想不到还真是人流不息,商旅不断,可惜这秦国,却白守一关隘,穷的苦酸啊!”

“客官,你要得酒来了,客官慢用”,伙计拉长了声音,端上了一壶酒。

“伙计,我点的鹿肉,怎么还没有上来啊?”一蓝衣中年质问着店伙计。“这位客官,本店规矩,但凡点珍贵酒菜得先付之前的酒钱!”伙计笑嘻嘻的回答道。“告诉你店家,你只管上鹿肉即可,我待会儿再付便是!”

突然身后,隔间的珠帘打开了:“这位先生今天所欠所有酒钱全算我的”;蓝衣中年回头,端坐在席上:“足下何人,既然如此慷慨!你可知道这鹿肉和我之前消费可足足有好几个锭金啦!足下三思!”

“别说几个锭金,就是几十,上百我也舍得!昔日我与先生可有一面之缘,先生不知记得否!”蓝衣士子放下手中土碗,有点疑惑。红衣中年没有一丝疑虑,深深一拱接着问:“足下可记得去年秋冬在秦国雍城玉泉轩?”蓝衣士子微笑道:“哦,记得!雍城玉泉轩,巴国在外第一酒肆,其中的巴乡清,可是天下名酒之一;可足下我不曾记得也,在下失礼!”中年红衣男子眼中一亮,微笑道:“无妨,无妨,敢问先生,我可否入席一谈?”蓝衣士子忙拱手:“请,你都帮我结账了,再不请便是失礼啦!”红衣中年边在案前坐下,一边吩咐吩咐伙计:“撤下案前全部酒菜,重新上先生所要酒菜,全部上来。”“好呢,客官慢等。”伙计应声撤下案前酒菜,端着盘子出去了。回头吩咐身后两管事:“我要与先生畅谈,你等酒足饭饱后再店外等候。”

“诺!”两管事一拱手,转身拉下珠帘去了隔间。

“敢问足下,如此慷慨,是何国商人?”蓝衣士子注目问道。

“在下是藤国商人,刚从陇西而回,路过此地。”红衣中年拱手道。

“藤国!哈哈哈,一穷国小邦,藤国可有这般商队?我看足下并非商旅人士?倒像河东魏国朝堂人物!”蓝衣士子大笑道直说要害。

“先生果然好眼力,那我就实不相瞒了,再下魏国士大夫任座是也;昔日先生在玉泉轩评点秦国朝堂政务,非一般士子庸才之辈能有如此远见,相必先生,真乃大才高人,今日得再次见到先生,真是我辛甚之志。”红衣中年带着诚恳,对着蓝衣士子深深一拱手。

“士大夫谬奖了,三言两语不足挂齿,怎可彰显学道学说。今日你我想识,也算是天意也。”

“先生高人,在下愚昧,敢问先生推崇何派学说?敢问先生,可是鬼谷大师高足?”

蓝衣士子微笑着:“鬼谷大师之学问,汪洋大海般,难以一一尽述。门下学生,各学各论,也是人各一学一派,且互不相识,门徒不计其数也。门下学生每人各有千秋之精华,有法家、纵横家、道家、阴阳家、堪舆家、兵家,还有诸多学生没有出山未被世人所知。天下诸子百家,尽彰显各家学说之经典。但天下学说门派颇多,唯时势强国立本者少矣;立国立民当以法治国,何为法?何为法治国?法,刑也,平子如水,人人遵之,敬之。法治国,国乃千万家,有国才有家,但有家而不能治理,方为无法治,国将不国!”

“敢问先生,可是鬼谷大师门下高足!”任座激动的两手作礼拱手,两眼已经迫不及待望着眼前这个蓝衣士子。

“在下李悝魏国人士,师从鬼谷大师,去年开春告别老师,出山往河西秦国走访,不曾想秦国刚好生出一场政变,继任者赢悼子狂暴昏聩,不足以为明君。”蓝衣士子深深的叹着一股气。

“先生是鬼谷大师门下高徒,我仰慕先生久矣,请先受任座一拜。”任座惊喜交集,肃然离座,扑地深深一拱手拜倒。

李悝起座连忙扶起任座,蓝衣红衣双臂交加在一起。

“在雍城见到先生的第一眼,就觉先生气度不凡,不是寻常人物,昔日在玉泉轩,先生的高论更令在下茅塞顿开,真乃当世奇才!”任座热泪盈眶。

“使不得,使不得,先生请入座。”

这时,伙计在门外道:“客官,酒菜齐备了。”

“快,拿进来我要与先生好好喝上一碗。”红衣中年掀起了竹帘。

伙计将托盘在案前放下,在一一的将酒菜摆放在长长的木案上,粗普简单,好一派河西秦地风习。中间一个大盆装满了鹿肉,旁边一个大木盆是炖肥羊腿,另外还有两大碗藿菜汤,和一盘野韭菜。旁边还放着一个装满秦凤酒的小铜壶,两个陶碗。

任座笑道:“秦风古朴,大碗大盘,形同秦国民风,天下共识。”

李悝顿时大感欣慰,仿佛嗅到了田野山间当初和师兄弟与老师一起简单淳朴的生活。大家一起种菜、除草、挖野菜、采摘野果,现在想起还是那么记忆尤新。回过神来看看眼前案上的餐具和酒菜,顿时一阵清新的气息从内心而出,情不自禁的感慨道:“秦风古朴,历来本色,羞涩天下珍品也。”

任座笑道:“看来先生对秦国民风独有见解。来,先生,先干一杯,为先生接风洗尘。”

李悝端起淳朴的陶碗,笑道:“好,干一碗。”两人端起陶碗碰了一下,各自饮下。

“先生秦酒如何?”任用问道。

李悝饮上一碗: “秦酒性子够烈,倒真像老秦人的铮铮铁骨也。”

任座脸上有了一丝担忧:“看先生模样, 莫不是喜欢上了这个穷酸秦国?来,先生喝上一碗藿菜根子汤本色本味。在吃上一块鹿肉,一块羊肉;先生见怪,这肉我没有割正,请见谅!”

“任兄,割不正不食,孔丘之类看到了你我这般作态,怕是要气歪了脖子也。来,直接上手,干脆利落。”李悝此话一说,两人哈哈大笑,任座显得轻松多了。

“悝兄果然,真豪迈之人,那我就不作态了,来吃一块鹿肉。”任座见李悝以朋友口吻称他为“任兄”,也不在拘礼。

“鹿肉,在一穷邦,还有这上等佳品,实属难得。”李悝指着案上大盆。

“悝兄,函谷以内为秦地,函谷以外为魏地,取材何须到秦国,跨一关便是,也只有魏国才有这等佳品。”

“恐怕数年后,都无需跨关也。”李悝叹息道。

“哦?那悝兄如何看当今秦魏两国,在下洗耳恭听。”任座很是诚恳的微笑道。

“单说秦魏,目光小也,应该放眼天下众诸侯!”李悝慷慨放声。

“请悝兄细细道来!”

李悝胸有成竹,先饮上了一碗秦酒,接着说: “放眼观其方今天下,已经进入战国之世,群雄环视,列国争雄,诸侯之间年年征战,小则为一城池,中则为一穷若附庸邦国,大则为称霸一方,如此打来打去,反复无常,何时休也?”

“悝兄是说,要止天下刀兵尔!但凭高论?”任座更是惊讶,两眼注视着。

李悝正视着任座道:“止天下刀兵,根在于国力!何谓国力?其一,养稀人口,废除奴隶,民风富庶,土地无荒废,田业要兴旺。其二,大开商市,充盈国库,钱粮要经得起连年大战与天灾的消耗。其三,奖励耕种,耕种作物不单一,以防天灾之年,有求他国而坐地起价。其四,国人同心,众志成城。其五,废除世禄,废弃所有贵胄特权,国府凭功而奖赏。其六,甲兵强盛,战甲精良。有此等六者,方为当今之强国。而目下之战国,想要真正的强大,列于诸侯,首先得变法强国,唯有变法,方可强国。”

“变法强国!悝兄之言,令我茅塞顿开,悝兄真乃当世大才!我在敬悝兄一碗秦凤酒,干。”端起土碗,一饮而尽。

李悝放下土碗,叹息了一下: “可惜,空有长策,秦国庙堂无人识得!更可惜者,是秦国这朴素的民风,国家虽然穷,但是穷的硬正,难能可贵也,秦人了不起,但是太穷了。然则,秦国穆公之后,无一明君主政,天下列国卑秦,终究,穷国始终是穷国!恐怕数年之后,天下已无秦国。”

“危邦之地不可居!悝兄即是魏人,何不前往魏国,以施展悝兄的才能,如何?”

“魏国,如今有大才列于庙堂,何缺我这等山野之人?我看,还是做个游学士子舒畅!”

“悝兄此言差异!良才择主而兮!当今之魏国,正是明君主政。魏文侯,礼贤下士,但有才能者,便聘为上宾,文侯对自己更是言行律己,以悝兄之才,只有当今魏国才能大展你的才学......”还未等任座说完,李悝微笑着说道: “自古求贤之君多也,主要在于诚,吾不识君,君也不识我。”

任座慷慨诚意道: “悝兄,文侯之德之诚,如不近观,如何知?悝兄随我回安邑,我将你先引荐丞相,而后在引荐国君,如何?”

李悝大饮一碗,长嘘一声: “看来,这个母国,魏国我是非去不可也。”

“好,来,你我今日畅饮,闭关之前,离开此地前往安邑,干。”

李悝郎朗笑道:“你不做商旅之人啦!”

任座猛然醒悟:“哈哈,今日相识悝兄,还伴他个商人作甚!”李悝和任座两人同声大笑。

4

4.天下九塞函谷 巧遇昔日士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