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秦风悲茫>2.河西奇策 魏侯拜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河西奇策 魏侯拜将

小说:秦风悲茫 作者:军耀华月 更新时间:2018/6/18 7:12:38

秦国举国二十万大军攻伐魏国的消息传到安邑,魏国君臣上下大出意外,但也没有出现慌乱。

魏国君臣心目中,很清楚秦国这个时候的国情,新任国君初掌国政,但凡稳定内政基础,凝聚力量就是转移注意力,发动大战。秦魏在河西多有摩擦,大战小战不计其数,秦魏之间几十年来,但凡这样举国大战,还是第一次,至从魏国在河西占领少梁山地,筑起少梁城邑以来,秦国几年时间下来就一直处于防守状态,这次大规模的主动攻伐,改变军争劣势,倒是出乎魏国君臣的意外。早在去年秦国政变以来,魏文侯魏斯曾经有秦国发兵之忧虑,可后来几位大臣一口咬定,秦国西部戎狄未安,经常犯边境,国内老氏族掌权,国君政权不稳,决然不会发动大军功魏,顶多在河西之地打几场小战,不足挂齿。魏斯思量一番也觉得在理,目前河西魏国占领了少梁,秦国又处于防御状态,断不会大规模犯境,魏国目前该继续东进中原,以图霸业。可是最后令魏国君臣惊讶的是:这个靠发动宫廷政变的秦国新君,既然敢发动举国二十万大军兵分两路大举进攻魏国,一路兵发洛水,直扑少梁;一路沿着渭水而来,直接东渡河水,进攻封凌,而不是东出函谷关。

少梁位于河水西岸,是春秋时期梁国所在之地,少梁这里的城邑也是梁国都城所在之地,后来秦国灭了梁国,便将原来梁国之地更名为少梁,直到秦惠文王十一年(公元前327年),将少梁更名为夏阳。少梁是河水西岸水陆要塞,所以,它便成为古代军事上兵家的必争之地,东岸就是河东魏国汾阴,汾水在此与河水汇合,两地相互衬托,汾阴一过,距离安邑就近在直尺了;过了少梁再往南几十里便是魏国合阳,越过合阳,往西百余里,洛水中下游地区便是少梁的几处屏障之地,此地有三座城邑,为秦国范围内,临近洛水有一城---征邑,往东便是元里,在往东北就是杜平,三城互为掎角之势,此时少梁合阳城邑已经落入魏国;秦魏在此长期对峙,秦国防御以来,三城邑虽然不大,但是却是洛水中游秦国东北的咽喉要地,这里常年驻扎着秦国步军精锐。而今秦国兵发十万,兵峰直指河西,是要拔掉常年钉在秦国河西的少梁要地。

当紧急军情传入邯郸的时候,魏文侯特使分几路出宫,召集丞相翟璜,召回南面曲沃公子成魏成子,太子傅屈侯鲋,河东蒲坂统兵大将西门豹,汾阴守将乐羊。魏斯相信,几位大臣将领必有好的对策来应对魏国眼下的危机。

说到底,魏斯还是信心十足的,这其中根本在于秦魏两国的综合实力完全不同,魏国在文侯继位以来,礼贤下士,网络了天下一大批人才,且多有良将谋士,兵力虽然赶不上赵国的彪悍韩国的甲胄的精良,比起西边这个秦国来说,那是绰绰有余的。内政有丞相翟璜、士大夫任座、执掌军政的公子魏成子、太子傅屈侯鲋、太子魏击等人,大将有久在军旅立下赫赫战功的西门豹、一代悍将乐羊等人,魏国朝堂可谓大才林立。

丞相翟璜等人进了宫内,来到了偏殿廊下等候,纷纷议论着如何应对,只有翟璜一直不吭声,好像胸有成竹,大局在握一般,突然内侍高声:“君上宣诸位大臣入内”,在内侍的指引下,几位大臣来到了内殿。

当众人的脚步声传来时,魏文侯脸上不由的笑了。大臣们的脚步声像战鼓一般时高时低。魏斯也一样,顺手撂下了案头的河西地形图,大步迎了上来。

“参见君上!”众大臣一口同声躬身而拜。

魏斯连忙上前:“诸位臣工,不必多礼,魏斯在此虚位以待了,诸位请座。”

“君上请!”众大臣再次萧然一躬身,随后各自坐到了木案前。

“诸位请看,这是河西急报。此次秦国举国之兵二十余万犯我边境,秦军兵分两路,北路直指少梁,东路进犯封凌,北路由秦国大将孟威所带领,东路由赢悼子亲自掌军,可谓是大张旗鼓!”魏斯拿起案头前的羽书,大臣们眼光都盯着羽书。

“我已经派出各路特使急令乐羊、西门豹、魏成子紧急赶回安邑。”魏斯放下羽书。

“战事将近,君上为何召回诸将?”

“大战问将,丞相可有良策?”魏斯笑道。

这个翟璜,本是戎狄人,此人才华出众,文侯继位初期,抛弃世熟,礼贤下士登门拜请,最后得此大才,翟璜为相三十余载,一心一意辅佐魏斯,整顿吏治,爵位上卿,也为魏文侯推荐了一大批人才;后来推荐吴起守河西,西门豹守邺城防备赵国,北门可守酸枣抵御齐国,力荐乐羊灭中山国,推荐李悝抵御秦国犯境大军,后又举荐在魏国改革变法,使魏国得到根本上的大治。

翟璜一拱手,突然站起:“君上,诸位请到这边来。”翟璜指着殿内幕帐后的木板羊皮河西地形图,魏斯和众大臣起身走了过来。

大家的眼神都盯着河西地形图,翟璜指着地图:“从河水龙门到曲沃,秦魏相互攻防对峙,河西合阳、少梁、繁庞、籍姑、龙门沿线城邑皆以归我魏国所有,只需要一大将带上河西边军驻守即可,蒲坂有大将西门豹驻守,秦军定不敢东渡,曲沃有公子魏成子驻守,以防函谷关秦军东出,只是这个封陵方向,现在没有大将防守,这也是赢悼子敢大张旗鼓而来的原因。”

魏斯哈哈大笑:“丞相前面所说大体在理,然你说魏国封陵无大将,好办,可调回北门可,此人在酸枣抵御齐国,数年间齐国不敢犯魏边境,可是大将人才。”

“君上所言即是,北门可然是大将,一旦调回,在这关键时刻,齐国犯境,该如何应对。”翟璜此话一说,魏斯尽无言以对。

“难道封陵无救也!”魏斯长叹。

“启禀君上,各路大将奉命还都。”突然内侍禀报。

暮色降临前,各路大将纷纷赶回了安邑。

魏文侯连忙挥手示意:“快,宣诸将进殿。”

“臣等参见君上!”众大将单膝拱手跪拜。

“诸位将军快快请起,此次秦国大军犯境,可有和良策?”魏斯上前扶起诸将,手指着木板河西地图。

乐羊颇为机敏,来路上反复思索,从容答道:“君上勿忧,河西少梁边城,历来为兵家险地,地处龙门山脉,秦军若来,我等边军当死战。”

“如此说来,少梁必失?”魏文侯倒吸一口凉气。

“回禀君上,这倒未必。”乐羊胸有成竹,“少梁以南,合阳有精兵两万,或可守得一段时日,秦军虽然十万来犯少梁,这合阳便是首攻之地,只要加强防御,一时间秦军无法攻克。眼下,我请一万精兵,绕过合阳,出少梁迂回断秦军后路,直攻秦国元里,然后西门豹率蒲坂之精锐两万渡过河水,由南向北围攻合阳,少梁三万守军在南下,形成合围之势,围歼秦国北路大军;这样南北西三路夹击,少梁之危不但可以解除,还可以顺势拿下洛水其它城邑。”

魏斯片刻默然,他盯着地图。乐羊之策不能说没有道理,但是毕竟秦军事十万之众,迂回断然可好,可蒲坂之守军全然出动,要是赢悼子分兵而北上朝临晋而来,那后果未知。乐羊谋划,在于奇兵长途袭击,不解大势全局,未免有点不切实际。

“臣弟有话,不知可讲。”魏成子突然说话。

“都什么时候啦,但说无妨!”魏斯转身望着他。

魏成子指着河水下游之地:“臣弟以为,当由曲沃向西猛攻函谷关,函谷关为秦国唯一东出中原屏障,若是大军攻取函谷关,秦国大军必然全面解函谷关之危,到时候河西少梁,封陵之危自然可解。”

太子傅屈侯鲋上前指着函谷关:“如此弄险,可有丢土丧军之险,函谷关易守难攻,又有秦国大军驻守,秦军定会死战,怎可轻易攻得,纵然攻得,倘若秦军不救,东渡河水,后果如何?”

一时间大家你望我我望你,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魏斯突然开口:“此战关乎魏国立足三晋,立足于战国之列,少梁之地不可失,秦军也决不许东渡河水犯我腹地,邦国兴亡,匹夫有责,还请诸位一同战心,时也势也,封陵我亲自带兵防守,血战秦国。”

魏斯此话一说,人群中大家都惊呆了,国君亲征,战国之世,虽然常见,然目下魏国,还不到国君亲征的地步,良久之间,翟璜终于笑了笑,打断尴尬的氛围:“君上,臣举荐一人,定可解除此次危机!”

“噢?丞相快说!”魏斯很是急迫,所有大臣的目光也猛然盯住了翟璜。

“臣府上有一人,叫李悝,目前为相府舍人,正在臣府上!”

“李悝,好,来人宣寡人口谕,召李悝入宫。”魏斯挥手示意内侍,“嗨!”内侍随即而去。

原本翟璜还在想,李悝前几日曾说:无功不受。自己也不知道找怎样的场合举荐李悝,眼下正是大好时机,正值魏国危难之机,正式展现他才华的时候,加上魏文侯对人才求贤若渴,定会受到重用,自己前几日观李悝之才,绝非等闲之辈,定是大才,若非李悝一再要求,自己早就禀报魏文侯,何须等到今日。

说话间,大家望着地图议论着,门外内侍高声道:“相府舍人李悝进谏!”

“宣他进来。”魏斯挥手。

“下臣李悝,见过君上!”一位红衣粗布的男子拱手作礼,出现在魏国君臣的眼前。

“先生免礼,听闻丞相所言,你对此次河西秦军来犯,可有秒策!”

“回禀君上,诸位大人。”李悝走到木板地图前,胸有常谋般道:“秦国大军,不足为虑!”

“先生何出此言,怎可如此轻蔑秦军。”常在军旅的西门豹惊讶不已,其它诸将大臣也是一惊。

李悝微微笑道:“其一,此次秦国出兵虽然是二十余万,然大多是临时征发的兵源,大多没有实战训练之经验,所谓兵不在多,而在于精。众观我军之兵力,虽然人数之众不及秦军,然都是常年驻守边境的精锐兵士,个个皆有实战经验。其二,秦国数百年下来,军队兵器甲胄老化,大多数军士身上并无防备甲胄,只有黑衣粗布裹身,光凭蛮力,怎可挡得住我魏国铁甲兵器锋利寒光。其三,二十万人所需粮草,不可小视,加上又是长途奔袭,现为早春,未到粮食收割季节,长此下去秦军粮草必断。以上皆为天时。”几行大语一处,魏斯君臣眼睛大亮无不点头视下。

魏斯作手一礼赞叹:“先生分析如此清楚,廓清思路,愿闻详细退敌对应之策。”

“此次大战,关键在于主动进攻,不在于防守,方可解全局。”

“愿闻先生指点。”魏文侯无不激动,魏斯君臣目光再次聚集在李悝这里。

“诸位请看,河水从北向南在向东贯穿中原,秦魏长期在河水东西两岸对峙,目前河西少梁、合阳兵家重镇,以属我大魏,在此两地各布下重兵两万以为守势,等秦国北路大军到时,定会分兵各自围攻少梁、合阳两成,在派两员大将各领精兵步骑一万提前埋伏少梁山地以西的密林沟壑之中,待秦军攻打两座城邑之时,在派一支奇兵奇袭秦国杜平,可佯攻,如若秦军不来,便直接占领断掉秦军归路,秦军必定回救,若回救,少梁以西剩下的一支伏兵顺势而出,奇袭回救之秦军,少梁驻守步军便可乘势追击,追歼秦军;如若洛水以南秦国守军北上增援,蒲坂我魏军便可渡河阻击。”

地图前的君臣听得很是兴奋。任座嘿嘿一笑称赞道:“先生此计大妙。”

魏斯摆摆手:“且听先生,如何应对赢悼子一路大军。”

“河水与渭水交汇处,以东地区及河水南岸,封陵以东,丛山峻岭,人烟稀少,利于大军隐秘,敢请君上准许再下带上三万精锐步兵,秘密渡过河水,奇袭秦国华山以北阴晋、武城,那是秦军必定防守不及,在派封临守军一万直取船司空;我在武陵设伏袭击秦军,必会重伤秦军,如若不利我便沿渭水而退,东路秦军魏赢悼子亲自领军,如若遭到重创,秦军必会不敢再往前东渡。如今我大魏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怎可不能击溃秦军。”

魏斯大似兴奋:“先生大才,先生良策深谙兵国之道,大胜归来,本公定当亲自迎接,愿与先生畅谈。”

魏文侯目光一亮,当此之时,勇者胜,加上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怎可不胜。再看成竹在胸的李悝,但是光凭一个舍人职位太低,霍然决定:“本公特命:先生李悝大才,魏国艰危之时,挺身而出奇策,特命上将军临时之军职,授豹符,率三万大军,秘密开进河水秦国华山以北地带,奇袭赢悼子大军。”上将军之职,在战国时期,为大征之前的临时职务,回军之时便会撤职。魏斯继续下令:“乐羊将军、西门豹将军各领两万精锐步骑抢先埋伏于少梁以西沟壑丛林中,按照先生部署各司其职,屈侯鲋命你兼领蒲坂将军一职,伺机而动,不可懈怠,臣弟魏成子继续前往曲沃,以观函谷关秦军动向,太子魏击也该有所历练,命你为兼领封陵将军,伺机攻取船司空,不得有误,此战关键,最终在于诸位,魏斯在此拜托了!”

突然李悝深深一拱手:“臣又一请。”

“先生直说。”

“诸将在外,战场环境瞬息万变,请君上毋得干预。”

魏斯大笑:“先生诸位将军,但可放心,此次之战单凭众将,魏斯不得无端涉军事!”

“魏国万年,魏军必胜!”众臣的声音响亮了整个偏殿,随后各自而去。

6

2.河西奇策 魏侯拜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