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秦风悲茫>2.游学鲁国 弃儒研兵(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游学鲁国 弃儒研兵(一)

小说:秦风悲茫 作者:军耀华月 更新时间:2018/10/26 22:43:59

在卫国左氏与母亲告别之后,吴起日夜奔波,在左氏的时候他就听说过鲁国,号称是天下的礼乐之邦;苦思之下,最后选择往东,前往鲁国。

吴起经过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鲁国边境,他想好好看看这个被称为“礼乐之邦”的鲁国,顺便查勘一番鲁国的风土人情。这个卫国旁邻是如何列于强国环视之下,而不倒的,如何不像母国卫国一样衰弱不堪的;曾经孔子大师是如何在鲁国传播周礼学问而周游列国布施礼教的,这一切对于年少血气方刚的吴起都是无比的向往。确切的说,这个地处东海之滨的邦国,对它是向往远而陌生的,这对于他这个踏上片土地而游学的落魄士子,不得不说是一种向往。

鲁国并不是大诸侯,却是目前战国之世,礼蹦乐坏之下,还恪守周礼的诸侯邦国,这是它不同与别国之处。

鲁国的开国之君是周公旦的儿子伯禽,周公旦是周武王之弟,在武王伐纣中立下战功,后又率军东征,武王死后,周成王继位,就将部分殷商旧族和奄国旧地分封给了周公旦,但由于周公旦身兼大任要在镐京辅佐天子,就叫长子伯禽前往分封之地,国号---鲁。一开始鲁国的疆域并不大,属于偏小的诸侯小国,后来在几百年的风云变换之中,一代又一代的世袭之君勤于国政,邦国一直处于比较稳定的局面,到了公元前五世纪鲁定公时期,出现了季、孟、叔三氏不听国君号令,眼看国君政权开始旁落他人之后,出现三分公室的险境,后来在鲁国入仕的孔子给鲁定公出了一计“堕三都”,也就是毁掉这三家氏族的私筑城池,很快国家的权力又统一到了国君手中。

最后,鲁定公任用孔子为“摄相事”----这个官职是不是真正的丞相但是却行驶丞相的权利,孔子在鲁国大张旗鼓地重新整合鲁国社会,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儒家的命运发生了极大的转折,像当初周人一样,全力施行周礼教化于民于国,教化礼义,知其廉耻,最后使鲁国民风得到了进一步的改变,但是孔子的为政举措却没有一点点的革新,只是强硬的复辟实践,后来孔子却在这期间诛杀了鼓励变革的新学派名士少正卯,这使得天下其它的新兴势力与士人阶层聚然明白:这个平时以君子自居的学问大家,不过是一位不择手段的正牌复辟人物而已!后来齐国进献美女乐师给鲁定公,使得鲁定公经常不理朝政,在一次歌舞宴会上,孔子以齐国歌舞不合礼仪规范为由,喝令鲁国武士当即砍下了齐国舞师的手足。这间事情彻底激怒了齐国当时的齐景公与名臣晏子,准备出兵讨伐,后来鉴于鲁国国力尚在,双方才休手言和。

可是这些事情过后,天下学派纷争,众说纷纭,后来鲁国旧贵胄害怕孔子引发民变,同时开罪大邻邦,只有罢黜了孔子,最后不得已而步入它国,周游列国,开创了儒学一派,除了后来迂腐不堪的鲁国外,终究在春秋战国之世没有一位君王和一个邦国敢采用儒家的施政方针。这次复辟,充分彰显了儒家的强横政风,对政敌毫不手软,更不会讲究道义,而是唯我独尊般的有形摧毁主义之风。孔子在鲁国施政不足一年的时间里,逢山开路,同路而不同意,便迎头砍杀,这使得所谓的“君子风度”在孔子饿政治实践中荡然无存。也是这样的事情,天下和整个社会对孔子及其儒家,变成了一种“敬而远之,避之唯恐不及”。

在孔子及其后来的弟子周游列国期间,儒家并未倒下,而是孔子的政治理念就此开始展现出来。在后来周游它邦期间,不断阐述自己的政治理念,反复地叙说着自己的“仁政”方略,也说着自己的反对“苛政”的主张。这些也许是孔子在为政之初,对自己的错误决策的某一种反悔,最后在那个纷争的年代,终究没有人敢用孔子,后来,在陈蔡两国,出现了被诸侯厌恶而“绝粮”的事情,最后孔子自嘲“惶惶如丧家之犬”。虽然如此,孔子并没有气馁,依然是顽强地在诸侯列国游说,。直到七十岁的古稀之年,孔子才停止了绝望的奔波,才慢慢地从复古的情怀中摆脱出来,开始了以治学的方式来传承政治理念的独特实践。最后以自己的复古观念,整理游学文献,编辑天下诸侯史书,教育弟子。

在那个纷争的年代,孔子与儒家本是复古学派,却始终得不到天下复古势力的接纳和赞同,这是为什么?

在孔子之后的儒家继承者依然是顽强坚韧的,到后来的孟子,儒家还是一贯的四处奔波,最终还是冷冰冰的处处碰壁,被拒之于门外。在此种情况下,儒家还是一如既往地坚持自己的基本主张,认真想来,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这种悲剧结局呢?

这种根源在于儒家总是以自己的独特观念,去提出有一种鱼社会变革和民生不符的观念,甚至出现完全的复古观念,最严重的一点是以最强硬的手段实施于整个社会大众。即使在四处碰壁之后,没有进行反思,也没有在实际当中表现出应有的改变,以至于被后来的其它学派和有识之士骂成“腐儒”之流,这就是原生态的儒家,一个非常矛盾的学派团体。

在一方面,是完全毫无任何掩饰和任何理论学术创新的复古言论,是非常强硬排除异己毫无包容的施政作风;另外一方面是一种坚韧的精神,而且是持之以恒的,这种难能可贵的精神,感动着当时和无尽的后人,两者的有机结合,也造成了儒家原生态时期的一种孤僻悲剧,也为后来的独尊与霸权和现代社会接受的一种病态埋下了种子,也抹杀了在当时操持事务技术与玄妙思辨和实践与社会的变革联系的大学派(显学),为后人忘记其它显学而并入膏盲的可悲境地。周游列国学派何其多,后人熟不知如工家(公输家)之公输般,医家之长桑君、扁鹊,水家之李冰、郑国,名家之惠施、公孙龙子,道家之老子、庄子,农家之许行等,也都一样曾经有过游说诸侯、预言邦国命运、阐述治理学说的经历。

也正是在那个时代,孔子最后在晚年立学成派教导弟子,也提出了一整套关于社会邦国兴亡的主张。用后来学者详细阐述总结大要来讲,孔子在政治主张上: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德治仁政,回归周礼,回归井田,兴王国,继绝世等,完全回到周代的礼治社会。在社会架构主张上: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孝悌仁本,完全回归西周严格的礼治社会。在处世理念上:忠恕中庸,文行忠言,完全好不保留的回到礼治社会温柔憨厚的人际关系。在社会阶层分工上: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唯使上智与下愚不移等(平),完全维护已经消逝的礼治社会构成基础。在教育主张上:有教无类,六艺教人,始于诗书,终于礼乐,回归到以上古经典为归宿的王化教育。

可是在那个大争之世,恰恰是没有任何一邦国用儒家,终其儒家在鲁国遍地学宫以治学,而不能治国。

正因为种种神秘而陌生,吴起才决议寻访而进,他期望在进入鲁国国都曲阜之前,能对这个崇尚复古学派儒学的邦国,能有一个大约的了解。

一进桑丘,便是鲁国泗水西岸地带。这里是鲁国西部,以北之地和齐国平陆郡接壤,以西是卫国乘丘,以南是宋国唐县;在齐鲁卫三国交界处有一湖泊叫大野湖,这片湖泊滋润着三国方圆之地,整个鲁国,只有桑丘这片土地地势最为平坦,也是鲁国各贵胄功勋最想要的地方,吴起沿着泗水往北而上,要看看鲁国的风土人情,看看这里的地带如何?他选择了泗水东岸的官道继续前行,说是官道,实则是一条满是坑洼的石板夹杂的泥土路,一看就是年久失修。吴起边走边看,全然是一个游学士子,不远处可见一群农夫在田地里翻土,夏日的阳光晒得他们黝黑而又瘦小。吴起径直走了过去,农夫们依然劳作,并没有抬头理会他。

“敢问诸位,这里距离鲁国曲阜还有多远?”吴起恭敬的拱手相问。

一中年男子抬起了头,将铲子放在身旁,眯着眼睛,用破旧的衣服擦拭着脸颊的汗水,也拱手作礼回道:“回这位先生,你沿着泗水上游往前两里地,便是曲阜城啦!”所有的农夫都放下了手中的活。

“礼仪之邦果然名不虚传,耕作农夫也有如此礼节。”

中年人道:“这不是官府也规定嘛,说是不遵循周礼,便会被罚做苦役几个时辰或是半天,几十年下来,鲁人也就养成习惯了!不然寻常时日谁还会讲这些虚礼啊!”

吴起在路边笑道:“原来是有法令在先,我是游学布衣,敢问诸位,我想在鲁国求学,但又不知鲁国哪家学馆的夫子最有学问?”

“这要说夫子嘛,曲阜城北有一学馆,是孔门弟子所开,不管贵胄还是隶农,都会前往那里拜学!”

中年人微笑道:“不妥,不妥,你若真想求学,可以前往城西一学宫,里面有一位夫子叫曾申,是孔门嫡传弟子。”

“对对对,说起名气,就这位夫子大,学识也不得了,听说国君也登门拜访过。”中年人憨厚地笑道:“先生,不与你长说了,我等还要劳作,农活赶紧也。”

吴起向农夫们深深一拱手:“诸位父老,多有叨扰,就此别过。”所有的农夫们也拱手作礼,拿起耕具又忙了起来。

走马半日,终于到了曲阜城外,吴起来到了曲阜城墙外百米开外驻足观望,一座古老的城池展现在了自己的眼前,那城头上密密麻麻的藤条,彰显了这座古都的岁月,唯有城楼前浅蓝色布料的大纛旗上“鲁”字清晰可见。

吴起进得城来,行人有序来往着,这里比卫国左氏可要繁华热闹多了。到处阁楼雅间林立,酒肆的酒香飘散着各街道,各坊间也热闹非凡,

也不用问路,凭着一路上农人对曲阜城的介绍,很快便来到了城西的学宫处,这里就是曲阜最大的学宫,曾经这里是曾参所开办的学宫,曾参是曾申的父亲,后来曾参去世,曾申继承父业,学宫的规模也越来越大,名声也随之而来。

这座学宫座西面东,门前有两株粗大挺拔的松树,还有一排杨柳,给人以振奋向上的精神。过的学宫大门,是一个宽阔洁净的大庭院,往来的儒家弟子彬彬有礼,再往前过了一道长廊,有一清脆碧绿的水池,水池下面一群小鱼愉快的游荡者,池水上面,铺设着一座拱形石砌小桥,中间有一凸起的部分是青石板铺路,两边是普通石板铺成,中间是国君视学时行走的地方,师徒只能走两边。过了小桥再往前,有一个比正门稍小的小院,小院的宽敞地面上是青石板铺成的,地板前是一座宽敞明亮的殿堂,殿堂正中供奉着孔子站立的画像,每天早晨,学宫的弟子们在这里集中作礼参拜。在往殿堂两侧长廊而进,分别为明伦堂和礼乐堂,左边为明伦堂用于授学论道,右边礼乐堂用于学习器乐和礼仪。在庭院殿堂的后面又是一个庭院,有大小数间房屋,儒家弟子们就食宿在这里。

4

2.游学鲁国 弃儒研兵(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