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秦风悲茫>8.丧妻之痛 大败齐师(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8.丧妻之痛 大败齐师(一)

小说:秦风悲茫 作者:军耀华月 更新时间:2019/2/15 19:12:44

  近日,鲁国都城曲阜,白天黑夜斥候单骑频繁出入,城门口的兵士开始对过往的行人逐个盘查,宫门外也比往常多了些巡逻的侍卫。

  一辆篷车在驭手的驾驶下,在城门口停了下来,篷车内的人出示了公文牌帖之后,兵士放行,驭手驾着篷车径直地往宫城方向驶去,篷车停在了宫墙马棚处,里面跳下来一位布衣官吏,这就是东阳乡中大夫吴起。吴起上任东阳乡以来,在短短的时间里,民风得到改造,很快吴起便从士大夫进爵为中大夫,可他终究是兵家士子,如今齐国来犯,正好一展他毕生才学,所以他赶在天还没有亮就赶来了都城。

  吴起在宫门外向守城兵士述说着自己的来意,刚好侍卫长在城楼看见是吴起,很快下到跟前询问,吴起说明了来意,递上了一卷竹简,侍卫长捧着竹简转身快速像内宫而去。

  侍卫长带着竹简来到了内宫,在内侍的指引下,来到了国君日常处理政务的书房,虽然许多事务都一一交给了丞相公仪休,但是像这等军国大事自然都是国君处理;廊下内侍开始禀报:“君上,侍卫长求见,有紧急事务。”

  书房里面,鲁穆公端坐在木案前,将手中的毛笔放下,对着门外道:“宣他进来吧!”

  门嘎啦声打开了,侍卫长径直走了进去,弯身双手捧着竹简道:“禀君上,东阳乡中大夫吴起求见,现正在宫门外等候,这是他的上书,请君上过目。”

  旁边的长史连忙将竹简上书捧到鲁穆公的面前,正准备放在木案上打开,鲁穆公吩咐道:“长史,你来宣读!”

  “诺!”长史答应一声,捧起竹简高声念诵起来:

   荐己书

  臣吴起上书:

  近来边境齐师来犯,鲁国恐危矣,君上需尽早定夺,以安存亡。至先君崩殂,君上继承大统以来,鲁国国力蒸蒸日上,甲兵财货强于一方,鲁之富强,实乃君上用才而兴。定公平“三桓”而立君威,在得孔丘等人。庄公长勺之战败齐师,劫盟复失地,在于用曹刿。

  臣上任东阳以来,勤政治理一方,不忘君上之恩;臣食鲁之禄,忠鲁之事,建鲁之功,不敢妄言负鲁;今邦国蒙难,身为臣子,岂能坐视一方!今鲁虽不及齐之地广,国虽不及齐大者才众。然国有赴死之士,朝有明君主政,国库充盈,甲兵尚在,兵虽少而精;齐师兵虽多而非锐,然劳师远征,供给不足,不可久之;鲁齐此次只在一战,尚用兵得当定可一战歼灭来敌,振兴鲁国。

  臣本寒门布衣之士,滋事于卫,逃亡于鲁,苟全于乱世。曾拜儒门求学,然受之羞辱,后奋发兵学之道,得遇高人授学,学成之时,臣见于君上,以求咨臣之事,授任臣于东阳,甚感欣慰;目下邦国之危,臣乃兵学之士,恰以彰显臣之所学,臣不甚感激。

  尝闻君上夙夜寝室难安,良思苦久无终,而庙堂之上无一大才良将,臣吴起不才,愿自荐之于君上,望君上托臣以御敌之效,若不效,则治臣之罪。君上亦宜臣之自谋,以安邦国大计。臣不胜感激!

  荐己书,也是军令状的一种;军令状者,当在军事当中,如若不能完成,愿依军法治罪。军令状是我们华夏悠久的一种传统文化。军令状起源和古往今来行军作战有着密切的关系,最终目的是为了加强统帅的责任感,确保战斗的胜利。

  诺大的厅堂,良久沉静着。

  “完了?”鲁穆公开口问了两个字。

  “完了。”长史刻意拿起看了一遍,回答了两个字。

  在木案前的鲁穆公站了起来,走到台下,在那厅堂中间铺满厚厚的地毡上来回地走着。

  此次齐国大军犯境的空前压力,稍有不慎,就会带来各种国内动荡的迹象,使鲁穆公不知所措。目下吴起的《荐己书》,却给他带来了曙光,他也看到了吴起的独到眼光。可这个吴起的身份却让他犹豫不决,鲁穆公自然明白吴起是兵家大才,也知道他的慷慨豪情。但就是他的身份,让他犹豫不决,如若将鲁国的兵权交给吴起,万一他叛变又当如何是好?想到这里,鲁穆公心头一惊;可纵观朝堂上下,没有堪称重任的大将,宗族之间更没有雄才大略的子弟,这让他好无赖。前方边境虽然吃紧,但齐国军队还不能攻入鲁国腹地,眼下是要在国中寻找自己放心的良将。

  在等等,诺大个鲁国出了吴起,当真找不到一带兵打仗的良将......

  “邦国危难之际,鲁人之中当真找不出一良将?”鲁穆公又转身对着侍卫长道:“传我口谕:让吴起回东阳,没有调令,不可擅离职守。”

  侍卫长慢慢地退出了书房,大步朝宫门而去。

  过了好一阵子,侍卫长手握腰中青剑,晃晃荡荡出来了,并像吴起传达国君口谕:“君上口谕:中大夫先回东阳,不可再次擅离职守,听候国君调令。”

  吴起顿时觉得自己心里很不是滋味,便问侍卫长:“如今国难当头,齐国已下鲁国数座城邑,鲁国危亡之际,我吴起一腔热血,定当伸展我毕生所学,以报国君;国君为何不用我吴起啊?”

  侍卫长走到他跟前,先是恭敬的对他一躬身,然后大步向前,贴近吴起的耳边亲声道:“中大夫,恕我直言,家中内人可是齐国宗室之女!”

  “正是!我妻随我一起到了东阳!你问这话是何解释啊?”吴起有些疑惑不解。

  “哎呀,我说中大夫啊,我一个粗人都明白这其中道理,你怎么就还不明白呢?现在是齐国发兵攻打我鲁国,你家夫人又是齐国掌权者田氏宗亲之女,你现在虽然是鲁国臣子,但是你的另一身份可是齐国的姑爷呀!除非你现在和齐国没有任何关系!不然国君如何敢用你呀!请中大夫三思,回治所上任去吧!”侍卫长退了一步,对他在一躬身,转身而去。

  吴起听完此番话,犹如一方大石头扎像自己的心窝,本以为国君会召见自己,商谈退敌对策,可最后在邦国为难之际却是这样的下场,难道上天真的要自己的才华埋没吗?上天你是对吴起多么的不公啊!他在原地站了很久,直到远处的驭手走过来,他才缓过神来,只说了一句话:“速回东阳!”驭手没有多问,驾着篷车出了曲阜,往东阳而去。

1

8.丧妻之痛 大败齐师(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