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秦风悲茫>13.丧气之痛 大败齐军(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3.丧气之痛 大败齐军(六)

小说:秦风悲茫 作者:军耀华月 更新时间:2019/5/13 8:58:13

旬日过后,吴起率领大军终于开到了鲁国东面,正准备开往武阳,此时斥候来报,说齐军突然南下,往武城而去,吴起在确定齐军动向之后,断然决定大军立刻开往东面武城方向迎敌,两军最终在武城邑东十里的地方遭遇双方前部用箭矢射住了阵脚,齐鲁两军就各自修筑营寨,开始对峙。

这里是距离曲阜数千里之外的边境之地,鲁军营寨依然而建,层次有序,连绵的军灯伸向远方,融在满天的星云之中。军营之中战马嘶吼,兵士甲胄声响彻着整个营地。在这片军营的中心地带,一杆大纛旗在黑夜中迎着春风哗啦啦的呼啸着,上面斗大的一个“吴”字清晰可见。大纛旗下方的幕府大帐中,油灯闪烁着,两个人的身影清晰地印在帐壁上。

“将军,明日我担任先锋,杀入齐军营寨,定能大败齐军,一雪国耻!”老将曹忠拱着老去的双手道。

吴起却笑道:“老将军,鲁军战力与齐军如何?”

曹忠寻思:“鲁军甲胄老旧,但军士善于技击,然齐军善于技击列国闻名,甲胄兵器又强于我军,相比之下,鲁军真是差一大截。”

“将军,此战对我军有五不利。”吴起平静的说道,“鲁军战力较弱,为其一;我军离开峄山大营已经有一旬才到达此地,我军长途奔袭,需要休整,齐军从武阳到此不过一两日,却是以逸待劳,为其二;我军三万,齐军八万之众,敌众我寡,为其三;此地为齐鲁边境之地,距离齐国不过百里之地,齐军进可攻退可守,为其四;齐军甲胄兵器精良,我军更是处于劣势,为其五。将军以为然否?”

曹忠听完此番话,沉默了许久,额头冒出大汗,点头:“大将军之意,此仗断不可打了?”

吴起摇摇头笑道:“并非如此。此战只能智取,不可与齐军正面硬拼。”

“敢问大将军如何智取?”

“老将军,此战纠葛甚多,不能以往常之法而论,此战在于等待时机,出奇制胜。将军可曾仔细想过,我为何将中军全部换成老弱?将精锐藏于其它营中。”吴起问道。

“末将以为,是为了避其锋芒!”

吴起笑道:“将军只说对了一半,更重要的是麻痹齐军,给齐军造成我军兵弱,残缺不堪之象,我军坚守不战,假以时日齐军粮草定成问题,待时机成熟,我军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大破齐军,此战的关键在于麻痹敌人。”吴起没有笑,此番话也说得很慢,仿佛将自己长期的思虑一一的叙说出来。

曹忠更是感到很惊讶,一时半会儿也说不说出话来。他一生当中大大小小打了很多仗,可自己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鲁军处于劣势的情况下,还要向齐军继续示弱,这还是头一回。可仔细思付一番,竟觉得其中大有奥妙。鲁军本就处于劣势,若是与齐军硬碰硬,必然大败;我军坚守不战,时间一长,齐军粮草定成问题,那时在一鼓作气定能打破齐军..........想到这里,曹忠不禁恍然笑道:“此计甚妙!大将军真乃奇人也,一语便能点破敌我劣势!”

第二日清晨,阳光直射齐军大营的中军幕府,田和在仔细勘察着沙盘,突然前军主将张邱来报:“禀报相国,我刚刚仔细查看了鲁军营寨,修的中规中矩,并无其它特别之处!鲁军幕府大纛旗一个‘吴’字倒是引人注目。”

田和一听觉得怪异:“哦,竟是如此!”随后田和径直的来到寨门,命令军士搭建望楼,再用四辆战车拖住,在中军精锐的护送下,望楼椅子推到了鲁军营寨一箭之地。

田和在微风的吹打中站在望楼上,第一眼看到了那个“吴”字大纛旗,在看看整个营寨,依山而建,倒是易守难攻,再看看整个营寨的防务,除了中军的瞭楼,再也看不到任何优势了,这完全不符合章法,田和断定此人并不懂得兵法,他看到那个身披甲胄,一脸神态的人定然是鲁军主将吴起,他看到吴起席地而坐,与士卒共同进食,全然没有一员大将的风范。田和笑道:“将尊则士畏,士畏则力战。吴起看来不懂真正的用兵之道,徒有虚名罢了,吾无虑矣。”

田和与张邱高兴的回到了中军幕府,刚刚饮下了一碗水,一司马捧着竹简进了幕府:“禀报大将军,刚刚鲁军营中有人送来一叠竹简。”

田和转身,笑着道:“哦,程上来!”他接过竹简端坐在当中,慢慢的打开,竹简上用毛笔赫然写着吴起亲笔:

田氏之婿吴起诚叩大齐丞相,田相大兵压境,连破鲁国数城,齐军之凶悍可谓天下列国第一,鲁国乃一小国,土地人口辎重不及齐国,长此下去定对鲁国不利,吴起恳请齐相收兵,我定会说服我国君不在于齐宣公联系,鲁国愿意献上青铜三百斤,还请田相定夺。

在田和眼里,最要紧的是从吕氏手中接过权利。因为在整个齐国,光是大中型城池就有七十多座,小城邑更有两百多座,就需要更多的眼线和兵力去控制,他自然是不希望在这个关键时刻损一兵一卒。

而田和本人,则是个大野心家。田和不甘心为其兄长所摆布,他最大的希望就是通过这次机会,第一可以给整个田氏立威,第二更为自己寻找盟友。田和一直希望私底下能与鲁国大夫结交,好方便将来弑兄篡位。

田和看后起身哈哈大笑:“这个吴起,我还以为是个人才,结果在这来书上尽想和我休战,甚好甚好,不过还得探听虚实。”田和对着前军主将张邱道:“张邱,你立马带上几个人,以军使仪和的名义去鲁军营寨查看虚实。”

张邱双手一拱:“末将领命。”随后转身而去。

一阵清风吹过,春天的气息铺面而来,吴起接到装扮齐军司马的斥候来报,说齐军全营还没有大的调动,他正准备前去幕府,刚好司马来报:“禀报大将军,齐军有军使到,此时正在我军中军营寨外。”

吴起一听,立马带着军中一班白发将领赶了过去;军士刚打开寨门,只见一齐军将领腰跨一口青铜剑,傲慢的站在那里,身后跟着几个司马侍从。

老将曹忠上前吼道:“来者可是齐军军使,报上姓名!”

“在下齐军前锋主将张邱,叫你们吴起出来!”齐人历来藐视像鲁国这等小国寡民,一个前军主将这般傲气,寨门前的将士个个眼中冒火。

“放肆,我家大将军名讳岂是你一个无名小将叫的吗?”曹忠正准备拔剑,身后的吴起上前道:“两军仪和,田相答应了么?”

张邱看来者气度不凡,上下打量了一下,高声道:“你是吴起!”

“在下正是吴起!”

张邱再次高声道:“丞相将领,派末将来议和!”

吴起故作沉思:“正好,两军仪和,避免留血大战。我意张将军初来我鲁军营地,我理当款待,这就吩咐伙房杀羊宰牛,我等在中军大帐痛饮,以表我吴起仪和之觉心,你看如何!”

张邱一脸洋溢道:“还是吴大将军懂礼数!”

在吴起的搀扶下,张邱和一班随从走进了中军大帐,吴起在军中大宴张丑,席间言明有人离间自己与田氏,说自己杀妻求将,其实是妻子为了自己而自杀身亡。席间吴起多次向田氏示好,与张丑把酒言欢,绝不谈及兵事。

直到二更时候,张丑喝的半醉,回营禀报田和,说:鲁军根本不堪一击,全是一帮老弱,次日吴起将亲自到齐营,与田和嗜血为盟。同时吴起还杀牛宰马随张邱一起送至齐营,表示他会盟的心意。

0

13.丧气之痛 大败齐军(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