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秦风悲茫>16.国都祝捷封上卿 怅然若失出曲阜(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6.国都祝捷封上卿 怅然若失出曲阜(二)

小说:秦风悲茫 作者:军耀华月 更新时间:2019/7/12 7:21:21

  吴起被封为上卿,消息很快传到了齐国。

田和在鲁地兵败的消息虽然齐国上下皆知,但是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大的危机,因为齐国乃一大国,处于东海之滨,国力富庶,这区区一次败仗对于齐国来说,并不算什么!

齐国临淄的夏日别有一番风味,那便是太热。冬天浩浩的海风,已全然不知去处,大地上下只叫那烈日炙烤着。田间地里的国人隶农,也在不断的劳作,期待着一个好的收成。各国的商旅纷纷进出临淄,进行各种活动,一时间车水马龙般的人群来来往往,穿梭于大街小巷。

但是这种火辣的时节对于深宫与大臣府邸却无可奈何。就在宫城旁边,就是丞相府邸,一入相府深院,每隔数十部就能感受到一阵阵凉气,这是贵胄阶层才有的独特待遇,这是寒冬时节主掌冰政的官吏———“凌人”所斩的冰块,以预计所需的几倍的量而存于冰室。

“禀报丞相:田布将军正在门外!”

“教他进来。”正在凌阴旁看书的田和头也没抬。

“詻!”

廊下一壮士在府中仆人的带引下,来到了凉爽的书房外,那位壮士径直的走了进去。

“丞相,末将田布前来听令!”田布拱手道。

田和将竹简放在木案上,目光一聚:“田布你可知本相唤你何事?”

“末将不知,单凭丞相吩咐!”

田和逐渐起身,在木案前来回走动着,田布的目光也随着他一块转动着,田和面对着木案道:“间人来报,吴起在鲁国被封为上卿,受国礼之遇,惜哉惜哉呀!”

“末将也知此事,可丞相为何感到惋惜!”田布有所不解。

“如此兵家大才,竟然落入鲁国这等邦国,鲁国何等之国,锤死挣扎之国尔,大才小用矣;若吴起弃鲁而入齐,来我田和幕府,本相定当重用!”田和转过身来,脸上充满了几丝微笑。

“吴起能以区区数万之众击败丞相大军,此人却有大将之才!”田布见田和没有说话,接着说道:“丞相,末将直言,鲁东一败之后,国内以长公子田悼子为首的田孙、田会、公孙孙、公孙会等人,最近经常出入田悼子府!”田布毫无掩饰将此事道出。

田和大笑起来:“不必多虑,你平日多加留意,想必兄长还没有糊涂到姜氏尚在的道理!”他又转身,背着双手:“鲁国吴起不可小视,自古以来,贤才可兴国,吴起绝非等闲之辈,能用几万兵卒破我大军,可见此人之才,堪比当年孙武、田穰苴之谋略!”

“丞相之言,是否太过夸奖此人,一战怎可对吴起有如此之高的评价!”

“昔日两军对垒之时,他所布阵,看起来不过普通军阵而已,可问题就在这,令你更加藐视对方,最后出奇兵大败我,以少胜多!”田和来回走着。

“依丞相之意,那如何拉拢此人!”

“吴起原有一妻田氏,乃是大夫田居之女,就在我大军攻破鲁东之地时,吴起多次请柬领军救援,可是鲁国这个鲁穆公得知吴起之妻乃我齐人,担心他叛国投敌,就不理会,可见鲁国君主之昏暗;就在他要放弃之时,吴起之妻得知此事,便当着吴起之面,拔剑自刎,此事令吴起悲痛不已,他安葬好丧妻之后,便再次上表领军出征,在鲁国丞相公仪休的全力举荐之下,鲁穆公又得知他齐妻又死,便同意了他的请求。”田和一甩锦袍大袖,很是感慨!他走到木案前拿起一卷竹简,“我意,鲁国君主乃一昏暗主,离间便可!”

田布从容道:“请丞相示下,如何离间?”

田和道:“你挑两名绝世美女,外加黄金一千镒,以吴起丧齐国之妻,用齐女补之的名义派张邱前往吴起府上,然后再让张邱故意在坊间泄露消息,这样一来,此事在鲁国必然会传开,以鲁穆公的昏暗,定会查办,到那时,吴起只能出走鲁国,如此,鲁国无忧矣;我还听闻吴起求学鲁国之时,曾有一同门师兄名姬肋,此人在学馆之时就嫉妒吴起的才能,现在已为鲁国中大夫,吴起拜为上卿,想必此人更是嫉妒;你密告张邱,派人以百金赠送,在将吴起授齐之大礼故意泄露,此人必将此事告知鲁君,以此人的心胸,必将吴起授礼之事扭曲;只要此事一成,想必吴起在鲁国再也无处可待,只能恨走他国,我在派一人说服吴起,来我幕下,岂不如虎添翼!”

“丞相此计妙哉呀!”田布笑着赞美道。

“你速去安排此事,通知张邱,明日启程!”

“詻!在下领命!”田布转身而去。

田和回到木案前,继续端坐下来,拿起一卷竹简,脸上充满了几丝笑意。

次日,齐国临淄的南门刚一打开,几辆辕车缓缓驶来出去。

天一落黑,鲁国曲阜,依然是一片喧闹,过往的商旅士人分别在这里驻足,这个号称继承周礼最完整的邦国,加上又是儒生聚集地,如今也保留着众多繁文缛节;战国之世,鲁国地处大国夹缝之间,在各坊间,过往商旅士人在闲暇之余中,无不评论几分,有人嘲笑,有人尊崇,嘲笑者曰:穷国多讲究,穷讲究!尊崇者曰:周礼天下,留于鲁也!

天色渐黑,一弯明月高挂星空,几辆辕车缓缓地驶进了曲阜,没过多久,几声牛角声响起,这是提醒过往商旅,城中国人,城门即将关闭,随后轰隆隆的一声,城门已经关闭。

几辆辕车穿过街巷尚商坊,来到一客栈下榻,两名头戴斗笠用丝巾遮住脸部的少女,扭着娇嫩的细腰住进了一雅间,外面并有人守卫,在隔间的一男子在屋内没有待多久,便带着几个随从出了客栈,上了一辆蓬车,拐过了几道街巷,穿过了嘈杂的人群,径直到了一府邸,来人在随从的搀扶下,跳下了篷车;随从上前敲击着门,一仆人前来开门,那一男子上前表明了身份,在仆人的指引下,并带着几个箱子走了进去;大约过了两个时辰,那一中年男子和随从出了府邸,在驭手的搀扶下上了篷车,径直回到了酒肆。

大约在二更天的时候,吴起回到了府中,他和往常一样,来到了书房,拿起木案上的竹简开始研习,忽然门外仆人报道:“禀吴上卿,门外有人求见!”

“哦,来人是谁?”吴起手上依然拿着书简询问道。

“对方只说昔日鲁东旧友!”

“既然是远道而来的朋客,那就唤他进来,在偏厅会客,我随后就到!”

“诺!”

来人命人将几个大箱子及两位妙龄少女一柄带到了偏厅,两位少女及随从在廊下候着,府中仆人端来了一罐茶,盛满了陶碗,并示意来人坐下,来人端坐在主坐旁侧。

“来人可是张邱!”偏厅帷帐处突然有人道。

张邱连忙起身,对着帷帐处一躬身:“败军之将,深夜造访,还望上卿见谅。”

吴起面带微笑,走到张邱面前,扶着他的双手道:“张将军客气啦!昔日要是没有你的痛饮,回去禀报你家丞相实情,也不一定会有我鲁国大捷!”

这一句话说得张邱面红耳赤,他尴尬的笑道:“这么说我还是帮了上卿大忙咯!”

吴起哈哈大笑,看着厅中的箱子道:“将军到访莫是来做说客!”

“今日到访有二,一是为公,二是为私!”张邱郑重的说道:“我奉我家丞相之命前来到访,将箱中一千金之物送予上卿,另外还有两名绝世齐国美女一并赠予上卿。”话音刚落,他一拍手,门外先是进来两个随从将几个箱子打开,黄腾腾的黄金在微光中闪耀着,随后进来两位带斗笠的少女,站在吴起跟前,两位少女慢慢地摘下斗笠,摘去脸上的丝巾,一口同声发出清甜的声音:“见过上卿大人!”

不等吴起开口,张邱笑嘻嘻的说道:“上卿,此乃丞相之礼,丞相见贵夫人亡故,担心上卿孤苦,特在齐国挑选两名美女,以陪伴左右!我家丞相恳请将军别发兵攻齐,愿意永结齐鲁之盟!”

吴起走到两位少年面前,用手指分别轻轻挑着两位少年的下巴,脸上漏出男人天生的笑容:“既然是你家丞相之礼,那我全数收下!”转身对着张邱道:“你回去告诉你家丞相,只要不是君命,并且齐国不来攻伐我鲁国,我决不叫鲁国去攻打齐国,将军以为如何!”

“好,多谢上卿成全!”

吴起吩咐府门外仆人侍女:“来人,将几箱贵重之物存入库房,将两位小姐好生安顿!”随后箱子被全数搬走,在侍女的搀扶下,两位美女恭敬地向吴起行了个礼随后离去。

“你等在府外等候!”张邱示意随从道。吴起也示意府中其他仆人退下。

“将军刚才是为公,说吧,私又是何事!”吴起面带微笑。

“实不相瞒,在下虽然为齐国之将,但在下仰慕上卿之大才,昔日能败在上卿手里,在下此生虽败犹荣!”吴起望着门外没有说话,张邱继续说道,“上卿对丞相厚礼难道没有一丝疑虑吗?”

“你细细道来!”吴起转过身,坐到木案前并示意张邱坐下说话。

张邱席地而坐,对着吴起双手道:“上卿,美女千金皆是我家丞相之计,我家丞相确实想让上卿道齐国施展大才,但又担心你不肯!”见吴起疑虑,张邱从容说道:“就在我来拜访上卿之前,我刚到曲阜,就去了中大夫府邸!”

“哪个中大夫?”吴起问道。

“哦,就是住在城西拐角处的姬肋姬大人府邸。。。。。。。。。。。。。。。。。。。”张邱将事情经过给吴起全数讲了一遍之后,吴起起身望着门外的星宿,许久没有开口说话。

突然吴起道:“将军将此事告知与我,难道不怕吗?”

“我敬重上卿之才,不想让上卿受害于鲁,鲁国民风疲惫,国人不思上进,只知恪守周礼儒道,朝堂君昏臣庸,鲁国终究不是上卿一展宏图之邦国,以上卿之才,可投他国;今日一事请上卿三思!”说了此话之后,张邱对着吴起深深一躬身,然后径直走了出去。

吴起待张邱走后,哈哈大笑了一阵,前几日夫人托梦给他,希望他另外择偶,以延续吴家香火。他叫人将两位齐女唤到了自己的房间,自己先去沐浴了一遍,晚间回到了自己的厢房,两位少女早就在床榻上等着她,他迫不及待的走了过去,掀开被子,两位滑嫩的肉体躺在上面,两双羞涩的眼色偷瞄者他,他灭掉了油灯,像床榻扑去,屋外的星空格外的嘹亮,屋内嘎之嘎之的木床声也一直响到了深夜,还不时传来了少女的**声。

旬日之后,街上流言四起,说吴起受贿通齐,要投敌叛国,说他是齐国派来的间人等等,最后吴起将此事的情况告知了鲁国丞相公仪休,公仪休听后脸色大变,怒火中烧,愤怒骂道:“阴险齐贼,尽然用此等龌龊手段离间我鲁国君臣。”公仪休见朝中暂无流言蜚语,他叫吴起先回府中等候,他要进宫面见君上,鲁穆公早就得知此事,这几天正在想通过季孙氏懈怠宾客之事牵连吴起,鲁穆公想方设法想给吴起按罪名,因为季孙氏乃鲁国卿家贵族,明面上管辖着吴起之职;公仪休几经劝说无效,见朝中大臣纷纷上书弹劾吴起。他来到吴起府中,把事情经过告诉了他,感慨道:“鲁国奉行周礼,尽容不下一吴起,鲁国之国人乃愚民,鲁国之朝臣乃庸臣,鲁国之君乃昏君,鲁国危矣。”在这种情况下,卿大夫们一边倒地劝说鲁穆公,意欲给吴起削官治罪;公仪休不想如此大才夭折于鲁,不然天下列国更看不起鲁国,最后在公仪休的劝说与帮助下,吴起恨走曲阜,连夜出了鲁国。

1

16.国都祝捷封上卿 怅然若失出曲阜(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