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秦风悲茫>18.新郑品酒论国势 名存实亡周王鼎(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8.新郑品酒论国势 名存实亡周王鼎(二)

小说:秦风悲茫 作者:军耀华月 更新时间:2019/9/2 9:56:40

  吴起沉默有思,觉得眼前这位士人之话,讲的颇有几分道理,却有含着几分无限的深意,径直起身,上前拱手道:“敢问先生高名?”

青色锦衣士人连忙起身,恭敬的一拱手道:“何劳先生离座大礼,受之不起,失礼失礼,在下新郑姬驷字子阳,见过先生!”还没有等吴起开口说话,子阳笑道:“先生不远万里来到郑国,又在这酒肆相逢,实乃缘分,先生若不弃,可否愿移樽共席?今日先生所食之物,全数我帐下。”并回头示意旁边的侍女,将酒爵等移了过来。

吴起在子阳案前坐下,恭敬的拱手道:“原来是郑国相邦,那今日有劳郑国相邦款待,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先生不必多礼,请!”子阳端起酒爵。“先生兵道谋略,在下早有耳闻,郑国地处中原,当今天下局势来看,该如何去?”此时侍女轻飘飘的走来,将吴起的酒肉移放到子阳案上,又快速的离开。

吴起夹起一块肉,放在嘴里细细品味,又饮了一爵,轻轻放下筷子,微笑道:“郑国之兵,需要一支攻必克,战必胜之师,郑国之财货府库颇有充盈,若没有一支精锐之师,何能守住?西边韩国,早有侵吞郑国之意,郑国若不早做打算,亡国不远矣!”

“何为精锐之师,请先生拆解?”

“营中甲士,皆来自隶农,成军之时,若赏罚分明,可成;战有赏,功有爵,加之训练,可成;耗之府库,配备精良,可成。”

子阳起身,一个躬身:“在下请先生入相府,以先生大才,终可在郑国一展抱负。”

吴起起身道,并扶住子阳双手,示意他坐下:“在下毕生所学主修兵学,如今天下刀兵连连,你征我伐,或为一城,或为一地,一城一地而起刀兵,劳民伤财,终不是上策,兵者,当以兵止战,方为上策;一国之强大,更在于法理,法理不强,或以谈兵?有劳阳兄高看,我游学之心以定,请子阳兄恕吴起不能受,还望谅解!”

子阳脸上显得几分遗憾,仍然微笑道:“起兄称吾为兄,那是吾之幸甚,起兄既然无心留郑,我就不强求!”子阳饮上一爵。“起兄新郑之行之后当往何处游学?”

“天下之大,莫有一处,驻足九鼎!”

“周室洛阳!”

“对!”

“起兄初来新郑可有下榻之处?”

“方才进入新郑,便来到此处也!”

“起兄若不嫌弃,在下安排驿馆下榻,如何。”

“如此甚好,只怕要闹烦兄台了。”吴起再次端起爵杯饮上一爵。

子阳眼睛一亮,问道:“起兄以为,当今天下大国之中,哪一国有王霸之气?”

“我在鲁国之时,有鲁国士人从魏国而归,听闻魏国文侯,礼贤下士,励精图治,魏文侯志向远大,身边聚集了大量贤才,颇有一番王霸之气。魏国在三晋当中实力最强,有东进中原称霸志向,但是魏国有着和列国一样的问题,法令仍然不统一,仍然是以人治,西又有穷秦袭扰,让魏国脱不开身,眼下不足以称霸,还需时日。”

“士人论谈天下,时下之风,起兄之才当辅佐君王之才,新郑留不住起兄,那今日你我就喝个痛快,数年之后,新郑定能改革一新。”

“好,那就提前祝子阳兄,旗开得胜,振兴郑国。”

浓烈的美酒佳肴,伴随着夜话,吴起与子阳纷纷有了醉意,吴起道新郑的第一夜就醉倒了。他仿佛看见了老师,看见了母亲,看见了妻子,看见了逃亡时还来不及带走的二位少女,看见了兵营,看见了兵场沙盘,看见了精神不佳的士兵。。。。。。。。。。。。。。。。。。。。。。

数日之后,吴起辞行郑国相邦子阳,子阳赠予吴起十金,另外还有一辆篷车,吴起不受,最后吴起收下了五金,说游学之士不敢奢求。这位子阳是郑国的变革一派人物,主张严厉执行法令,但是在郑国旧贵胄的干预之下,最后还是失败了,子阳也还死于这场纷争。

离开郑国新郑往南不远处便是洧水,沿着洧水往西北有一山便是浮戏山,山西头便是周室领地,绕过此山,往西几日,便来到了周王畿洛阳。

吴起骑着一匹瘦马,已经接近了洛阳城的东门,遥遥可见洛阳时,已经是谷雨巳时。广阔的原野上周人正在劳作,周围的万物也正在复苏,绿树葱茏,坐落在洛水北岸的洛阳,却像个颓废的老人蜷缩在三川大地,一蹶不振,在天下列国间,更没有以往的威严,古老的城墙上长满了春日的藤条,城门箭楼上只见几个白发军士在酣睡,一面褪色的暗黄大纛旗上面一个“周”字在风中漂浮着,倒还显得几分王者霸气。东门外的官道在数百年前是天下的繁荣枢纽,整日车马川流,数百年后的今日,行人寥寥,昔日的大道,如今也是杂草丛生,在往道边一看,曾经巍峨高大的迎送亭,也已经淹没在一片杂菜当中,破烂不堪。吴起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阵酸楚,他立刻下了马,继续往前走去。

吴起年少之时在卫国就听父亲讲过这洛阳王室,父亲讲的洛阳虽然没有数百年那样繁荣,但是也没有自己眼前所见这么破败。三百多年前,周王室在渭水南岸的镐京,后来周幽王烽火戏诸侯,最后被戎狄骑兵毁灭,在危急关头,天下诸侯无人勤王,只有西边老秦人举族东进,一战歼灭了进犯的戎狄骑兵,最后将新天子周平王护送到了洛阳,秦人从此也被封到秦邑。谁曾想到,数百年后,秦国成了天下一等诸侯大国。眼前的这个洛阳周室,令人惋惜,进入战国以来,洛阳王室衰落得只剩下大小十几座城池,曾经的“尊王攘夷”,在礼崩乐坏的战国,王室的威严,几乎没有了,只有鲁国、巴国、卫国、郑国、薛国、邾国等这样一些小国还保持着向王畿的朝贡关系。吴起一声长叹,内心有太多感叹。

0

18.新郑品酒论国势 名存实亡周王鼎(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