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秦风悲茫>19.新郑品酒论国势 名存实亡周王鼎(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9.新郑品酒论国势 名存实亡周王鼎(三)

小说:秦风悲茫 作者:军耀华月 更新时间:2019/10/1 11:36:10

到周威烈王时,此时的东周王室洛阳,又分成了东周公爵国和西周公爵国,早在东周考王时,周考王封其弟姬揭于河南(王城),以续周公之官职,为西周桓公;后来西周桓公亡,其孙子西周惠公继位;后在公元前367年西周惠公又将其子分封在巩,后称东周惠公,所以这时东周国就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国家,于此同时有三周,周王室和西周公国与东周公国。洛阳王室居于中,周天子的王权更加的旁落。

吴起来到城门前,三三两两的行人出入,城楼上的白发军士依然在酣睡,城门道旁两边值守的甲士全部端坐在地上酣睡或是闲聊,他们身上的红衣红甲破旧不堪,放在一旁的刀矛没有一点寒光,锈蚀得一片斑驳,吴起见状,不由得心底起了寒颤,泪水不由得从眼角流出,他走进这座象征天下的王城时,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城池就是洛阳。作为一个游荡在列国之间的士子,当他从遥远的地方感到王权的光环已经消失时,自己真的不敢相信,象征着华夏古老的王权圣地果真会如此颓废破败。在他想象中,周室虽然衰败,起码应该保持着最基本的王权的象征。可是眼前的洛阳,聚然之间打碎了他美好的憧憬,顿时觉得空落落的,他“扑通”一下跪倒在城门前,眼中泪水再次涌现出来。

就在吴起泪水满面之时,身后一辆敞篷单辕牛车往进城的方向赶来,在吴起身旁停下,车上一玉冠红衣中年朝吴起拱手问道:“先生,何至于此啊!洛阳王稽已经破败,这已经是定数。”吴起站起来,抛开缰绳,转身回礼道:“公子何人?”

“我乃王室中大夫樊灵,看先生气度不凡,可是何国人士?”

“见过中大夫,在下卫人吴起,打小听父亲之言,洛阳王畿繁华之景象,毕生所愿,想窥视天下九鼎之气魄;可如今所见,竟是如此破败,不由泪下。”

“原来先生是兵家大才吴起,在下有礼,得遇先生,我只幸甚。”樊灵在驭手的搀扶下天下牛车,一躬身道:“洛阳周室虽衰败,然九鼎安在,王霸之器,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见,先生若不弃,可愿随我同车进宫,一探究竟。”

“如此甚好,那在下感激不尽。”

吴起和樊灵二人在驭手的搀扶下,上了牛车,后面随从上前牵住那匹不肥不瘦的马跟在其后,城门口的兵士,见是宫中的中大夫,勉强站起无精打采的站在两旁,樊灵根本没有看他们一眼,可能是他已经习惯了周室的破败衰亡。

牛车继续往王宫驰去,不快不慢,一路上街道两旁的酒肆坊间,已经显得有些陈旧不堪,多数坊间已经关上大门,一路上吴起和樊灵没有说话,吴起内心再次被震撼,没有想到洛阳已经衰败到这种地步;远处的王宫大殿已经越来越近,看得很清楚了,刚刚转过一道弯,一条街巷直通宫门,这条街巷行人来来往往,和刚刚经过的几条深巷完全不一样,两旁酒肆客栈林立,樊灵终于开口说话了:“先生,这条街巷是洛阳唯一繁华的地段,是各国商贾在此聚集之地。”随后他一声叹息,可能是洛阳的衰败,他心里有太多感慨了。

“先生,前面就是王城了。”樊灵回头对着随从道:“你等先回府,我随先生去王城。”

“诺!”驾车的驭手继续赶着牛车往王城方向驶去。

洛阳王城是洛阳天子的宫殿,这里的洛阳王城分为两部分,“洛阳王城”指的是整个洛阳这座城邑;走进洛阳说“王城”,那就是指天子的宫殿区域。洛阳的天子宫殿有着独特代表的颜色红墙,这是一片完整的城中之城。几百年下来,加上周室的衰败,连着红墙也斑驳脱落,那一片原本朝气勃勃的绿瓦,此时显得是青苔满目,但那一片片宫殿群在阳光下依然保持着他原本的灿烂,在无限的苍凉冷清中透出他曾经那无上的高贵。王城中央高大深邃的门外站着一群无精打采的红衣甲士,他们手中的青铜斧钺显得那么的破旧与笨重。看见一辆辕车驶来,樊灵还是按规矩拿出了照身牌,甲士们没有多问,驭手就这样慢悠悠的进了深邃的王城。

王城内宫殿巍峨,彰显王者气度,很快一片荒凉的气息铺面而来。地面上原来整洁有序的白玉方砖已经处处碎裂凹陷不堪,也许是春夏交际之时,缝隙之间竟然长出了摇曳的荒草和数株小树。宽阔的正殿广场,雄伟的九只象征王权的九鼎默然矗立,时有雀鸟从大鼎中飞出,盘旋在空中欢叫着,使这原本沉寂的宫殿像山谷一样。原本朝臣进出的大道上,同样是一片荒草,一直蔓延到正殿台阶上。上面是大殿的尽头,九阶白玉阶梯之上的巍峨正殿,静静的矗立在那里,像是荒野深处围墙里的荒废了的古堡,在辕车上刚好可以看到敞开的殿门,正殿的门缝上已经结满了蜘蛛网,突然两只蝙蝠从幽暗的殿中快速飞出,显得几分阴深恐怖。数百年前,这里是山呼海啸的朝拜天子圣殿,几百年后的今天,已经破落的一股清冷和沉沉腐朽的死亡气息。吴起从内心深深的发了一声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象征天下中心的洛阳王城。

驭手停下了,跳下牛车将樊灵搀扶下来,吴起径直的跳下牛车,往九鼎而去。

吴起围着九鼎仔细看了个究竟,樊灵站在一旁没有取打扰他,过了一会儿对着樊灵拱手道:“敢问中大夫,这九鼎神器有多重?上面为什么有字?”

樊灵上前微笑道:“天下有多重,九鼎就有多重,只是谁也不能知道这九鼎真正的重量罢了。”

吴起气宇轩昂道:“这天下九鼎果然气魄,在中央大殿前排成两列,左右各四鼎,大殿前方正中一大鼎,王朝虽然破败,这天下九鼎的气势却丝毫没有衰减,纵然已经铜锈斑驳,却衬托出那一股铮铮岁月的高贵与神秘。”

樊灵问道:“先生可知九鼎来历?”

“不知,还请中大夫一一拆解。”

樊灵上前,望着九鼎,一阵感慨指着九鼎道:“九鼎者,乃夏朝禹王收取天下九州贡金,各铸一鼎所成也。每州之鼎身,刻有该州山川地形及田地贡税详细。鼎足与鼎耳均有上古龙形字体,也称九州龙鼎。夏传商,商传周,历经三代,尔来已有数个岁月。”

吴起问道:“中间大鼎有多重?”

“九鼎宏达,无可称量,史书竹简并无记载,无人知晓。武王灭商,从朝歌到镐京,平王东迁,到洛阳,均用兵卒徒步拉运,前后每鼎九万人力,九鼎便需八十万人力也。”樊灵右手又指着九鼎道:“先生请看,中央大鼎乃豫州,此乃中原之鼎也。东方四鼎乃兖、青、徐、扬泗州,所辖之邦国乃:齐、鲁、卫、薛、曹、越、吴、楚、蔡、宋、泗、藤、缯、缯、陶、唐、随、鳄、舒等邦国;西方四鼎乃幽、冀、雍、梁,所辖之邦国乃:秦、巴、晋、燕、苏、孤竹、共魏、智、巫、蜀、汪、段、庸、鱼等邦国。此乃天下邦国,共卫九州之象;禹贡九州,天下之土,乃王之土,天下之臣,乃王之臣。”

吴起大步向前,朝着九鼎深深一躬身,大声感慨道:“禹贡九州,世人皆知,禹始夏商,武王鼎周,数载已过,周室已衰,然九鼎在,世道更替,天纵使然,周之后者,后继何人?”

就在这时,大殿的东边偏殿传出了器乐之声。

樊灵摇摇头笑道:“此时该是午时啦,我王又在午间作乐啦!”

吴起没有说话,他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两人在驭手的搀扶下又上了牛车,樊灵陪着吴起出了王城,天上的黑鸭在广场上空叫着,巨大的九鼎像九头怪兽一样矗立在阳光下,那悠长的编钟在王城回荡,为这个古老残破的王国奏着悲凉的挽歌。

“先生大才,今日刚到洛阳,可否愿往府上一叙。”见吴起没有说话,樊灵继续道:“实不相瞒,我对兵家之事,颇感兴趣,我想听先生讲兵家大道。”樊灵的声音在牛车行驶中显得格外有力。

吴起慨然道:“好,我正愁下榻之处,那劳烦中大夫了。”

这一刻,阳光照射着各坊间巷道。

0

19.新郑品酒论国势 名存实亡周王鼎(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