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河和荷>第十章 还在继续(大结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还在继续(大结局)

小说:河和荷 作者:T慕夜T 更新时间:2018/4/21 22:59:29

和云儿换上了衣服之后就被山田带到了鹤屋,在鹤屋之中,和云儿获得了一个婢女,负责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山田看着和云儿将自己的物品,一样样仔细的安放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笑眯眯的看着,手中把玩着茶具,看上去很是悠闲。

“父亲累吗?您帮美衣搬了一天的家,美衣为您捶背吧?”和云儿跪坐下来,看着山田说道。

“美衣在家时,经常做饭给我吃。”山田将杯里的茶水喝掉,放在了桌上。

和云儿拿起茶壶,在山田的杯里倒了新的一杯茶,笑着对山田说道:“美衣愿意为您做饭。”

山田仰头笑着,拍了拍和云儿的手,“晚上做,我请松下将军来吃!”

“是!”和云儿笑着应了,听着山田和她说话,时不时的添上一些茶水。

傍晚的时候,松下就来了鹤屋,他换上了和服,配着一把剑,大步走进了屋子。和云儿原本窝在山田的腿上听故事,见手下进来,便马上站了起来,服侍松下坐下,在一边斟茶倒水了起来。

山田很满意和云儿的这一番动作,笑着对松下问道:“您看,我的女儿美衣如何?”

松下结果和云儿递过来的湿毛巾,将手擦了擦,然后笑道:“极好!极好!”

山田哈哈笑了起来看着和云儿的眼中也带上了满意之色,“美衣,不是说要为松下将军准备晚餐吗?”

“美衣这就去准备!请父亲和将军稍等!”和晕人朝两人一鞠躬,然后退了出去。

陈易安正站在门口,边上是陈海生。和云儿朝两人看了一眼,朝陈易安淡淡一笑:“麻烦您带我去厨房!”

“海生,你带美衣小姐去厨房,我去给大佐安排一些事情。”陈易安看了和云儿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

“是!”陈海生送走了陈易安,转过身朝和云儿看过来,说道:“跟我来吧,女人就是麻烦!”

和云儿握了握拳头,跟着陈海生的步子,低着头往前走着。陈海生没有回头去看和云儿,而是静静的走在前面,“计划有变,你拿到松下的东西之后就出门,我会带你离开,厨房的盐加一点到松下的酒里面。”

“我知道了。”和云儿看着身前的男孩,咬着嘴唇,最后还是轻叹了一口气。

“一切小心,以你自己的安全为主,事不可为,就不要动手了!”陈海生提醒道。

“我明白的,谢谢你!”和云儿点着头,跟在陈海生的身后走进了厨房。

厨房之内已经有几个厨子在清理食物了,边上还温着酒,和云儿没有去靠近那一边,找了一个早就有人给自己准备好的位置,拿起清理过的蔬菜就开始下手了。陈海生坐在一边看着和云儿的动作,心中一阵的疼痛,脸上却不敢显露出丝毫,只是静静的看着和云儿熟练的动作。

做出五道菜并不需要多长时间,和云儿很快就将五道菜递给了边上一直看着的日本兵,然后跟着陈海生的步子,再次回到了房间之中。山田和松下的交谈明显是愉快的,和云儿进来的时候,桌上的酒菜已经被吃了不少了。

“父亲,美衣做好了。”和云儿拿过边上递来的菜,将桌上的撤下去,然后放上新做的。

山田将和云儿拉到了自己的怀里,伸出手指点着她的小鼻子:“悄悄告诉父亲,松下将军怎样?”

和云儿没有想到这一问,微微一愣,随即马上低下了头,红着脸说道:“将军对我很好……”

山田拍着手,目光不断的在和云儿的身上逡巡着,红色的和服将和云儿白皙的肌肤完完全全的透了出来,红色的胭脂落在嘴唇上,更是增加了几分艳丽,已经有了些醉意的山田下意识的往和云儿的脸上凑去。

松下见状轻咳了几声,朝山田说道:“山田,你不是还有东西要回去取?”

山田顿时回过了神,酒已经完全醒了,连忙收回了还在和云儿脸上的手,朝松下一礼,“将军慢慢享受美衣的美食,我先回去处理公务了!”

和云儿转过身,跪在地上朝山田一鞠躬,“父亲慢走!美衣会好好服侍将军的!请父亲放心。”

山田回过头看了和云儿一眼,眼中带上了些落寞,转过头推门离开了屋子。陈易安正站在门口,见到山田出来了,“大佐好了?春晴小姐真等着您去呢!”

山田看了陈易安一眼,长出一口气,“今天下午,我见到穿着红衣的美衣走出来,好像看到了我的女儿即将从我的手中交给了另一个男人,她就像是新嫁娘一般的漂亮。”

陈易安愣了愣,看着山田,低头接道:“美衣小姐的确很美,上了妆之后尤其。”

“明天不用把她送到松下将军府上去。”山田看了陈易安一眼,大步离开了门口。

陈易安想着刚刚的和云儿,红色的衣服的确很称她,上了妆之后更甚,原本只能算得上清秀的小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长成了一个妩媚动人的佳人了,难得的是还恰好投了山田的喜好,依旧带着稚嫩和青涩,行事也有条不紊,可惜了……

和云儿坐在松下的怀里,正被松下围在怀里坐着,嘴唇早就不成样子了,脸上也带着一抹潮红,“将军,将军,美衣要醉了……”

“不要怕,美衣上次不是很快乐吗?”松下将整壶酒都拿了过来,往和云儿的嘴里灌去。

和云儿猝不及防,被突然灌进嘴里的酒水呛到了,连连咳嗽着。松下挪开酒壶,伸长脖子往和云儿的小嘴凑去,手还不安分的往散开的衣服之内探了进去。和云儿眯着眼睛,娇嗔着推开了眼前的人脸,笑着看着松下,醉时的憨态尽显。

和云儿一把抢过酒壶,往松下的嘴里伸过去,“美衣快乐,将军也要快乐,将军喝呀!咱们一起快乐!”

松下原本带上了一丝怒气,但是听到了和云儿的这一番话,直接将酒壶拿了下来,往着自己的喉咙之中灌着,“将军喝,美衣陪着将军一起快乐!”

和云儿搂着松下的脖子痴痴的笑着,用衣袖按下了眼角的泪水,抱着自己身前的这颗脑袋低声叫着。远处放着一面铜镜,将这婬糜的一幕摆在了和云儿的眼前,衣衫散乱,鬓角落下,发丝落在了松下的头顶,雪白的脖颈上多了不少的红痕,肩膀上的衣服早就滑落了,一颗大脑袋正在自己的胸前努力“工作”着,酒水有不少洒在了衣服上,红色的和服满满的摊在了地上,和男人白色的衣衫滚在了一起。

爸爸,对不起……

和云儿的眼中滑落一滴眼泪,她伸出舌头,将这一滴泪水舔入嘴里,手在松下的身上不断的摸探着,“将军,将军,你对我真好……美衣好喜欢将军啊……”

松下抬起头,迷惑的看着和云儿,眼中渐渐浮现出了一丝丝的欲望,猛地将和云儿扑倒在地,伸出了手,在和云儿的身上撕扯着,“这些都是什么?真碍事!美衣等着我,我今晚……”

和云儿躺在木制的地板上,头下被塞了几件衣服当枕头,手上的袖子还在,只是胸前早已经凉飕飕的了,双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拔了出来,一双大手正在自己的身上游走着。和云儿没有和以前一样去帮松下去做些什么,只是静静的等待着松下的到来。

松下酒意上头,对于眼前玉体横陈的美人丝毫没有抵抗力,胡乱将自己的衣服半脱了,便往和云儿的身上压去……

门外的守卫已经被山田下令掉走了,陈海生得到消息的时候,连忙往这里赶来,手中紧握着一把手枪,站在了门口。但是当陈海生听到了房内的呢喃声时,脚步却生生的停住了,木桩子一样站在了原地。

陈海生转过头,面对着那扇只要推开就能结束这一切的房门,心中犹豫了起来。他知道里面正在发生着些什么,但是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着和云儿的发出得手的信号,心中的焦急慢慢的沉淀了下来,耳中的婬靡之声不断。陈海生静静的靠在门上,仰着头看着头顶的灯,叹了口气,“我会带你安全的离开的!”

松下在半个小时之后终于安静了下来,陈海生紧张的转过身,站在门口等着和云儿发出的信号。

和云儿看着自己身上昏睡过去的松下,伸出手推了推他,“将军,将军,您压着美衣了……”

松下没有任何的反应,和云儿这才长舒了口气,将桌子往里面推了推,然后轻轻的把身上的松下放在了边上,给他盖了一件衣服,然后开始去翻找他带来的布防图。

和云儿在地上寻找了许久,终于在一件夹衣之中找到了一张地图。和云儿仔细看了看,确定了这就是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才开始往自己的身上套着衣服。陈易安给自己准备了几套衣服,不少都是和服,颜色全部是红色的,不过也有几件方便活动的,和云儿选了一件红色的高开叉旗袍,赤着脚打开了门,瞧见了站在门口的陈海生,差点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在这里?外面的人呢?”和云儿愣了愣,呆呆的看着陈海生问道。

陈海生瞧着眼前的和云儿,眼神一下子没有挪开去,“你这样……”但是很快陈海生就回过神来了,对和云儿说道:“东西到手了吗?拿到我们就走吧!”

和云儿将手中的地图拿了起来,“到手了……”

“美衣,美衣……你在哪里……”和云儿的话被打断了,门内的松下醒了过来,挥着手叫着和云儿。

和云儿和陈海生脸色瞬间白了下来,和云儿一咬牙,将手中的地图往陈海生的手里一塞,“你拿着东西送出去,我去把松下稳住!送出去了你再回来!松下没有把所有的酒喝下去……”

和云儿没等陈海生反应过来,直接转身将门关上了,朝松下贴了过去,“将军,美衣在这里呢,您叫美衣……唔,将军~”

陈海生看着手中的图纸,门内传来的阵阵娇嗔声让他烦躁不安,紧紧的握住了,迅速的转身离开了。将图纸放进了一个油包之中,塞进了一条运河鱼之中,它将由往钱塘江,将消息送至江对面,鱼落入窗外的水中,欢快的游远了……

等到陈海生再次回来的时候,房间之中只剩下一道长长的血迹了,以及一具血淋淋的尸体,一群日本兵正不断的叫着“美衣”这个名字,一个个提着枪朝外面冲出去。陈海生的腿瞬间软了下来,靠着门框看到里面血红的长刀,红着眼睛朝楼下跑去。

一个红色的小身影马上吸引住了自己,陈海生几乎就要推开身前一个个的日本兵跳出去了保护那个小小的身影了。

一只手拉住了陈海生的手臂,陈海生的身体猛地一震,转过头看着这只抓着自己胳膊的手。陈易安冷冷的看着陈海生,说道:“前面有个女人刺杀了松下将军,山田大佐下令活捉她回来,你冲上去没用!”

一盆凉水将陈海生浇醒了,陈海生呆呆的看着紧紧抓着自己的叔叔,转过头看着那个似乎受了伤,正带着一路的鲜血往外逃着的和云儿。几个日本兵守在了陈易安叔侄之前,山田怒喊着从楼上冲下来,往外追去。枪声伴随着山田的脚步在外面远去了,最前面的那一双雪白的小脚上已经带上了斑斑血迹……

“那天晚上,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女人被一群日本兵追赶着,撒了一地的鲜血,跌跌撞撞的跑了好几条街,跳进了运河之中。那血啊,染红了半条运河……”

三天后,陈海生跟着叔叔陈易安受到山田的邀请,来到了西湖边的揽月楼说话,山田的身边带着一个漂亮的日本小姑娘,正叽叽喳喳的谈笑着。陈海生道了歉先离席了,神色淡然,也不去看山田和那个小姑娘的小动作,只是在经过了一间房间的时候听到了这样的言语,稍微停顿了一下步子,便继续往前走了。

陈海生沿着西湖,走到了涌金桥,远远瞧着晚香亭,和云儿的骨灰在那里撒进了荷香飘飘的西湖,“你当初可以在涌金桥停船,可以在晚香亭停船,可是偏偏却在芳汀过雨亭停船。当初杭州还没沦陷,同学们一起在那里玩闹,那段日子再也回不去了……我向你保证,钱塘江的水不停,西湖的荷花不谢,运河的鱼还在,国家就永远不会亡!”

1

第十章 还在继续(大结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