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暮色>第二十三章 暮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三章 暮色

小说:暮色 作者:半杯馊茶 更新时间:2018/4/30 2:25:37

  寒声悲凄杂霰落,暮色黯惨兼云回-顾璘

  朱斌像一个刚偷完钱包的人鬼鬼祟祟地离开了极斯菲尔路76号。他是偷偷进入唐力房间,却被潜伏着的保护唐力的76号特工悄悄抓捕的,他被套上黑布套的时候,就已经决定,绝不受皮肉之苦。现在,至少目前来说,他在军统上海区还没有暴露,但不得不小心。在兆丰公园这里,他特意兜了几个圈子,朝四周看了看这条人不多,也不算少的通衢大道,然后不要命似地一头扎进两辆相对驶来的长长的绿色有轨电车之间的空当,躲闪着过了街,喊了一辆黄包车,在静安寺附近走进了同昌咖啡馆。

  接待台的那个白俄姑娘抬起头来瞪着茫然的眼睛。“晚上好。”等她看清楚是谁的时候,换下了茫然的表情,换上了个微笑。“朱斌先生。”

  他的小眼睛越过她扫视了一下咖啡卡座。“我前面打过电话来,有没有一个叫侯硕的先生,我和我他有约。”

  “抱歉,朱斌先生,他留了言,身体不舒服先回家了。”

  “什么?”

  “胃不舒服。”姑娘报告说,那口气中有些幸灾乐祸。

  朱斌出了门来到静安寺路上,脚步慢了许多。他抬头瞥了一眼几个大楼的窗子,看见似乎没有人在那里监视。但是职业本能告诉朱斌,尽管他现在是独自走在上海的马路上,但在某个角落,76号的人一定是在看着他。不放心还是保护,这都没有关系了,朱斌只是关心,军统的同事们不要发现他已经是汪先生的人了。不,也不是,他只是金钱的奴隶。但谁会和钱过不去呢,尤其是富可敌国的钱。

  那个叫魏亦斌把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录下来了。这仅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也许几分钟之后,也许几小时之后,甚至李适君都能意识到他朱斌的投靠,带给他们的是一座民国政府的国库。当然,他也没有什么回头路可以走了。

  要是他昨天晚上能在唐力的房间里划拉到任何一点儿东西就好了。但是那个憨杂种一点儿线索都没带。为了弄清楚唐力是否睡死了,朱斌费了不少的力气——还给了客房服务员5美金。朱斌放在口袋里的手紧紧地握着复制的那间套房的钥匙,今天之内就得还给百老汇大厦的那个侍者。去他妈的,他朱斌出生入死,提心吊胆,潜伏敌后,为的是什么?

  朱斌在街边的玻璃上瞥了一眼自己。事实上,他被通知会重庆解释军统上海区的财物问题的消息昨天早上刚到,甚至除了上海区的区长和区委书记,没有几个人知道。但很快就会有人知道。。

  朱斌朝映在窗子中的那个干瘦的倒霉蛋做了个鬼脸。他挺直腰板,想把胸腆出一两英寸。他想抹掉脸上焦虑的神情。他拉直领带,认为这是他所能做到的最好的了。

  他现在和76号完全是一条线上的蚂炸。但军统这边,他必须争取时间。这么多年在组织的生存,他深知军统的能量。他也不知道,戴笠在上海潜伏了多少特务,毕竟他不是主管行动的官员,他负责着江浙沪的财物签章。他必须得见到特派员侯硕,这个握有上海军统潜伏特工生杀大权的人。事情非常简单,朱斌知道,只要哪个环节听一遍魏亦斌录下的朱斌所提供的有用的材料,他也就无福消受刚刚因出卖而换取的荣华富贵。

  一辆3路电车在朱斌前面慢慢地停了下来。他跑过去,跳上车,坐下来,看着窗外,想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车静静地穿过沪西,朝着他记忆中侯硕藏身公寓的邻区驶去。朱斌想,从某种角度上讲,他记住侯硕住在什么地方纯属有远见。他以前去过那儿一次,一年前,去考察军统上海安全屋的费用支出和环境。

  对于别人怎么看他,朱斌没有丝毫的错觉。他知道他常常给人留下很差的印象。例如,重庆是怎么对他的,朱斌是极其不满的,他提着脑袋在这里为组织效命,仅仅因为几笔账模糊不清,就要召回。好吧,他知道,回重庆的结果是什么,四年前,国军和日本人还在上海鏖战之时,他已经奉命潜伏了下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在这座城里呆了四年,最后是当到军统上海区的上校财务主管,这对大多数人来说已经是很高,而且风险不大的职务了。足以扎下根基,建立起牢固的关系网,还交了朋友。朱斌却什么都没有。他在上海就像以前在武汉或者南京一样毫无根基。

  在这个钟点上,这栋公寓房几乎空荡荡的,没有人来来往往,没有吵闹的酒鬼和浓妆艳抹的妓女。时间还太早,孩子们也没放学。朱斌凭着做财务的记忆,找到了楼门,想了一下,还是决定直接上去。毕竟,他还没有开始出卖自己的同志,以及他的职务也应该允许他来这里。

  他用独特的,军统的手法敲了敲门,当他听见门后拖拖沓沓的脚步声时,准备好了说辞问好。但当侯硕打开门,朱斌还是紧张了。两个人站在那里好半天,互相望着,一句话不说。

  “咖啡馆告诉我你病了。”朱斌先开口了。

  侯硕点了一下头。“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们必须谈谈。我们有个问题。”

  “我们?”侯硕说着话稍稍移了一下重心,并且朝楼梯的空隙处,警觉的望了几眼。他没有丝毫请他进屋的意思。“我不能站在外面厅里跟你讲话。”朱斌想从他的上司身边挤进去,但侯硕就站在半开的门中间。“我们必须谈谈。”朱斌坚持道。

  “什么问题?”

  “唐力那儿我去过了。还有,如果我回重庆,我手上的东西向谁移交?而且,为什么把我召回重庆?”

  侯硕的脸色很冷漠,脑袋这时左右晃着。“不。”他说,并把重音放在代词上。“我不知道,你把你所有的东西,放在交通站即可,不用向谁移交。”他又加了一句。

  “听着。”朱斌听到他的声音越来越大。他试着保持冷静。“听着。”他压低了嗓门,近乎在说悄悄话。“你我现在都有麻烦,将军。这你知道。”

  侯硕的眼光像利剑一般,刺着朱斌。“麻烦?”

  “我们得互相帮助,英格。”

  房门开始关了。“处理好你自己的事。”侯硕转身自己进门。他把门关到只剩下一条不到两英寸宽的缝,从门缝里用一只眼睛盯着朱斌。

  “特派员。”朱斌推了一下门,发现门被顶得死死的,门咔嗒一声关上了。

  过了一会儿,朱斌在那扇门前转过身来。他妈的重庆!侯硕从一开始到上海就在找他的麻烦。而且,很奇怪的是,他不是行动人员,进入唐力房间搜查,却是侯硕给他的指令。作为汪伪南京财政部新任财物特派员,他这个军统上海财务主管要去摸摸底。这个理由过于牵强,然而他不得不执行。现在他怀疑,是不是侯硕给他下的套,让他落入76号的手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侯硕,76号?朱斌的冷汗下来了。就像一个个拼图字谜,朱斌急速思考着,希图最快破解。

  下了楼,朱斌已经认定,那个唐力必定有什么蹊跷之处。他把手伸进口袋里,转身离开了胡费尔公寓的门。在他的口袋里,他的手指紧紧地攥着那把用来开唐力房间门的复制的钥匙。

  当他匆匆地跑下楼梯来到街上的时候,他的鞋跟在铁制的楼梯板上弄出了急促的机关枪似的哒哒声。然后他的步伐慢了下来。急什么,他想。冷静。唐力可能晚上要很晚才会回到套房。

  他在公寓楼的门厅里站了一会儿,收了收思绪,努力保持冷静。他现在麻烦不小,这是无法否认的。

  更坏的是,他因为害怕,过早的将模板的消息给了李适君,这谁都知道。想从他手里拿到黄金,这人就得做好应付各种麻烦的准备,76号的麻烦,日本人的麻烦。这不仅仅是一个自首书的问题。他在76号的时候,隐约看见李适君桌上的一份卷宗,封面上有两个字:暮色。对,就是暮色。而且,他之前写的东西,他亲眼看见李适君将它放进了这个卷宗。看来,他误打误撞进入了一个计划,一个什么样的计划呢?

  街上吹过一阵风,有点凉,他却开始出汗了。他用一块不太干净的手帕拍了拍前额。真是地狱,但是他至少还有一次机会把事情弄好。唐力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只要适当地化化装,用不着很复杂,只需要再进去一次他的房间。也许,这个财政部新官员有这个计划的片字只语。那样,即使重庆的人发现了什么,他也可以用这个来证明,他是打入敌人内部获取重要情报。

  朱斌第一次吐出了一口气。

  他心平气和地溜达着出了门来到阳光底下,悠闲地踱着步子穿过一片嫩绿的草坪。他打算走一段路,然后再叫车回自己的公寓。花上一个小时也值得。他在公寓里放着一把毛瑟手枪,这是他这个级别允许的配枪。

  之前,他看见唐力个头很大,至少比朱斌高出一个头,而且壮得多。现在,即便他在房间,有了枪可就不一样了。

  朱斌绕过几条弄堂,在一个杂货铺前,喊了洋车。

  车夫在前面拼命奔跑着,朱斌翘着二郎腿又陷入了沉思。暮色,什么是暮色,是一个特工的代号,还是一个行动。

  暮色,残阳如血。(上部完)

0

第二十三章 暮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