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神针李二鬼>第十四章 翻译官被打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翻译官被打

小说:神针李二鬼 作者:千里明月2016 更新时间:2019/8/15 14:11:41

  李二鬼背着药箱和大鸟跟着伙夫进了鬼子大院,径直来到最前排的一排房子前,抬手一指西侧第一个房间:“黄翻译官在那屋里,你们进去吧。”

说完,伙夫头也不回地往食堂那边走去。

二鬼和大鸟站在那儿对望一眼,怯生生地往屋门口走去。

刚进门口,二鬼习惯性的冲里面打了个敬礼:“报告,皇协军团副李二鬼前来报到,请太君指示!”

屋里没有半点回音。

二鬼以为黄翻译没在屋里呢,小眼一眨巴,伸头打量起屋里的设施来。

办公桌上有部电话,桌后椅子上没人,西墙边床铺上躺着一个人……

他猛地一愣,那人咋躺在那儿鼻青脸肿,口吐白沫呢?

不好!李二鬼惊叫着急步窜了过去,一看竟是黄翻译。忙伸手掐他的人中,连喊:“大哥,大哥,你醒醒,醒醒呀……”

高大鸟也忙凑过来,帮着捶打他的胸口,俩人手忙脚乱地折腾了大约一分来钟,黄翻译才缓过气来。

二鬼也顾不得再跟他说话,从药箱里拿出一包锡纸,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大号银针,瞅准那张撇嘴斜眼肿胀的脸部穴位,啪啪怕十几针扎下,接着就聚精会神地挨个捻了起来,那认真严肃近,比牌桌上的赌徒还紧张。

针扎完捻好后,李二鬼让高大鸟控制住黄翻译的手脚,这才长舒口气,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拉过一把凳子坐下来,眯眼静静地等待结果。

“兄弟,管用吗?”高大鸟担心地小声问道。

李二鬼白了他一眼,没吭声。

“他不会是被谁打歪嘴了吧?”高大鸟又问道。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李二鬼没好气地呛了他一句。高大鸟抖了下脸皮,不敢再吭声了,只用双手紧紧按着黄翻译的胳膊和身子,让他动弹不得。

李二鬼之所以不让高大鸟乱说话,是他自己心里明白,姓黄的这伤势,百分百是被人打过造成的,而一个牛逼闪闪耀武扬威的日军翻译,谁敢打他呢?而且打了还没人管,只要稍有点头脑的人也会明白,这条狗是被他主子打的。所以他才不敢接高大鸟的话茬,不让他说话。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左右,李二鬼把银针一根根拔下来,敷了点酒,叮嘱了黄翻译几句,说明天再来。便背起药箱和高大鸟出了门,门口正有一个鬼子兵等着呢,比划着说高田长官让他们去军部一趟。

肯定是高田那小子要询问治疗情况。俩人跟着鬼子兵来到后排房子的尽东头第二间屋门口,一个站岗的鬼子兵止住他们,进屋汇报了,出来让他们进去了。

一番敬礼问好后,高田坐在办公桌后,眯眼问李二鬼:“黄翻译的情况怎样了?还能说话不?”

李二鬼忙说病情稳定,且有好转,再治个两三次,保证恢复到以前的工作状态。

高田点了点头,说道:“你们中国人的别的不行,中医医疗技术还是大大的。二鬼君,你的功劳大大的,以后要多为我们大日本皇军做贡献,我的不会亏待你的,明白?”

李二鬼点头哈腰的说誓死为皇军服务。

高田笑了笑,挥手让他们走了。

路上,李二鬼眨巴着眼,自言自语地道:“这个高田,鬼头哈马眼的,咋有点儿面熟呢,以前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

高大鸟对他的话大为不屑,说这有啥稀奇,日本人长的不都这样?我看你也像个日本人呢。

这话把李二鬼惹恼了,转头骂道:“你小子说谁呢,老子矮小不错,可那是被心眼坠的不长个,光长脑子了,明白?俺娘以前就经常这么说我,哪像你,跟个木头桩子似的,一脑袋浆糊,好不容易娶了个媳妇,摸都没摸着一下就……”

“你摸着了,行了吧?”高大鸟被揭了疮疤,也火了,“你不就摸了一宿吗?有本事在家天天摸,别让人家逮来呀……”

“那也比你强!”李二鬼堵了一句,气哼哼地急步进了伪军大院。

高大鸟见他也生气了,嘿嘿两声紧跟着进了大门,他知道自己不能得罪他,以后还要指望他领着自己逃跑呢。

第二天,李二鬼不带高大鸟去了,大鸟也不好意思再缠他。

而经过昨天的下针治疗,黄翻译的精神状态好了许多,脸部肿胀的轻了,嘴歪眼斜的毛病虽然还有,但能呜噜着说话了。

他对二鬼的及时救治非常感动,紧紧拉着他的手,泪如雨下,二鬼安慰着他,又扎了针。

第二天,等李二鬼一踏入黄翻译的房间,见他正坐在床上拿着张报纸在看,眼不斜了,嘴也不歪了,遂心下大喜。

两人寒暄了几句,李二鬼又开始给黄翻译扎针,这次不扎那么多了,而是只在耳根和太阳穴处各扎了两根,让黄翻译保持原来的姿势不准动,但必须要说话,以便能微微拉动两处神经的肌肉,达到最佳的医疗效果。

黄翻译跟李二鬼只是认识,也没啥大的交情呀,说话?说啥?干脆读报纸吧。

于是就翻到头版,认真读了起来:“我大日本皇军成功占领支哪首都南京城,几万民众夹道欢迎……”

李二鬼心里一颤,啥?鬼子攻下南京了?这么说中国已经完了?这特娘的还梦想着有朝一日逃回家,搂着媳妇过安稳日子呢,这……

“兄弟,你咋的了?”黄翻译读了一段,见李二鬼愣在那儿发呆,小声问道,“你家在南京是不是有亲戚?”

李二鬼一个激愣赶紧把脑子收回来,连摇头:“没,没,那儿离这儿几千里呢,哪来的亲戚,嘿嘿……”

黄翻译哦了一声,把报纸放下,接着问起了二鬼的家世,二鬼也不敢说地址,只说家里有个娘,还有个媳妇,爹呢,晚上出诊掉沟里摔死了。

怕黄翻译追问,二鬼又反问道:“大哥,你呢?听口音不像我们山东人啊。”

黄翻译不无骄傲地说那是,我是天津卫那一块的,家里有钱有铺子,二十岁上去日本留学,回来后就接管了父亲的班,干商业买卖,后来,皇军来了,听说我会他们的语言,就征了去,做了随军翻译。

黄翻译说到这儿,叹了口气,道:“唉,这活不好干呀,伴君如伴虎,稍有差错,就……”

他突然打住了口,下意识地瞥了眼门口,沉默起来。

二鬼不能让他闲着呀,科学治疗是必须的,遂又岔开话题,说那个高田太君年轻轻的就当这么大的官,以后的前途肯定大大的。

黄翻译轻轻撇了下嘴角,没吭声。

李二鬼又问:“我就奇怪,皇军和咱说话不一样,可他们的姓咋跟咱一样呢?”

“咋一样?”黄翻译眨眨眼,疑惑地望着他。

“就是……你看啊,高田太君,就姓高,名田,是吧?而我那哥们高大鸟也姓高,名大鸟,这不没啥差别吗?不定他们俩人几百年前还是一家呢……”二鬼说到这儿,就带有调侃的味道了。

黄翻译一愣,忙朝他使眼色,低声道:“你可别瞎说,日本人可是非常看重民族血统的,人家是大和民族,在他们眼里,咱是劣等民族,明白?还有,高田太君也不姓高,而是复姓‘高田’,名‘一郎’,叫高田一郎……”

噢,李二鬼这才明白过来,原来那鬼子官不姓高呀,高田———一郎,咦,这名字咋这么耳熟呢?好像在哪儿听说过。

他紧皱着眉头,在脑子里搜索了大半天,也记不起是谁曾提起过这名字。

给黄翻译针疗完毕回到伪军营房,见高大鸟趴在办公桌上拿着笔认真地写着啥,以为他在学写字,过去一瞅,竟是在画孩,而且画的是个干巴瘦的老头,只是手艺太次,画的跟个丑八怪似的。

二鬼脑子里倏地一闪,咦!那,那高田一郎的模样咋跟大鸟有点像呢?

0

第十四章 翻译官被打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