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沃太平花>第4章:玲珑点窍 阴兵劫营(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章:玲珑点窍 阴兵劫营(二)

小说:血沃太平花 作者:鎕狮一品 更新时间:2018/5/4 6:18:54

晏平又转过脸来,对在座的少女们道:“剑萍、紫萍、楚平、云萍、青萍,你们所有女将一起负责处理这些金银,过两日待城内稳定后,到城内各处信堂的钱庄票号,将这些全部折兑成合适分量的银两,最好是换成嘉禾银元*。看到你们的仁堂标记,信堂的人都会行个方便的。哦,适当留一些钱咱们自己日后备用。其他按照事先说定的办法,分别将拖欠的尾款付给之前的各处商家,小心注意不要露了行迹。对了,饮水思源,裘兽医那里咱们一定要多给些银子,呵呵,留的信笺上就写‘阴兵借药,事后酬谢’。

“哼!陈树藩这个首鼠两端、玩弄权谋、心狠手黑的奸贼,手下亲信多是强取豪夺、鱼肉百姓的兵痞,所谓民胞物与,这许多搜刮于民的不义之财,咱们要替他们还之于民方是天道。剩余的全部银两,你们再悄悄匿名送到房太夫人手中,相信她老人家一定都会用在渭北这一带的黎民百姓身上,日后可以扶危济困,兴教办学,造福渭北一方吧。”

“明白!晏平放心!”几位少男少女点头作答,语气中尽是掩不住的意气风发。

“哎,哎,你们还听不听我讲了?”另外还有一位已经瞪着眼旁观了半天,现在可实在是不耐烦了。

众人一看,被定平抢了先机的那位满脸精明的夜行服少年早已急不可耐了,大家不禁哈哈大笑。

“靖平的差事极为紧要,事关此番大事的最终成败,我们岂敢轻慢啊!既然你是后说,正好可以慢慢说嘛。怎么样,东西送到了?”晏平微笑安慰着问道。

“送到了,刚交戌时送到的(注:19:00刚过)。风雪交加的,又是大夜里,我主动多加了三成的行脚钱,和车把式说货物妥善送到后,收货的人兴许还会另有打赏,车把式可高兴呢。我暗中在马车后边远远吊着,一直跟到备补营辕门外。辕门的哨位接过马夫递的条子,没敢怠慢就传进去了,很快出来个配短枪的小娃,应该是个护兵,打开了车上的麻包一看立时就傻眼了,马上命哨位看住人和车,他自己又一溜烟跑进去了。

“很快,再跑出来的是两位官佐和一位穿长衫的,领着一队兵卒把马车围了个严实,戒备森严之下挨个麻袋打开查验,然后还把车夫好一阵盘问。虽然昏天黑地,距离也远,但我还是看分明了,两位官佐就是邓教习和董队官(注:邓瑜,字宝珊,甘肃天水人,职务:胡景翼标教习。董威,字振五,陕西扶风人,职务:备补营第五队队官),那位穿长衫的之前没见过。哦,一直没看见张管带(注:张养诚,字义安,陕西富平人,职务:备补营管带)。他们三位让车夫把车从偏门直接赶进院子里去了。再过一阵子,车夫他自己是走出来了,但马车却没牵出来。不过看车夫那样子满脸高兴地,肯定是又另外领了打赏了。我就按照晏平说的,撤到远处继续查探。

“不到戌时半(注:20:00之前),从县城不同方向又前后来了几辆驿车,车篷的窗门都挡的很严实。赶车的虽然一身行脚打扮,可一看那气势硬邦邦的,肯定不是做买卖的车把式。我装着走个对脸,路过其中的两辆车,那车上远远就能闻到一股酒味,还听到车篷里面有人叱骂和挣扎厮打的声音。这几辆车直接走偏门就进了备补营院子,紧跟着就整个营盘就闭营了。而且,辕门和侧门的门岗,还有各处的哨位都比往常增加了不少,门口还架上了不少松明火盆,大门十丈之内亮的象白天。我就只好再往后撤,到了一条街之外,爬到街口的牌楼顶上。

“约摸戌时末亥时初(注:21:00前后),辕门里出来人了,有四拨,每拨都是5人,象是巡卒,每拨都有棚目抱着巡城令信,当先的头卒手里提着曾协字样的灯笼,分别往城中央的钟楼和北东南三个城门的方向去了。我本以为他们都是巡哨换岗的,可没成想,紧接着辕门里又出来四拨兵卒,其中打头的有一棚14个人,是董队官带着的,也往钟楼方向去了。另外的三拨兵卒,每拨都是30人左右。这后出来的四拨人,都手里端着快枪、背着关中刀,样子很是精悍。他们出门后,全都隐在街巷两边的暗影里溜着走,约摸吊在前面那四拨巡卒的五十步开外,相跟着往各处去了。对了,邓教习也在,他是在往东门这个方向的队伍里面。嗯,依我看,他们这架势不是去巡哨,倒像是去摸哨的,要真是这样,算算时辰,他们怕是早就得手了。

“这些人走后,辕门就再也没关上,约摸一顿饭的工夫,嗯,也就不到亥时半(注:22:00之前),两处偏门也跟着大敞四开,从各门里面一长溜出来好多架大车,各式的驿车、马车、骡车、驴车、牛车、还有人推的板车,那个多,怕不有二百来架。车上全都装着东西,我从高处往下看得明白,车上都不是行李辎重,而全都是土石白灰草垛杂物油罐之类,有的还从车缝往地上一路渗着砂石,可能是用来垫雪防滑的。另有很多端枪拿刀的兵卒跟在车队前后左右,杀气腾腾的。这绝对不是行军移营,肯定是要去开兵见仗的。

“出大营之后,这些人和车分成好多队奔着不同方向,似乎都分派好了各自去处。往城北山西街、城西姚家巷、城东盐店街、城东北曾协步队营驻兵的城隍庙,这几处方向的尤其多。看着每队经过一个交道路口就会留下一些大车和兵卒,车都架到了道口上,用粗麻绳捆死在一起,把通路都给堵上了,只留一条曲里拐弯的小窄过道。另外,还在道口正中的空场里,另外用车架再围成个小圈子,兵卒都隐在外边的窄过道和里面的小圈子里架着枪。看他们布置起来非常麻利,应该是根据各个道口的宽阔尺寸,事先就计算安排好了车架和人马数量的,分派的人车刚好够封断各个道口往来的。

“张管带、邓教习、董队官,这三位果然不是等闲之辈,这前前后后、一队一队的人、马、车,出了门往四下而去,都是人衔枚马摘铃,加上积雪也厚,除了马踏、行车、走路的声响之外,再无其他动静,从头到尾井然有序,半点不乱,让人佩服得紧!名字是叫作备补营,寻常也没见露过相,等闲都只当是稀松货,可这一番看下来,上上下下全都训练有素、进退得法,应该是能够一战的勇武兵将。

“晏平,我也就查探到了这些,再探下去怕退路也被他们封死后不好脱身,就走高处、绕远道,赶到和定平的汇合地点,然后就和他一起回来了。一路上我还在想,你的判断看来没错,备补营必定今晚起事,而且他们准备的很是充分周全。而曾继贤和严锡龙之辈到这时还丝毫不觉,这大亏他们是稳稳吃定了。我还想,估计张义安和邓宝珊的方略肯定是趁夜猛然发动,偷袭曾严所部,狠狠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乘机捞一些便宜,待尽量抢到些枪支弹药之后,马上退出县城,快速撤向东边,去和胡标统的本标大军汇合(注:胡景翼,字笠僧,陕西富平人,职务:时任陕军第一协第二标标统)。怎么样?晏平,我猜的没错吧?”

----------------------------------------

作者注:

*袁世凯北洋政府1914年末起制作发行的系列银币,其中的基础币种一圆银币,就是著名的袁大头,该币总重七钱二分,比例为银八九、铜一一。

29

第4章:玲珑点窍 阴兵劫营(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