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沃太平花>第48章:玲珑点窍 阴兵劫营(四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8章:玲珑点窍 阴兵劫营(四六)

小说:血沃太平花 作者:鎕狮一品 更新时间:2018/6/3 17:17:28

1918年1月25日夜,二十三时前后,三原城北山西街,前曾协协部。

马蹄声急,巷口一人一马轻骑驰入。

战马嘶鸣中,轻骑急刹在高墙大宅的正门前,一名官佐未等战马立稳,已经从马背上飞身跃下,落地之后一溜烟地就冲向了院中,一路左右闪躲,穿过进进出出川流不息的人流,脚不点地地直奔向后院。

此刻,后院中的硝烟已经全部散净,遍地碎石瓦砾,四周花木倒折。正当院中,石板铺设的地面上,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一共三十四具尸体。

大约在四十分钟前,曾协协部的所有留守官兵全部被就地歼灭。战斗结束后,除重伤昏迷、性命垂危的四名敌军伤患已被抬走救治之外,其余的敌军尸体,全部被集中到了院中的空地之上,而活蹦乱跳的俘虏,是一个也没能当场抓到。

由于吸取中午的经验教训,为了避免再次导致重大伤亡,今夜战斗的攻击程序先是由重机枪扫射开路,接下来炸子如同冰雹一般,从四面八方纷纷地砸了进去,然后紧接着,踏梯翻墙与挖墙掏洞的手段双管齐下,全线同时多路突进,没有助攻、全是主攻,转眼之间,没有几个回合,就将剩下的敌人全部逼进了后院之中最后的一道防线,最靠核心位置的一座高大砖石建筑----绣楼。

在肃清绣楼外的后院其他区域之后,楼内楼外的双方又彼此僵持,持枪对射了几分钟时间,董威正待吩咐手下兵士上前喊话劝降,心里还在琢磨着,要不要往绣楼一层的屋内,再破窗扔进两颗炸子震慑对方一下。

正在董威犹豫之际,绣楼内仅剩的最后七名残敌,突然就在状若癫狂地怒嚎声中,面容扭曲地一起挺枪冲杀出来。就在他们全都刚刚踏进院中,不用号令,霎时周围一阵排枪响起,于是,曾协协部的最后战斗也就此彻底结束了。

从第一声枪响的开头到最后的排枪结尾,整个战斗过程总共也就不到四十分钟,伤亡也很轻微,可以说是出乎意料的顺利。所以,战斗结束之际,自董威以下,所有在场的备补营一众官兵,无不欢呼雀跃,狂喜异常,院内院外一片欢声雷动。

董威在兴奋之余,心中不禁有些纳闷:今夜对战之中,后院的残敌不可谓不英勇,但他们在战场之上,双方打照面时给人的那种感觉,就像是都被抽去了魂魄一样,一个一个只知道死守在自己的阵位上,一味地死打硬拼,似乎有点各自为战的意思,远远不似白天中午时表现出的那般机动灵活、进退有据。而且这些悍敌在战斗中的情绪都很冲动,表面上寸土必争,但实际效果上,却近乎于是在一心求死!

唉!算了,既然最终成功地克复了此处,就不用再去胡思乱想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困兽之斗吧!

可是,等到十多分钟后,在把所有敌军尸体和伤患,全部都集中到院中空地上,进行最后的清点时,直到此刻,方才惊奇地发现,曾协协部之中衔级最高的四名官佐和两名最为核心的机要人员,全都就此人间蒸发了!而且本在后院之中,所有官佐的众多女眷们,此刻也是踪影全无!

这一发现,如同晴空霹雳,众人顿时全都傻了眼。

所有人二话不说,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赶紧在院中地毯式拉网搜索了好几圈,所用去的时间,似乎比今夜实际战斗的过程还要漫长。

终于,有个兵士在绣楼中发现了夹壁的所在。破开夹壁后,顺着阶梯就找到了深入地下的密室。费了一些工夫,最终撞开地下密室的厚门之后,这时众人看到了室内猬集着的曾协高级官佐的所有女眷。

董威此时终于想明白,那七名残敌最后为何要发起自杀冲锋了。他们是怕,备补营在战斗的最后关头,顾忌自身伤亡而大肆使用炸子开路,最后将绣楼干脆全部轰平。那样的话,即便他们七个最终同样是难逃一死,但地下密室之中的所有女眷,就要全部被垮塌的残砖烂瓦给生生地活埋了。

唉!宁死不降,忠心护主,这些家伙也都不愧是咱们关中的冷娃啊!

带着护兵,董威快步下到了密室中。只见密室之中,任何一处,每个角落,居然没有看到一个男丁。一帮年轻的官太太们,正哆哆嗦嗦地簇拥在一起,一个个或是悲嚎失声、或是抽泣不止。与此情形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几位鬓发花白的年长老太太们,却全都一脸淡定,神态安详,在地面的坐垫上稳坐泰山,如同老僧入定一般,对于备补营官兵的涌入搜索安之若素。

“这下子可坏了!让这帮人给跑了!”董威进来后一见此情此景,心中马上反应过来,脑中嗡的一阵眩晕。

回到地面上,走到垂花门前,董威正要立即派出快骑去飞报张养诚,却见有人从前院一路穿行人流,飞奔而来。

………

1918年1月25日夜,二十三时前后,三原城西姚家巷,前严标标部。

其实,就在十多分钟前,严标标部的后院之中,管带张养诚也同样负手站在当地,双拳紧握,脸若寒霜,一言不发。

见了鬼了!严锡龙和两名贴身的副官,居然不见了!

一番费力搜索之后最终发现,在标部后院的假山山体里构筑有一个处隐蔽的密室,但其中也只是集中了所有的女眷,还是不曾见到严锡龙三人的任何影子。

其实,张养诚和董威在今夜的战斗过程中,也都曾听到过从北面的清峪河谷方向传来的剧烈爆炸声。但因为城内的两处战场,全都是战况激烈,尤其是今夜,火绳炸子的使用数量极大,如此这般,战场上的各种杂音彼此相互作用,由此而严重干扰了他们的分辨力。他们都认为,这些传来的声响,应该就是从对方的阵地直接传来的战斗的声音、或是在城内发出的爆炸声传到周围的城墙之后再反射回来的回声。于是,二人在百忙之中,也就都没有再花费心思去多加留意。

官兵们还在继续仔细搜索之中,李同衢的副手、新兵队的副队官郑莘桐骑马赶来,一路奔到张养诚的身边,及时地禀报了一条重要消息。

张养诚听完禀报,马上对左右其他官佐们交代一番后,自己则带着护兵和郑莘桐,立即出了院子,骑上马后,皮鞭频甩,打马狂奔冲出巷口,一路赶往北门。

在经过钟鼓谯楼时,郑莘桐一骑向西拨转马头,转向了山西街的曾协协部方向,赶去传令召唤董威。

………

1918年1月25日夜,二十三时前后,三原城西南红房巷,染坊,库房一层大厅。

十人聚齐。

就在十多分钟前,慕平他们四人先到了一步。

夜间的战斗打响之后,大约从九点半开始,就有重伤患被陆陆续续地送进了教会医院。

时间还不到十点钟,城内各处的枪声和爆炸声就已经消停了下来。到十点半时,所有的重伤患就已经全部运送完毕。整个战斗,出人意料地结束得非常快,重伤患也出乎意料地人数很少。

如此一来,教会医院方面提前严阵以待所准备下的充足人手,就大大多过了实际需要。所以,在一番辛劳协助后,一直等到连最后送进来的伤患,都开始得到了相应处置时,此刻的时间也已经临近了亥时末刻(注:夜十时半左右)。

慕平心中一直牢记着剑萍的嘱咐,看见直到此刻,剑萍和青萍还没返回到教会医院,就赶紧以回家太晚会让家长担心为借口,马上向保罗神父和修女护士长告了个假,四人匆匆地出门,离开了教会医院。

返程途中,紫萍最先发现了后面跟着的两个尾巴。四人不用多说,打小就是配合默契,在不动声色之间,四人装作已经各自到家,先后地分手告别,如此自然而然渐渐地化整为零。

走在最后的慕平再经过了一番兜转,很快就将尾巴最终甩掉。由此,众人从不同的方向,前后脚地几乎同时就赶回到了染坊。

在院外核对过暗号之后,四人进到院中的库房大厅。此时,四人已经从剑萍的口中惊闻了当下的情状况,看到了晏平留字的信笺。

算算时辰,今夜城中战事结束已经过去一个多时辰了,但直到此刻还不见晏平等四人平安返回,六人在情急之下,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全都围坐在长案的四周,默默无言,低头沉思着。

大厅中一时安静了下来。

“哐哐哐”,正在此时,忽然听到了前院大门上的叩门环被重重地拍响,众人闻声心中都是一惊。

再仔细地听去,远远传过来叩门环的拍击节奏,却正是众人从小一直以来约定的内部暗号,众人不由得都是面色一松。但同时,又都在心中疑惑起来,平常众人为了隐匿行迹,从来就不曾大开染坊的正门进出。如果是在白天,都是走后院小巷的边门。到了夜间天黑下来后,则是就近飞身翻墙进出。

而今夜此时,既然都已经平安回来了,可晏平他们四个怎么会去走正门呢?

13

第48章:玲珑点窍 阴兵劫营(四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