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火青春之毕业歌>第一章 喋血雄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喋血雄关

小说:战火青春之毕业歌 作者:鹏鹏爸 更新时间:2018/5/4 20:16:36

山海关,依燕山,襟渤海,雄关耸峙,扼而塞之,天下第一雄关!

1933年1月1日,也就是民国22年元旦,虽然是新年,但是山海关的老百姓并不过这种“洋节”,在城内和原本繁华的南关都并没有任何新年的气氛。前年九一八事变之后,日军控制了整个东北并建立了伪满洲国,随后日本人把兵锋直指山海关南门外,距离南门不远的山海关火车站就驻扎了上千人的日军守备队。此时的南关一带北风呼啸、寒风凛冽,一片萧条。守卫山海关的东北军独立第九旅626团一营的官兵心里知道日本人早晚会打过来,山海关将再次迎来浴血的时刻。

元旦上午,一队全副武装的日本守备队出现在车站近处的山海关南门外,催促住在南关一带的日本侨民搬离。发现这一不寻常现象的东北军士兵立刻飞报一营安德馨营长。安营长登楼远眺,只见南关街上十室九空,远处山海关车站有日军新设火炮阵地,隐蔽处隐隐有坦克踪影。安营长不禁大骂:“奶奶的,日本人不会又想来九一八那一套吧。”他立即下令加强戒备,所有官兵立刻返回岗位,准备弹药,同时疏散南关和南门内百姓。

安德馨营长在南门城头紧急召集了下属六个连长开会:“我已经将山海关敌情通报团部,团部已经上报旅长。现我营接到的命令是死守山海关,坚决顶住日本人的进攻,为后方调集援军争取时间。”

有一个连长小声问道:“营长,这次真打啊?”

安德馨营长大声喝道:“屁话!我们不是独7旅,山海关也不是北大营,我安某一日在山海关,日本人一日不能过去。日本人要过,只有在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众人皆凛然,安营长继续下令:“我亲自带三连坚守南门,此处应是日军主攻方向。四连守东门,五连守北门,六连守西门,一连二连作为全营预备队驻扎城内,一旦哪个城门危急立刻增援哪个城门。”

安营长环视了一下六个连长继续说:“如我死,则全营由一连连长代为指挥,如他死,则二连连长,以下顺序接任,务必保持全营战斗精神,没有命令不得擅自后撤。”

最后,他一字一顿:“死战到底,以血九一八之耻!”

元旦当夜,全城军民连夜抢修防御工事,在各街道主要路口挖战壕,设置路障,各家各户挖地窖,四门紧闭,准备与日军决一死战。

2日上午9时,一百多名日军在一个少佐带领下携带云梯来到距离南门一百米处。城楼上安营长下令所有人枪上膛,手榴弹拧开盖子,听到他的枪响再开火。士兵们默默的执行命令,没有人说话,有些年龄小一些的新兵不住的吞咽口水,还有的手抖得打不开手榴弹盖子,旁边的老兵见状赶紧把手榴弹拿了过来帮他打开,然后使劲拍了拍新兵脑袋:“蔫吧了?一会儿爷们给你看看,打日本人和打兔子没啥不一样。”

日军开始在南门外民房上布设机枪阵地,枪口直指南门城头。三连连长有点着急:“营长,现在打吧,距离合适!”

安营长镇定得摇摇头:“上面的命令是日军不开火,我们也不开火,他先打第一枪我们就干!不能给他们借口,日本人鬼着呢。”

三连长又问:“营长,日本人为什么没出动山炮和坦克,就这百把号人就想打下山海关?”

安营长冷笑道:“他们把我们当独7旅了,还以为这是北大营呢。人来的少更好,先干个够本。”

城下日军布置完毕,少佐一声命令,日军抬着云梯开始涌向城墙。安营长将手举起,示意大家不要动。

日军将云梯搭上城墙,开始乱叫着爬城,安营长还没开火,所有士兵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有一个新兵眼看日本人距离自己的垛口越来越近,着急的喊:“打吧,打吧!”

这时候指挥日军的少佐正爬在梯子上,他看到中国军队仍然没开火,以为又是一次不抵抗政策作祟,他得意的拿出一个手雷在梯子上磕了一下就往城楼上扔来。

几乎就在少佐的手雷刚刚离手的一瞬间,安营长一声大喝:“打!”他的驳壳枪率先开火,早就按捺不住的士兵们立刻将所有的枪口对准爬城的日军疯狂射击。

日军遭受突然打击立刻开始慌乱,很多人来不及躲避枪弹只能跳下云梯,刚落地紧跟着头上就落下了大批手榴弹,云梯上没被打死的日军很多被手榴弹炸死在城墙下。刚才扔手雷的少佐也被炸得面目全非横尸城下。

日军掩护的机枪对城墙垛口开始猛烈射击,在机枪掩护下,残余的几十名士兵狼狈撤回了南关民房内。

短短十几分钟时间,战斗结束。三连伤亡不足十人,消灭日军数十人。很多士兵都松了口气:“日本人也不过如此,确实和打兔子没啥不一样。”

安营长不这么认为,他通报全连:“这次日军只是试探性进攻,他们没料到我们会坚决抵抗,都别大意,日军坦克大炮飞机还没上呢。”

话音未落,日军的重炮开始轰击了,几十发炮弹准确落在城墙上,来不及隐蔽的士兵瞬时伤亡惨重,有的士兵甚至被炮弹直接撕碎,还有的被气浪推到了城墙下摔死摔伤。在炮火掩护下,日军以五辆坦克打头阵重新向南门进攻,于此同时其他城门的日军也开始了进攻。

由于没有反坦克武器的阻碍,日军坦克如入无人之境,它们迅速的靠近城墙。很多士兵除了疯狂向坦克射击没有别的办法。安营长见状,命令一排二排用火力封锁坦克后面的日军,三排准备集束手榴弹。

眼看着坦克越来越近,安营长亲自拿起一捆手榴弹,拉开了导火索,大喊着:“看我的!”三秒后他将手榴弹瞄准坦克扔了过去,轰然一声,坦克炮塔被击毁,后面的坦克见状停止了前进,改用坦克炮对准城墙和城门猛烈开炮。

虽然日军炮火和坦克对城墙上的三连造成了重大杀伤,但是由于三连的殊死抵抗,日军一时也难以靠近城门,双方打成了对峙。于此同时其他城门由于不是日军的主攻方向,虽然战斗激烈,但是也没有失守。

下午五时,几架日军飞机飞临山海关上空,飞机盘旋之后开始向南门城墙投弹,没有防空武器的三连只能被动挨打。于此同时又有连续几发从来没有见过的重炮炮弹击中了城楼,大批士兵被炸飞,安营长也被倒塌的砖石压住。日军坦克此时趁机发动冲击,用坦克炮轰开了城门,随后的日军蜂拥而入。

三连长带着几个士兵拼死挖出了安营长,三连长此时已经负伤,他哭着向营长汇报:“日本人可能是动用了军舰上的重炮,我连现在活着的不到二十人了,营长咱们撤吧。”

安营长一把推开三连长:“孬种,没有命令谁也不许撤。”

三连长跺着脚:“日军已经突进城了。”

安营长从身边捡起一把大刀:“巷战!”

此时除了南门,其他几门也都在血战,面对突入城内的日军,作为预备队和一连和二连不等命令直接向日军发动了反冲击。几百名双方士兵在南门内展开了惨烈的拼杀。

由于日军坦克和增援部队源源不断开进来,敌我态势发生逆转,一连长和二连长先后阵亡,残余的部队向西门退却。正在这时,从南门城楼上下来的安营长大喝一声,带领三连仅存的十几个士兵挥舞着大刀从日军背后发动反击。

一连二连士兵见状反身杀了回来,大刀片和刺刀在人群中来回翻飞,日军从九一八以来还从未遇到过如此激烈的抵抗,一时居然抵挡不住。

这时候传令兵跑来向满身是血的安营长汇报:“东门北门已经失守,四连五连连长均阵亡,团部命令全营向西门集中,从那里突围。”

日军稳准阵脚之后再次以坦克为前驱发动冲击,关键时刻三连连长抱着一捆手榴弹从安营长身后跑上去:“营长,老子不是孬种!”

轰然一声,三连长和打头的坦克同归于尽。

日军攻击越来越猛,安营长命令由他带领两个班断后,其他人向西门撤退。

在撤退到西门清真寺的时候,安营长身上已经多处中弹,身边活着的士兵已经寥寥无几,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他大喝一声:“来啊!”一刀劈死了一个上前的日军随后被后面的日军乱枪打死。

这一天晚上,日军在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后,终于控制了山海关全城。

守军为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进攻,作出了惨烈的牺牲,一营阵亡的官兵多达400余人,负伤300余人,全营仅剩下几十人,几乎全军覆没。在奉命撤出城的时候,全营指挥权已经落到六连连长身上。

山海关抗战终以中国军队悲壮失败收场。但这是自甲午战争以来,中国军队第一次大规模以武力抵抗日军入侵,也是九一八事变之后中国军队最大规模的抗日战役—长城抗战的先声,在中国抗战史上具有重要的意义。

1

第一章 喋血雄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