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夏之花>第二十章 叛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 叛徒

小说:夏之花 作者:夏伽蓝 更新时间:2018/5/19 17:22:01

“砰砰砰。”

夏花正在思考着夏叶的未来规划,突然有敲门声传来。

夏花警惕起来,这个僵硬的节奏和声音不像是范莹莹和李瑶,除了她们这么晚还会是谁。

夏花从包里取出手枪,大声问道:“谁?”

门外没有回答,只是顿了一下又继续敲了三响。

夏花将手枪打开保险,上了膛,手轻轻放在门把上,人在墙后,尽力避免自己会暴露在对方攻击范围中。

“啪嗒。”夏花用左手打开了门,自身却在门后的视野死角之中。

门外的人走了进来,四处张望。

夏花确认没有人再进来,从后面关上门,把枪指向了来人,问:“你是谁?”

那人明显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冷静下来,转过来对着夏花道:“我是来拿东西的。”

夏花打量了一阵,这人的面目算是普通,但很明显头发和脸都是经常打理的,穿着一身西装,看起来像是一个知识分子,从外貌判断年纪在三十五岁左右。

从轮廓上确认了这是那天晚上在深巷中与自己交易的人,夏花不由挑眉:“你能找到我的住处,本事不小啊?”

男子连忙摆手道:“长官过誉了,您是名人,托人打听一下您的住址,还是很容易找到的。”

夏花却不信他的鬼话,她的住址可不是随便能打听到的,而这些天她也没有发现有人跟踪自己,只能说明眼前这人有特殊的消息渠道,会是什么呢?

夏花心中疑惑,同时提高了警惕,不过还是道:“坐吧,我去把资料给你拿出来。”

男子连忙道:“不用了,那份资料其实是给您看的。”

夏花一怔,怀疑的目光向男子看去。

男子有些不适,连忙摆手道:“我的意思是,您从那份资料中看出什么了吗?”

夏花一挑眉,她当然看出了一些东西,不过如果没有药品案,没有这个神秘人要求她调查孙有良,她怎么也不可能怀疑的。眼前这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将这个药品案翻出来,而且还是如此大费周章地诱导她将目光看向孙有良。

为了打探面前男子的虚实,夏花似笑非笑地问:“我应该看出什么?”

男子顿时一慌,心想难道夏花没看出来?不过看见夏花的眼神,他立刻明白,是夏花在怀疑他的身份。

男子不敢再兜圈子,道:“夏长官,我想您已经发现了,这个孙有良的儿子,孙扬帆,在前段时间的药品案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并且孙有良也绝对脱不了干系!”

夏花偏着头,等着他的下一句话。

男子见夏花不接话,深吸了一口气,道:“夏长官,这个情报绝对是真的!”

“我不需要你来教我查案,我自己查出来的东西,自然是真的,”夏花眼神变得更加凌厉,“但问题是,你是谁?”

“我……”男子犹豫了一下,道,“我叫段河,我是南京地下党负责人的交通员。”

夏花不说话,眼睛死死盯着段河,脑中却极速运转。在那样的巧合下,她很容易看出了孙扬帆的问题,可是别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就算还有什么事,那跟她也没有什么关系,她根本不会接触到这个人,所以他究竟本身是**还是只是通共跟她也并没有什么关系。唯一在意的就是与她交易的人的目的是什么。可现在看来,却非常混乱,因为那个人,居然是段河。

不管从眼前的情况还是林源向她声明的保密条例,她都非常明确,段河并不知道她的身份。而段河自称是南京地下党负责人的交通员,很有可能就是林源的交通员,那么段河来找她,揭开这件事,究竟是为什么。林源让他来的吗?不太可能。林源既然已经拒绝向她透露药品案的更多细节,也不会绕这么大个弯子再来告诉她了,更不会让另外不知道夏花身份的人来告诉她。如果有其他的计划,比如需要除掉孙扬帆和孙有良,林源也肯定会跟夏花亲自商量。

排除这些,答案也就只剩下了一个,这是段河私人的行为!

段河看夏花没有反应,心里咯噔一下,连忙道:“可是我的心可是在党国这边的!这两个人,算作我的投名状,希望夏长官可以接受!”

夏花右手捏着嘴唇,若有所思地道:“你是说,你是南京地下党负责人的交通员?”

看到进入正题,段河终于松了口气,挺直了背,点头道:“是。”

“那么你告诉我,南京地下党的负责人是谁?你负责他和谁的交通?前段时间进入南京的两个**在哪?你们在南京的联络点、交通站又有哪些?”夏花语气不善,逼问道。

段河撑着苍白的脸,苦笑道:“完整的情报只有负责人知道,我没有资格。但负责人是谁我现在不能告诉你,那是我保命的情报,在你们抓到孙有良之后,我再告诉你!我想他和他儿子足够当我的投名状了。”

“药品的案子已经结束了,这个情报对我没用。”夏花毫不留情地拒绝道。

段河听见夏花的拒绝,竟是一愣,显然他没想到这种情况。他一狠心,咬牙道:“夏长官您确定放放弃这个案子吗?上次药品案的结果是真是假您心里应该清楚,难道您心里就不憋屈吗?如果我说,这两父子身后是一整个国民党军内走私网络,以及一堆可供挖掘的通共亲共人员呢?”

夏花惊讶地看了一眼段河,没想到他竟然敢给她画下这么大的饼来,倒是觉得有些小看了他。于是夏花轻笑一声,收起了枪,道:“好吧,这份投名状我接受了。不过你还有什么证据吗?”

听见夏花接受了他的投名状,段河松了口气,随即摇头道:“没有,所有有参与的军官现在正在前线打仗,我们也没有书信来往。”

“那么,你是负责联络他的人吗?”

段河点头。

“好,74师马上就要回来了,回来之后,你把孙扬帆约出来,剩下交给我。”夏花道。

“没问题。”段河没有异议,表示赞成。

最后,段河犹豫道:“长官您一定要保证我的生命安全啊!”

夏花心中冷笑,她早已把握住了段河的心态,肯定他就是一个新的党内**,她会找准时机,替林源清理掉这个**,但不是现在。表面上,夏花点头:“这个自然。不过我想问问,你为什么要投诚?我又凭什么相信你呢?”

段河一窒,他知道夏花必然会问这个问题,但没想到她之前不问,却在自己将要离开的时候问。他早有答案,正准备说,却看见夏花摆摆手说:“不用说了,我也没必要知道。你放心,只要你的情报属实,你的生命,和前途,我都向你保证。”

给段河开下一张空头支票之后,夏花就将段河请出了她的公寓。虽然今天晚上看似全程都在夏花的掌握之中,但夏花的心头仍旧沉甸甸的。

离林源最近的一个人竟然成为了**,他给南京地下组织带来的损失会有多大?夏花无法估量。

但值得庆幸的是,段河找上的人是夏花。他所有出卖的情报都会通过夏花到达保密局的耳朵里,甚至夏花可以亲自筛选过滤一些信息。这个巧合可以说是拯救了整个南京地下党,因此,夏花也松了一口气。

只是这么大的事情夏花必须得尽快通知林源,以免造成更大的错误。不过与此同时,夏花手上的另一件事也必须立刻开始。

3

第二十章 叛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