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夏之花>第三十章 失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章 失窃

小说:夏之花 作者:夏伽蓝 更新时间:2018/5/29 16:33:20

夏花醒来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了。

她平时的身体再好,一下子被抽了那么多的血,第二天起来之后依然浑身乏力,头脑胀痛。

她迅速从床上爬起,在隔壁房间找到了仍在昏迷中的夏叶,确认夏叶的情况有所好转之后她才松了口气。然后在客厅里,她看见了范莹莹留下的字条。

范莹莹在字条中说她已经把一切都收拾好了,并且会替她请个假。

看见这个字条,夏花心中一暖,范莹莹已经替她想好了应对方法。

只是随即,她便苦笑起来。不知道这个弟弟昨晚上干了什么,但是既然是在南京受了枪伤,那绝对干的不是好事,保密局必然知道这件事。可正巧的是自己在这个时候请假,难免没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这时候夏花也顾不得为什么夏叶会在南京了,她又检查了一下夏叶的状况,放了一点水和食物在床头上,连忙就出了门。她必须尽快赶到保密局,解决这个可能的麻烦。

刚到办公室,夏花就被告知行动处正在会议室开会。她立刻风风火火地闯进了会议室,敬个礼说声抱歉,然后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在场的人大多数都皱了下眉头,有些不满,聂振铎也是这样,他皱眉问:“怎么回事?”

夏花平静地道:“喝多了,睡过了头。”

“在哪儿喝的?”聂振铎盯着她问。

“家里。”

“一个人?”

“还有范莹莹。”夏花毫不回避,同样直视着聂振铎。她知道聂振铎不会这样轻易地相信她的话,但她却从聂振铎眼中看到了一种了然,仿佛聂振铎早已知道她会这么回答。

对视半晌,聂振铎点点头,竟不再追究,道:“那我们继续会议。”

这一幕让在座的人都看得目瞪口呆,本想着怎么夏花也会挨顿骂,没想到聂振铎连批评她的意思都没有,轻描淡写问了两句就完了。在他们看来,这是聂振铎对夏花的信任和偏爱。

“这次我们得到的消息……”

夏花虽然也对聂振铎的态度感到略微吃惊,但她还是迅速融入了会议当中。她转过头,小声问范莹莹:“发生了什么?”

范莹莹也小声道:“昨天晚上警备司令部被人潜入,盗走了一份机密文件。”

“警备司令部?”夏花转回头,又问,“然后呢?”

“宪兵队追到了新街广场,然后就找不到了。他们也没有再继续搜索,不过可以确认那个人受伤了。”

新街广场,距离夏花的住处只隔了一条街。夏花面无表情,点点头说:“知道了。”

聂振铎听着那些人的议论有些烦躁,见夏花已经跟范莹莹了解过了情况,就道;“夏科长,说说你的想法。”

夏花耸耸肩,道:“刚才莹莹大概跟我说了,我想再详细了解一下情况。”

聂振铎点点头,递给她一份文件。

夏花仔细看完,心中有了底,她能够肯定偷走文件的人就是夏叶。但此刻,她却哼了一声不满道:“这宪兵队不是摆明了玩我们吗?警备司令部又不归我们管,他们宪兵队不是能耐大吗?凭什么出了事就往我们这边推?先不说他们的安保工作失职,对方仅仅一个人,为什么追到新街广场就不追了?当时已经入夜,街上的人不会多,他们连一个受了伤的人都追不到?”

听着夏花的话,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他们也不傻,心里都清楚得很,这件事就是警备司令部的失职,现在交给他们保密局,让他们来擦屁股。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目标在那么热闹的地方丢掉,实在太难找了,就算找到了也不会有多大的功劳,因此没有人愿意去查这个案子。

聂振铎看清楚在座的人的表情,心里冷哼,他哪里不知道这些人的心思。他虽然也不想给那边擦屁股,可这是上面交代下来的,他也没有办法,只能接了下来。于是他说:“不过这件案子已经移交到我们这边来了,我们就要负责。”

夏花自然明白聂振铎的意思,想了想道:“那不如就交给肖科长来办这件案子怎么样?”

肖扬帆一惊,没想到夏花会把他推上去,眼睛与夏花对视,却发现夏花对他微微点头。

虽然心中不解,也百般不愿,但肖扬帆认为应该夏花不会这么光明正大地坑自己。见聂振铎的目光已经放到了自己身上,肖扬帆连忙应道:“卑职愿意。”

聂振铎点头:“那就交给肖科长了,其他科室也多配合,既然接下了这个案子,就别让人瞧了笑话。散会!”

临出门前,聂振铎有意无意地瞥了夏花一眼。

散会后,肖扬帆连忙拉住了夏花,苦恼问道:“夏科长,您推我上去干什么呀?”

夏花神秘一笑,小声在他耳边道:“肖科长,这可是个在处座面前露脸的好机会啊,难道你想错过了?”

肖扬帆有些着急道:“是,我知道,可是我要是查不出来怎么办?你知道我是搞电讯的,查这些我们还真没有你们在行啊。”

夏花摇头道:“肖科长你可不要谦虚,你们侦防科可不只是搞电讯的啊。而且,你是真没看出来?你忘了‘洪水’了吗?”

肖扬帆突然警醒,之前他确实没有将洪水的事联想起来,被夏花点拨后,他发现确实时间上有些巧合。他的大脑急速运转,思考着这二者之间的联系。

夏花也兀自思考着,她不能让夏叶被查到,也不能让自己被怀疑。两人在沉思中走到了肖扬帆的办公室内。

“那么我们当前需要知道的就是,丢失的那份文件内容。这点你知道吗?”夏花问。

肖扬帆摇头表示还不清楚:“这个我们可以向处座申请一下。”

“这件事虽然名义上是交给了你,但是实际上很有可能与洪水有关,我们两个都该负责。这样吧,你去向处座问一下这个事情,理一理思路,我去那边现场看一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夏花道。

肖扬帆立马点头:“好,专业的事还是交给专业的人来做吧,我们分头行动。”

夏花回办公室叫上了范莹莹,又跟车队要了车,先去了警备司令部。

到了警备司令部,这里的戒备如常,来往的工作人员看上去都没有受昨晚上文件失窃的影响,这让夏花有些吃惊。警备司令部的保密消息竟然做得这么好?

在专人陪同下,夏花来到了失窃现场。

这是警备司令部的一般档案室,存放了一些日常要用到的档案以及部分秘密、机密文件。

档案室很大,但是非常整齐,每个架上都有专门的编号方便归类整理。

丙-一十三是那份档案的原来位置。而很明显的看出,那一排少了一部分文件,导致这一排的位置有些松散。

“是怎么知道文件丢了?”

管理员答道:“是因为有卫兵发现有可疑人物从档案室里面溜出来,才通知的我们,然后我们开始核查工作找出的结果。”

“只丢了这一份?”

“是。”

夏花点点头,绕着这个档案柜转了两圈,没有发现什么线索,便道:“去外面看看。”

沿着宪兵队提供的逃跑者的逃跑路线,夏花一路追到了新街广场。

新街广场是一个十字路口,同时也是一个交通枢纽,两条电车线路在此交汇。街上人来人往,夏花来到宪兵队停止追击的地方,往前多走几步,一抬头,就望见了隔街自己居住的公寓。

范莹莹也抬头望去,似乎想到了什么,又看向夏花,眼睛中充满担忧。

范莹莹走到凑到夏花耳边低声道:“我已经清理好了,但是很奇怪,除了门口和走廊,没有发现血迹。”

夏花皱眉:“楼下,大门呢?”

范莹莹摇头:“都没有,很干净。”

两人都感到不解,夏叶腹部中枪跑了那么远,怎么可能沿途没有血迹?而且偏偏在他们家门口流了不少血。

尽管如此,夏花的工作还是要做的,既然范莹莹已经将痕迹清理干净,她随即道:“布置下去,搜索这两条街,查一查有没有什么可疑人物。”

范莹莹领命。

夏花安排完之后,径直回到了自己家中。

昨天晚上没有听见枪声,那么夏叶身上的枪伤应该是在刚出警备司令部时造成的,但是沿途没有发现血迹。

究竟是怎么回事?

回家后,夏花看着熟睡的夏叶,再次查看了夏叶的伤势,不由皱眉,她和范莹莹虽然都会紧急处理伤口,但却不是专业的医护人员,她家里的药物储备也不足,一定要送到医院才行。

那份被盗出的文件呢?夏花正在为夏叶的伤情发愁时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她一惊,昨晚为夏叶清理伤口时已经换了身衣服,并没有发现什么文件。难道文件已经被传递出去了?

夏花感觉不太可能,夏叶已经伤成这样,他是刚出门就被发现了,怎么可能还有时间和机会传递文件?或者是被藏在了逃跑的路中?有这种可能。

夏花看了一眼床上的夏叶,叹了口气,拿来医药箱为他换完药后再次出了门。她要沿路再找一找,毕竟是夏叶盗出的文件,一定有其重要性。另外就是,她要找一名医生。

然而夏花再次失望了,直到回到办公室,她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物品和地方。

难道文件不是夏叶偷的?

夏花迷惑了,但同时也松了口气。

找不到证明是夏叶的证据,也没有找到那份文件,对于共方来说应该是比较有利的。

正思考着,王余突然敲门走了进来。

“科座,这是从几个学校的监视点发回的报告,我感觉有些异常情况。”

夏花接过文件,扫了一眼就皱起眉来,挥挥手让王余出去。然后拨通了林源办公室的电话:“林先生,对,是我。我想问问你是不是有个朋友的孩子在**大学读书啊。喔,我这有个朋友向我咨询,我也不了解,就问问你。好的,待会儿见。”

想了想,夏花又将王余叫了进来说:“把所有人叫到会议室开会,把肖科长也叫上。另外通知监视点,继续观察,不能懈怠!”

下了命令后,夏花先到了聂振铎办公室,告知了聂振铎她的推论:“南京要闹学运了!”

刚才的监视报告显示,以前比较闹腾的几个学生领袖这几天安静了许多,而保密局所掌握的一些有亲共倾向的学校社团群体等这些天都经常进行集体聚会。

根据夏花这几天看的报纸等刊物,上面的一些或多或少暴露政治倾向的言论以及事件,她瞬间想到了这个结果。

天子脚下居然有人闹学运?那他们保密局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会议室。

“结合这些迹象,我初步判断,洪水指的应该就是学生运动。”夏花汇报道。

“那么丢失的文件呢?是巧合吗?”聂振铎问,不过他随即摆手,道:“无论如何,学生运动绝对不能搞起来,必须立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夏花敬礼:“明白!”

“依然由你全权负责,马上通知警察局,如果人手不够,给我打报告,向警备司令部借兵也可以!但是一定不能伤人!”

“是!”

然后夏花立刻回到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行动科的主要负责人以及肖扬帆已经到了,正在阅读手上的情报。

“各位看出什么了吗?”夏花紧锁眉头,问。

肖扬帆脸色沉重:“学生异动,怕是要闹学运了。”

陆风点头道:“肖科长说的有道理,看这动静不小。科座,咱们应该怎么做?”

“哪些学生有问题,马上抓起来呗!”杜飞煌瞥了陆风一眼。

陆风摇摇头,看向夏花。夏花依旧皱着眉头:“抓抓抓,你就知道抓!没有证据怎么抓人?这是学生,随便抓是要出问题的。”

肖扬帆思索道:“我们既然已经推断出了这个结论,那自然不能让它再发生了,只是那又没有证据抓人了,怎么阻止呢?”

夏花想了想,微微一笑道:“那就要看肖科长你想不想受罚了。”

众人都看向夏花,夏花道:“没有证据我们不可能抓人。而只要学生运动一发动,他们一罢学,一**,他们的目的其实已经达到了,他们做了这件事就一定会产生影响,不论是口口相传还是通过报社广播报导。我们能做的就是如何把这些影响降到最低。但无论如何,影响是一定会有的,我们挨骂是跑不了的。”

顿了顿,夏花继续道:“如果我们在一切开始之前阻止了这次运动,那不良影响不会再出现,不过我们的这一番行动也不会被嘉奖,因为这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就相当于这件事从未发生过。”

“那还是只有抓人。”杜飞煌拍了一下桌子道。

夏花摇头,道:“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时间不多了,从现在开始你们布置好人马防止意外发生就是了。”

3

第三十章 失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