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夏之花>第二十三章 姐弟争执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三章 姐弟争执

小说:夏之花 作者:夏伽蓝 更新时间:2019/2/28 13:28:22

樱花园咖啡厅的杂物间内。

夏花盯着眼前的村上龙介,皱眉问道:“你就这样明目张胆地开店?”

村上龙介苦笑:“不然呢?你一走就是一年,你留下的那些东西根本没有办法支撑我直到见到你。”

当年夏花利用村上龙介获取了一份军统拜托**执行的对南京地下党的大清洗计划,使南京地下组织逃过了一次劫难。作为报酬,夏花帮助村上龙介以假死的手段在南京留了下来,没有回去日本,并留给了他一些物资任他自生自灭。只是刚处理完这件事,夏花就被押回重庆,再也没有跟村上龙介联系过。

村上龙介大概讲了下这一年多他的经历,夏花听完颇为感慨,这样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如今却缩在闹市区一角开了一家小小的咖啡厅。

夏花道:“以后呢,你打算就这样一直下去吗?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咖啡厅老板?”

“既然我们又相见了,那我自然要遵守以前的承诺,”村上龙介看着夏花,认真道,“我说过,我的命,已经是你的了。”

“好。”夏花答应得干脆,她盯着村上龙介,目光如炬:“那么你现在告诉我,你留在中国,究竟要干什么?”

尽管夏花履行了帮助村上龙介隐瞒身份的承诺,但她对于村上龙介如此执着于活下来、留在中国的事情十分在意。她始终认为村上龙介另有所图,但却不得其解。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他留在身边,慢慢观察。

村上龙介淡淡一笑:“我只是不想那么早就死了而已。”

夏花毫不犹豫地否认了这一点:“那不像我认识的你。”

“这才是真的我。”村上龙介迎着夏花的目光,坚定道。

“当真?”

“当真。”

夏花盯着村上龙介的眼睛,试图寻找他的破绽:“没有任何对中国不利的计划吗?”

村上龙介与她对视,毫不躲闪:“没有。”

夏花望着他,半晌,点点头:“希望如此。”

话锋一转,夏花看似随意地问道“你除了开这家店,还有做什么事吗?”

“做是做了些,应该都是对你有好处的。不过接下来你想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比如?”

“比如这里已经成了**的联络点。”村上龙介观察着夏花的神情,问:“你不意外?”

夏花嗤笑一声,摇了摇头道:“你做了什么我都不意外。不过我的确好奇你是怎么加入他们的。”

村上龙介耸耸肩:“很简单,他们有人在我这里工作,估计调查过我之后才来接触的我,我就答应了,帮他们做外围,其实就是提供一个打探情报,偶尔过来碰面的安全据点。”

“你知道我现在的身份吗?”夏花突然问道。

村上龙介指了指夏花,无奈道:“你都穿成这样了我还能不知道吗?”

夏花这才想起她从看守所出来还没有换掉军装,顿时耸了耸肩:“好吧,不过既然你已经投靠了他们,那你可就姓共了。你告诉我这些,就不怕我抓你?”

这一次反倒是村上龙介定定地望着夏花:“那你呢?姓国还是姓共?”

夏花脸色一变,还未开口,村上龙介就轻笑道:“你姓什么我无所谓,总之你的姓就是我的姓。”

夏花知道村上龙介的意思。他早就看出来夏花的真正身份,这一点可能是她以前暴露给他的,也可能是她让村上龙介去偷**那份清除地下党的名单时他知道的,但他并不在意这些。对中国来说他只是一个外人,他对于中国的党争没有兴趣,他的兴趣只有一个,那就是夏花。

夏花不相信他没有其他的企图,但村上龙介不会揭发她,反而会帮助她,这是她肯定的。至于其他的,就慢慢再去发现。

所以夏花选择了相信他:“好,我现在在保密局行动科当副科长,有事可以到那里找我。不过事情都有轻重缓急,你也应该清楚什么事是需要冒着风险来找我的。”

村上龙介应道:“我明白。”

夏花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这个隐蔽的小房间。

两人的谈话花了不少时间,夏花出来的时候夏叶已经吃饱了,正百无聊赖地翻看着夏花的文件。

夏花看见,又惊又怒,立刻皱眉呵斥道:“你在干什么?”

夏叶完全没有注意到夏花的回来,吓了一跳,立刻将文件放下,笑嘻嘻地说:“无聊嘛,就随便找点东西看看。”

“你想知道什么?直接问我不就好了?”

夏叶知道夏花生气了,苦着脸道:“姐啊,我说了我只是无聊,下次不敢了好不好。”

夏花从包里取出钱包,扔给夏叶,瞪他道:“结账去。”

出门前,夏花往村上龙介那边扫了一眼,村上龙介向她轻轻点头。

????=====

回到家,夏叶疲惫地直接倒在沙发上,却被夏花揪了起来。

“姐!又怎么啦!”夏叶不满。

“什么警备司令部你也别去了,马上退役,给我滚回重庆去!”夏花的语气不容置疑。

夏叶愣愣地望着夏花,不敢相信地问:“为什么?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我去警备司令部找份闲职。”

“我说不许就是不许。”

“凭什么?”夏叶大叫一声。

“长大了不愿意听姐姐话了?”

夏叶不明白为什么夏花突然那么生气,还提到这件事,他的火一下也上来了:“就不听了怎么样!我长这么大了,就不能让我自己做一次主吗?”

夏花不理会他,直接拨了一个电话出去:“接孝陵卫一五一旅旅部。”

夏叶大惊,连忙扑过去按住电话,却被夏花一把拦住,然后一脚踹在地上。

“喂,杨叔叔,是我,夏花。”

夏叶气极,再也不顾姐姐的威严,瞥见地板上的电话线,用力一扯,便将桌上的电话扯翻在地。然后他迅速爬到电话旁边,将电话线从电话底部拔了出来。

电话断线,夏花缓缓放下手中的听筒,望向夏叶。

夏叶放下了电话,推到夏花面前,眼睛定定地望着夏花,清楚地表示了自己的态度。

“砰砰砰。”

“姐!你没事吧?”门外传来敲门声,是隔壁的范莹莹和李瑶听见了动静过来问道。。

“没什么,你们回去吧。”夏花去开了门,开了一条小缺口,直接道。

范莹莹点点头,试图再往里面看清,却碰到了夏花那对冷如寒霜的眸子。她打了一个寒颤,与李瑶对视一眼,立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里面来。”夏花关上门,走到卧室。夏叶一言不发,跟着走了进去。

夏花盯着夏叶的眼睛问:“想好了?”

夏叶埋着脑袋点头。

“我需要理由。”

夏叶沉默了一下,道:“直接退役我不甘心,我还这么年轻,太闲了。”

“就这样?”

“就这样。”

“今天你翻我文件做什么?”

夏叶恼怒道:“不是说了只是无聊吗?”

“咖啡厅里那么多报纸。”

“那些不好看。”

夏花面无表情地问:“我包里的文件内容很好看吗?”

夏叶一滞,强行狡辩道:“我刚拿出来还没开始看你就出来了。”

夏花就这样一直盯着夏叶的眼睛,看得夏叶心里发怵。她沉默半晌,最终叹了口气,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夏叶一愣,他知道姐姐已经在怀疑自己了。沉默一会儿,他终于点头。

“连我这关都过不了,你还想学别人做间谍?”

“别人能跟你比吗?”夏叶嘟囔道。

夏花听见这句话,气的不打一处来:“你说我该把你怎么办?”

“反正你不能抓我。”夏叶耍横道。

“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面对夏叶的无赖,夏花已经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夏叶一狠心,反正夏花已经什么都知道了,他说:“你之前查那个药品案,我也有份。”

之前问了那么多次他都说没有,现在居然告诉自己他也有份,夏花突然有一种想直接毙掉他的冲动。

“还有呢?”

夏叶不确定地道:“应该……没了。”

“真没了?”

夏叶保证道:“真没了,我这不是才……”

看见夏花的目光逐渐变得凌厉,夏叶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住嘴,

以后的事不敢保证。夏叶心里道。

“好,你先把药品案的事从头到尾给我说一遍。”夏花盯着他道。

“不行,”夏叶说,“这是原则问题。”

夏花耸耸肩,走出卧室,回头说:“行,那你先在这里待着,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出来。”说着,啪地关上门,掏出钥匙直接锁上了。

夏叶一愣,连忙冲上去,可是门已经锁上了。“姐啊,你放我出去啊!”

可是夏花已经走远,夏叶没有听到任何回应。一摸腰间的枪袋,却发现那里早已空空如也。

夏叶不放弃,立刻跑到窗边。这里是三楼,用点技巧的话跳下去也不会受伤。然而他一打开窗帘就后悔了。虽然已经是深夜,借着路边的灯光,他清楚地看到有一个人正在他的楼下望着他,顿时哭了脸:“瑶瑶,咱不带这样的吧。”

李瑶向他挥挥手,说:“快回去吧,没戏的。”

“瑶瑶,让我走,我给你买好多好吃的!”

“你以后还想不想回来了?”

夏叶被问得愣住,沉默片刻,消失在窗户旁。

以后还想不想回来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瑶不清楚他们两姐弟间发生了什么,本意只是想让夏叶畏惧夏花,但夏叶却并不这样想,他以为这句话是姐姐的意思。

是的,自己的立场已经跟姐姐不一样了啊。

如果自己现在走了,以后还能回来吗?

可是自己想要的东西,在这里并不能实现啊!

他本来认为自己之前想的已经很全面了,他曾设想过无数次姐姐在得知自己的情况时的样子,但从没想过姐姐居然那么敏锐的这么快就察觉到了。

她非常愤怒。

他不能理解姐姐为何会有那么激烈的反应,但是他明白,这件事在姐姐那里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如果是其他事,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听从姐姐的话,但是这件事……

夏叶叹了口气,还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那么,究竟是选择自己想要追求的理想,还是选择自己最爱的姐姐呢?

这一夜,夏叶无眠。

这一夜,夏花无眠。

在保密局看守所门口等自己,询问被捕**,调到警备司令部,偷翻自己文件,参与了药品案。

夏花在发现夏叶的奇怪行为之后,差点在咖啡店里就要暴走,但是考虑到是在外面,又是在村上龙介面前,她忍住了。

回到家,跟夏叶谈起这个问题,当自己要给一位长辈打电话想解决这件事时,自己那个弟弟居然跟自己动了手。

那一刻,她清楚地感受到了夏叶的决心。

可她,那一刻却是无比的愤怒。

她不是怒夏叶转投共军,也不是怒夏叶欺骗自己,而是怒夏叶选择去做一名间谍。

夏花,一个在特工生活中九死一生地渡过了近十年的女人,一个随时可能殒命的女人,一个挣扎在乱世中与弟弟相依为命的女人,她绝不愿意让弟弟走上和她同样的道路。更别说夏叶空有匹夫之勇,对这一行根本一窍不通!

她宁愿夏叶像个男人一样在堂堂正正的战场上死去,也不愿他陷入这个充满阴谋的泥淖之中。哪怕之前他们是在不同的阵营,哪怕他们现在是在同样的阵营!

甚至相比起来,她更愿意夏叶像之前说的那样,退役后组织反内战**,那样自己也总还是有办法可以保护他的。

还有最深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们的父亲。

夏花咬着牙,狠狠的一拳打向墙壁,她此刻竟然无比怨恨起他们那位可敬的父亲,如果不是他,这个家怎么会变成这样!

可是,如果父亲还在的话……

夏花的眼眶竟有些湿润了,她甩甩头,在心底反复告诉自己:靠自己!

就像父亲告诉自己的那样:如果你软弱了,你就输了,在这条路上,输,就意味着死亡。

现在,必须要做的事,就是除去夏叶的军籍,不能让他再有任何机会参与到地下斗争当中。

至于之后的,怎么都好。

希望夏叶在房间里自己也能好好思考一下,好好冷静一下。

还有一件事,夏叶究竟是怎样参与进药品案的?是他自愿提供帮助,还是被人带下了水?如果是被人带下水……

夏花的眼神变得冰冷。原本药品案已经结束,只是因为有高层的威胁,有林源的提醒,就算段河给她提供了情报,她也并不打算行动。但是现在,她必须查个水落石出。

1

第二十三章 姐弟争执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