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夏之花>第三十八章 段河之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八章 段河之死

小说:夏之花 作者:夏伽蓝 更新时间:2019/2/28 15:18:01

次日一早,夏花便带着范莹莹和李瑶驱车来到看守。

看守所所长赵永中立刻迎了上来。

夏花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问:“昨天送来的犯人都在哪?”

赵永中答道:“都在乙区,按照您的吩咐,后来那个单独关了个小隔间。”

夏花点点头道:“好的,辛苦你了,先把这个人带出来吧。”

赵永中立刻吩咐下去,片刻,就有人小跑着进入了办公室。然而来人却是一脸的惊慌。

赵永中觉得有些丢人,偷偷瞥了夏花两眼,对来人怒道:“慌什么慌?!不知道敲门吗?”

这狱卒咽了咽口水,气喘吁吁地答道:“您要提的那个人,段河,死了!”

“什么?!”夏花又惊又怒,段河怎么会死了?

赵永中也愣了,慌张追问道:“你再说一遍,谁死了?”

“昨天刚进来的那个,段河!”

夏花喝道:“带路!”

很快,一行人来到了段河居住的那间牢房。

牢房的布置跟其他的房间都一样,角落中有一张铺垫了些茅草的砖床。床上躺着一个人,正是段河。只是此时的段河已经是一具尸体。

靠近了些,夏花便闻到了段河身上传来的一股腥臭。

她戴上手套,仔细检查了段河的手指、鼻眼口腔等,暂时断定段河是死于中毒。

段河的死原本就是夏花计划要做的,但此刻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段河不是她杀的!而且段河不该现在死!

夏花十分懊恼,她后悔昨天并没有加强对段河的保护,是因为她并不认为会有人来杀段河,她早就跟林源商量好了处置办法,林源已经明确地告诉了夏花,段河不认识俞锦城,他不可能指认出来。两人商议,在段河指认无果之后,再对段河下手。但问题在于,段河现在就死了,他还没有来得及指认。为什么?还有谁会杀他?

段河一死,敏感的聂振铎一定会意识到樱花园中有问题。杀段河的人害怕段河将那个人指认出来,但事实上却带来了相反的效果,段河的死反而坐实了这几个人中就有**在里面,已经蹲在了保密局看守所里的村上龙介和俞锦城都危险了,夏花担心,他们禁得起查吗?

夏花冷冷扫了一眼赵永中:“怎么回事?”

赵永中打了一个哆嗦,立刻转头对着狱卒劈头盖脸骂了一顿,问道:“怎么回事?”

狱卒连忙摇头:“昨天晚上进来之后他很安静,吃了饭之后我们就没有管他。今天早上您说要提他,我才过来看的,结果人就……”

夏花打断道:“这中间有什么人接触过他?”

夏花瞥见狱卒畏畏缩缩的样子,心中疑虑,怒道:“说!”

“昨天晚上他被送进来不久,有人来看过他……”

夏花一愣:“有人来看他?你就把人放进去了?”

狱卒瞥了瞥夏花的表情,小声道:“他说他是行动科的,还拿着您的手令……”

“我的手令?”夏花惊怒,“拿给我看看!”

狱卒连忙快步跑回办公室,取出了手令的存根,交给夏花。

看着这张伪造的手令,夏花深吸了一口气,狠狠一拳砸在桌上。

手令上的字迹与她的有九分相似,那个人就是凭着这个才混过了狱卒那一关。有能力模仿他人字迹的人不少,这是一门特工的必修课。但重点是,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夏花的笔迹样本,然后写出这一张手令来?如果对方不是从保密局的文件当中得到了夏花的笔迹,那么模仿笔迹的人一定是十分熟悉夏花笔迹的人……第一时间,夏花就想到了,只有可能是那一个人——方御轩。

“为什么不打电话向我核实?”夏花压抑着怒气问。

狱卒答道:“那个人说时间太晚,您已经休息了。我查过了他的证件没问题,他又有手令,我想既然只是见一面问两句话,我就……”

“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狱卒回忆道:“大概……比您高大半个头,白白俊俊的,有两撇小胡子,戴个眼镜……”

“行了不用说了,能让你看到的都是伪装后的样子。”虽然狱卒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夏花心中已经猜测到是方御轩下的手。

顿了顿,夏花又道:“去看看其他人。”

在看守所里逛了一圈,夏花确认俞锦城和村上龙介都没事之后暂时放下了心,但新的疑惑浮上心头:方御轩为什么要杀段河?路上的那次袭击一定也是他做的,可段河叛变的事情只有自己和林源知道,除此之外就是送段河去监狱的李瑶,但李瑶绝不可能给方御轩通风报信,难道方御轩当时看到了段河?

另一个疑惑就是,既然方御轩有本事进监狱杀了段河,为什么没有把俞锦城带走?

“既然他杀了段河,为什么不顺带把牢中的**救走?”

处长办公室里,聂振铎端详着那张伪造的手令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夏花答道:“人手不够,时间不够,都有可能。或者是心存侥幸,认为我们查不出来?毕竟如果他们只带走一个人,恰恰坐实了那个人的身份,那个人也就暴露了。”

聂振铎道:“那他们完全可以把人全部带走,或者是带走一个不是**的人,在我们把其他洗清嫌疑的人放出去的时候,他们的人也就混在中间被放出去了。”

夏花道:“**的做法向来是不愿意殃及无辜,这样的后果是会让那几个百姓被我们怀疑所以他们应该不会这样做。”

聂振铎点点头,随即皱眉:“那他们是为了什么呢?杀掉段河虽然可以阻止段河指认,但我们还是会继续追查下去,最终肯定会找到那个人的。”

夏花思索道:“也许他的目的只是杀段河,抓进来的那几个人里面并没有**?”

聂振铎摇头:“段河的死,恰恰能够证明这几个人里面,就有他们的人,而且是一个重要的人!”

夏花沉思不语,她知道聂振铎已经坚信了这一点。

“段河都跟你说什么了?”

夏花答道:“他说他可以向我指认樱花园里面的**。”

“除此之外呢?他还掌握什么情报?”

夏花装作懊悔道:“他还知道一部分地下党的据点,他说他是情报线负责人的助手!”

聂振铎脸色变了又变,最后长叹一声:“你啊!到手的功劳就这么跑了!”

夏花无奈道:“一开始他不肯说,怕我利用完他就把他杀了,总觉得自己得攥点什么在手里,我也拿他没办法。结果现在那些情报他是彻底攥在手里了。”

聂振铎摆了摆手道:“不说他了,抓回来的这几个人,你有什么想法吗?”

夏花摇了摇头道:“很难辨别,已经派人查他们的资料了。一半是员工,一半是客人,我们现在不能确定这个樱花园是他们的固定据点或者见面场所,还是临时指定的地方。如果是固定的地方的话,那么嫌疑就应该集中在那几个服务生,以及樱花园的老板身上。”

聂振铎忽然问道:“你去看了,这个老板有问题吗?”

夏花知道聂振铎问的是村上龙介的身份,她很无奈,如果聂振铎认定了这些人里面有**的话,她就只能把村上龙介推出来,去掩护俞锦城,但另一个问题是,聂振铎会相信一个日本人加入了**地下党吗?

于是夏花谨慎答道:“我仔细观察了,这个人的外貌跟村上龙介的确有八分相似,但是口音上完全是地道的南京味。村上龙介的汉语虽然流利,但跟中国人比起来还是一听就能听出不同来。不过也不能排除村上龙介练习了他的发音,把自己伪装成一个中国人的情况。去年村上龙介在**家里失踪之后,我们都怀疑他是被**带走或者枪杀了,但现在看来却不一定。”

聂振铎点头,然后微眯着双眼:“那就重点查查他,查清楚他到底是什么人,如果他真是村上龙介,那么不管他是不是**,他都必须死。”

夏花点点头:“明白。”

从聂振铎的命令中,夏花意外地发现,聂振铎的注意力竟然集中在了村上龙介身上,对于查出这几个人当中的**他似乎兴趣不大。夏花不明白聂振铎的意图,他关注村上龙介可以理解,可他怎么会忽略掉另一个重要目标呢?还是他已经认定,村上龙介,或者这个咖啡店老板就是那个**了?

夏花离开后,聂振铎再次拿起了那张伪造的手令。

他用拇指在“夏花”的“签名”上来回摩挲,似乎是从中感触到了什么。他隐隐觉得这些笔迹很熟悉,不是对夏花字迹的熟悉,而是另外一种,对这套模仿的笔迹的熟悉。

除此之外,他在意的是另一件事,村上龙介。

夏花所说的村上龙介是在**家中失踪不假,当时的结论是**袭击不假,但当时处理这件案子的人正是夏花,她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现吗?

2

第三十八章 段河之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